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姻緣天定
姻緣天定 連載中

姻緣天定

來源:google 作者:宇文錦宇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上官麗萍 宇文錦宇 現代言情

上官麗萍雖然你是一個農民的女兒,但是很有理想,很有和抱負,她立志要離開農村,進入大都市生活,好擺脫父輩那樣貧窮的日子讀大學是擺脫貧窮落後的有效途徑之一經過努力,上官麗萍如願考進了赫爾南大學展開

《姻緣天定》章節試讀:

仰望長天,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上官麗萍不禁被這篇唯美的景象吸引了,她輕柔地笑着,將自己的芊芊素手,放入潺潺的流水間,讓自然的溫度,給自己清涼的溫柔。
司馬海榮在後面微笑着看着她,她笑的樣子好溫柔。

「司馬海榮。」
突然上官麗萍回頭興奮地說道:「這裡的水好清涼啊。」

司馬海榮故意繃著臉:「上官麗萍,你以前可是叫我大少爺的啊,現在怎麼變得這麼沒大沒小啊。」

看着司馬海榮故意微蹙的眉頭,上官麗萍走上去調皮地說道:「怎麼?
這會想和我擺架子啊,這又不是在司馬家,你還想拿出少爺的架子征服我啊。」
「我哪敢啊。」
司馬海榮咧開嘴笑了,露出潔白的牙齒:「上官麗萍同學,看你蠻喜歡這裡的啊。」
當然啦。」
上官麗萍笑着:「這裡精緻好美,而且很自然,很清靜的感覺,我在想,如果能夠長久的在這樣的環境中生活下去那該多好啊。」
「呵呵,等你真的居住這裡,你會發現自己完全與社會脫節了。」

「那又有什麼關係?」
上官麗萍嫣然一笑:「其實這樣更好,與世無爭,閑暇時候看着自己的書,品着自己的茶,那樣的感覺,是最好的。」
「呵呵,可惜你不是陶淵明。」
司馬海榮看着上官麗萍一臉陶醉的樣子:「其實我也想,但是,無奈的是,咱們還得考慮生存啊。

「唉。」
上官麗萍嘆了口氣坐在一塊大石頭上:「要是所有人都能夠追求一份清靜以及自然那該多好啊,至少我們不會活得那麼累。」

司馬海榮在上官麗萍的身邊坐下了:「如果大家都這麼想,那社會怎麼進步呢。」
「我倒覺得人活在世上,保持一份真是快樂的自我那才是最重要的,那些名利,不過是暫時性的東西,適可而止就好,真不明白,為什麼有那麼一群人,要去犧牲自己的快樂,甚至可以背叛自己的真實想法,去追求那份名利呢?」
看着上官麗萍一臉單純的樣子,司馬海榮感覺,那是世界上最單純的女孩,乾淨的好像不該屬於這個世界,卻給他怦然心動的流連,他側過臉,看着她,如玉的臉頰,彷彿在清水中拂來,帶給人透明的氣息。
「你看着我幹嘛?」
上官麗萍慌忙問道。
「上官麗萍。」
突然司馬海榮開口了:「我喜歡你,我們在一起吧。」
你說什麼啊。」
上官麗萍羞紅着臉,心劇烈地跳動着。
「我說真的。」
司馬海榮扳過上官麗萍嬌小的肩膀:「上官麗萍,我真的愛上了你,我想咱們真正切切的在一起。
那麼我會努力讓你擁有一份屬於自己的真實。」
「你別胡說。」
上官麗萍站起身:「你母親不會同意我們在一起的。」

「我不管。」
司馬海榮激烈地說道:「只要我們彼此情投意合,何必在意那麼多旁觀的因素啊。
上官麗萍,你看,我們在一起相處的時光,那麼默契,那麼快樂,為何就不能將那份默契與快樂持久的保持下去啊」「司馬海榮,事情沒有想像的那麼簡單。」
上官麗萍悠悠的說道:「兩個人在一起不僅僅需要默契需要快樂,還要需要被接受,包括被自己的父母,被自己的朋友,所玩玩全完接受。」

