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陰陽紀
陰陽紀 連載中

陰陽紀

來源:google 作者:愚公拔山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項奕晴 項年

一個原本生活富裕的富家少爺,為何執意要進入修鍊宗派,是因為要出人頭地還是說有什麼執念江湖傳聞,潛龍大陸的話事人亦是修仙宗派的弟子,這件事可信度到底有多高且看,項年如何在亂世中安身立命,逍遙雲遊展開

《陰陽紀》章節試讀:

距離幾人擒住金翼獅,孤狼吸收骨髓,項年有突破天象境的跡象,已有三個時辰。可項年依然處於昏迷的狀態,不見好轉,這可把看着他的陳道玄,項奕晴,孤狼三人給急壞了。中途有好幾次,項奕晴都想強行把項年給喚醒,要不是陳道玄擔心怕影響項年頓悟天象境的規則,以項奕晴對項年的重視程度,說什麼也得強行把項年喚醒。

『混沌初開,天地未分之時,便已有混沌之氣,陰為濁,陽為清。而後,本座降世,經歷千年,自創三種神通。輪迴之術,大夢春秋,四象化形,將其練至返璞歸真之境。偶有一日,見人間一道黑氣直逼天穹,便施展輪迴之術,放眼觀瞧潛龍大陸,有諸多明亮之星,最亮那一顆代表着你。所以,本座授下大夢春秋之術,七年之後,化作一遊方道士,將漓泉劍交予你祖父,托他代為保管,待時機成熟之時,將此劍交予你……孩子,快醒來吧,魂靈族還要依靠你們來打敗。』昏迷之中,項年看到一位慈祥的老者,然後便聽到了老者說話。此人,便是鏡神界之主,被譽為天地共主的混沌老人,本體為一棵生命之樹。

混沌老人將該說的都交代於項年後,所幻化的投影便漸漸虛無。還未等項年將剛聽到的話吸收,體內便運轉起了一片汪洋星海,漸漸的,一顆又一顆閃耀的星辰連接起來。而後,其中數十顆小的星辰合成了四顆較大的星辰,合圍於一片亮光邊緣。那片亮光漸漸的形成了一條龍,生龍活虎的朝着項年飛來。

「啊,哈呼,哈呼。」還在感悟的項年瞬間就被這條龍趕出了星海之外。

「年兒,怎麼樣了。」看到昏迷的項年突然驚醒,站着的三人立刻圍了上來,先聲發問的便是項年的師傅。

「是啊,項年,你還好嗎。剛剛聊着聊着你就暈倒了,把我們擔心死了,有好幾次都想着強行把你叫醒,陳伯說不可打擾你,這才安穩了些許。你要是再不醒,奕晴姐就該哭出來了。」孤狼說著說著,笑了出來。

「你……」項奕晴聽到孤狼說的後半截,滿臉通紅的直跺腳,剛想說些什麼反駁一下,可是想了想,越解釋越說不清,由它去吧。於是,加快了幾分腳步,站在了孤狼身旁,伸出一隻手,擰向了孤狼的耳朵。

「嘶,哎喲,疼疼疼疼疼。」「項年,看好你家項奕晴,文質彬彬的,手勁咋這麼大呢,疼疼疼。鬆手,鬆手。」

「奕晴姐,鬆開他吧。」看着一向文質彬彬的項奕晴露出了小女人的一面,項年也是哭笑不得。

「哼,這次就先饒了你,再敢亂說……」項奕晴此時的表情也說不上來是開心還是生氣,鬆手之後,故作嚴肅的呵斥着孤狼。

「好嘞,絕對不敢了,不敢了。奕晴姐,你這功夫是怎麼練出來的,我從來沒見過女孩子也能把功夫練這麼好的啊。」怕項奕晴再拿剛剛的那件事說他,孤狼急忙調轉話題。畢竟,在打金翼獅時,項奕晴表露出來的戰力可是絲毫不弱於自己啊,一桿長槍耍的出神入化,功夫好的姑娘少見,耍長槍的姑娘更少見。而且還是平日里看起來文質彬彬的姑娘,如果不出手看着和有錢人家的大小姐沒什麼分別。

「好了,寒暄的話隨時可以再說,再不出發,可就真的趕不上武道山的入圍賽了啊。」看到眼前的三個年輕人,陳道玄想起了自己年輕的時候,和三兩好友,對酒當歌,行俠仗義的場景。

「孤狼,我們要一起去武道山,你呢,以你的本事,通過入圍賽應該不難吧。」項年也是及時開口發問道。

「我家中還有人要養啊,最多隨你們走出天險山我就得回來了,這次來這山上,也是為了能更好的增強實力保護家人。沒成想,遇到了你們。」孤狼看了看項年和項奕晴,再想了想自己嘆了一聲氣。

「小友,無妨。既然是朋友,將你家中的親眷一併接到項府住便好,哎,不要客氣啊,你小子很對我的脾氣。放心,接到項府,保證給你照顧好,等你回來,保證看見的是滿面榮光的家人。」

「既然陳伯這麼說了,那晚輩再客氣就顯得虛情假意了,好,三位先行一步,我回家一趟,將這件事和家中人說一下,便立刻趕上來。」孤狼看陳道玄如此盛情相邀,心想,自己再不領情,怕是有負人家了。說罷,便抬腳向東方而行。

