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陰符傳人
陰符傳人 連載中

陰符傳人

來源:google 作者:憤怒的石頭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二奎 張九陽 懸疑驚悚

我小的時候,我媽瘋了,多年之後,我舅突然過來調查我媽的死因,而我作為傳承於爺爺的陰符傳人,自然而然也陷入這個巨大的旋渦之中展開

《陰符傳人》章節試讀:

二奎卻不知道我爺爺的名字,想了想,說道:「我還真沒聽說過有這麼一個人,九陽,你聽說過嗎?」

我這才開口說道:「那是我爺爺。」

馮小晚一聽,立馬高興起來,說道:「啊喲,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原來都是自己人!快上車,帶我去找你爺爺。」

我早就想到,她找爺爺的目的,當下說道:「你想啥呢?誰跟你是自己人?我又不認識你,我憑什麼帶你去找我爺爺?」

馮小晚一聽我這個態度,一下子就不樂意:「我又不是壞人,你看我長得像壞人嗎?」

我說道:「大姐,咱們別在這裡浪費時間了,你從哪兒來,就回哪兒去,我知道你想找我爺爺要幹什麼,我實話跟你說,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爺爺也不會同意的,你最好死了這條心。」

馮小晚說道:「不能不能,我有的辦法。」

我一聽,好傢夥,這妹子還是四川人。

我看了她一眼,說道:「你快得了吧,我爺爺的脾氣,我比你要了解。咱們萍水相逢,還是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

這時候,二奎從身後捅了我一下,而後把我拉到一邊,說道:「九陽,你怎麼能跟美女那麼說話?難道你不想知道那石磨盤裡有什麼嗎?」

我說道:「想知道又怎麼樣,你敢去啊。」

二奎目閃爍着說道:「我們是不敢去,但是咱們可是看得真真兒的,你舅進了石磨盤,他安全回來了,這說明什麼,說明石磨盤沒有他們說的那麼可怕。」

我說道:「那又怎麼樣?你忘了前幾年一隊旅遊到這裡的學生不信邪,十來個人一起去了石磨盤,結果怎麼樣,一個回來的都沒有。不說他們,就說我回來這幾年,哪年不在石磨盤裡糟踐幾個人。」

見二奎不說話,我說道:「我跟你說,你別看我舅能安全回來,人家那是一身本事,就憑咱們,有人家那兩下子嗎?你看看那大美妞光長得好看能有啥用?紅顏禍水懂不懂?你快別說了,你說的那些都不靠譜。」

二奎還是不死心,說道:「九陽啊,你也不能這麼說,要我說,一會兒咱們套套她的話,問問這妞到底是什麼來頭。如果靠譜的話,咱們再商量,要是不靠譜,那咱們就不搭理她就完了。你現在沉住氣,她不是想去找爺爺嗎,咱們帶她去,她一個小丫頭片子,能唱出什麼大戲來?」

我一聽,看了他一眼,笑道:「沒想到你這心眼兒還挺多,你是看人家長得漂亮,動了賊心了吧。我告訴你啊,這女的不好惹,到時候你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二奎說道:「嗨,你這是說的哪兒的話,當我沒見過美女似的。」

這時候,馮小晚在一旁說道:「你們兩個嘀嘀咕咕商量什麼呢?」

二奎一聽這話,向我施了個眼色,走到馮小晚的身前說道:「這樣,你想找九陽爺爺,也不是不行,但是呢,現在我們有別的事兒。這麼著,你先回賓館,我們先去辦事兒,等把事情辦完,咱們就去找九陽爺爺。」

