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一覺醒來,我一筆誅仙
一覺醒來,我一筆誅仙 連載中

一覺醒來,我一筆誅仙

來源:google 作者:莜昺酥山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王雨馨 路遠

路遠,一名普通的高中畢業生,他生活的平庸掩蓋不了身份詭秘一個平常的晚上,他做了一個離奇的夢夢裡荒唐,他選擇了一支毛筆,這不是一般毛筆,而是曾能改人生死降妖鎮魔的判官筆;夢醒荒唐,他獨自一人單挑外化天魔,不敵時幸得九天玄女相住,自此九天玄女住進了他的意識之中一夢荒唐,少年以為只是個夢,可藏於胸中的判官筆,還有識海里九天玄女的聲音告訴他,這一切,不是夢在九天玄女和前輩們的幫助下,後期的少年不斷修鍊,扛起了肩上的責任,開始了新的旅途在旅途中,他遇到了來自八個不同經歷的少年,驚奇的是,這九個少年各有神通,自此共同攜手一路炸星斬魔,重鑄地獄,打通天路,擊退外化天魔,讓藍星重回巔峰展開

《一覺醒來,我一筆誅仙》章節試讀:

坐在葫蘆上,李玄看着眼中充滿不舍的路遠說道:「其實你可以多考慮考慮的。」

路遠撇了撇嘴:「在玉真觀你又不是沒有看見,我這十八年有多麼失敗,就只有我媽和我相依為命,我甚至連個朋友都沒有,我在這裡也沒有什麼牽掛了……就算你不來,可能今年我也會入伍。」

李玄沒有搭話,他要全心全意的操控葫蘆,同時心裏盤算着要帶路遠去哪裡磨礪一番,才可以找到自信。

片刻功夫,李玄和路遠便進入了天宮之中,李玄下來,看着仍在發獃的路遠,拍了拍他的大腿,:「路遠,再不下來一會兒就有人來抓你走了。」

路遠回過神來,立馬從葫蘆上下來,問道:「為什麼?」

「因為除了那些有坐騎的前輩們,和立下戰功的人,天宮之中必須行走。」李玄答道。

「不過,咱們以後也不在這裡生活,走吧,我帶你去個地方。」李玄拉起路遠的手飛身向前趕去。

周圍的建築逐漸變化,從高低錯落,金碧輝煌的宮殿,變成了路遠生活中常見的高樓大廈,李玄停了下來,給路遠介紹着眼前的事物:「這裡才是你以後要經常打交道的地方,怎麼樣,是不是有種熟悉的感覺?」

路遠張大了嘴,確實跟自己生活中的建築沒什麼兩樣,只是這裡沒有汽車,大部分人都御劍而飛。

「為什麼會有現代化建築?是不是現在成神的人多了?」路遠問道。

李玄搖了搖頭,邊向前走邊說道:「不是成神的人多了,是因為自朱明王朝以來,世間便再也沒有成神之人。」

「沒有成仙之人?那他們是?」

「和你一樣都是凡人,只是他們更加訓練有素罷了。」李玄答道,沒等路遠接着問下去,李玄便接著說到:「朱明王朝的時候,化外天魔發動了一波史無前例的偷襲,讓天庭元氣大傷,同時打斷了通天路。自那以後,便無人成仙,天庭與化外天魔的戰爭節節敗退,這也是人間現在處於末法時代的原因…畢竟人間的靈氣和天庭的仙氣強弱有很大的關係。」

說著他指着正前面那座最高的建築說道:「那座樓里,是第一代登上天宮的人類居住的地方,百年之前,正是他們的出現扭轉了天庭的頹勢。」

「人可以對抗化外天魔嗎?」路遠有些困惑,畢竟就算是小說也不會這麼寫。

「人本身不可以,但是人和神的智慧可以。」說著,李玄指了指不遠處的人腳下的飛劍,「那種品質的飛劍,可以算的上是人造半亞仙兵,我們使用它可以與品級較低的化外天魔一較高下,再說你以後可能並不比神仙差,到了。」說著,李玄停在了一間平房前面。門上寫着「三號小隊傳送陣」幾個字。

「老李啊,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一個身着紫色裝甲,身姿婀娜的女子從平房裡走了出來,即使帶着面罩也遮不住她那美麗的容顏。

「帶新兵去前線啊……」李玄趕忙說道,長時間不見她都有些受不了這帶着怨意的調侃了。

那女子輕推了一下李玄的肩膀,嬌嗔的說道:「我還以為你來找有什麼私事呢?整天都是公事,人家都想死你了,你也不知道主動來找我」

「仙歐啊……這有新人在……別這樣,我不要面子的嘛」李玄有點結巴,心裏暗想:完了,我在路遠心中剛剛樹立形象……沒了…

仙歐白了他一眼,說到:「逗你的,這麼多年還是這死樣。」轉頭又看向路遠,揮了揮手:「你就是路遠嗎?進來吧,我把你傳過去。」轉身向平房內走去。

原本在一邊看戲的路遠,趕忙跟了上去,李玄緊隨其後走了進去。

到了室內,一個極大的六芒星法陣映入眼帘空白處銘刻這很多符文,周圍還有九支艙狀物。

小歐指了指其中的一支,對路遠說到:「你進那個傳送艙,我把你傳輸過去。」

話音未落,那個艙門便打開了,路遠也不墨跡,直接鑽了進去。

艙門閉合,周圍變成一片漆黑,但是艙內十分舒適,讓路遠甚至產生了想要睡覺的錯覺。

艙外,李玄看着已經進入傳送艙的路遠,思量片刻,對仙歐說到:「給他傳送到X戰場。」

仙歐有些驚訝:「老李,你瘋了,這個新人怎麼對付三品天魔?你們小隊打起來都費勁……」

「聽我的,真是我一路上想了半天的結果。」李玄一改剛才支支吾吾的樣子,不容置疑的說道。

仙歐見狀點了點頭,開始操縱法陣,路遠所在的傳送艙便消失在兩人眼前,同時一面大屏幕出現在法陣之上。

路遠只感覺身體突然一輕,艙門就打開了,周圍除了石頭就是石頭,別的啥也沒看見,路遠看着這副荒涼的景象,暗自嘀咕:「這就是歷練的地方嗎?」

「這是貝塔吞噬星體的前衛一號衛星,是化外天魔經常出現的地方。」李玄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來。