「小友且慢,待老夫為你叫幾個幫手,此地路途遙遠,到北境**尋常人走,還需要些時日。噓~」陳道玄叫住抬腳要走的孤狼,轉而,吹了一個口哨,周圍鑽出了幾名身穿黑衣,頭戴黑面巾,單手持刀的人。

「陳先生。」鑽出來的幾人看到了陳道玄,立即彎腰單膝跪地,單手持刀撐地,另一隻手握拳並在了胸前。

看到警覺的孤狼,陳道玄拍了拍他的肩膀,「無妨,這是我項家的人。」看到孤狼警覺的神情慢慢舒展了起來,陳道玄轉身對來的幾人說到,「跟隨這位小友,回到家中,將他家中親眷接至項府,若回去之後家主問起來,就說這是年兒的朋友,記得了嘛。」

「是。」幾人應聲答道。

「小友,有他們接你家親眷,你可放心。」陳道玄怕眼前這位小朋友還是不肯相信,又再一次的仔細詢問了起來。

「多謝項伯。」那晚輩便先回家去了,三位先行一步。孤狼轉身領着項家的幾人走向了家中的方向。

目送孤狼離開後,三人喚出金吼獸,翻身騎到了背上,繼續朝着武道山出發。

「各位父老鄉親,有錢的請捧個錢場,沒錢的請捧個人場。老道我今天時間富裕,一個一個來啊,慢慢來,不要着急,不着急。」

趕往武道山的幾人耗盡了身上帶的乾糧和水,總算是來到了武道山腳下的一處鬧市。一進入鬧市,便聽到了陣陣吆喝聲,聲音最大的就是算命的道士。尋找着聲音來源,三人向算命的道士望去。只見此人其貌不揚,一口大黑牙,獨獨缺了臨門的兩顆,雙手瘦如枯骨,指縫泛黃,每當有人聊起天下大事的時候,臉上總是笑眯眯的。

許是感應到了有人在瞧他,算命的道士抬起頭看向了項年三人,隨即又低下了。

「此人不簡單。」自打進了鬧市一言未發的陳道玄說話了。隨即,又望向了離算卦道士不遠的另一處賣糖葫蘆的攤販,此人身材寬胖,腰間掛着一壺酒,臉上總是掛着微笑,看起來顯得憨厚樸實。「嗯?一處鬧市都能有這許多藏龍卧虎之人,洞虛默許的嗎還是。」

「師傅,如何?」原本以陳道玄的性格,不至於對鬧市中人如此感興趣才對,可是,今日不僅對算卦的道士注目觀瞧,連賣糖葫蘆的小販也是如此,這一現象使得項年的心裏漸漸懷疑起來。

「這二人身上都有真氣,且實力不俗。賣糖葫蘆的胖子是銘陣中期修為,這個道士,身上應該有屏蔽他人探查的寶物在,看不透。不過,最低怕也是洞玄。此二人若能收至麾下,將來也是兩個極強的助力。」陳道玄一眼便看出了兩人的修為,心裏想着是否要幫自己的徒兒將這兩人收至麾下。「要為師幫忙嗎,為師出手幫你,你收服這二人想來應該不會太困難。」

「那多謝師傅了,徒兒對這二人也沒太大把握。」項年想了想,同意了師傅的說法。

「先生,可否幫在下三人,算一番前程。」說罷,陳道玄拉着項年兩人來到了道士的掛攤前。

「哎,這位老先生,請報上生辰八字,這位少爺和小姐也一樣。」道士將枯瘦的左手搭在了陳道玄的脈搏上,右手掐了一個手訣,雙目微閉,口中念念有詞。

「嗯?這位老先生前程似錦,身具王者之氣,自年輕之時,便是名動一方之人。而今,與天空最亮的那顆星遙相呼應,密不可分。在朝堂可封候拜將,在江湖可聲名大噪。」

「來,這位少爺和這位小姐。嗯,都是好苗子啊。什麼,不應該啊,帝劍山不是好些年不派傳人出來了嗎。」剛開始算,還只是覺得眼前的少年和少女的天賦很好。算到後來,則是直接被項年的氣運驚呆了,隱隱覺得眼前的少年和帝劍山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就算不是傳人,最起碼也是子嗣,不過這麼年輕的還真的少見。

道士年輕的時候去一座老山一次歷練之時,曾經因為意外,驚動了那裡的獸王。那時,自己的實力還遠不如現在,自然,被獸王擊傷。即將隕落之際,恰巧被雲遊的項祖所救。臨走之時,只留下了帝劍山項四這個名字。

自此,道士雲遊四方,只為了找到當初的恩公報救命之恩。今日正好來到了武道山下,遇到了在販賣糖葫蘆的崔閔商。打了個招呼,剛擺好掛攤,便注意到了項年三人。

「這位少爺,不知可認得項四。在下曾在重傷之際被這位相救,貧道這些年一直雲遊四方就是為了報當初的救命之恩。」

「項四?師傅,你認得嗎。」聽到項四這個名號,項年想了半天也沒想出是何人。

「這位先生,你所說的項四,不知是什麼模樣,年紀有多大。」陳道玄思慮了一番之後,開口發問道。

「長發,帶着一根桃木簪,劍眉星目,身着玄色長袍。年齡,算一算,如今應已是鮐背之年。」道士聽得陳道玄的問題,回憶了起來。

「不瞞先生,按照先生所說,項四正是我家老太爺。不過不叫項四,真名叫項祖……」道士描述完當日那人的長相,衣着,項年邊說邊笑到。

「可算找到你們了!」還未等項年說完,身後一人拍了下他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