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陰陽地宮
陰陽地宮 連載中

陰陽地宮

來源:google 作者:姜芥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張御清 懸疑驚悚 陳安

本是普通麵館老闆的陳安,就想靠着煮麵的本事混吃等死,誰知某一天公交車上一瘋子塞來一塊古玉將陳安拉進了另一種人生之中陳家禁地之下的陰陽地宮裡究竟藏着什麼?神秘的崖壁亂葬崗又是什麼祭祀?陳家人的秘密又是什麼?一切都是宿命,而最後陳安終將踏上這條冒險之路展開

《陰陽地宮》章節試讀:

「我爺爺一直都是這麼德高望重的好吧。」

起碼在我記憶中的爺爺是慈眉善目的。

「行你爺爺他老人家德高望重,那我們繼續往下走,他們已經往前去了,阿梁你帶着他。」

陶佳知道我現在怕了她,對她充滿了防備,也放棄整我了,自己先一步下降走了,只剩下我和阿梁在一塊不大的木板上掙扎。

阿梁站着我後邊,便示意着我:「你先走,我在後面給你墊後,別怕,小姐她也會在前面等你的。」

「我不怕,」我尷尬的看向阿梁,「你先允許我調整一下心態啊,千萬別像你家小姐一樣給我踹下去。」

阿梁說道:「下面已經沒有木板落腳了,我不會踹你,但你也得抓緊點。」

我知道我有些耽誤時間,但我今天第一次攀岩,一個小白上來就給我四百米下降,我也是很緊張的。

「不管了,生死有命。」

緊張的我雙手緊緊抓住繩子,學着樣子慢慢下降,阿梁很快也跟着我一路教導着我緩慢下降。

陶佳等人早就沒有了影子。

而這崖壁越往下,越是布滿了濕滑的青苔,溫度下降的更厲害了,還有濛濛細雨從天而降。

此時,阿梁急迫的聲音也傳來:「陳安,我們得趕緊下去,現在這樣很危險,下雨了,不確定上面會不會有石頭因為雨水沖刷變得鬆動!」

「好,我盡量快些。」

我也開始急了,因為下來之前我就已經觀察了天坑的地形,這是一個豎井形狀的天坑,不下雨還好,一旦下雨這裡很可能還會蓄水。

危險係數直線上升。

現在,我只能嘗試像陶佳下降方式一樣下降了,起碼能節約時間。

我現在面對的敵人可不是高度,而是這雨,拉緊了繩子一咬牙一閉眼,正打算滑下去的時候腳下的石頭卻鬆了。

這下都不用我使勁了,受到地心引力的影響我直接就往下掉。

「陳安,小姐陳安掉下來了!」

阿梁的聲音是我耳邊能聽見最後的人聲,也可能是這輩子了。

我閉上眼睛,爺爺啊,你坑的你孫子好慘啊,害的我都不能替你養老送終了,可憐你白髮人送黑髮人。

誒,怎麼不疼?

