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銀河深處
銀河深處 連載中

銀河深處

來源:google 作者:鰲峰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一鳴 陳若曦

茫茫宇宙,難道只有人類孤獨存在嗎?如果不是,宇宙還有其他生命存在的話,那麼,他們在哪裡?是善是惡?蔚藍地球,難道是人類發源的開端嗎?如果是,人類進化史為什麼如此短暫?如果不是,那麼我們為什麼會出現在地球上呢?地球上的生命,為什麼如此豐富,都是在地球上進化而來的嗎?為什麼只有人類擁有高級的智慧?一顆系外天體帶來了人類的秘密,機緣巧合的李一鳴,撥開層層迷霧,探尋人類真正的家園展開

《銀河深處》章節試讀:

第一章。不期而至的星體

這也太詭異了吧,這不科學!從概率上來說,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李一鳴心裏這樣想着,如墨的直眉微微蹙起,深邃的眼眸顯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額頭冒出了細密的汗珠,心臟噗通噗通的劇烈跳動着,彷彿是一面重鎚敲打的鑼鼓。急劇的鼓點,在這萬籟俱寂的夜晚,顯得有點駭人,這讓他的呼吸也跟着急促起來。

他仍然抓着鼠標的手微微顫抖着,驚駭的眼睛裏透着股對突如其來的未知事物的莫名恐懼。他轉過頭,雙眸掃過不大的校舍,似乎想要尋找一絲精神的慰藉,就像落水後想要抓住的那根稻草。

十幾平方米的宿舍,五張整齊擺放的鐵架床上已經空無一物,僅餘下的一張,還疊放着整齊的被褥。牆壁上空調吹出來的絲絲冷氣,終於使他瞬間發脹的頭腦得到了一絲冷卻。他這才想起剛剛暑假,高校慶祝建黨100周年的活動剛剛結束不久,今天又恰逢周六,舍友們都已經陸續離開,各奔前程。

不管了,也許是我人品大爆發,真有機緣落在我身上吧。李一鳴冷靜下來,心裏這樣默默地想着,緩緩地舒了一口氣。

他快速深呼吸了三次,使自己足夠的平靜,然後努力回憶起細節。

就在兩分鐘前!

他關閉了筆記本電腦上正在撰寫的畢業論文,是一篇關於彗星中鎳和鐵的起源對行星有機化學過程的影響的文章,然後瞥了眼屏幕右下方的時間,剛好晚上十點。他喝了口桌上的白開水,準備打開互聯網,繼續上網找些資料再做一些相應的補充。

這時,光標落在了互聯網的圖標上,然而,咦……似乎有什麼地方不一樣?

他的眼睛定格在互聯網圖標的旁邊,哪兒有一個陌生的圖標!

他皺了皺眉,帶着心中的疑問,把光標挪了挪位置,停留在那上面,圖標顯示出了它的名稱——的圖標。

這才想起這是兩年前仲夏的某一天,他剛剛參與尋星活動時,在同學董小寶的推薦下安裝的「星明天」天文台,簡稱XWASS,這是國內唯一一個從事業餘巡天的天文台。

自從下載這個軟件後,他也在這上面搜索過一段時間的小行星和超新星,但僅僅只是作為一種休閑的方式,就像玩「消消樂」遊戲一樣。

作為天文愛好者,他十分清楚要在這上面想要發現未知的星體,無疑比中**大獎的概率還要低太多。

後來,他真正開始野外尋星之旅,眼界開闊了,再無暇顧及這業餘的消遣,所以也已經不再登陸這個軟件了。

但是,這個圖標不應該出現在這裡啊!沒有使用的軟件,他一般都是隱藏,以保證電腦桌面的潔凈。再說,電腦上的圖標,都是嚴格按照時間排序的,近期再也沒有使用過這個軟件,也沒有進行必要的更新。

奇怪!難道有人在這台電腦上使用了這個軟件!那麼,這個人是怎麼破譯了自己的開機密碼呢?

