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意滿離
意滿離 連載中

意滿離

來源:google 作者:簡單不煎蛋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余笙笙 古代言情 齊筠

嵐原20年,余笙笙作為聖上的一顆棋子嫁入齊府不過好在嫁的人是她心愛的男人她本想恪守本分和夫君快樂生活,未曾想新婚當夜被聖上傳召入宮,下旨要求她監視新婚夫婿可那新婚夫婿齊筠卻想着和她三年後和離余笙笙這敢愛敢恨的性子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嗎!不!於是乎齊筠成功被她攻略某天她被人擄去,一不小心學會了武功,並且得知了事情的不少真相余笙笙終於從一個見不得血的小白兔升級成為了女殺手可是這條路真的好走嗎……展開

《意滿離》章節試讀:

皇帝眼中,余笙笙一雙杏眼似是匍匐了水霧,帶了些若有若無的撩人。

腰細如柳,卻也是比她那進了宮的姐姐要美上了不少。

一張美貌小臉卻也跟齊筠似的板正,一時間讓他掃了興。

他坐回龍椅,看着明顯鬆了口氣的女生,嗓音中溢出一絲輕笑。

「你莫要害怕。朕不過是需要你幫朕辦件事。」

「民婦洗耳恭聽。」

余笙笙垂了眸子低下頭,牙齒緊緊咬着唇瓣,眉頭也鎖了起來。

「朕需要你,幫朕監視齊筠。」

「監視?」

龍榻上那位再一次露出了令她捉摸不透的表情,但卻依舊帶了些氣勢一般。

她從小便生的無憂無慮,雖是貴女但依舊不禁風浪,腦海中只記起齊筠剛剛同她說的那句話。

「有任何事便可以來找我。」

她暗暗下了心,決意先在皇帝這兒將事情搪塞過去,然後再找齊筠商量。

這麼想着,她的眉目也是鬆了松,朱唇輕啟。

「民婦遵旨。」

皇帝見齊筠這新媳婦如此識大體,龍顏大悅,賞了些珠寶首飾便放人回了家。

畢竟新婚之夜留人在宮裡,傳出去也不好聽。

余笙笙等走出書房大門才重重鬆了口氣,她心有餘悸的摸了摸自己的心臟處。

額間和身上剛剛都出了冷汗,待得涼風襲來便也是吹得人發抖。

她抬眼看了看宮內的景色,未種過多的花草,似是按照聖上的意思置辦,顯得清冷又不近人情。

真真是同齊府一樣,若不是聖上對自己說這些話,自己莫不是要以為他們便是那親生兄弟。

跟着宮人從偏殿離開,在門外便見得一男子的身影,那清冷的模樣似是齊筠。

他已將喜服換下,穿了套竹色青衣,頭上的某個髮絲隨着風兒遊離。

卻也是增加了幾番溫柔,當真是俊俏公子。

還沒等她走近,齊筠便已聽到腳步聲,朝着自己走來。

余笙笙趕緊正了正衣袖,撫了撫髮絲,一張小臉春色滿園。

「夫君,你怎的來了?」

她欲挽起自家夫君的手臂,奈何被身邊人不動聲色的躲開了些。

齊筠要比她高了不少,她只覺鼻頭有些許的酸澀,頭頂便傳來聲音。

「母親擔憂你,命我將你接回。」

「哦。」

齊筠順着那道聲音低低望下,只見女生還頂着結婚的那頂鳳冠。

鳳冠頗大,遮住她的臉,看不清神色。不過倒是能從那語氣中聽出些許的憂思。

他神色暗了暗,沒說什麼,只是將手背在身後,快步上了馬。

余笙笙見齊筠這般模樣,就知道他不願和自己有過多接觸。

她有些委屈的獨自上了馬車。

京城不愧為一國首都,就連夜晚的人群都要比餘杭多不少。

商販在外頭叫賣,燈火長明,漂亮的不行。

雨此刻也是停下,惹得她心中不勝歡喜。

