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櫻緣
櫻緣 連載中

櫻緣

來源:google 作者:櫻起落兮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曉 櫻起落兮 現代言情

後來有一天,我突然醒悟我再也見不到你了你說你喜歡櫻花,可後來那座櫻花林卻從沒見過它的女主人你說你喜歡我好好的樣子,可我甘心隱姓埋名落魄的時候你也沒出來管管我你怕我去陪你吧,所以給我留了個念想我會繼續找你,直到落葉歸根展開

《櫻緣》章節試讀:

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李子突然一屁股坐在了我身邊,「怎麼小林子,看人家看的都痴呆了?」聽着他的打趣,這次我沒有否認而是疑惑的問道「李子,你說這世上是不是真的有一見鍾情呢,還是說我是個隨便的人,我覺得我好像真的有點喜歡上她了呢。」

李子這次沒有打趣我,而是認真的和我說「一見鍾情嘛,我不知道有沒有,因為我也沒經歷過,但我知道一個很簡單的道理,想要的東西就去買,喜歡的人就去追,哪怕買到的是過期的東西,追到的其實是自己不喜歡的人,但我們至少對自己那一瞬間的心動負了責,猶豫就會敗北,所以不留遺憾就好。」

「可你這樣很不負責呀,追到自己不喜歡的人,那對她來說豈不是一種痛苦?你個死渣男。」我對他表達了我的唾棄,他一個大脖溜就順手拍在了我頭上。恨鐵不成鋼的罵道「你是不是傻,你都有毅力去追人家,你能不喜歡人家?我就是打個比方你還叫起來了,還渣男,現在知不知道渣男的拳頭有多硬了你自己隨便吧,爺不想管了。」罵完他起身就要走,我連忙拉住他陪了半天好話才讓他又坐了下來。

我接着問他「你說我這是不是青春期呀,要不怎麼會對一個剛見面的人心動呢。」他摸了摸下巴很肯定的告訴我「不可能,你那點青春期和叛逆期早在當初和林叔干仗的時候消耗殆盡了,不可能還有殘留。」我想了想似乎也是,那可能就是某種不知名因素讓我喜歡上了吧,當時的我為了證明自己不是個隨便的人就隨便找了個理由來安慰自己。我一臉求教的接着問李子「那你說我應該怎麼追人家呢?」一聊到這個話題李子明顯興奮了好幾個檔次吧啦吧啦的和我傳授了一大堆經驗,而我這個情場小白在這個「高手」的教導下後來還鬧了不少笑話。

老李站起來拍了拍屁股,摸了摸我的頭語重心長的說道「加油吧少年任道而重遠呀。」說完他就收起了收起了那臉認真重新換上了他之前那抹招牌賤笑判若兩人般的跑向野餐的人群中喊道「那個火腿給我留一片呀。」我就那麼坐在原地重新看向了她,悄悄地確定了自己是怎麼想的我也不用眯眼掩飾自己的目光了,偶爾她轉頭一個對視我還會沖她笑笑,過了一會她憋不住了,跑過來問我「你一直看我幹什麼,是不是我妝花了?還是衣服髒了。」邊說邊拿出鏡子檢查自己的妝容,發現妝沒花後還用手檢查衣服,看着她忙裡忙外的樣子,我笑着支起身,拍了拍雙手想剛進園時那樣拍掉了她頭上的花瓣,淡定的說道「都沒有。」沒等我說完她就急着又問,「那你一直看我幹什麼。」

「看你好看呀,你管我?」我沖他扮了個鬼臉也往野餐的人群中躲去,本以為她會害羞一會,誰知道她張牙舞爪的來抓我,我倆就這樣一個躲一個追,沒一會就跑出了很遠,終於我實在跑不動了被她喘着粗氣沖身後的她求饒道「跑不動了,我錯了姐,鬧着玩呢不至於不至於。」她只是微微的喘着粗氣,像個沒事人一樣的沖我耀武揚威道「跑呀,接着跑呀你這也不行呀。」我認命般的坐在原地流氓道「打死我我都不跑了,你這像個怪物似的,我這體弱多病的你要給我心臟病嚇犯了我訛死你。」

