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陰陽祭
陰陽祭 連載中

陰陽祭

來源:google 作者:趙瘸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趙瘸子 黃符

一尾哭,二尾跳,三尾四尾墳上笑,五尾六尾牙尖尖,七尾八尾美人俏,九尾飛上天,十尾回爐造詭異的歌謠糾纏我二十餘年,無人能解其中的含義,直到一個兇巴巴的男人闖進我的生活,他教我本領,救我於水火,降惡鬼,斗妖魔,我以為他是我命中的貴人,直到那天他的手伸向我的心臟,要把我...展開

《陰陽祭》章節試讀:

閣樓是密封的,只有頂上開着一塊巴掌大小,四方四正的玻璃窗,想要逃出去是不可能的,我帶來的東西全都被他們拿走了,根本沒辦法求救。

眼看着玻璃窗外光線越來越暗,我的視力也跟着慢慢下降,整個人的神經都緊繃了起來。

沒有人給我送晚飯,更沒人跟我交流,就只能幹等着走一步看一步。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閣樓的門被打開,兩個保鏢進來將我拉出去,送回了二樓風水師的房間,一眾人全都退了出去。

我站起來想跑,燈一下子全都滅了,緊接着兩支很粗的白蠟亮了起來。

正對着門的方向放着一個供桌,白蠟就是立在供桌上面的,白蠟的中間是一個三腳香爐,裏面插着三根沒有點燃的線香。

門開着,從床到門這段路上,撒着厚厚的一層草木灰,草木灰的兩側拉着兩條紅線,紅線上面掛着指甲蓋大小的鈴鐺。

”這……這是什麼意思? ”我不安的問風水師。

風水師不緊不慢道: ”一會你就知道了,安靜的等着就是。 ”

我咽了咽口水,眼睛緊盯着門口,這陣勢,明顯是在等着什麼不幹凈的東西的到來。

我至今沒見過那種東西,但風水師勞師動眾,不會是閑着沒事逗我玩,這種時候,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便問道: ”今天我帶來的那些東西呢? ”

風水師下巴朝着床頭點了點道: ”在那裡。 ”

我趕緊挪過去,找到我的包,從裏面翻出銅錢劍,捏了幾張黃符,嚴陣以待。

風水師嗤笑一聲,似乎很不屑,我也不管他,眼神四處逡巡,房門開着,真有東西進來,我很難從門逃走,外面肯定也會守着風水師的人,隨時抓住我將我扭送回來。

除了門,剩下的就只有後窗了,這裡是二樓,從窗戶跳下去,應該死不了吧?

可後窗關着,我不確定有沒有從外面釘死,這風水師明顯是打算拉我下水的,他活不成,我也別想活。

但讓我不解的是,邵康的麻風病是生來便有的,活了二十年,他家上上下下沒聽說有人被傳染上,大家都很小心,風水師是邵家花重金請來的,他本身也很厲害,他會被傳染上的幾率應該更小一點吧?

為什麼偏偏是他?為什麼他認為我沒被傳染上很不應該?

再聯想到趙瘸子的逃遁,我愈發的意識到這裏面的文章大了,不停的去觀察風水師的一舉一動,但他始終閉着眼睛,像是睡著了一般。

隨着視力越來越弱,我也越來越煩躁不安,捏着銅錢劍和黃符的手心裏全都是汗。

直到床上的風水師忽然痛呼一聲,緊接着整個人開始痙攣起來,我眼睛不好,只能看到他在床上扭動,看不清他身上到底怎麼了。

一陣陰風冷不丁的從門外竄了進來,我心一凜,來了!

看不見那東西,只能靠聽。

一開始只能聽到風聲,慢慢的,一串一串的鈴鐺聲響起,一股濃郁的香火味傳來,我回頭一看,供桌上香煙裊裊,並沒有人進來點火,線香卻飛速的冒着青煙,這是鬼食香。

活了二十餘年,這是我第一次深刻的感受到有髒東西在靠近,心裏不慌是不可能的,但腦袋還是清醒的,師父曾經交給我的東西,我記得很清楚。

讓我沒想到的是,那東西並沒有攻擊我,它應該是直接衝著風水師去了,我正猶豫着要不要上前去幫他的時候,供桌下面一陣顫動,緊接着一個紙人從供桌下面被牽扯了出來。

腳下一根紅繩猛地拉直,穿透木地板,紅繩的一頭攥在風水師的手裡,另一頭系在紙人的右手上。

紙人被拉起來之後,在風水師的操控下,直朝着我撲過來。

那時候應該是臨近午夜十二點了,我的視力已經模糊得只能看到一片陰影,但是我已經猜出來,風水師這是要用紙人做媒介,以命換命!

拿我的命,換他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