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英雄王的次元之旅
英雄王的次元之旅 連載中

英雄王的次元之旅

來源:google 作者:賭上我爺爺的名聲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吉爾伽美什 遊戲動漫 貳式炎雷

這是一名王者率先從OVERLORD世界開始的次元之旅……異界的雜修們,誰允許你們抬頭看着本王的,受死吧!金髮紅瞳的王者站在路燈之上如是道……第一個世界骨王……展開

《英雄王的次元之旅》章節試讀:

「貳式炎雷?」

在一個房間**擺放着由黑曜石做成的巨大圓桌…

圓桌的四周圍着四十一張豪華座椅。

不過幾乎都是空位。

而坐在其中一張豪華座椅、身披邊緣綉有紫金色裝飾的黑色學士袍骷髏…大大的空洞眼窩閃爍赤紅光芒,有些吃驚的看向門口站着金髮紅瞳的俊美青年。

不過雖然說話時是驚訝的語氣,但骷髏頭的嘴巴並沒有張開。

「飛鼠桑,沒想到我都修改了自己的人物種族和玩家昵稱,竟然還能被你一眼認出來!」

一個身披光輝奪目金色盔甲、腰間分別挎着三把太刀的俊美青年露出了一絲微笑。

「你腰間挎着的可都是退游之前你白送給我的小太刀「天照」、「月讀」以及大太刀「素盞鳴」,而我今天下午才在遊戲之中還給你,怎麼可能會憑藉著武器認不出來你的身份?」

被叫飛鼠的骷髏心中吐槽了一句,但也沒說什麼,而是骷髏頭上冒出了個【笑臉.jpg】的表情。

「貳式炎雷桑!好久不見…」

一團黏稠的紫色史萊姆打了個招呼。

「好久不見,黑洛黑洛桑…」

貳式炎雷看着紫色史萊姆在聊天頻道上的昵稱,也打了個招呼。

「其實沒必要花錢更改自己人物種族和職業了,這款遊戲可是要關服了耶!」

黑洛黑洛可是記得這個公會戰鬥力最強的貳式炎雷是十五級的半哥雷姆種族,職業是十級劍聖、十級修行者、十級忍者等…

如今再看下貳式炎雷的面板,種族卻變成了十級二重幻影種族和十五級的高階二重幻影…

而忍者和修行者這兩個職業被去掉,變成五級的空間法師…

在這款YGGDRASIL遊戲之中更改自己的人物種族可是要花很多錢的!

他在現實之中也就是因為要用錢贍養年邁的父母,不管公司有怎樣的加班要求,他都干,導致身體越來越差,所以對錢這類東西他還是比較看重的。

當然更多的是他覺得不值,畢竟這款遊戲要關服了…

「沒事…就當是祭奠我們逝去的青春吧!」

貳式炎雷滿不在乎的在聊天系統之中對黑洛黑洛回復道。

他確實不在乎,因為這花的並不是他掙的錢,而是前身的存款。

他剛穿越繼承前身的記憶不久,前身的手機就收到了一則來自於YGGDRASIL的內部郵件,而發件人正是飛鼠。

原本他並不想進來的,真正促導他進來的,還是因為他在網上大概搜了一下這個叫YGGDRASIL遊戲的類型,才明白這個遊戲自由度高到可怕,可以讓玩家以創物主的身份設計出各種各樣的NPC。

