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異界:穿越者的一百種死法
異界:穿越者的一百種死法 連載中

異界:穿越者的一百種死法

來源:google 作者:雨天不想出門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開川 江山

【非系統,寫點不一樣的】廢材主角開局連死六次,系統直接表示帶不動,崩潰下線最後異界重生和被放逐的戰神困在一個身體自此開始慫比和莽夫間的極限拉扯魔神降臨江山頭皮發麻:不行對手太強大了,我們要暫避鋒芒,找個地方苟起來快跑!開川:什麼,我避他鋒芒?停下,拔刀!魔神看着眼前自言自語的男人,心道:原來我的對手是個神經病展開

《異界:穿越者的一百種死法》章節試讀:

村裡又發生一件大事!

土匪頭子趙德柱帶人把村子給圍住了,為了要回他的三個兄弟,順便,再搶個劫。

當時村裡的主要青壯年都空着手,坐在在十字路口路口等着開席,然後就被幾十個拿刀的土匪逮了個正着。

還有十幾個土匪在村裡走街串巷,鬧得雞飛狗跳,不停地將村裡剩下的人趕到十字路口。

村裡剛當上英雄的亭長王有才,正捆在村十字路口中間被吊起來打。

村民被幾個土匪拿着刀逼迫着圍在王有才旁邊,跪在路口的空地上。

「唰~唰~」一個長着絡腮鬍的土匪拿着鞭子不停地抽打在王有才身上,路口不時傳來慘叫聲。

「你他么說不說!說不說!」絡腮鬍一邊鞭打王有才,一邊追問着。

「大哥,停…停一下。」王有才用盡全身力氣呼喚着刀疤臉停了下來,「你打了我半天了,一直問我說不說,你要我說什麼,倒是問啊。」

絡腮鬍這才反應過來,原來自己還沒問。怪不得這麼嘴硬。差點被這人弄得有點不自信了。

「靠,牙尖嘴利。」絡腮鬍心裏氣不過,又給王有才來了一鞭子。

打完才繼續開口問道:

「我問你,昨晚帶回來我們的三個兄弟關在哪裡?」

王有才先看了眼遠處巷口江山的屍體,眼神中閃過一絲哀痛。然後才說道:「那三個人一早就被縣尉的徵兵隊領走了,現在估計在縣裡的大牢里。」

聽到答案後,絡腮鬍看了一眼坐在馬背上的趙德柱。趙德柱此時正在拿着一把小刀削一個柿子的皮。

趙德柱揚起了下巴,停下了手上的動作,緩緩地開口:

「昨晚你是怎麼抓到那三個人的,我聽說他們只是受了野獸撕咬的輕傷。」

「你是怎麼打死那幾匹狼的。我看過了屍體了,都是被鈍器或者說拳頭砸死的。」

「你看起來,沒有這個實力。」

王有才咂咂嘴,吐出一口帶着碎牙的唾沫,

「你看不起誰呢!這裡是大西北,牛王村!一拳頭砸下去,隨隨便便就打死個一二三四五六七八頭狼,這還多出一頭,算我放它一馬。狼打死了嘛,人也就抓到了。」

話一聽就知道在吹牛逼。

「呵。行,我再問一個問題。」趙德柱輕蔑地一笑,顯然不相信王有才的鬼話。

不過他第一時間卻沒有繼續開口詢問,而是舉起手裡的柿子吃了起來。

眼神也在村裡掃視起來,彷彿在找什麼東西。

一直到柿子吃完了,趙德柱才下了馬,走到王有才身前,扯下他胸前的大紅花擦了擦手,然後又把揉成一團的大紅花隨手扔在一旁。

這一微小的舉動卻不經意間點燃了王有才心間的一團火。

「我問你,最近有沒有見過三個人,一個青衫女子,一個灰袍的老頭,一個穿白衣服的男人。」趙德柱扶穩了王有才,端着他的下巴問道。

王有才看了看地上的大紅花,「見過,不過他們昨晚就走了。」

「你看到他們去哪了嗎?」

「本來是往東走的,半個時辰後又騎馬回來往西邊走了,看着像去縣裡了。」

「縣裡?」趙德柱看起來似乎有些懷疑,大半夜的直接往縣裡走,這一路上的波折可能還更多。

這時,一個獨眼龍土匪扛着一個小姑娘從街角走了過來。

「放開我!」姑娘掙扎着大叫,劇烈的扭動導致土匪抓不穩,姑娘從土匪肩膀上跳了下來,一路小跑。

「賤貨!給臉不要臉。」獨眼龍大怒,三步並成兩步追上姑娘,一巴掌把她呼在地上。順手還撕破了姑娘的衣服。小姑娘的後背一下子露了出來。

獨眼龍還不解氣,直接騎在小姑娘身上,要去扒她的上衣。

「哈哈哈哈…」旁邊幾個土匪頓時露出了猥瑣的笑容。

這一幕看在村民眼裡,卻激起了他們的怒火。

「夠了。」趙德柱輕喝一聲,制止了獨眼龍的動作。

獨眼龍聽到聲音,露出一股畏懼的神色,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將姑娘再次扛到肩膀,扔在了一匹馬上。

