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英雄淚美人醉
英雄淚美人醉 連載中

英雄淚美人醉

來源:google 作者:拾花聽雨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納蘭薇薇 范清臣

生如螻蟻,當有鴻鵠之志;命如紙薄,當有不屈之心我命由我不由天!我有一劍,可斬盡世間姦邪;一劍出,腥風血雨;一劍收,太平盛世但——小爺我就是不出劍!展開

《英雄淚美人醉》章節試讀:

范清臣快步走向門口,推開房門,朝天字號房間望去,只見對面一片狼藉,一位身穿黑色斗篷,頭戴青銅虎頭面具的黑衣人正和關正陽激戰。

媚娘蜷縮在床頭後方的角落裡,早已嚇得花容失色,目光中滿是驚懼。

關正陽身着狻猊連環鑌鐵鎧甲,腰系蠻獅寶帶,足踏鷹嘴雲根靴,臉色異常平靜,銳如鷹隼的雙眼的直勾勾的注視着對方。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並沒有讓他覺得有多意外,好似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中。

黑衣人顯然沒料到出其不意的偷襲反而落空,也不多廢話,瞬時間連連攻出十餘招。

關正陽不愧為久經沙場的名將,遊刃有餘的與對手拆解了數十招,絲毫不落下風。

黑衣人身法靈動飄逸,神出鬼沒,但他並沒有繼續利用自己這一優勢克制關正陽,而是選擇正面硬剛,似乎是想看看關正陽是否有傳說中的那般剛猛。

他雙手攤開,從左下方起朝右下方止,快速繞了一圈,然後雙手迅速握拳,裹挾着一股勁風,勢不可擋的朝關正陽心窩處猛擊了過去。

黑衣人這招式和太極拳頗有些相似,但其實不然,太極拳講究的是以柔克剛,這一招卻力道剛猛,殺氣騰騰,是斗龍拳法中的第三式,名叫「直搗黃龍」。

見對方一拳揮出,關正陽雙腿微微彎曲,紮下一個堅實的馬步,深吸一口氣,在對手拳風即將到達之時,猛地揮出雙拳,硬生生接下對方的攻擊。

兩拳相撞,兩股勁風瞬間以二人為中心激蕩開來,將牆壁、門窗擊得粉碎。

勁風夾帶着碎屑朝四面卷席而來,其中一塊似劍一般鋒利的木楔,帶着破空聲朝范清臣呼嘯而來。

范清臣早有準備,他連忙調動丹田處元氣,腳步飄逸的閃躲開來。

黑衣人雙拳揮出後,感覺就像擊中了一塊巨石,雙拳上的力道被硬生生擋了回來,他被這股反震之力,逼得連連後退了兩步,關正陽也同時退後了四步,方才勉強站穩。

看樣子黑衣人略勝一籌。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石火間,非常短暫,但動靜卻異常大。

此刻的怡紅院熱鬧了起來,醉眼惺忪的人群,不時探出腦袋朝天字號房間張望。

膽小怕事的,匆忙之中瞟了一眼後,連忙縮回腦袋關上窗戶;

膽大一些的,則半開着窗戶作壁上觀;

而有些,則蠢蠢欲動,想上前助陣,卻又沒這個膽量。

關正陽是駐守慕涼城的最高統帥,胸中頗有韜略,自到任以來,嚴格統御麾下士卒,賞罰分明,深得將士愛戴,在抵禦元武國隊伍入侵上立下了汗馬功勞,深受當今聖上的賞識。

在關正陽之前,慕涼城有兩位統帥,第一位是張威,為人好大喜功,剛愎自用,被元武國駙馬蘇流真詐敗,引誘至慕涼城外圍殲;