就當我閉上眼睛準備接受社會的毒打的時候聽見她笑着說「怎麼,想耍無賴呀,不起來了?」我睜開眼睛才看見她半蹲在我面前沖我伸出了一隻手。這是要拉我起來不收拾我了?那你追我那麼久幹啥,我一邊在心裏吐槽着一邊誠實的握住了她的手讓她拉我起來,我結果我剛握住她的手就感覺她微微一顫一鬆手我又摔到了地方,揉了揉摔麻了的屁股我才發現她笑的前仰後合的,這女人絕對是故意的,真惡毒,我開始再次懷疑起來我是不是真的喜歡這個惡毒的女人了。她笑了一會才再次朝我伸出手,好像想到剛剛那一幕了她剛伸出手就又開始笑了,我安慰着自己,大人不記小人過,就又去握她的手。結果可能是因為她還在笑沒發力或者我動作太快了這一拉我們兩個一起倒在了地上,她恰巧倒在我身上,四目相對,我們倆的臉都瞬間泛起了一層紅暈。果然老話說的對禍不單行,李子正好追過來喊我們回去吃飯,就看到了我倆以一種奇怪的姿勢躺在地上,他一把捂住眼睛大聲喊道「你倆繼續我什麼都沒看見,一會別忘了回去吃飯。」沒看見你喊那麼大聲幹啥,我看着旁邊從指尖偷看向這邊的李子第一次覺得這麼尷尬,我推了推我身上的人,小心翼翼的問道「那個,要是沒摔壞的話咱們就站起來吧。」她白哲的皮膚更紅了,從臉紅到了脖根,動作麻利的爬了起來,我沖一邊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李子喊道「別tm看了,過來拉我一把。」誰知道這個坑貨轉身就走了,我只好求助的看向錢夢曦,她惡狠狠的看着我說道「沒長手呀,自己爬起來。」說完她也轉身走了,留下我一個人在原地發獃,我最近是不是犯水逆呀,我招誰惹誰了,我不禁開始思考這個問題,沒辦法了我只好自己費了半天勁爬起來,這時候我的屁股都已經麻的讓我感受不到它了。我真是欲哭無淚的向野餐的方向走去,邊走邊嘟囔着李子那個坑貨,早晚讓他好看。還有錢夢曦這個壞女人,鬼才要繼續喜歡他呢。

回到眾人布置的野餐地點,我們三個都絕口不提剛剛的事,大家一起享受着這一年一度難得的美景,我正聽他們聊的來勁李子就在背後捅咕我,小聲說道「你小子深藏不漏呀,發展的這麼快?」他在背後看不清我臉上的咬牙切齒,我轉過身假笑着問他,「你猜我現在為什麼不坐着。」

「不知道呀,誰知道你咋想的,快說說你倆現在怎麼個情況。」沉迷於八卦的李子無所謂的說道,完全沒注意到我那想殺人的眼神

我輕輕的摟住他的肩,伸手示意他耳朵靠近一點,他乖乖照做,絲毫沒感覺到有什麼不對,我湊近他耳邊輕輕說道「你知道什麼叫想刀一個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嘛。」說完我就用力的摟住他的脖子,但我明顯憤怒的忘了我倆之間的戰力差距,沒一會我倆就角色互換了,變成了「李哥我錯了,跟你開玩笑呢,你別當真呀。」這時的我恨不得給自己兩個嘴巴,衝動可真是魔鬼,李子笑着說「屁股疼是嘛,來我給你平衡平衡。」然後就是幾個大脖溜給我打的有點懵,「這麼多人呢,給我留點面子哥。」趁眾人眼光還沒放在我倆這邊我小聲哀求道,這才逃出了他的魔爪,他像個沒事人似的重新回到人群里胡吃海塞。

「聊完了?」錢夢曦在我身後冷不丁的突然說話嚇了我一跳,果然回頭就看見她躲在我倆剛剛說話的那棵樹後,嘴角帶着笑,明顯剛剛的一切都被她盡收眼底了。「本來還想着着收拾你,看你這麼慘我都不好意思下手了。」

「合著我就是國民弟弟唄,誰都想收拾我,我是你想收拾就收拾的嘛,我不要面子的呀。」

「那你占我便宜的時候想要面子了?」

「你不講理是不是,你把我扔在地上還說我占你便宜。」

「我不管,反正就怪你,你得賠償我精神損失。」她不知怎的紅了臉,開始胡攪蠻纏了,我也不知道哪個弦搭錯了迷迷糊糊的問她,「那你讓我咋賠你。」

不懷好意的上下打量着我,看的我渾身發抖,一股不祥的預感湧上心頭,果然她接着開口道,「本小姐還沒想好,等着我的傳喚喚吧,你可以退下了小林子。」說完她也蹦蹦跳跳的回到了野餐的人群里。留着我一個人在原地發獃,,看着他們聚在一起吵吵鬧鬧,不知怎的我沒來由的笑了笑,或許我卡住的關卡就在於我寫的文字都是冷冰冰的吧,哪怕再用心在刻苦的閉關深造,我也不會像現在這樣感同身受呢。想開了這些我拿出手機輕輕的按下快門記錄下了這一刻,並因此發了我人生中第一條關於生活的朋友圈,配文:突然想起我其實也是個少年。剛想放下手機就看見葉姐秒贊了我的朋友圈,評論到這才是少年該有的樣子嘛,別忘了趕稿後面接了個兇狠的表情,隨之給葉姐打了個電話,葉姐那邊也是很快接通,她似乎剛剛睡醒慵懶的聲音問我

「怎麼了小林子?玩的那麼好還能想起我呀。」

「謝謝你,葉姐。」

或許是被我的突然正經嚇到了,葉姐的聲音也清脆了不少「說謝就不用了,你要是每個月都不用我催你就能交稿就是對我最大的回報了。」

「喂,喂,你說什麼,我這信號不好先掛了。」沒等葉姐罵我我就提前掛了電話,這個女人天天就知道催我,不愧是她呀。掛了電話的我心情舒暢不少。老李塞了一嘴東西模糊不清的喊道「小林子,在那傻笑什麼呢,來吃飯了。」

「來了!」我應了他一聲收起手機向他們走去,這時候的我光顧着享受這難得的聚餐,還不知道掛葉姐電話等着我的是什麼後果,而這些也都是後話了。

《櫻緣》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