所以為了滿足前世中在類似於「我的世界」里創建出的屬於自己能動的手辦願望,他便很快上線了這個遊戲。

沒想到剛一上線,便被這個叫飛鼠的玩家兼公會長發現了,硬是把前身三年前退游全部送給飛鼠的武器,又給歸還了回來。

之後他一直呆在了外面,原本打算設計出一個英雄王吉爾伽美什模樣的NPC,可是在看到高階二重幻影這個種族能夠隨意變身的時候,他就湮滅了創造出NPC的打算。

而是打算自己當一回英雄王吉爾伽美什,於是花光了前身所有存款,在這個遊戲內不僅變更了自己的人物種族和昵稱,還向最後緬懷遊戲登錄的玩家們收購了等級比較高的武器裝備。

做完這一切之後,又廢除了前身修行者和忍者這兩個職業…而去學習了一個空間法師職業,準備模仿前世動漫里吉爾伽美什「王之財寶」的釋放。

不過結果是喜人的,他確實能靠着空間法師職業像動漫之中的英雄王吉爾伽美什一樣使出「王之財寶」……

當然「王之財寶」里射出的武器是之前收購其他玩家的裝備…

他在外面玩的不亦樂乎……

在看到快要到關服的時間,他才打算回到圓桌房間讓飛鼠看看,沒想到就碰到了另一個上線的玩家——黑洛黑洛。

「那好吧,兩位,我要下線了!明天一大早還有一大堆工作要做,現在超困的!以後有緣再見!」

黏稠的紫色史萊姆黑洛黑洛發了個【抱歉.jpg】的表情

「請好好休息!」

飛鼠剛回出了一個【笑臉.jpg】表情,而黑洛黑洛卻早已下線。

看着遊戲系統發出的黑洛黑洛下線的提示,飛鼠心情有些抑鬱了起來。

不過看到旁邊還在的貳式炎雷,飛鼠很快調整好自己的心態:「貳式炎雷桑,今天是「YGGDRASIL」結束運營的日子,機會難得,一起留下來見證到最後怎麼樣…」

「好啊!」

對於飛鼠的提議,貳式炎雷倒沒什麼異議,瞬間答應了下來…

畢竟他來這款遊戲就是為了創造出自己最喜歡的動漫角色英雄王吉爾伽美什。

如今目的不僅達成了,他還角色扮演了一回,也就沒什麼遺憾了。

得到貳式炎雷的回答,飛鼠開心的笑了一下。隨後站起身來,朝着牆上裝飾的一根法杖走去。

這根法杖周圍是模仿赫耳墨斯權杖那上面纏繞着的七條蛇。

在痛苦掙扎的蛇口之中,各自銜着不同顏色的寶石。握柄材質像是由黃金打造而成,發出金屬獨有的光澤。

如果認為這是極為高級的法杖,那就大錯特錯了!

這根法杖正是安茲·烏爾·恭公會的象徵,也是整個公會唯一一件公會武器「安茲·烏爾·恭」!

「每次看到這個東西,我都會記起大家為了製造這個,同心協力一起冒險的樣子!」

飛鼠露出了懷念之色。

那段時間是安茲·烏爾·恭公會最鼎盛…也是最光輝的時刻。

「是啊,黑洛黑洛桑為了製作這件東西,每天工作結束後拖着疲憊的身體上線,塔其·米桑為了這件東西甚至還和老婆吵了一架,我為了這件東西特地請過特休…其他成員也都為這個東西盡心儘力奉獻自己的一切,現在回想起來還真是美好的經歷啊!」

想起前身記憶中的為了製作這個東西的事,貳式炎雷也有一種自己參與進去的錯覺。

「可惜現在四十一個人里已經有三十七個人退出了公會,留下的你們三個人…雖然也以公會成員的名義留下,但是咱們兩個好像也有三年未見了吧!」

幽幽的嘆息了一聲,飛鼠將掛在牆上的公會武器法杖「安茲·烏爾·恭」拿了下來。

安茲·烏爾·恭法杖瞬間在飛鼠手中發出赤黑色如同鬼臉的光芒。

感受到飛鼠語氣之中充滿的憂傷,貳式炎雷也從前身記憶之中感同身受:「抱歉,公會長…」

「走吧!貳式…不…吉爾加美什桑,用你現在這個新的身份再去陪我這個公會長,逛一下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吧!」

