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異能:人在末世,我真的只想種地
異能:人在末世,我真的只想種地 連載中

異能:人在末世,我真的只想種地

來源:google 作者:「雀食」大帝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天 蘇涵

單女主,沒有特別狗血的劇情,成長流,不無敵林天從小父母失蹤,只留下了一座祖傳的老宅和一筆足夠林天生活一輩子的財富......於是,林天就開始了他的肥宅生活,可是,在他18歲生日那天,系統降臨到了林天身邊,並告知病毒即將爆發,於是,林天開始着手準備幕後自......成功研發癌症特效藥之後,雖然拯救了大量癌症患者,但也讓他們的壽命急劇縮短,由於癌細胞的無限增殖到達人體承受極限時......得到抑制,人體的自愈能力會變得極其強大,甚至做到斷肢......內部,但還是有少數人沒撐過這個痛苦的療程,一命嗚呼,然而癌細胞突然在......作用下大量增殖,實驗體喪......變異,咬......傳染關鍵時刻林......聯合雇......救......,後在S市誕下一子......外界,由於內部消息的......信息流出較晚,等到實驗室噩耗傳來的時候,特效藥已經流......世界混亂,人人自危,0元購事件頻頻發生,西方聯盟大量國家軍部高層以及國民,被病毒影響,理性喪失,向世界東方投放大量核彈頓時,世界亂了!展開

《異能:人在末世,我真的只想種地》章節試讀:

這幾天,林天和蘇涵兩人奔波於S市各處,收集各種工具,武器等,比如撬棍,斧頭,匕首等。

至於林天為什麼要用匕首這種攻擊距離近的武器,從系統給的信息來看,穿刺傷害對於沒有痛覺的喪屍來說,作用其實非常有限。

關於這一點,林天當然也是考慮到了的,他可不會傻乎乎的和喪屍玩白刃戰。

至於原因嘛,是因為,林天發現,他能把【空間】附魔在物件上,賜予其相應的屬性。

譬如,給刀打上【空間】附魔,就會使其變得異常鋒利,林天還特意用石頭和門把手試過,結果自然是削鐵如泥...

但是門也壞了。

至於能不能切開空間,emmm,至少現在不行。

還有一件事!

林天發現一般材質的器件根本就無法承受【空間】附魔的改造。

被附魔的武器一旦脫手就會消散,根本就不能當投擲武器用。

還是之前那間屋子,但是精緻的裝修已經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滿目瘡痍。

原本光滑的牆面早已變得坑坑窪窪,甚至有些地方還出現了裂縫。。。

林天用力把匕首往牆上一扔,那匕首在剎那間脫手飛出,在林天施加了精神力的情況下,甚至連附近的空間都出現了並不明顯的波動。

然而,這一刀看似威力巨大的,結果剛飛出兩米遠,就沒了,而且是直接化為齏粉,消散於空中的那種。

不管試了多少遍都沒用,被附魔的武器一旦脫手,就會直接消散。

「暫時就只能這樣了。」林天有些無奈地說道。

林天不由得握緊了拳頭,喃喃道:「【空間】附魔只能用於近戰,這也太雞肋了吧!」

隨即又似乎想到了什麼,

看了看時間,林天進了活動室,看了看各種各樣的鍛煉設施,不禁面露微笑。

「今天也是鍛煉身體的一天!」

............(這裡過了很久很久(*▽*)♪)

(病毒爆發倒計時:12天08小時...)

「哈~~~」

又是一個陽光明媚的早晨,林天打着哈欠來到陽台。

迎着朝陽,雖是冬季,但卻已經有了初春的暖意,但林天一想到,這樣的好日子已經要到頭了。

還是有些異樣的感覺,亂世即將到來,自己真的能夠應付這一切嗎??

無意中撇了一眼樓下,遠處的公路上貌似出了車禍,兩輛車撞在一起,引擎蓋被撞的翻起,似乎還冒着煙,有幾個人互相指來指去,互相對峙...

唉,當真是世事無常啊~~~

從林天這裡看去,車禍現場正好在S市的古運河河邊,因為正好在古鎮景區附近,所以那條路比較擁堵,幾乎就是條事故高發路段...

【車禍現場】

那個滿頭是血的駕駛員,晃晃悠悠地從車窗處爬了出來,一個小女孩跑過來,哭着對那人說些什麼,emmm........應該是女兒吧,希望他人沒事,引以為戒...

就在這時,異變突生!

那個疑似是女孩父親的駕駛員,原本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突然暴起,直接飛躍數米,跳到了路邊,作抓狂狀,狂吼不止。

這一幕,自然是將圍觀的群眾嚇得不輕。

「卧靠!都被撞了還這麼靈活...牛批!」

「不會是撞到了腦子吧,唉,真可憐...」

路邊自然是不少嘴碎之人,亂嚼舌根之輩,一邊吃瓜還不忘指指點。

當然,也不乏有好心之輩出言勸阻:「咋能這麼說呢?這大哥頭都破了,流了這麼多血...」

說話的是個面容白潤,年齡大致四十來歲的婦人。

說話間,她也不遲疑,快速地撥打急救電話。

但是!

就在她正要拿出手機時,異變突生!