馮小晚說道:「那我跟你們一起去吧。」

就這樣,我和二奎坐上了馮小晚的車,一起向前方駛去。

然而馮小晚沒有想到,我們要來的地方,居然是壽衣店。

車往那一停,這丫頭臉色一變,說道:「你們到這裡來辦啥子事情?九陽爺爺出事了?」

我一聽就不樂意了,說道:「你說啥呢,我爺爺健康着呢,我們到這裡來是要辦其他的事情。」

我懶得理她,直接就跳下了車,二奎和馮小晚見狀,也跟了下來。

眼前的壽衣店在這裡開的時間已經很長了,老闆姓陳,看樣子都快六十多了,從我記事起,他一條腿就有了毛病,走路一瘸一拐的,所以當地人都管他叫陳瘸子。

我們進門的時候,一眼就看到櫃檯邊上的陳瘸子,正趴在櫃檯上用算盤算着什麼。

見有人進來,陳瘸子抬起頭來,看了看我,臉色一變說道:「你來幹什麼,是不是你爺爺出啥事兒了?」

一聽這話,我說道:「陳瘸子,你那條腿,是不是跟人這麼說話,被人給打斷的。」

陳瘸子一聽這話,沒有惱怒,反而向我問道:「那你到這兒來幹啥。」

我說道:「定個棺材。」

陳瘸子說道:「定棺材?定什麼棺材?」

我說道:「棺材要柳木紅棺。頭端雙子引路,尾端五蝠封棺,棺蓋上,要龍池鳳沼,金剛法咒,這些條件缺一不可。」

沒有想到我這句話一說,陳瘸子臉色驟變,聲音也一下子尖利起來,說道:「小兔崽子,誰讓你來的!」

陳瘸子的反應把我委實嚇了一跳,但是我並不怕他,瞪了他一眼說道:「陳瘸子,你是這是要瘋啊,你聽到什麼了就這麼大呼小叫的?」

我從來沒有見過陳瘸子發這麼大的脾氣,衝著我目眥欲裂,臉色也瞬間變得鐵青,說道:「我問你是誰讓你定這個棺材來的!」

我說道:「我舅。」

陳瘸子想了想說道:「那個去過石磨盤的人?」

一聽這話,我挺了挺胸膛,說道:「就是他。」

說完,我把五千塊錢放到櫃檯上,說道:「這五千塊錢是定金,你做完一後一共多少錢,到時候一起結算。」

陳瘸子此時那股邪火看起來已經下去了,當下把錢一收,說道:「三天後來取,告訴你舅舅,有些事情,不是你看到什麼,就是什麼。話就說這麼說,走吧!」

嘿,這陳瘸子現在居然都敢往外攆我。

我瞪了他一眼,而後帶着二奎和馮小晚走出了壽衣店。

回到了車裡,馮小晚說道:「那個人好奇怪啊,好像他聽到棺材的樣子就發火了,為什麼?」

二奎一聽,也說道:「我也覺得今天那陳瘸子有點不正常,他那麼一個幾十年的老光棍,精神肯定是有點問題。」

我點了點頭,可能二奎說得有點道理。

但是馮小晚卻不那麼認為,她說道:「不對,剛剛你說的那個棺材的樣子跟我說一下。」

我聽着馮小晚的話,有點疑惑,但還是把那棺材的樣子說給她聽。

馮小晚說道:「棺材的尺寸是沒有問題的,俗話說生不睡柳,死不睡楊。但是柳木也很少作為棺材的材料使用,這一點有點兒讓人想不通。」

二奎問道:「什麼叫生不睡柳,死不睡楊?」

馮小晚說道:「就是說生人不會去睡用柳木做的床,也不會用柳木做的傢具擺設。死人不用楊木做的棺材。」

二奎一聽這話,來了興趣,說道:「為啥?」

馮小晚說道:「因為柳木只開花不結果,而傳統民間認為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因此就有這麼一個規矩。而且嚴格的講,柳木連做棺材,那些講究的人家都不能接受。」

馮小晚說的這些,其實我也聽爺爺說過。

只聽二奎問道:「那你是說,九陽的舅舅讓他定製柳木棺材,本身就不對勁?」

馮小晚點了點頭,說道:「不僅如此,除此之外,又有雙子引路,五蝠封棺。這兩樣東西倒也正常,但是棺蓋上的龍池鳳沼,金剛法咒,就不正常了。」

二奎和我聽得入神,沒有想到這馮小晚居然還懂得這些,二奎說道:「哪裡不正常了?」

馮小晚說道:「別的不說,就說那金剛法咒,是用來鎮懾鬼魂用的,把這法咒雕刻在棺材上,這棺材明顯就不是用來裝死人的。」

一聽這話,我吃了一驚,說道:「你說啥?再說一遍!」

二奎瞪着一對牛鈴一樣的大眼睛,不可思議地說道:「棺材棺材,升官發財,不用來裝死人,那是用來裝什麼?」

馮小晚的眼睛裏,神光閃爍,說道:「我哪兒知道,又不是我做的棺材。」

我問道:「你怎麼對棺材這麼了解?」

馮小晚說道:「這你就小看我了,從小我就喜歡看這些書籍,許多東西連那些算了半輩子命的老先生都不知道,我卻知道。」

我長長舒了一口氣,不想再繼續向她問下去,我也知道就算繼續問,。

不過,我還是十分好奇,舅舅做這個棺材,不裝死人,那還能幹嘛用?

《陰符傳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