「莫不是上天想給我創造機會來了?」

正當此時她的肚子叫了起來,給她提了個醒,她順勢拉開車簾出聲喊起齊筠的名字。

「齊筠!」

「說。」

依舊是沒什麼情緒的回應,就連頭都懶得回一下。余笙笙此刻也懶得糾結他那反應,只是嗓音帶着明媚。

「我餓了!」

齊筠這下子倒是回了頭,擺手叫停了隊伍,然後自己從馬下一躍而起。

她見狀趕忙也從馬車上下來,跟着自家夫君走。

她夫君的步伐很快,她一雙小短腿差一些便要追不上。

好不容易追上了齊筠,站在了他的身旁,他卻有些嫌棄的往旁邊走了走,命小廝將墊肚子的小吃包好塞到了她手裡。

隨即便上了馬。

余笙笙看着自己手裡那用荷葉包的糍粑,心中便也是百轉千回,這糍粑是餘杭特產,自己很喜歡吃。

她看着這糍粑笑的燦爛,心中更確信了齊筠便是自己一生一世的良人。

馬車行的快,沒一會便到了齊府。她看着男人頭也不回的進了房,抿了抿唇,下了車也小跑着跟上。

齊筠此刻正準備聽手下彙報事情,未曾想一隻小小的腦袋便探了進來。

模樣似是兔子,還挺可愛。

他正了正神色,面無表情的出聲詢問:

「來做什麼?」

余笙笙看着自家的冷麵夫君,擠眉弄眼的想要將待在一旁的侍衛攆走。

未曾想卻迎來男人的一句話。

「若是面部抽筋就派人去請郎中,找我是沒用的。」

余笙笙:「......」

她默默收了神色,直接坐在了一旁的搖椅上。

身旁的侍衛這下明白了她的意思,挺八卦的就走出院子,順手還帶了個門。

她手上抱着糍粑, 有些陶醉的看着自家相公那番模樣,入了迷。

若是齊筠笑一笑就好了。

「來找我做什麼?」

齊筠一席話將她拉回現實,她看了一眼自己的糍粑,決定忍痛割愛先請他吃點再和他說今日入宮的事情。

「我不吃,你有什麼事就說。」

余笙笙看了一眼奶乎乎的糍粑,癟了癟嘴,將它小心翼翼的放在桌上,便開始沒規矩的亂動,一邊走一邊開口:

「你可知道今日聖上找我作甚?」

「不知。」

她看了一眼忙着寫字沒抬頭的男人,恍若百爪撓心一般。

自己只是想賣個關子,沒想到這男人竟這番不解風情,她思索了片刻便正了神色。

「他說你意圖謀逆。」

男人的筆在此刻直直拍在桌,聲音大的很。余笙笙被他這反應且是嚇得抖了抖。

抬頭對上的便是男人那般如同嗜血的眸子。

「但是我幫你解釋了,我說你不會謀反的。「

「畢竟咱們是恪盡職守,胸有大義的好夫妻,哈哈。」

男人的怒火似是消了些許,他站起身子朝她靠近,清冽的氣息頗具有攻擊性。

饒是余笙笙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便也是怕了怕。

她看着男人朝着自己一步步走來的身影,有些擔憂的開口:

「你,你要作甚,眼下可不興殺妻。」

一席話未曾把男人逗笑,她被逼到牆角,一時間氣氛莫名變得曖昧了起來。

她的呼吸不知為何變得有些急促,渾身上下竟也是燙了起來。

「齊...齊筠,你要做什麼。」

男人的唇角微微勾起,眸子卻如同寒潭一般深不見底。

一雙鳳眼頃刻間便將曖昧的氣息一掃而過。

「余笙笙,此話莫要同別人提起。」

她嚇得趕緊點頭,齊筠滿意的往後退了幾步,便跨步離了書房。

余笙笙看着他那番背影,不知為何心中泛上一絲不安,許是和下完雨的悶熱天氣一般,壓得人是這番喘不上氣。

《意滿離》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