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陰陽師:妖孽老公很腹黑
陰陽師:妖孽老公很腹黑 連載中

陰陽師:妖孽老公很腹黑

來源:google 作者:林洛青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林洛青 黃毛

自從遇到他便妖事不斷,陰陽師是個什麼鬼?他身體力行用實踐證明:能帥得掉渣,能耍得了賴,能捉得了妖,能撩得了妹……她冷漠:你這一身神力用不完就去降妖啊!他戲謔:我這不是正在「降」你嗎?當正經妖怪遇上雅痞陰陽師,到底誰能降得了誰?展開

《陰陽師:妖孽老公很腹黑》章節試讀:

夏末初秋,微熱的空氣中,沒由來的感覺到脊梁骨後一陣寒意,林洛青停下腳步,深吸一口氣,猛地回頭望了望身後。

街角破舊的垃圾桶映襯着昏黃的光暈,布滿鐵鏽的路燈忽明忽暗,似乎下一秒就要熄滅。

巷子兩旁低矮的老房子靜默地矗立在黑暗中,巷子里瀰漫著一種詭譎陰冷的氣息。

沙沙沙。

巷子里深處某個角落裡似乎傳來某種活物的聲響。

林洛青停住了腳步,眉頭微蹙,捋了捋額前那縷青灰色的劉海,灰褐色的眸子里掠過一抹不安,臉上卻依然清冷淡漠。

她放慢了步伐,循着聲響朝巷子深處走去。

那是一間廢棄的老屋,屋前的花壇長滿了雜草和灌木叢,聲響就是從那裡傳出來的。

拐過這個巷子口,再走不到五十米就到自己家門口了,每次經過這間無人居住的老屋,林洛青心裏都有些發毛。

這裡原本住着一位老太太,孤苦伶仃,只有一隻灰白色的小貓與之相依為命。

就在前些天,許久不出門的老太太被鄰居發現死在了家裡。

有人說,老太太身前沒什麼大病,突然就這麼死了,定是被鬼害死的。

也有人說,她死的那一晚,聽見她家貓叫了一整晚,邪門不吉利。

林洛青想着這些,不僅覺得後背隱隱發涼。

黑暗中的小巷子里,像是有一雙眼睛在悄悄注視着自己。

腳步停在了花壇前,那聲響卻莫名沒了動靜。

林洛青深吸一口氣,心跳不安地加速,纖細的小手攥緊了拳頭,上前一把撥開灌木叢。

一雙藍色的玻璃眸驚恐地望向她。

林洛青心裏一驚,定睛一看,原來是一隻灰色小貓被卡在了枝葉間。

顧不上別人說的那些傳聞,她伸手將小貓輕輕抱住,貓爪緊緊抓住她的手背,划出一道血痕。

她忍痛將小貓抱出,捧在手裡,赫然發現,它的嘴竟然被人用膠帶給纏上了,導致它無法出聲,四隻細爪其中兩隻後腿也被膠帶纏繞在一起,根本無法行動,它無助地掙扎着,試圖從她手裡逃離。

林洛青眉頭一蹙,小心翼翼地將纏繞的膠帶解開。

是誰這麼殘忍?

這時,身後突然傳來鼓掌聲,一個痞里痞氣的聲音諷刺地響起:「喲,看看,這不是我們那個冷美人嗎?」

林洛青心裏一緊,慌忙將小貓藏在懷裡,一抬眸,三個陌生男人的身影圍在了她的周圍。

她站起身來,目光警惕地打量着他們。

為首的染着黃毛的男子叼着半支煙,額角還有一道刀疤,半眯着眼目光猥瑣地在她身上掃來掃去,咧嘴露出一口大黃牙:「怎麼?這麼快就不認識你情哥哥了?白天我還送了你一大束玫瑰花呢!」