「不是,我這身板,啥也不會,咋對付化外天魔啊?」路遠頓時有點慌了神。

「這就不歸我管了。」李玄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喂,別搞啊,喂!」路遠喊到,但是那邊沒人再搭話。

路遠穩了穩心神,好在周圍暫時沒李玄所謂的什麼化外天魔,他靠着一塊石頭剛要坐下,那身後的石頭便轟然倒地,轉而是一個怪物出現在他背後。

「我去,這純純的碰瓷啊,我又沒有動,它自己倒了。」他趕忙對那怪物解釋道,不過那個怪物似乎聽不懂他說話。

「這就是化外天魔嗎?真的丑啊!」路遠看向這個手握斧子,滿臉獠牙,只有一隻眼的怪物吐槽道。

只見那隻怪物的眼變成深紫色,射出一道紫光,路遠暗道不好,趕忙向一旁遁去,但是那道紫光還是在自己的裝甲上留下了一道痕。

「不是吧,這怎麼玩?合著就給了我個保命裝,讓我玩跑酷啊?」路遠看着那道燙痕說道,雖說那道燙痕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修復,但是路遠現在也沒功夫注意這一點,撒腿就跑。

「哦,老李忘了告訴你了,你輕按一下左袖口,就可以出現一柄劍喲。」仙歐的聲音響在他的耳畔,雖然,在路遠看來有種賤兮兮的感覺。

路遠按了一下,果然出來了一柄劍,他轉過身來瞅着向自己飛奔而來的怪物,向他砍了過去,一道淡藍色的劍氣從劍內衝出,路遠瞪大了眼睛,看着那怪物,可惜,一點事也沒有。

「不是,你們這樣搞就沒意思了。」路遠有些喪氣,不過也就在這時,路遠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睛,「不是吧,這玩意兒還有血條?99998/99999?合著我打一下一滴血是吧?」路遠看着眼前的怪物想,隨着血條的出現,一個清冷的聲音在在路遠耳邊響起「防禦998/999,攻擊99,移速3,其他:未知。」

路遠聽見這陌生女子的聲音,有些好奇,邊跑邊問:「你是誰啊?」

「我是九天玄女,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在這裡,準確的說是你的識海里。」

另一邊,李玄有些焦急的看着屏幕,問小歐:「不是,怎麼回事這畫面怎麼不顯示了?」

一旁的仙歐也感到不可思議,「不對啊,傳送陣好像也失效了……難道那個三品魔物破壞了傳送艙?」

「不好,你把我也傳送過去,這樣我不放心!」李玄有些焦急的說道。

「一時半會兒應該不行,我要定位他所在的那顆衛星,這需要時間。」仙歐答道。

「那隻能這樣了…」李玄嘆了口氣,也無可奈何。

「我去,這貨把傳送艙踩扁了…」路遠看着可憐的傳送艙說道,「玄女前輩,我咋辦啊…」

「我在你的識海里,做不了什麼,只能奇門之術解析出來他的實力。如果可以,我感覺…你能把他耗死!」九天玄女的聲音在他耳畔再次響起。

路遠點了點頭,確實也沒有別的辦法了,他舉起劍又向那怪物劈去,可是這個怪物這次直接躲開了他的攻擊,劍氣劈在了一塊石頭上,那塊石頭被劈成兩半。

「服了,這貨還能躲,有毒吧?」路遠喃喃道。

「防禦997/999,閃避幾率1/10。」九天玄女說道。

「什麼?他的防禦力減少了?我不是沒打中他嗎?」路遠有些疑惑,一瞬間他靈光乍現:「難道說這些石頭就是他的防禦力?」

「大概是這樣的。」九天玄女給了他肯定的答覆。

路遠看着眼前的怪物頓時感覺勝算多了幾分,他一邊躲避怪物的攻擊,一邊劈砍周圍的石頭,不一會兒,怪物的防禦便降到了50,路遠也累的喘不過氣來。但是那怪物卻是越戰越勇,攻擊頻率越來越快,眼看那道紫光向自己的頭部襲來,就在這時,一道金光從路遠胸口閃爍而出,擋住了致命一擊。

「什麼,判官筆么?」九天玄女聲音再次響起,不過清冷的聲音之中透露出一絲驚訝。

路遠聽見她的話,還沒開口,便失去了意識,只見他雙眼變得通紅,看着眼前的怪物,接過懸在中的的毛筆,口中喃喃道「重獲新生的感覺,真是不錯,不過…這幅軀殼着實弱了許多。」

那隻毛筆在他手中,金光消散,變為血紅色,那怪物似乎發現了他的變化,舉起斧子向他劈來,想要速戰速決。

他看着那怪物,不屑的輕哼一聲:「區區三品,也敢放肆!」

「判官之筆,亦可誅仙!」他朗聲說道,說罷,那毛筆紅光更盛,筆芒化作血紅色的巨龍將那怪物劈成兩截。

他癱倒在地上,眼中的紅光逐漸消散,意識也逐漸恢復,看着不遠處怪物的屍體,嘴角微微揚起,對自己輕聲說道:「路遠,你看到了嗎?你有一筆,可以誅仙!」說罷,便昏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