趙德柱轉過頭對王有才以及路口跪着的一群村民說:

「我是講道理的人,你們抓了我三個兄弟,我就殺你們村三個人。」

「如果再看到青衫女子回來的話,就在村口點一道狼煙。要是讓我知道你們沒有照做的話,我會帶人回來,屠掉你們的村子。」

說完,趙德柱對絡腮鬍打了個手勢,絡腮鬍安排人從跪着的村民里拖出來三個人。人群一陣恐慌。

王有才一看,王大膽赫然在這三個人之中。

三個村民面如死灰,迎接即將到來的死亡。三個土匪站在這三個人身後,將手裡的刀高高地舉起。

「等一等!」在刀落下的最後一刻,王有才突然叫住了他們。

「你不是已經砍死了一個了嗎?」王有才斜着努努嘴,看向躺在遠處巷口的江山,「你是個講道理的人,現在多了一個。」

趙德柱皺了皺眉,發現王大膽說的有點道理,於是一揮手,一個村民被重新帶了回去。

兩個土匪站在剩下的兩個村民身後,再次舉起了刀。

「等一等!」王有才再次叫住了他們。

「那個姑娘怎麼算?你是個講道理的人,三換三,還是多一個。」

趙德柱眉頭皺得更緊了,良久,他才看向了獨眼龍。

獨眼龍這時卻慌了,「大哥,我們是土匪,還要以德服人嗎?」

……

「你說得對。」趙德柱一愣。然後指着王有才說,「把那個王八蛋放下來,一起砍了。」

「誒誒,你怎麼不按套路來。」王有才在半空中蹦了兩下,最後還是被兩個土匪架住跪在了路口。

「其他人,把村裡值錢的都給我搶了!」趙德柱再次喊道。

一群土匪爆發出一陣歡呼。

地上的村民卻已經出奇地憤怒了。Nnd,打人可以,搶錢,不行!

此時已到正午,耀眼的陽光照在刀鋒上,反射出強烈的光線。

絡腮鬍手一揮,三個土匪舉起大刀朝着村民的脖頸砍去。

「轟~」突然,一聲巨響傳來,一個站在十字路西端的土匪凌空飛了出來。

接着,王大膽家的黃牛發狂一般沖向十字路口,巨大的身軀瞬間又頂飛了一旁巡邏的兩個土匪。

突然的變故使得十字路口的匪徒短暫地失神。

王有才抓住機會,猛地起身,用肩膀撞在了身后土匪的下巴上,然後一腳把落在地上的刀踢飛斜**看管村民的一個土匪身上。

村民瞬間爆發了反抗的情緒,紛紛起身,或拿石頭,或操起板凳,朝着身邊的土匪沖了上去。

就連一向怕事的王大膽,也操起一根燒火棍,一棍子掄在旁邊的土匪身上。

之前被絡腮鬍扔在馬上的姑娘趁亂跳了下來,一腳狠狠地踢在獨眼龍褲襠上,獨眼龍頓時捂着褲襠痛苦的倒在地上。

「啊!」王屠夫大吼一聲,不知從哪裡掏出了他的殺豬刀,一刀一個砍翻兩個身旁的土匪,然後衝到王有才身邊,解開了他綁在手上的繩子。

「他媽的,敢欺負到我們牛王村來了。」王有才撿起地上一個匪徒落下的砍刀,對着四周的村民大吼道,「鄉親們,拿起武器,讓這群雜碎感受一下大西北淳樸的民風!殺!」

局勢瞬間不受控制,趙德柱沒想到這群村民這麼剽悍,一時有點措手不及,但好在土匪人手充足,有刀有馬,他很快召集了剩餘的土匪,和暴起的村民混戰在一起。

此時,角落裡的江山突然偷偷地睜開了眼,確定沒有人注意後悄悄溜進了後巷。

他順着後巷跑到了酒館的後院,確定四下無人後,才從懷裡拿出兩張被劈開的煎餅。

「西北煎餅就是硬,質量真他媽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