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陰緣天定
陰緣天定 連載中

陰緣天定

來源:google 作者:蘇二喵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林昊 謝依依

男朋友的定親禮,一對纏絲雙扣銀手鐲,一支白玉梅花簪子,外加一匹蝴蝶繡的真絲綢緞和一套妝花雲紋的大紅喜服,旁邊還擺着一隻老到掉漆的錦盒還有一對小人,上面寫着我倆的生辰八字,還穿着剪紙喜服,抿着笑意,眉眼描畫得栩栩如生展開

《陰緣天定》章節試讀:

顧遠舟在一旁瞪了江焱一眼,沒好氣道:「拿了錢就得辦事,在這擺什麼譜?還不趕緊給人家看看!」

江焱翹了個二郎腿,慢慢悠悠道:「陰婚已結,你那死鬼老公到哪都能纏着你,誰讓你這麼不小心着了小人的道。這事不好辦吶!」

他說著,老實不客氣的拿起謝依依給我買的葡萄吃了起來。

我聽他這麼一說,一顆心不由得懸了起來,緊張的問:「那江先生,我還有救么?」

江焱的目光在我身上轉了轉,搖頭嘆氣:「看你這一身的生氣只剩不到三成,就算是保住了小命陽壽也所剩無幾,你招惹的東西來頭不小啊!」

這麼說,我命不久矣?

我心咯噔一下涼到了腳底,眼淚不自覺的掉下來。

顧遠舟有些看不下去,冷着臉拿腳踹江焱:「別在老子面前玩你那套髒心眼!坐地起價也不看看什麼時候!信不信老子以妨礙公務罪把你送進去關照幾天?」

「誒別!民不與官斗!我一個安分守己的良民哪能跟人民**唱反調!」江焱慫了慫,話鋒一轉接着道,「許小姐你別哭,事雖然不大好辦,可誰讓你命好遇上了你江小爺,放心吧,包在我身上。」

他說著,站起來抖了抖袍子,兩手背在身後:「不過,事不宜遲,不能再拖了,咱們得趕在天黑之前趕到這個林家村。」

按照江焱的意思,這次去林家村的人不宜太多,顧遠舟只帶了兩個得力的下手,走的時候刻意瞞住了謝依依,不然以她的性子肯定是要跟着一起去的。

一路上,我的精神狀態一直不好,昏昏沉沉的,總覺得渾身無力。

江焱遞了一顆花生米大小的褐色丸藥給我:「你一下子被抽走了大半的元神,身體太虛了,吃了這固元丹也好挺一挺,不然待會兒肯定要拖小爺後腿。」

我欣喜的接過吃了下去,正要感激,卻見江焱手掌一攤沒得表情道:「看在顧警官是老熟人的份上,給你打個九折,一千塊!現金轉賬都成!」

我:「……」

現在摳出來還給他還來得及么?

就這麼一顆甜滋滋的藥丸一千塊毛爺爺?我懷疑我被宰了,但是我沒證據。

顧遠舟抱着胳膊坐在另一邊沒有說話,顯然是默許了江焱的行為。

我能怎麼辦?一咬牙一捏大腿,給錢唄!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吃了固元丹之後,我靠在后座上閉目養神,原先身體的不適感確實消失了,手心也慢慢有了些溫度。

就在我精神舒緩快要睡着的時候,身體突然猛地一傾斜,前面開車的**王磊慌忙下車查看,趴着車窗對顧遠舟道:「頭兒,後輪卡馬路牙下面去了。」

我揉了揉眼睛,發現外面天色已經快黑了,眼前是一條五米左右的盤山水泥路,路況不熟的情況下卡到輪胎倒也正常。

「我就說你不行我來開,你非要逞強,這下好了!」

副駕駛上的另一個**劉林也下來看了看,忍不住擠兌了同伴兩句,回頭問顧遠舟,「頭兒,卡得太死,胎也磨破了,光我們幾個弄不上來。這裡地方偏,最近的拖車估計也要等三四個小時,怎麼辦頭兒?」

江焱和顧遠舟也下了車,我跟在他倆後面。

這裡前不着村後不着店的,眼看天就黑了,上哪找地方落腳去?

就在這時,有陣陰惻惻的山風吹了過來,原本白霧繚繞着的山巒不知怎麼的竟消失不見了,隱隱有一條小路蔓延到了林子的深處。

江焱站在路邊看了兩眼,回頭道:「先別管車了,那邊就是林家村,我們進去看看。」

顧遠舟點點頭,吩咐:「石頭,木頭,把東西背上跟着江焱。」

江焱手裡拿了一串菩提香珠纏在掌中,斂起弔兒郎當的表情。

沉聲對我們道:「你們幾個務必寸步不離的跟着我,路上不管是聽到了什麼看到了什麼都不許分神!」

頓了頓,拿了一根紅色的繩子系在我的手腕上,補充,「特別是你!我們當中你的陽氣最弱,容易被邪祟纏身,待會一定緊緊抓住這根紅繩不要撒手,不然出了什麼問題可不能怪到我頭上!」

我鄭重的點點頭,揣着紅繩亦步亦趨的跟在江焱的身後,手心不免緊張的冒出了汗絲。

一路上誰都沒說話,四周安靜的可怕,沒有月光沒有鳥叫,我憑着紅繩牽引的方向一直往前走,就像是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裡摸索而行。

死一樣的寂靜里只能聽到自己心跳如雷的聲音。

突然,耳邊傳來一陣凄凄切切的哭泣聲,哭聲此起彼伏,越來越近,好像有一大群人在哭喪一般。

「頭兒,你聽,有人在哭!」是我身後的王磊在說話。看來不光是我一個人聽到了哭聲。

「閉嘴!不要聽!不要停!」顧遠舟走在最後,冷聲呵斥。

王磊不敢再多說什麼,繼續往前走。

黑暗中,有什麼東西像雪花一樣迎面飄了過來。

我一看,白花花的全都是紙銅錢,迎面的路上似乎有一大隊披麻戴孝的人影朝着我們走來。

「不要看!」走在最前面的江焱突然停住腳,壓低聲音提醒道,「這是冥喪送葬!閉上眼睛不要動不要看,一旦分了神就會被勾走魂,誰都救不了你們!」

我趕緊停下來,筆直的站在江焱的旁邊,大氣都不敢喘。

哭喪的聲音如潮水,陰冷的風吹進了我的耳朵,衣領,激得我直冒冷汗。我總覺得他們就圍在我的身邊,對着我陰惻惻的發笑……

我死死的捏着拳頭,緊緊的閉着眼睛,每一分一秒對我來說都如油煎碳烤一樣的煎熬。

「好了!」

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我緊繃著的神經一下子鬆懈,迷迷濛蒙的睜開眼睛,赫然看見自己的手腕上竟纏着一條滋滋吐信的黑蛇。

「啊!」我驚叫一聲,汗毛豎立,拚命的甩手想把黑蛇甩掉。

「別跑!站着……」有人在身後叫我,我回頭一看,那人青面獠牙,渾身縞素,分明就是送葬的裝扮。

當下什麼都不顧了,使出所有力氣擰身就跑,生怕被追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