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吟風
吟風 連載中

吟風

來源:google 作者:厭筆丿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厭筆丿 奇幻玄幻 梁熙

梁熙穿越到一個不知名的世界血海深仇,人類爭端,魔物暴亂毫無秩序可言!被裡給予憤怒系統之後,本以為是無敵之路的開端,沒想到卻開啟了另一段紛亂展開

《吟風》章節試讀:

忽而間,天生異象,正在書桌前苦思物理題目的粱熙望向窗外紫紅色的天空正疑惑着。 轉頭之間,一道強光已經照射在他的面前,當粱熙正對着這束光時,強烈的光照把眼睛刺得生疼,眼睛一閉。

再次睜眼,眼前的書桌已經變成了一道石台,物理試卷也成了眼前綻放着輕微藍光的指環。

梁熙伸出手指捏了捏自己的臉,確認自己不是在與周公解題:「這是什麼爛俗穿越劇的劇情,按照我的經驗,面前這個應該是一個無上神器吧。」

心中一驚:「難道我一個連二本都考不上的學生能制霸這個世界!」

心想着,梁熙拿起這個指環轉身就跑。

突然,身旁傳來一道蒼老的聲音:「小夥子,測試天賦沒什麼見不得人的,沒必要去廁所試。」

頓時間,全場哄堂大笑。 這時梁熙才反應過來,穿越後的激動導致自己還沒來得及觀察身邊的環境。

一個雄武的門佇立在以為是大門的方向,可萬萬沒想到這是廁所...

只見身旁站着一位頭髮斑白的老人,雖然看上去孱弱,可眼神里的藐視一切的王霸之氣是掩蓋不住的,傲慢的神情彷彿超然於這片天地一般。

梁熙環視四周之後,大部分人雖然都看着自己的醜態,但是眼神里都滿懷着鬥志。

梁熙稍加思索便得出判斷:

現在應該是在某種學校內測試學生的潛力!嗯,這次肯定不會錯。

「看來我要好好表現了!」梁熙心想。

可周圍嘲笑的聲音卻沒有停止:「被家族遺棄的棄子也好意思來參加測試?不過他拿起凝練環就去廁所跑,我終於知道他為什麼不被承認了,哈哈哈哈。」

「是啊是啊,他的天賦估計連下品凡器都凝練不出來吧。」

「何止下品凡器,別抬舉他了,照我看他連一把菜刀都凝練不出來哈哈哈哈。」

……

周圍嘈雜的謾罵聲惹得梁熙心煩,可五年高考三年模擬和MOBA遊戲各種奇葩隊友磨練出來的心態可不是蜉蝣能撼動的。

尷尬的把戒指放回石台上,並向老者道一聲抱歉後,梁熙注意到了石台上的使用說明:

戴上凝練環,盡自己所能凝練事物,出現實物則說明凝練成功,而炆氣的品質則決定器物的品質。

炆氣是什麼?

雖然看得一臉懵,可梁熙看完使用說明後,依然聽從了指示,將凝練環戴上無名指,心念一動,蒙蒙的青氣瀰漫了整個石台。

待青氣緩緩散去,梁熙的身影也顯露出不真切的半分,然而這並不是房間內所有的人所關注的地方——他們正注視着石台上的變化!

剎那間,萬籟俱寂,眾人的目光彷彿要把石台看個通透。

忽然間,場地被青霧包裹,只有梁熙看得清石台之上的變化。

只見一把大弓躺在石台之上,恍惚間還能看到繚繞的青霧被弓身吸引,似乎弓箭中封印着張牙舞爪的怪物。

梁熙似乎感覺到,自己與這把青霧大弓產生了無形的聯繫,就像是有無數條細線將兩者連接在一起,梁熙伸手將細線拉扯向自己身旁,周圍的青霧竟然聚成了一把把箭矢。

梁熙一放手,箭矢便紛紛消失了。

這一切並沒有被其他人看清,梁熙心想:

這把弓必定不會是凡品!

老者眉間一擰,抬手便向大弓抓去,青衣包裹着手臂,所過之處青霧瞬間便消散。

老者拿起大弓,閉上眼睛,三息之後,出聲道:「凝練兵器為弓,等級,廢品。下一位!」

聽到廢品二字後,周圍譏諷挖苦之音猶如響應號召一般,瞬間瀰漫了整個房間:

「我就說他連個下品凡器都凝練不出來吧,怪不得要去廁所凝練。」

「我倒是低估他了,沒想到能凝練出比菜刀還強的炆器哈哈哈哈」

……

梁熙雖不知為何周圍的人都如此譏諷自己,明明素不相識,以後也不一定會有所交集,但冰冷的言語依然如刀鋒般湧向梁熙。

心中雖然明白這個道理,可臉上的失望之色是掩飾不住的。

梁熙一個人走到了房間的角落,靜靜地等待着測試的結束——只有踏出這個大門才能進一步了解這個世界,了解自己的身世。

自己究竟來到了怎樣一個世界,為何被眾人唾棄,以及……為何來到這個世界!

在等待的過程中,梁熙當然不會放棄觀察石台那邊的動靜,如此廣闊的場所,測試的人也着實不少,即使梁熙已經是在末尾進行測試,待得結束也得好一會。

聽得老者接下來宣報的等級再無一個為廢品,梁熙便知道了自己的天賦實在差到離譜。

而目前聽到的等級按照驚呼聲的大小分級依次為:廢品,下品,中品,上品,極品。

且到結束也只有一個極品的出現,那名獲得極品短刀的少年明顯與周圍羨慕的眼光格格不入,彷彿早就知道自己本該如此,只是在全場人注視之下同梁熙一般,找到一個屬於自己的角落靜靜等待。

更高的等級暫且無從得知,梁熙也就百無聊賴地看着石台上不停出現的異象。

當然,最讓人震驚的也同樣是那名少年,隨手一揮,竟有一隻白虎出現在石台之上,雖不是實體,但當白虎張開血盆大口的那聲咆哮,也將全場鎮住了。

彷彿看了一場精彩的魔術表演,終於,測試在老者漠然的一聲結束與眾人的歡呼之下散場了。

測試者三三兩兩走出了房間,待其他人都走出了房間,角落裡的梁熙如釋重負,他可不想再被眾人當做樂子,不經意間瞟過那名仍然閉眼小憩的少年,便朝着大家出去的方向才慢慢挪了出去。

待得所有人都走出了大門,青年才緩緩起身……

而在老者背對着大門收拾石台的身影之下,那不怒自威的臉上卻勾起了一道不易察覺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