第二位是劉信,紙上談兵的能力無人能及,實戰經驗不足,因疏於防備,被元武國四大高手暗殺於殿帥府。

此後慕涼城便由關正陽接管,據說他是當今太子推薦的人選。

關正陽入駐慕涼城後,採取堅壁清野的政策,修築城防,深挖壕溝,屯田養軍,扭轉了先前不利的局面,讓慕涼城成為抵擋元武國鐵騎的一道堅不可摧的防線。

但關正陽有着大多數男人的通病,喜歡狎妓。

不過這樣的小毛病,並不影響他在北域疆界的聲望,提起關大將軍,治下的老百姓還是非常認可的。

至少他不會縱容麾下士兵在老百姓頭上作威作福,更不會容忍士兵魚肉鄉鄰。

雖然才到洛馬鎮不久,范清臣早已從旁人口中得知關正陽這位將軍風評不錯,深受百姓和士兵愛戴,眼見他遭到黑衣人偷襲,范清臣在猶豫要不要上前去助陣。

畢竟關正陽可是大順國的中流砥柱,如果喪生怡紅院,恐對西北戰事不利;如果出手相助恐又寡不敵眾。

從剛才黑衣人與關正陽的打鬥中,范清臣敏銳的覺察到,這位頭戴青銅虎頭面具的黑衣人明顯未盡全力。

表面上看這黑衣人和關正陽都是金剛境的武師,但很明顯他不止這個境界,極有可能是天啟境。

金剛境是肉身階段的最高境界,這個境界的人,可以將全身上下每一塊筋骨、肌肉發揮到最佳狀態,有着非常強悍的防禦力與攻擊力。

如果修鍊的武功為上乘武技,諸如金鐘罩、鐵布衫的話,就算是天啟境的宗師也很難在短時間之內攻破。

但金剛境和天啟境有着本質的區別。

金剛境的人,他產生防禦力、攻擊力的源泉,一方面是依靠肉身的強大,但主要的力量源泉是內息,也就是說他的力量是有限的,完全取決於這個人內息的強弱。

而天啟境則不然,這一境界的人,已經能初步窺探天地奧妙,將天地靈氣吸納入體,為己所用,而天地靈氣則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雖然天啟境吸納的元氣也是十分有限,但毫無疑問的在持久力上更勝一籌。

金剛境對戰天啟境,如果沒有高級別的武技加持,其結局必敗無疑。

范清臣猜想,黑衣人之所以留下一手的原因,或許是他發現了突襲關正陽的時候,關正陽一幅枕戈待旦的樣子,好似提前知曉有人偷襲他一般,看來黑衣人不但武功了得,而且心思敏銳。

關正陽雖然知道自己金剛境的實力和黑衣人天啟境的實力有着很大差距,但自始至終都是有恃無恐,臨危不亂的樣子。

范清臣眉尖蹙起,難道這是一場陰謀對陰謀的較量,關正陽事先得到了有人要刺殺他的消息,所以選擇將計就計,打算來個瓮中捉鱉。

這樣分析的話,黑衣人肯定還有預備人手。

想到此,范清臣決定隔岸觀火,看看事情是不是如他所料,如果關正陽真的處於劣勢,他再出手相助,未嘗不可。

如果現在就加入戰局,風險太大,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還是要三思而後行,又不是英雄救美,冒個風險,或許還能抱得美人歸。

