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引蛇為禍
引蛇為禍 連載中

引蛇為禍

來源:google 作者:燕歌鶯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村長 現代言情 瑤瑤

許是藥效在逐漸過去,我竟然能開始扭頭了,不顧那些爬滿全身的蛇,我扭着脖子稍微朝下看了一眼,這一眼下去,我那原本就已經崩潰.........展開

《引蛇為禍》章節試讀:

小說主人公是瑤瑤的書名叫《引蛇為禍》,小說《引蛇為禍》作者為燕歌鶯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
主要講的是:...這時候的我哪還有心思聽她那些唱詞,只想快些回到家確認我媽無事。
下了車的時候,我都傻眼了,看到村長帶着村裏面許多其他長輩坐在我們家堂屋的時候,我險些沒有站穩,這難道是我媽出事了嗎。
跌跌撞撞跑到我爹面前,沒有看見我媽的身影,那一刻我是絕望的,我問他:爸,我媽呢?
我爸就看了我一眼,我從來沒有從他眼中看到那樣的悲痛,然後就再也不看我了,閉上了眼,扭頭走開。
我想找其他人求證,他們卻不給我說話的機會。
大門在這時候被關上了,我爸進了裡屋。
坐在首位的村長朝旁邊幾個婆婆說:回來了就動手吧。
別看這幾個婆婆六七十歲了,常年在地里幹活,力氣大得很,加上他們人多勢眾,我根本掙不開。
我哭着喊着要找我娘,他們都無動於衷,我大罵著我爹,將這輩子最惡毒的語言都用在了他的身上,也沒有一個人理會我的無助。
只有我們家隔壁的一個婆婆木着臉跟我說了一句:你娘沒事,別掙扎了,都是命。
我就像一個提線木偶,被她們幾個推搡着沐浴更衣,最後還給我穿上了一身大紅喜袍。
他們怕我逃跑,甚至給我灌了一碗黃湯,裏面還有沒有燃盡的余灰,我是動也不能動了。
我長了二十年,從來沒有體會過這樣的無助和絕望,從早上的擔驚受怕到現在的麻木,那一刻我真的體會到了這世界上沒有一個人值得我相信的痛苦,就連生我養我的父母都對我不管不顧了。
他們將我往祠堂的方向抬,不知道為什麼這時候我想起了劉婆婆的那首歌謠,還有她的那些故事。
故事裏說三桑村每隔兩百年就要獻祭一個二十歲的少女給住在井底的龍神,以祈求三桑村的綿延不絕。
我們以前聽到這個故事的時候都只笑老婆子迷信,這世間哪有什麼龍神,還有現在都已經什麼年代了,還搞獻祭這一套。
午夜降至,那口枯井裏面傳出轟隆聲,慢慢的竟然有了水聲,他們將我舉過頭頂,準備將我扔進去的時候,我看見井底冒出了黑水,很黑很臭的黑水。
裏面還有活物在遊動,那些東西在火把下反着寒光,是蛇。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真正的蛇,它們盤纏在一起,由翻湧的黑水帶出,層層疊疊。
那一刻,即使我服了葯不能動彈,我都覺得渾身開始冒冷汗,牙齒本能地打顫。
我虛弱地求着她們,希望他們不要把我扔下去,可是他們看着翻湧而起的黑水臉上都是止不住的興奮和害怕。
村長帶頭跪倒在地上,口中高聲念着:龍神在上,三桑村第三十二代族長前來獻祭,望龍神垂憐,佑我三桑。
後面的人也跟着大聲喊着:佑我三桑。
他們一遍又一遍,黑水已經快要漫上來了,那些裹挾着的黑蛇也冒出了他們尖尖的頭,吐着蛇信。
井底也有了迴音,像是蛇鳴,又像是低吼,將整個桑家祠堂都震得搖搖晃晃。
得到回應的村長像是受到了鼓舞一般,朝着那幾個舉着我的人說:扔。
我就這樣沒入了黑水中,身邊是無數涌動纏繞的蛇群,他們爬滿了我的胳膊,我的大腿,從衣服的縫隙里鑽進去,甚至好多還想從我嘴裏鑽進去,無孔不入,我整個人都被那些蛇纏繞得喘不過氣,也被它們帶着往井底沉去。
意識已經漸漸模糊,原本對那些東西的害怕也漸漸變得麻木,這時候我唯一想到的就是:我娘還活着嗎,我相信她要是在一定不會讓我這樣死的,我應該聽她的話的。
這樣不知道沉了多久,眼前竟然漸漸露出光亮,難道這就是死了的感覺嗎。
不對,那是眼睛,好多雙眼睛,發著綠光。

《引蛇為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