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陰陽師:蛇咒
陰陽師:蛇咒 連載中

陰陽師:蛇咒

來源:google 作者:咪醬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咪醬 懸疑驚悚 林夕

〔無男主➕輕腦洞〕我媽走的那天月亮變紅,巨蟒圍棺……從那天起我的身上就多了一條蛇形圖案未來的日子,打鬼趕屍下地府,都成為家常便飯沒想到,我居然還在地府遇到了林正英!!展開

《陰陽師:蛇咒》章節試讀:

「你怕不怕?」

王玖茗低聲問我。

「有一點。」

我尷尬一笑,其實哪裡止一點,我心裏怕得要死。

王玖茗握住我的手,對着我笑了笑,我心裏頓時感覺安心了不少。

我們走了一會兒以後,四周的環境也變得有些潮濕。

甚至還能聽到水流聲。

不多時,一間廟宇出現在眼前。

這間廟宇並不是很大,就像是供奉土地公那種的。

這間廟宇上面赫然印着蛇仙廟三個大字。

而在廟宇旁還有着兩座石像,是兩條蛇!

而廟宇看起來像是很久沒有人來過的樣子,布滿了蜘蛛網還有灰塵。

在桌台上擺放着一尊蛇像,桌上還有着之前殘留的香火蠟燭。

「這裡就是蛇仙廟了。」 我指着廟宇說道。

王玖茗走上前查看一番,又走到廟宇後面看了看。

她凝聲道:

「確實有你所說的巨蟒,而且這後面還有蛇來過的痕迹,」

「這……那條蛇不會突然出現吧。」

我心裏有些發慌,那條蛇有多粗壯我是見識過的,萬一那條蛇還在這附近這該怎麼辦!

「沒事,只不過我看,它現在也不會出現,等晚上吧。」

聽她說完,我實在發虛,晚上?這林子晚上怪事就更多了,萬一發生點什麼。

但是見她這麼堅決,我也不好再說什麼。

只見王玖茗從背包里拿出一堆我不認識的東西,但我有些能認出來。

黃符,銅錢,還有紅線。

剩下的就是我叫不出名字的東西。

王玖茗將這些東西擺在蛇仙廟前,然後又用紅線穿過銅錢,圍着蛇仙廟綁了一圈。

然後她嘴裏又念念有詞說著什麼,聲音太小,我沒聽清。

我實在是看不懂她在幹什麼,也不好意思去打擾她,只在一旁靜靜的看着。

過了一會兒,王玖茗弄好這一切才鬆了口氣,坐在一旁休息。

「我們就這麼等到天黑嗎??」 我小聲的問她。

王玖茗點了點頭,不再說話,然後開始閉目養神。

我只好跟着她一起閉目養神。

也不知過了多久,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天都已經黑了,約莫着應該有七八點的樣子。

而我醒來以後往身旁一看,此時的王玖茗已經不見了,不知道去哪了,周圍靜的嚇人。

我的肚子也在這時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

我這才想起這一天才吃了一頓。

「姐姐,王玖茗姐姐,你在哪?」

我喊着王玖茗的名字,漆黑一片的四周卻無人回應我。

難道她出事了?

這個念頭在我腦中出現。

不,不會的!

我搖着頭,將這個念頭甩開,然後走向一處,繼續喊着王玖茗的名字。

天太黑,也沒帶手電筒,如果不是依靠着微弱的月光,我估計我連路都看不清。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還是一直沒看到王玖茗的身影。

我試圖走回蛇仙廟心想着或者王玖茗已經回來了,正在蛇仙廟等着我。

可是,當我想要走回去的時候,卻怎麼也走不回那條路了,我來來回回走了二十來分鐘,最後都會走回原地!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兒?!

而就在這時,突然出現一道白色的濃霧。

濃霧中似乎有着一個身影在裏面。

奈何濃霧太大,所以我看不太清。

「姐姐?是你嗎?」 我輕聲詢問着,但也不敢上前,我害怕萬一是什麼不幹凈的東西!

濃霧中那個人漸漸走了出來,是一個女人……

她穿着一身鮮紅的裙子,披散着一頭長髮,她的頭頂……

竟然有幾條蛇在她頭頂,還一直在吐着蛇信子,那兩雙蛇瞳尤為顯眼。

我看不清女人的臉,只見她慢慢向我走過來。

「我的孩子,」女人的聲音很輕柔,她對我招着手,嘴裏發出怪異的笑聲。

「你是誰?」 我驚恐的看着她,雙腳不自覺地慢慢向後走去。

女人笑了起來, 「我是蛇仙啊,如果不是我的話,又怎麼會有你呢?」

我大吃一驚: 「你是?蛇仙?」

那道濃霧漸漸消失,「啪嗒」一聲,一道綠幽幽的火光在女人手中亮起。

我這才看清了她的臉,她的臉,很嚇人,都是黑色的鱗片!像是蛇身上的鱗片。

我突然想到了那晚的巨蟒。

「你是那晚纏着我娘棺材的巨蟒?」

女人輕輕一笑: 「不錯,是我,」

「是你害死了我娘!」

我也不知道我當時哪來的勇氣,只覺得憤怒的不行,也可能這女人沒有變成巨蟒,所以我當時也沒有多害怕。

我就那麼直接揮着拳頭向她衝過去。

可下一秒,就被她給躲開!

我一拳揮在了空氣上,整個人也摔了個狗吃屎。

「這件事可跟我沒有關係。」

女人蹲下身子,用手勾着我的下巴,她的眼中泛着紅色的光芒,突然間,她的瞳孔變得只有中間那截是紅色。

我嚇得連連後退。

「你什麼意思?我娘的死和你沒有關係?難道不是你索了我娘的命嗎?」

見我一直不相信她,女人似乎有點惱了,她的聲音也變得冰冷:

「我說了,不是我,雖然當年你娘用性命和我交換,但是,好歹你也算是我的孩子,不然你娘怎麼會那麼輕易就懷上了孩子呢?」

我心裏一驚,我算是她的孩子?我是蛇的孩子?

不,不可能!

這個想法立馬被我在心中給否決,這實在太荒唐了!

「那你為什麼要傷害村民?這麼多年,只要有村民進來,就會死?」

女人冷哼一聲:「這是我的地盤,我不歡迎的人,闖入我的地盤,他們就應該受到懲罰!」

我繼續問着她: 「那既然不是你殺了我娘,你為什麼要去把我娘的棺材給弄出來?」

「我也只是好奇你娘的起因罷了,」

我不知道我該不該相信她的話,如果不是蛇仙索命,我娘怎麼死的,我爹大伯他們,又怎麼會死的!

「蛇妖,休得信口雌黃!」

王玖茗的聲音響起,此時,只見她縱身一躍到我面前,她的手中還拿着一把桃木劍。

王玖茗佇立在我面前,與女人相對而立。

「風水先生?」 女人的嘴中吐出蛇信子,她舔了舔自己的手背,雙目緊緊盯着王玖茗。

王玖茗冷冷說道: 「你在這裡為非作歹,害死了不少人,天理難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