「沒想到你這麼世俗。」
司馬海榮失望地說。
「是啊,我們活在這個世界上,沒有辦法不世俗,如果我們不世俗,就沒有辦法被這個世界所容納。」
「那你對我真的一點感情都沒有嗎?」
司馬海榮望着她的眼睛。
上官麗萍低着頭沉默着。
「你是在逃避嗎?」
司馬海榮問道:「上官麗萍,只要你願意,咱們兩個就可以永遠生活在一起啊。」
「可是事情沒有你想像的那麼簡單,你的母親該怎麼想。」
「只要我們兩個堅持下去,一切都不會阻擋到我們的。」
上官麗萍抬起睫毛,那雙如夢如幻的眼睛瞬間又低下去,她不敢迎合著司馬海榮激烈的眼眸。
「上官麗萍。」
司馬海榮接著說道:「相信我,我會給你幸福的。」
他牽起上官麗萍柔軟的手,上官麗萍的手心冰冷冰冷的。
司馬海榮多麼想把自己的溫度分出一半,讓她溫暖下去。
上官麗萍沒有抗拒下去,她輕輕抿着薄薄的嘴唇,嬌羞地看着他,那一瞬間所流露的柔情,讓他有着莫名其妙的感動。
「我愛你。」
司馬海榮說;」因為我從心底需要你的存在。」
「可是我們真的很難在一起。」
上官麗萍幽幽的說,是的,在上官麗萍的心理,他也是她心頭的眷顧,似乎美的像一首詩。
「不會的。」
他將她小小的身體擁抱在自己的懷裡:「我堅信,憑着我們的堅持,我們一定會走到最後。」
黃昏的紫霞中,他親吻着她潔白的額頭,他們終於擁吻在一起,上官麗萍輕輕踮起腳尖,在這波光粼粼的小河邊,在夕陽的見證下,他們是如此幸福的戀人。
愛是需要勇氣的,當兩人手牽手出現在Black夫人和慕容惠芬的面前時,Black夫人氣的大發雷霆。
「我不同意你們在一起。」
Black夫人堅決地說。
「媽媽,我這一生,選定了上官麗萍,因為她值得我去愛。」
司馬海榮說。

「司馬海榮。」
Black夫人指著兒子,氣急敗壞地吼道:「你要氣死媽媽嗎?
慕容惠芬那麼好的女孩你不要,為什麼偏偏喜歡那個丫頭呢?」
「還有你,上官麗萍,我告訴你,我們司馬家已經放你自由了,你為什麼還要纏着我的兒子不放呢?
你究竟按的什麼心啊?
如果你是想坐享司馬家的財產,告訴你沒門。」
上官麗萍滿臉委屈,Black夫人居然把所謂的感情與佔有定格為一體,她渾然的想解釋什麼,慕容惠芬開口了,她乖巧地按摩着老夫人的肩膀,嬌滴滴地勸慰道:「乾媽,您沒必要那麼生氣嘛,這樣多傷和氣啊,我想司馬海榮也應該有他的理由吧。」

「哼。」
Black夫人沉沉地冷笑一聲:「和氣和氣,自從上官麗萍出現後,我們司馬家就根本沒有和氣過。」
「媽,你可不能這麼說啊,上官麗萍一直照顧着我,在我生病期間,如果不是她,我根本不會醒來啊。」
一聽到母親開始埋怨上官麗萍,司馬海榮感到萬般不平。

「司馬海榮,別說了。」
上官麗萍小聲勸道。」
哼,不管怎麼說,我不同意你們在一起。」
Black夫人固執地說道:「上官麗萍,希望你有點自知之明,如果你稍微聰明點的話,希望你儘快離開司馬家,以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煩。」
兩人在一起終究是渺茫的,可是司馬海榮依舊死死拉着上官麗萍的手,走過慕容惠芬的身邊,儘管慕容惠芬心裏氣的不行,但是表面依舊是平靜的。
在慕容惠芬的幫助下,司馬家的企業果然有了好轉,司馬海榮卻不願意做總經理,他說道:「他不想欠別人人情,那是需要還的。」
司馬海榮依舊在別家公司做事情,美蘭氣的不行,她甚至懷疑,那到底是不是他的兒子,當初那個乖巧懂事的兒子,現在在哪?
倒是司馬海兆,坐上了公司總經理的寶座「真是被他氣死了。」
老夫人在慕容惠芬面前發起牢騷。」
放着總經理的位置不做,非得給別人打工,你說這傳出去,非得把人笑死。」
「乾媽。」
慕容惠芬給美蘭遞過一杯茶善解人意地說道:「司馬海榮肯定有自己的志向啦,他想通過自己的努力創下一番天地吧,我覺得男人這樣也挺好的。」
「唉,真是難為你了。」
「乾媽這是哪裡的話,在華夏國乾媽對我那麼好,我要是不為乾媽做出點貢獻,那也說不過去啊。」
司馬海榮和上官麗萍在眾人的反對下依舊甜蜜地相愛着,他們相信,只要彼此堅持,一定會有結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