林洛青漠然地看着他,腦海里想起在學校走廊那一幕,眉頭不由得厭惡一蹙。

「臭啞巴我們老大跟你說話呢!」身旁的兩個小弟儼然一副要替老大出氣的模樣,被黃毛男伸手攔住。

「我就喜歡……」他上前一步伸手捏住林洛青的下巴,將嘴裏的半支煙仍在了地上,滿臉淫笑地朝她臉上吐着煙,「都說你是啞巴,我倒想試試,你會不會叫?」

說著,那雙帶着煙臭味的手便抓住了她的胳膊,將她往懷裡拉。

林洛青急促呼吸着,一隻手護住小貓,另一隻手用力將他甩開,慌亂地從花壇里撿了一塊石頭,指着黃毛男,目光冷冽似乎在說「你再向前一步試試?」

黃毛男不屑一顧地嘲諷道:「一塊破石頭能做什麼?來來,往我頭上砸,給你砸!」

說著,他便將頭湊上前,林洛青沒等他話說完,毫不猶豫地狠狠將石頭砸在了他頭頂。

「老大!你沒事吧?」

一行鮮血順着額角流下,滴落在地上,那雙帶着淫笑的三角眼瞬間充滿了戾氣。

林洛青來不及後退便被他迅猛伸出的大手掐住了喉嚨,掐得她喘不過氣來,但她依然沒有放開懷裡的小貓。

「媽的,賤貨!敬酒不吃吃罰酒!老子今晚就做了你!」

黃毛男見她懷抱着小貓不放,一把將她手裡的小貓搶了過來,隨手往後一扔。

林洛青的心隨着小貓落地的聲音,跌入谷底,一陣刺痛。

她試圖用手裡的石頭再次砸向黃毛男,卻被他身後的兩個小弟圍住,一人抓住她一隻手,將她按在了地上。

「老大,這小妞兒力氣還不小呢!」

黃毛男抓過她手裡的石頭,反手向她頭上砸去。

一陣暈眩,似有一股濃稠溫熱的液體順着額角淌下。

朦朧疊影中,只看見三張讓人作嘔的臉龐漸漸逼近自己的胸口。

救命……

雖然不能說話,但心裏卻聲嘶力竭地喊着。

她緊咬着嘴唇,下唇咬出一排血印。

她寧願死,也不願被這些人給佔了便宜。

朦朧中,眼角的餘光里看到一個黑影飛躍而來。

沒等她看清楚,原本桎梏着她雙手的兩個男人像被什麼東西給抓了後背似的,騰空而起狠狠被扯向半空隨即掉重重摔在地上,背上的衣服被抓破了,血肉模糊一片。

黃毛男驚得回頭一看,只見一隻像獵豹一般大小的貓站在他面前,沒等他開口,便一爪揮向他的喉嚨,頓時鮮血噴涌而出。

「媽呀!鬼啊!」

「救命啊!救命!」

兩個男的一見黃毛男倒地不動,鬼哭狼嚎着連滾帶爬地逃走。

可還沒跑遠,便被那怪獸騰空而起將其腦袋給撕咬了下來,咕嚕嚕滾落到林洛青腳邊。

那雙驚恐瞪大的雙眼還死死盯着她,林洛青心裏一驚,慌忙起身跑向一旁的灌木叢。

身後一陣涼風帶着血腥味朝她襲來,林洛青本能地側身一轉,眼前寒光一閃,胸口被那尖利的爪牙划了一道。

一陣刺痛令她渾身一緊,襯衣被劃破,雪白的鎖骨下,鮮紅的血口觸目驚心。

這是什麼怪物?難道傳說都是真的?

就在那貓怪張開血盆大嘴朝她撲來之際,一道金光掠過,將貓怪撞飛到一旁。

它嘶吼一聲,卻並沒有再撲過來,而是飛快地鑽入草叢中不見了蹤影。

月光下,一個身形修長的黑影站在她面前。

他是誰?

眼前的男子,一身黑衣,頭髮頗有弧度地向後梳着,兩鬢寸斷,發梢似乎扎了個小辮兒,濃眉黑瞳,稜角分明,如同暗夜的精靈,目光清冽地望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