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醫門少主
醫門少主 連載中

醫門少主

來源:外網 作者:蕭軍張婉秋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蕭軍張婉秋

一代醫門天才,淪落慶城五年,兢兢業業照顧家庭,卻慘遭岳母白眼,妻子拋棄。好,我不幹了,我攤牌了!我是醫門少主,天下受我醫門恩惠者,如過江之鯽!以前你對我愛答不理,現在我讓你高攀不起!展開

《醫門少主》章節試讀:

黃毛根本不在乎蕭軍,不屑一笑,就打算繼續。
但很快,他就發現蕭軍抓住他手腕的大掌像是鉗子一般牢固,一時之間,他竟無法掙脫。
「放開。」黃毛惱羞成怒,道:「否則我揍你了。」
「誰敢動我家老闆!」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怒吼在外響起。
只見陳倉提着兩份早餐,站在醫館門口,對裏面的小青年怒目而視。
陳倉身高超過了一米八五,本身也很壯實,這一聲吼出還是有些威懾力,讓那幾個還在打砸的小青年情不自禁地停了下來。
將手上的早餐丟到地上,陳倉三步並作兩步來到了兩人跟前,然後,一個巴掌扇在了黃毛臉上。
後者口中噴出一顆牙,倒在了地上。
陳倉根本沒搭理黃毛,而是趕緊把蕭軍拉到自己,緊張地詢問:「老闆,你沒事吧?」
「我沒事。」蕭軍道:「你來得正好,這幾個傢伙想把我們醫館砸了。」
陳倉點了點頭,掃了一眼剩下的四個小青年,冷聲道:「老闆,怎麼解決?」
「下手別太重。」
「我明白。」陳倉的臉上閃過一道戾色。
古醫門的葯童還有一個任務,就是幫主人消滅敵人,所以陳倉也是從小習武,身手絕對是頂級的。
而在這裡的兩年,因為蕭軍一直再三禁令,他沒有機會出手。而此刻,在得到了蕭軍的肯允之後,陳倉如牛一般的身軀像是重型推土機一樣,朝剩下的幾個小青年碾壓而去。
只聽到拳頭和肌肉的碰撞不絕於耳,不到一分鐘,慘叫就是一片。
四五個小青年合起來都不是陳倉的對手,被他打得鼻青臉腫之後,又像是拎小雞一樣丟出了醫館。
因為這裡的動靜,也吸引了四周不少人圍觀,當看到陳倉如此勇猛,以一敵五,那些熟識的商客們都驚呆了。
他們還真沒想到,平日里不卑不亢,一幅憨憨的模樣陳倉,下手居然比這些小青年更狠!
「媽的,你敢打我,你活膩歪了!」
黃毛剛才被陳倉扇掉了一顆牙,後面又被踩了幾腳,現在躺在地上,整片胸都在發疼。
但縱使如此,他還是忍不住放出狠話。
「還想試試?」陳倉揚了揚眉,煞氣十足。
「你等着!」在小弟的攙扶下,黃毛從地上爬了起來,一邊後退一邊道:「一個吃軟飯的窩囊廢,不交租金還動手,等着關門吧!」
他也是被陳倉給打怕了,說完這句話就倉皇而走。
陳倉問蕭軍:「要不要把他們留下來?」
「不用,我已經知道是誰做的了。」
「我出去一趟。」
看着這一地的狼藉,蕭軍的臉色也變得陰沉了起來,他先是將陳倉方才丟掉的早餐撿了起來,放到了診台上,然後不等陳倉回答,蕭軍就出門打個車,離開了武昌大道。
半個小時後,蕭軍來到了一處廠區附近。
這裡是奢美化妝品公司的工廠,門口的保安還想阻止蕭軍,但被他一把推開,橫衝直撞的進入了辦公室。
只見安保部的辦公室里,張柯老神猶在地端着茶杯,坐在一張太師椅上喝茶看着電視,模樣好不愜意。
當看到蕭軍闖進來他還吃了一驚,但很快又鎮定下來,放下茶杯冷笑道:「你來做什麼?」
「那幫小青年,是你找來的吧?」
蕭軍平靜地看着張柯,質問道。
從剛才黃毛放出狠話之後,蕭軍就知道這一切是誰安排的了,所以他直接找上門來。
「什麼小青年?」張柯滿不在乎地說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別裝糊塗。」蕭軍冷冷道:「張柯,以前我們好歹是一家人,這件事我就不報警了,但你好自為之。」