就在范清臣思索之際,東邊房間里有人嚷道,「快看!那不是關將軍嗎?大伙兒趕快抄傢伙!」

看說話人的語氣以及頭上的髮髻,一眼就能斷定這是慕涼城的守軍,關正陽的部下。

那人方才說完話,在怡紅院嫖宿的軍士,立馬站了出來,袒胸露乳的手提長刀朝關正陽所在的方向撲殺過來,將近十人的隊伍擺出一個禦敵隊形,悍不畏死,氣勢洶洶吼叫着。

看來這關正陽的確有兩下子,帶出的隊伍沒有一個是孬種。

與此同時,關正陽帶來的親衛隊,也從怡紅院一樓大廳湧上來。

天字號房間里的關正陽朝對面的虎頭黑衣人得意的笑笑,冷冷的說道,「宵小之輩,此時還不快束手就擒,更待何時?」

黑衣人並沒有搭話,從他冷漠的目光中可以判斷,此時面具下的這張臉,一定露出了輕蔑的表情。

只見他雙手在胸前比划了一個手勢,屋內瞬間狂風皺起,絲絲縷縷的銀白色氣息源源不斷的朝他雙掌之間聚集。

關正陽露出一絲異樣的表情,「你果然是天啟境的宗師!」

雖然詫異,但絲毫沒有退讓,因為他現在毫無選擇,只能決一死戰撐到樓下的隊伍趕來助陣,或許這樣還有一線生機。

喊殺聲震天的兩支隊伍,一支赤身**,手握鋼刀;一支甲胄鮮明,手執長矛,正一步步朝關正陽所在的方向逼近。

就在此時,三道身影從天而降,自怡紅院屋檐飄落而下。

一道黑色的身影攔住了攔住了手握鋼刀的隊伍,一道藍色身影攔住了手執長矛的隊伍,另一道白色身影則飄落在怡紅院天井正中的木竿上,就像是一隻雄鷹般,穩穩的立在哪裡。

三人的身法詭譎飄逸,同樣都是頭戴面具,其中白色衣服的人,面戴青銅鷹頭面具,十分悠閑的站在木杆頂端,沒有出手的意思。

灰色身影的人,頭戴青銅狼頭面具,看起來有幾分猙獰,長矛軍突然間見到有人攔住去路,為首的眾人愣了愣,爾後毫不猶豫的用盡全力將手中的長矛搠向狼頭人。

面帶狼頭面具的黑衣人不但沒有閃躲,反而挺身迎了上去。

長矛並沒有刺穿狼頭人的身軀,矛尖與身軀相撞的瞬間,發出一陣鏗鏘之聲,同時伴有火星閃過,就像是刺中了一塊生鐵一般,堅不可摧。

這不可思議的變故,讓這支虎狼之師不免也露出駭然之色。

不過眾軍士並沒有退縮,陣前數人用長矛抵住狼頭人前進的步伐,後列軍士轉身上前用長矛叉住狼頭人的上半身以及下盤,數十隻長矛形成一個牢籠試圖將狼頭人困在當地。

狼頭人眼眸中閃過一絲不屑,只見他一用勁,一股強悍的力道向外震蕩開來,長矛紛紛被折斷,數十名軍士被這個股巨大的力量向四面八方彈射開去。

狼頭人赤身**的站在當地,陰惻惻的笑了笑,瘦削硬朗的身材,堅硬虯結的肌肉,就像是生鐵一般,而且身上隱隱有光澤閃動,這人竟然是金剛境後期的武師,看樣子修鍊的還是地階武技鐵布衫。

身穿紅衣,頭戴狐狸面具的人,明顯是一位女子,自她落下的那一刻,也不見她如何動作,手持鋼刀的軍士便橫七豎八的倒在走廊里。

倒下的軍士,眉間都有一點殷紅。

對於暗器的使用,凡是練武之人都能做到。

肉身境的武者使用暗器都是依靠內息,真身境的武者則可以調動丹田處的天地元氣,且能將元氣附着在暗器表面,大大提高暗器的殺傷力、破壞力。

從紅狐的身手來看,她只不過是金剛境,但她輕描淡寫間便斃敵於無形的狠辣手段,當真匪夷所思。

原來她使用的暗器是細小的繡花針,且手法獨特,暗藏內勁,繡花針彈射出的瞬間,以極快的速度激射而出,月光下,只見一縷若有若無的光芒在眾軍漢額頭跳躍閃動,便擊殺了所有人。

三道身影出現,形勢陡然一轉,關正陽一方又處於劣勢,現在只剩下他孤軍奮戰。

《英雄淚美人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