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嚶!把禁慾霸總打進醫院被報復了
嚶!把禁慾霸總打進醫院被報復了 連載中

嚶!把禁慾霸總打進醫院被報復了

來源:google 作者:余閃閃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博之域 現代言情 羅歆甜

【高甜+團寵+雙潔+小甜餅】博家繼承人回國了,暗中遭到名媛千金們的覬覦,奈何傳出其有厭女症,眾人唏噓不已某天,羅歆甜卻攤上了這個男人,成了他的未婚妻!當晚,她把人打出腦震蕩逃跑了!逃?不可能!私人飛機出動,數百名保鏢出動全城進入抓捕準備「甜甜,玩夠了嗎?」男人挑唇,似笑非笑,看着她和一群保鏢鬥毆,等她打累了扛回家欺負了-為了退婚,她發揮各種各樣的鬼點子為了娶她,他花樣哄婚,又撩又哄又澀又能裝-ps.又帥又美囂張酷少女v禁慾腹黑偏執壞霸總展開

《嚶!把禁慾霸總打進醫院被報復了》章節試讀:

域哥哥?

這麼肉麻,酥欲的昵稱,也只有她敢叫出口了!

博總一定會大發雷霆!

下一刻,讓他們大跌眼鏡的事情發生了。

博之域驀地攥住她尖小的下巴,削薄的唇緩緩勾勒出一抹淺淡的弧度,眼眸似醉非醉,嗓音低啞魅人,「乖,再叫一次。」

他的話,再次驚呆眾人。

博總是真醉了嗎?

他怎麼不推開這個女人?!

羅歆甜勾唇,「域哥哥~」

「嗯,乖女孩。」

眾人呆愣在原地。

助理快速回神,趕緊把多餘的吃瓜群眾趕出去。

這個女孩,肯定跟博總有說不清的關係,那不能壞了他的好事。

博總終於治好了厭女症嗎?

門關上,走廊外的燈光被隔絕,本就昏暗的房間,孤男寡女,氤氳着一股繾綣曖昧氣息。

女孩纖細如蔥段的手指在他西裝外套划過,滑進襯衣里,隔着薄薄的衣料,指尖彷彿帶着電流,眨巴着清澈明亮的眸,裝作出一副深情款款的表情,看着面前的男人。

她學了幾天的撩人手段,特意買了一件性感的裙子,還噴了香水,這都是你討厭的,看你還說我不像女人?

就在這時,博之域卻推開面前的人兒,眼眸瀰漫著寒氣。

這不是幻覺,但她是假的,羅歆甜身上自帶一股天然清香,而她渾身都是濃郁的香水味,他最厭惡的味道之一。

他還以為是他太想念,出現幻覺了。

她怎麼可能會來這裡?

怎麼可能乖乖的喊他域哥哥?

果然是喝醉了,一時被她相似的嗓音迷惑。

羅歆甜內心划過一抹喜色。

他厭惡她了吧?

這個方法奏效了。

羅歆甜死皮賴臉的貼上去,今晚勢必要一舉成功,明天就能退婚了。

羅歆甜伸手拉住他的手,往自己腰上放。

「域哥哥,軟嗎?」

男人寬厚炙熱的大掌輕撫在她盈盈一握的小蠻腰,他厭惡的收回手。

狹長的鳳眸隱隱透着一股戾氣,削薄的唇輕啟,「滾出去!別讓我說第二遍!」

看着他眼裡的慍怒,羅歆甜別提有多開心了,簡直是想笑出聲,這混蛋男人,終於被她玩弄了吧?

噁心了吧?

憤怒了吧?

前幾天氣得她整天整夜睡不着,今天一定給報復回去!

羅歆甜湊近了他,雙手展開,壁咚,把他禁錮在門與她之間。

縱然一米七二的身高,在一米八七的他面前還是顯得嬌小了點。

她笑眯眯的盯着他逐漸變了色的俊臉,「域哥哥,你怎麼這麼凶,滾就滾嘛,但你回答我,你喜歡我今天的裝扮嗎?」

「喜歡我這樣……」羅歆甜手指在他胸口畫圈圈,「對你嗎?」

她自己都覺得自己夠噁心了,博之域是不是也快吐了?!

男人看着面前離自己不到半尺的臉蛋,熟悉的眉眼,是羅歆甜沒錯。

她來找他了!

把自己打扮得這麼漂亮來找他?

這是想幹什麼?

博之域挑唇,眼眸含笑,「你這樣還不夠讓我喜歡。」

拉起她蔥白般細嫩的手,手指在他脖子處,性感喉結,慢慢往下滑,「你得這樣。」

她身子忽然有點僵硬。

博之域將她打橫抱起,幾個大跨步,往卧房中走去。

嬌軀被丟至軟綿的被褥中,男人站在床邊,通過落地窗外灑進來的月光,俯瞰着她被小黑裙包裹的曼妙身姿。

她被銀色月光籠罩,彷彿從天而降的小妖精,朦朦朧朧,美妙絕倫。

她飽滿的唇塗了一層泛着光澤的唇蜜。

這是他第一次見到她這幅模樣,他差點都認不出來了。

男人好聞的荷爾蒙氣息逼至。

羅歆甜有點懵,雙手抵住他胸口,「喂喂喂!你怎麼回事?」

不對啊,這完全不像是對女人抵觸的樣子。

難道她裝得還是不夠?