我睜眼一看,我竟然沒死,運氣賊好的卡在了離地面十幾米的地方。

「居然沒死,」我開心極了,活着真好,不過,「陶佳,陶佳,奇怪人去哪裡了?」

地面是一塊泥地,泥地上面全是人造成凌亂的痕迹,那痕迹一直延伸到那邊的洞口。

肯定是自己先進去了。

還說要在下面等我,騙子的嘴裏果然說不出實話來。

「陳安,你還好嗎?」

阿梁的聲音從崖壁上面傳來,在這裡幾百米的豎井裡還有偌大的回聲。

「我沒事兒,我卡在這裡了,現在離地就只有十米的距離,是等你還是我先下去?」我詢問着阿梁,好歹阿梁也算是這裏面最有良心的人,我對他的態度也好些。

阿梁慌張的說道:「等我下來,你就在那裡等我下來,小姐他們的對講都聯繫不上,不知道是不是出事兒了,戒備留心等我下來!」

「好,我等你。」

我回了聲,心裏又多了幾分緊張的情緒,我能清楚的看見地面凌亂不堪的痕迹,卻就是看不見任何人。

這無疑是證實了阿梁的話。

陶佳他們很可能是出事兒了。

可這裡會出什麼事兒呢,難道這裡有什麼大型動物,可地面痕迹也不像有大型動物活動的痕迹。

我也希望沒有,不然我現在就是送上門的食物,完了手裡還只有一把水果刀,毫無殺傷力。

「陶佳,陶佳!」

「老鍾,老鍾,你們還活着嗎,活着就吱個聲!」

扯着嗓子喊了好一會兒,還是沒有人回答我,我更加慌了,還好這個時候阿梁來了。

「還沒發現小姐他們?」

「沒有,你看地面的這些痕迹,陶佳他們到底是經歷了什麼。」

我猜想像,這應該是慌亂的逃生痕迹。

所以到底是遇上了什麼,才需要那麼慌張的逃生呢。

「小姐不會那麼容易出事兒,走,我們先下去再說。」

阿梁拉着繩子就催着我繼續下降。

我下降的慢,快落地的時候才等來一聲急切呼喚:「別動!」

差一步我就快落地了。

因為這一聲別動我愣是給爬了回去。

「誰啊,陶佳是你嗎?」我的手電四處亂晃找着聲音的來源,最後定格在那洞口,終於找到了陶佳的身影,只是她此刻已經變得狼狽不堪身上滿是淤泥,「你怎麼,弄成這樣了?」

「這地面不是地面,它是沼澤地,你們千萬別動,要是掉下去很可能就出不來了,小徐他們就沒出得來。」陶佳的聲音似乎有些哽咽 ,「你們現在靠近崖壁,慢慢爬過來,這一整塊都是沼澤地,現在蓄了水裏面情況更加複雜了,絕對不能掉下去。」

「爬過去……」

我用手電看了看這距離和崖壁的情況。

老實說,對我來說想要不掉下去,幾乎是不可能。

「阿梁你走前面做好錨點,一會兒我們回去也得從這裡走,阿梁小心點。」陶佳站在洞口擔憂的看着我們。

終於在此時此刻,我覺得陶佳像個人了。

阿梁就更有良心了。

他將我們的繩子連接上,隨後趴到了崖壁上同我說著:「陳安,你沒學過徒手攀岩所以我走前面,你跟着我,下過雨的崖壁會更滑,要隨時注意安全。」

我還沒來得及回什麼,他就先一步徒手攀爬着崖壁,這但凡走錯一步,阿梁都會掉下去。

我走在他後面也替他揪着心。

卻也還是不明白,到底是什麼東西那麼重要,即使現在有人失去了生命,他們還要繼續找。

我是不懂什麼五道什麼陶家的使命,但我知道生命是可貴。

阿梁邊走着我也邊拉緊他身上的繩子,起碼現在這樣,我還能拉他一把。

像是怕什麼來什麼一樣,阿梁腳下踩着的崖壁就和我剛才一樣滑了下去,腳下沒有了踩的地方,阿梁也向後倒去。

我死拉着繩子,阻止着他的摔倒。

幸好我們倆現在用的是一根繩子,才將他固定在了半空中。

「沒事兒的話,能不能先起來,我快撐不住了,」我使勁使得都快不能呼吸了,阿梁這一身腱子肉那真不是白長的。

阿梁拉着繩子又趴回了崖壁上,我身上的重量也算消失了,他難得好聲好氣和我說了句:「謝了,兄弟。」

「我是你們綁來的人質,兄弟。」

我可做不到心胸寬廣,本來這個時候我應該在家裡的床上睡覺,而不是在這裡幾經生死。

救人,純屬是我不想看見別人死我眼跟前。

阿梁的本事確實厲害,徒手攀越這麼滑的崖壁都能完成,他在前面已經走到了洞口,而我這個小白還在使盡全力往洞口走着。

雨似乎下的更大了。

我能看見崖壁上甚至開始起汩汩水流,我現在的情況很危險,必須加速前進。

可這剛前進沒多久,就只聽見阿梁和陶佳的聲音。

「小心!」

「有落石!快避開!」

落石,老子還沒戴防護措施,這要是砸下來我必死無疑,這個時候我手腳倒是快了,一躍我就給躲開了。

那拳頭大小的石頭擦着我的邊兒就掉下去了,我剛喘口氣想歇會,就聽見咔噠咔噠的聲音。

抬眼,那崖壁上一顆兩顆石頭正慢慢滾落下來,毫無疑問,它們的目標就是我。

「我今天真是倒血霉!」

只來得及自言自語這一句,便麻溜的跑着,現在什麼掉不掉下去不重要了,比起落沼澤里卡住我更擔心我被石頭砸死。

「嘭!」

在那最大的石頭要砸向我的時候,我成功到達了洞口,我安全了。

「這,這洞里安全嗎?」

經歷過剛剛的事情,我表示懷疑。

「我的人都在洞裏面,趕緊跟我進去吧,一會兒這裡的水位就上來了,我們就又該被淹了,」陶佳轉身向洞里走去,還催促着我們,「還不快點過來,我的手電丟了看不見路。」

阿梁還是那樣順從的拿着手電就過去了:「小姐小心腳下,小姐你沒受傷吧?」

聽聽這主僕情深的,我覺得我真多餘。

為了不被水淹我還是跟了上去,才發現這個洞口雖然低但卻是斜着往上的,爬到最高點我見到了陶佳的人,他們身上全都是泥,我和阿梁算是這裏面最乾淨的兩個人了。

陶佳的人都喜歡扎堆坐,我一個外人總是不合群的,索性我自己找了個地方坐下來。

在這裡,起碼不用擔心外面水位的問題,也終於有一塊乾的地方可以休息。

「嘿,陳安,過來坐吧!」

阿梁沖我招手,他那裡不知道怎麼生起了一堆火。

坑底的溫度此時可能只有幾度,我自然不會拒絕他的火,抱着我的包就坐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