「好自為之?報警?」張柯哈哈大笑,然後一拍桌子站了起來,昂着下巴看向蕭軍,道:「不錯,就是我找的人,那又怎麼樣?你報警啊!你試試看,別人鳥不鳥你?就算鳥你,我大不了被口頭警告一下,你呢,你那破醫館別想開了。」
「還有,」看到蕭軍想說話,張柯毫不客氣地打斷了他,繼續道:「得寸進尺的人不是我,是你!我沒想到你還留在慶城,你想幹什麼,知道我妹心腸軟,想她憐憫你?或者,故意給我們添堵?我告訴你,醫館是我們張家給你開的,現在我們不給你提供租金了,自己滾蛋!」
雖然蕭軍心中已有準備,但看到才一天時間張柯就翻臉成這樣,一股怒氣也竄了上來。
他咬牙道:「離婚的錢,我一分沒要,而醫館的租金我也會自己給,希望你們也不要讓我難堪。」
「哈哈哈哈……」
張柯更是笑得捧腹,道:「大家來瞧瞧,他居然還想訛錢!我妹的錢是她自己的賺的,有你什麼事?蕭軍啊蕭軍,你臉皮怎麼這麼厚,同為男人,我真替你感到羞恥!」
蕭軍道:「張柯,我這次來只是想和你好好談,既然你不願談,那要是下次你再找人來,我就只能公事公辦!」
「讓你走了嗎?」
看到蕭軍居然轉身要離開,張柯立即招呼了幾個保安手下,將他給團團圍住。
蕭軍眉頭一皺:「你要幹什麼?」
「你說幹什麼?你當你還是我妹夫,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張柯不屑道:「告訴你,老子就不慣着你,破本事沒有,還整天一副自傲的模樣。」
「你想動手?」
「嘿,不是我動手,是你自己因愛生恨,來工廠偷盜,正好被我們抓了個現行。」張柯冷冷道:「不給你點教訓,你擺不正自己的位置!」
「給我狠狠的揍!別打死了就行!」
最後一句話,是對他那些手下說的。
蕭軍臉色一沉,他還來不及說話,右側的一個保安就獰笑一聲,握住拳頭朝他的面門砸來。
蕭軍側身一閃,躲開了拳頭,而他後面一個保安想要來抓他的胳膊,同樣被他輕巧的閃開。
看到這一幕,張柯輕咦了一聲,隨即又冷笑道:「我看你能躲到幾時。」
正如張柯所言,這裡是在安保部的辦公室,空間十分狹窄,被五六個保安包圍着,蕭軍頂多只能躲幾下而已。
但蕭軍毫不慌亂,再又躲開了一記拳頭之後,他臉色也變得冰冷一片。
「這是你逼我的!」
蕭軍抓住了其中一人的手臂,然後朝後一帶,再朝前一推。
那個保安根本沒反應過來,就感覺一股洶湧大力自蕭軍的身上噴薄而出,不僅讓他的手臂脫臼,身體更是不受控制的倒飛出去。
下一秒,他發出一聲慘叫,撞在了辦公室的桌子上,滑落下地。
這一幕,不僅驚呆了四周的保安,也讓張柯瞪大了雙目。
但沒有時間給他們反應,這一刻的蕭軍好像被人打開了什麼按鈕一般,與之前截然不同!
輾轉騰挪之間,原本被狼包圍的羊,在這一刻變為了兇猛的老虎!
不到一分鐘,剛才還殺氣騰騰的保安就倒了一地,脫臼的脫臼,骨折的骨折。
而哀嚎聲中,只有張柯還完好無損。
但,他也嚇傻了。
張柯從來沒想過,在家裡一向溫軟儒雅的妹夫,被罵了連嘴都很少還的蕭軍,動起手來居然這麼恐怖!
他自是不知,蕭軍傳承於古醫,對於人類的穴位,骨位,都早已爛熟於心!
而歷代以來,精通醫道,武道,才是一個真正的古醫!
行醫者一直勢弱,倘若不強化自身,根本沒辦法讓傳承保留!
據說大醫華佗,創造的五禽戲就有兩個版本,一個版本可強身,一個版本可殺人!
而蕭軍於慶城蟄伏了五年,在張家一直沒有出手的機會,但此刻,張柯被蕭軍冰冷的眸子盯上,才感覺到了那份可怕!
「你別過來!」
張柯沒有發覺,他的腿已經軟了,聲線也開始顫抖。
「我不會打你。」
只是蕭軍懶得對張柯動手,呼吸均勻之後,他漠然看着張柯,道:「我留在慶城,只是想好好經營醫館,也不想和你們有什麼交集。」
「但看在你是婉秋大哥的份上,最後給你一句忠告,適可而止!」
「否則,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這個沉寂了五年的男人,終於露出了自己戾氣的一面。
說完後,他轉身走出了安保室。

《醫門少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