博之域埋在她脖子處,噴薄而出的氣息都是滾燙的。

羅歆甜看着他臉龐不正常的泛紅,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酒香味,一個念頭閃過腦海,雙手捧住他的臉,看着他,「你知道我是誰嗎?」

博之域默了幾秒,故意裝道,「你……是誰?」

「……」難怪她覺得不對勁,果然是醉得一塌糊塗了?

羅歆甜想要把他推開。

男人竟然摟住她的腰身,低沉嗓音低低響起,「不要推開,你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

「這麼說,你都聽我的?」

「嗯……」

羅歆甜狡黠的笑了,趁他失去意識,不如,為所欲為?

羅歆甜揚起下巴,**的唇勾起邪惡的弧度,命令道,「打自己一巴掌。」

博之域不動神色地挑眉。

讓他扇自己?

甜甜,你太壞了。

行,陪你玩會,讓你開心一下。

抬手,一巴掌落在他的俊臉上。

羅歆甜瞳孔划過怔愣,博之域真聽了她的命令,打了自己一巴掌?

要是他清醒過來,會不會氣得臉色鐵青?

她已經很期待明天看到他鐵青的臉了,一定很有趣。

羅歆甜勾起笑,繼續整蠱,「說你是豬頭。」

「我是豬頭。」

「哈哈哈……」羅歆甜笑得眼角都冒淚花了。

景城首富博家太子爺是豬頭,博氏集團總裁是豬頭。

笑死她了!

「學豬叫!」

博之域:「……」

不能再讓她玩了,否則他都不知道會被她整蠱成什麼樣?

十二生肖都讓他學個遍那還得了。

博之域低下身,靠近她。

羅歆甜還在笑,沒去注意他靠近的意圖,直到,他低沉暗啞的嗓音傳來,「甜甜,玩夠了嗎?該輪到我了吧?」

羅歆甜警鈴大作,抬腳狠狠踹過去,趁他躲避之勢,翻身滾到床邊。

博之域誇讚,「還挺機敏。」

羅歆甜大怒,「你在糊弄我?」

這傢伙,超級腹黑!

腹黑又悶騷!

「我只是在陪你玩遊戲,你不是很開心?」

博之域勾唇,朝她招招手,「過來!」

「你當我傻啊?我過去,我還能全屍嗎?」

羅歆甜拉過一張椅子,坐下,一臉警惕的盯着他。

博之域嘆息,有點無奈,「甜甜,我見你穿成這樣來找我,還以為你想跟我進一步發展,所以我才跟你玩了點小情趣。」

很好看,很漂亮,他被迷住了。

「誰想跟你進一步發展?退婚!」

「不可能退婚。」

「那咱們走着瞧!」

「你鬥不過我。」

博之域從床上下來,高大偉岸的身軀帶來一股自然而然的壓迫感,他脫下外套丟在床上,瞥了她一眼,「我去洗澡了,要不要一起?」

「鬼才跟你洗!」

「如果是別的女人,肯定會願意,而你,果然不是女人。」

「好!我願意!」

博之域挑眉。

羅歆甜站起身,扭着屁股向他走去,摟住他的脖子,牙齒咬着下唇,眨着眼睛,眼波流轉,魅惑眾生。

博之域唇邊隱隱抽動,似乎快要忍不住笑了。

她從哪學來的勾引人的手段?

好僵硬!

博之域深邃的目光凝視着她,似乎是被她迷住了一般。

羅歆甜內心還暗暗自喜,趁其不意,手掌抬起,來了個果斷的掌劈,直接把他劈暈了過去。

博之域整個身軀朝她倒去,壓着她一動不動。

羅歆甜費力推開他,氣息有些不穩,看着閉上眼,彷彿純良無害的男人,氣不打一處來。

在他肩膀上,狠狠咬上一口,血腥味蔓延在唇齒間,這才感覺胸腔鬱積的不滿得以緩解。

她抹了抹嘴巴,「混蛋,誰說我鬥不過你,這一口,就是我給戰虜蓋上的印章!」

羅歆甜利落的從床上跳下來,扭了扭發酸的脖子,拿出她準備的短袖褲子換上,這才感覺舒服。

鴨舌帽一戴,她從剛剛小妖精模樣瞬間變成颯爽的酷姐姐,快速離開這間總統套房。

藍牙耳機裏面連接群聊,「小艾,你什麼鬼點子啊,害我差點出不了門!」

艾諾:「不是吧,失敗了?」

「他哪裡厭女,他就一個悶騷男,流氓痞子!」

谷游:「等我潛入他集團內部,把他的機密泄露出去,讓他破產,身敗名裂!這樣你爸就不會讓你嫁給他了。」

羅歆甜:「……」這小子比她還狠!

「不用…不至於,我只是想退婚。」

……

羅歆甜走後。

博之域睜開雙眼,狹長的眸凌厲清冽,從地上起來。

看了看肩膀處,那一口染着血痕的牙印,他笑。

手指掠過。

嘶,還真夠狠的。

丫頭也壞得很,不過,他喜歡。

博之域心情極好,思忖片刻。

取來手機,對着那口牙印,找好角度,拍了一張照片,發朋友圈,並配文:【小寶貝留下的第一個印記,期待第二個】

他的微信好友只有十幾個。

都是一些朋友和親人,除此之外沒其他,所以,當他這條朋友圈發出去沒多久,朋友圈炸開了,紛紛點贊。

博文傑:兒子,注意身體。

羅秀擎:閨女真狠,之域你受苦了。

司宴:小寶貝?我靠,這牙印,你是受虐狂啊!喜歡這種調調?

《嚶!把禁慾霸總打進醫院被報復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