看着聊天系統里以往叫作貳式炎雷的昵稱早已變成吉爾伽美什這個昵稱,飛鼠有一種物是人非的悲傷感,但依然沿用了貳式炎雷新改的昵稱邀請起來。

「嗯!」

吉爾伽美什答應了下來,跟隨在飛鼠的後面離開了圓桌房間。

寬廣的大理石地板上鋪墊着一眼望不到頭的紅毯,來自水晶燈的光芒,猶如鑲嵌星星閃閃發亮。

每隔一定距離都有垂吊著裝飾華麗的水晶燈而發出明亮的光芒。

吉爾伽美什和飛鼠朝着下面一個寬廣的大廳走去。

而在下面大廳之中早已侍立了幾個身影…

最先映入眼帘的是名身穿黑色燕尾管家服…頭須皆白的老者。

不過老者站的筆直,整個筆直的身軀就像鋼鐵打造出鋒芒畢露的劍…

而深邃的臉上有明顯皺紋,雖然看來和藹可親,不過犀利的眼神給人一種膽寒。

在老者管家的旁邊,有六名如影隨形的女僕。

這些女僕身穿以在動畫中女僕裝為概念所設計的鎧甲,頭上沒有戴頭盔,而是白色頭飾…甚至還有的領口前裝有白色蝴蝶結……

在其手腕上分別戴着金、銀、黑等不同顏色的金屬護手、護膝、

髮型也是各種各樣,挽起來的綁成發盤、馬尾、直發、麻花辮、捲髮等,不過共同點是清一色美女。

同時美女的類型也可以從臉上看出,妖艷美人、健康美人、和風美人、高冷美人等多種風格。

擁有前身記憶的吉爾伽美什倒是知道這些女僕身上的戰鬥女僕裝皆是出自剛才那個下線的史萊姆黑洛黑洛之手…

當然與其他服務類型女僕還是有很大的區別……

因為這些是隸屬於戰鬥女僕團昴宿星團的…必要時是可以戰鬥的……

看着大廳內站着的面容高冷精緻、黑尾長直的女僕,吉爾加美什前身的記憶湧上心頭,修長的手指愣愣的朝着前身製造出來的其中一名戰鬥女僕…高冷的臉頰摸去。

「好久不見…娜貝拉爾·伽瑪…」

吉爾伽美什似是在替前身打招呼…

「吉爾伽美什桑…」

看到聊天系統里傳來飛鼠的話,吉爾伽美什回過神來…疑惑的看着飛鼠。

「時間不夠了,走吧,再帶你去看看王座之廳就該被強制下線了!」

說完,飛鼠便朝着面前的NPC們發出了指令:

「跟我來…」

戰鬥女僕團昴宿星團和塞巴斯·蒂安皆跟隨在飛鼠的身後,朝着王座之廳走去。

吉爾伽美什也沒多說什麼,也是緊緊跟隨在飛鼠的後面,身上金色的盔甲也伴隨着走動發出叮叮的清脆聲響。

眾人踏入王座之廳,只見那裏面是一個很寬闊的房間,有兩個半足球場大小了…

天花板很高…牆壁也泛着黝黑的光澤,裏面點綴各種金色為主的裝飾。

主吊在天花板上的那一個裝飾華麗的碩大水晶燈散發著幽藍色的光芒。

而牆壁上也插着繪有不同花紋的巨大旗幟,從天花板到地板共有四十一面旗幟隨風飄揚。

而這四十一面旗幟在吉爾伽美什前身的記憶之中也可得知,這是代表安茲·烏爾·恭公會四十一位玩家…

當然這裏面也包括的有前身的旗幟……

而裏面的王座旁早已侍立了一名頭側長出兩根有如山羊的捲曲犄,性感的腰間有兩對黑色小翅膀,身穿純白禮服的美麗女性。

「不得不說,翠玉錄醬這審美一直都在線呀!」

吉爾伽美什看着黑髮充滿光澤、長及腰際,除散發金色光芒的虹膜與直立的橢圓瞳孔有些異常外,基本是無可挑剔的絕世美女——雅兒貝德感慨了一句。

這名能待機在王座旁邊的雅兒貝德便是所有樓層最高位守護者NPC的總管。

不過想到身邊長得各有千秋的戰鬥女僕團昴宿星團,他不得不說這些玩家們是一個個審美在線啊!

尤其前身創造出的娜貝拉爾·伽瑪這個戰鬥女僕,簡直戳中了他的性癖!

寂靜的過去了五秒!

驟然間發現前身記憶之中悶騷的飛鼠並沒有回應附和自己,轉過頭,卻突然看到了已經坐到王座上的飛鼠正打開雅兒貝德的設定面板…

「咳…要是讓翠玉錄醬看到的話,估計是會殺了你吧!」

吉爾伽美什輕咳了一聲。

想到前身記憶之中那個對設定有着超乎尋常執着卻喜歡反差萌的女玩家翠玉錄,他不由得失笑的搖了搖頭。

「咳…反正最後一次…沒關係啦!要是她知道的話,應該會原諒我的任性吧!」

飛鼠也是輕咳了一聲,打消掉自己的尷尬…

「你這麼一說好像也是哎,最後一次了…那麼…」

吉爾伽美什看着由前身製造出來的娜貝拉爾·伽瑪高冷精緻的面容,也不由得動了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