他這樣想着,就隨手點開了軟件,想要查看下究竟。然而,不可思議的事情就這樣發生了。

進入「星明天」天文台系統後,電腦屏幕上一如往常一般,出現了兩張宇宙背景圖片,一張是巡天系統所拍攝的照片,李一鳴仔細看了看,發佈時間是剛剛的十點,那麼就是剛剛巡天系統剛剛掃描過的天域。而另外一張是系統拍攝的同一天域的歷史基準照片。系統就是這樣的設定,把第一張即時圖片與第二張基準圖片進行人眼識別比對,尋找第一張照片的不同之處,以此來發現這片天域突然出現的亮點,進而發現新的超新星或者闖入太陽系的小行星或者彗星。

這時,他的目光很快被照片上一個微小的斑點吸引住了,雖然它是那麼的小,就像屏幕上偶爾損壞的一個像素,且受到它附近一個光團的干擾,識別十分的困難。如果在以前的比對操作中,他一定會忽略過去,然而因為今天有了之前詭異的鋪墊,他停留在這張照片上多看了十多秒,想要弄明白原委。

就是這十多秒,讓他發現了它。李一鳴眯着眼,左右仔細對比了第二張照片,同一片區域是漆黑的宇宙背景!

憑着之前在系統上「找茬」的經驗和所具備的天文學知識,他馬上就判斷這不是天文望遠鏡連接的相機出現的噪點或者鬼影!在腦袋裡搜索了記憶中的超新星與小行星、彗星影像比較後,他有強烈的直覺,讓他很快就傾向於後兩者!

一念及此,李一鳴腦袋裡似有一列火車高速駛過,嗡嗡作響。他凝神摒吸,定了定心神,下意識看了眼坐標,就馬上意識到這個點位與太陽系的黃道面夾角很大,與太陽系黃道面上小行星帶以及偶爾闖入人類視野的系內小行星相比,人類有史以來,在類似的夾角上發現過兩個造訪太陽系的系外星體,一個是2017年引起科學界轟動的奧陌陌(編號為1I/Oumuamua),另一個是2019年鮑里索夫彗星(編號為2I/Borisov)!

「不會這麼容易吧?」他心裏吶喊道,旋即自嘲一笑,真是想的太美了,那麼這麼容易的事。

他知道搜索和發現未知小行星和彗星這類天體的極為不易,隨着人類的腳步向深空邁進,更加先進的望遠鏡被部署到太空,各類巡天系統如雨後春筍般應用而生,尋找此類天體更加智能化、科技化,像「星明天」天文台這類以「人海」戰術為手段的尋星方式,更多地是激起人類對太空探索的興趣,真正宣傳的作用大於應用。

另一方面,他的經歷也側面印證了人工尋星方式面臨的窘境,這兩年,他滿懷着尋星的熱情,他與「同好」(指具有共同愛好的尋星者)去過西藏、內蒙古、南京和廣州等人跡罕至的地方觀星,時至今日,也沒有聽到過身邊那位熟悉的「同好」發現過一個新的天體。

這是圈裡的常態,本來也沒有什麼可抱怨,大家的重點還是興趣愛好,就像釣魚,「釣勝於魚」,享受的是過程,當然,能夠有所收穫那是最好不過的了。

而這次,實在是太容易了吧,容易的讓他聯想到好像冥冥中,有一雙無形的手將這個重大的發現塞在他手中一樣,關鍵前後整個過程,也就不到兩分鐘的時間!

他還想到,如果是發現一個太陽系內的小行星或者彗星,那麼可以歸結為人品大爆發。但是如果發現的是人類有史以來的第三個系外天體呢?這是如何也解釋不過去的。

李一鳴不禁浮想聯翩,忍不住掐了掐自己的大腿,好讓自己清醒過來,他是一個從事科學研究的人,理智讓他從心裏發出了吶喊:這也太詭異了吧,這不科學!從概率上來說,這幾乎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