那滿頭是血的駕駛員大叔,突然一個飛撲,幾乎在那婦人拿起手機的剎那,將其撲倒,一口咬在了她的脖子上。

轉瞬間,鮮血四濺。

「啊!殺人啦!」

「瘋了,他瘋了!」

人們瞬間慌亂起來,從林天這個視野看,人群如同被潑了水的螞蟻,四散而開。

看到這一幕,林天瞬間臉色大變,他知道病毒即將爆發,但為什麼來的這麼快?

「系統不是說........」

「不對!」

林天此時意識到了不對勁。

任何事情發生都不是一蹴而就的,病毒肯定是在暗中感染了許多人,最後在到達某個臨界點的之後,突然爆發的。

他意識到 不能再耽誤了,這病毒可是靠血液傳染的啊,屬於高傳染性,萬一S市被軍方封鎖了,就走不了了。

也許是因為提前做好了心理準備,林天迅速將心中的恐慌壓制下去。

「這種時候,我必須冷靜......」

「要趕緊走,這地方馬上就不安全了。」

林天立馬轉身回到裏面,不一會兒便拖出一個大包,一邊收拾行李,也不忘喊蘇涵起床。

「丫頭!快起來,走了!」

(▼皿▼#)

__________

林天二人出走幾天後,S市某處...

「怪...怪物啊!」

一名身着西裝的男子正縮在一條小巷的某個角落,褲腿處已經少了一大塊布料,那裏面正流出冉冉鮮血,赫然是一道咬痕。

而且很明顯,男子在被咬之前,肯定經歷了掙扎,但結果卻不盡人意,衣衫襤褸,極為凄慘!

「喂...市警局嗎?這裡發生了...咬人......」

男子吃力地靠在巷子一側的牆壁下,艱難地拿出手機,有些顫抖地說道。

然而,他話說到一半卻是立刻沒了聲音。

「喂!聽得到嘛......先生......啊!別過來......怪物...」

隨着

男子突然瞪大了眼睛,紅血絲瞬間覆蓋眼球,額頭上青筋暴起。

彷彿經歷着極其劇烈的痛苦。

他的意識逐漸模糊,終於,在某個時間點,他身形一軟,倒在地上。

他,它的身體逐漸僵硬,脖頸更是硬生生地180度扭轉,發出瘮人的「咔咔」聲。

那是脊椎逆位扭轉而斷裂的聲音!

傷口處有噁心的膿水流出,雙眼內凹,身體各處開始有大大小小的腫塊長出...

片刻,它緩緩地掙扎着起身,一晃一晃地走向外界。

它的眼中已經沒了光彩,最後一抹人類的意識也消失了。

然後,加入了街上浩浩蕩蕩的喪屍狂潮當中。

沒錯,短短一周的時間,S市淪陷了。

眾所周知,在城市這種人口密度極大的地方,只要有了第一批被感染的人,如果沒有有效手段制止的話,傷亡將會呈幾何倍數上升!

顯然,太平盛世過的太久,人們總會忘卻絕望出自何處。

這樣的悲劇在世界各處上演着...

______(分割線)

(七天後.......)

「緊急報道!緊急報道!

我國已多處城市爆發了群眾失控事件......」

「竟然真的會發生人咬人傳染的現象,這是否就是所謂的病毒爆發呢?接下來有請專家來為我們進行解答...」

類似的採訪在電視上大量出現,關於S市淪陷地消息已經在短時間內傳遍了全國。

可能是因為,S市本就駐紮着軍隊的緣故,軍方對其第一時間展開封鎖。

數千名戰士不眠不休地與喪屍潮血戰數天,在付出了巨大代價,原本的兵力折損四分之三的情況下,終於是勉強抵擋住了屍潮的進攻。

中途採用誘餌戰術誘導屍潮進入S市古鎮城牆內,那位指揮官更是在危急關頭,以身為炮,成功引爆了炸藥,使古城門坍塌。

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最終將這百萬級別的屍潮困在了古城內。

______

S市臨時指揮部......

「這次的情況非常緊急!

百萬數的民眾化為喪屍,這已經不是我們能夠控制的住的了......」

一個身材高大,皮膚黝黑的中年男人站在帳篷**,他身着一身墨綠色軍裝,肩膀上的肩章更是閃爍着三顆紅星!!!

在他身前圍坐着十二個人,他們大多都是國內各個大軍區的軍方大佬,在座所有人中,哪怕是軍銜最低的那位,也是一名大校。

「我提議,向**申請遠程打擊,直接擊殺目標群體所有感染者......」

頓時,在座所有人,臉上竟是都露出了駭然之色。

這次的事件竟然如此嚴重嗎!

他們之中,除了坐在主位的那位是S市常駐,其他人基本都是從各地趕來商討此事的。

因為S市已經被封鎖,常規渠道是進不來的,所以他們基本都是坐着武裝直升機來此參加作戰協商的,對現狀還不是特別了解。

「報告!」

「現在就動用導彈是不是太......」

「夠了!這次的事件**肯定不希望看到國內血流成河。

但是,據研究表明,被感染的人類已經無法再轉換回來了,至少以目前的科技,不行......」

說著,不等他們有什麼異議,那位大將厲聲喝道:

「好了,馬上提交申請,別的事情,就讓上面的那幾位去頭疼吧。」

「會議就到這裡,散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