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陰緣天註定
陰緣天註定 連載中

陰緣天註定

來源:google 作者:麥小麥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屈韶 懸疑驚悚 麥小麥

我以為我這輩子最怕的是鬼,沒想到救我最多的也是鬼兩年前的承諾帶給我的到底是滅頂之災還是重獲新生展開

《陰緣天註定》章節試讀:

玉兒是這個女孩子的小名,她大名叫劉玉玲,名字普通,她的模樣長得還算漂亮,身材也挺好的。
此時她臉色蒼白,我擔心她是不是身體還沒有好。
「玉兒,你身體還沒有好就回去休息吧,有什麼事就明天再來做。」我邊收拾邊喊她到。
她一言不發的低着頭在寫着什麼,我好奇的張望……
她居然在紙上亂畫,紙上只有一圈一圈的圓,什麼都沒有。
不知道是不是前幾天的經歷嚇着我了,我第一反應就是她中邪了。
「玉兒,你不要嚇我……」我哭喪着臉,聲音顫抖着想要喚醒玉兒,可她還是沒有理我。
辦公室的燈突然閃了一下,我嚇得一聲大叫,腿一軟,差點就掉到地上了。
這實在是太恐怖了,我從辦公桌底下搖玉兒的腿,想要讓她跟我走……
她的腿一點溫度都沒有……
我縮回手,抬起頭來看她,她終於抬起頭了,我這才看清她的樣子,她眼睛暴凸出來,臉一邊凹陷進去,其它地方根本就看不清樣子,全是血,凹陷的地方也全部是血,胸前的衣服都看不出顏色。
她這是……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也不敢再找她說話了。
如果我沒有猜錯,她應該不知道自己死了,才回到這裡來上班的,我聽人說,這種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亡的新鬼不會傷害人的。
我半蹲在地上一步一步的往外挪,不敢再站起來看坐在那裡的劉玉玲,眼看着就到門口了,只要出了門應該就沒事了。
我正高興呢,一聲沙啞的,陰寒的聲音傳來,讓我覺得入墜冰窖。
「小麥,我們一起走。」
我以前從來沒有遇到鬼,哪裡知道鬼會不會講話,我哭喪着臉轉身,沒有說好也沒有說不好,就看着劉玉玲從我身邊飄過,朝門口走去。
我們辦公室的門是常年關閉狀態,劉玉玲從門上一閃就過去了,她從門上穿了出去。
現在我無比肯定她死了,這個消息真讓人窒息,一個好好的人怎麼會說沒就沒了呢?白天還好好的……
想到這裡我突然就想起白天她的狀態,那不算好好的吧,白天就有點怪怪的,只是後來她不知道消失去哪裡了。
我正想得出神,劉玉玲居然去而復還,又突然來到我身邊,用她那沙啞的陰寒的聲音喊我跟她去。
此時此刻我有一種騎虎難下的感覺,如果我突然跑了,她會不會把我抓住?
「我還有點事,你先走吧。」我盡量穩住聲音,身體悄悄往後退。
這種時候可不能跟着她去,一個不小心就可能丟了小命,我好不容易才從一個鬼手裡活着回來,不可能又被另一個鬼害了吧!
「你不走就留下陪我吧……」她沒有溫度的聲音再次傳來。
我嚇得身體一抖,眼淚都快要落下來了,不敢說話,我只好使勁搖頭。
劉玉玲朝着我的方向咧了咧嘴角,看樣子像在笑,可那張臉又實在是太過恐怖了,我身體又下意識一抖。
我沒有辦法離開,只能坐下來,裝作在自己座位上做事的樣子,實際上是拿資料當做借口,想如何逃生的路。
我們辦公室白天會打開一扇窗子透氣,同事們走的時候會關上窗戶,可今天不知道誰打掃的衛生,窗子沒有關,一陣冷風吹進來,我冷得一個激靈,辦法也隨之而來。
「玉兒,我去上廁所。」我突然站起來就走,腳步很輕但快,還不等劉玉玲起疑我就離開了。
離開辦公室對鬼來說沒有用,她一轉眼就能在你面前來,除了徹底把她消滅了,不然她不會放過你的,尤其是她有怨氣的時候。
我走得很快,幾乎是眨眼間就來到廁所,躲進廁所里我就開始給王柔打電話。
電話那段的電話嘟嘟的一直響,就是沒有聽到王柔的聲音。
響了一次王柔沒有接電話後我才想起王柔昨天才說過她今天會回家去看父母。
這下連唯一能讓我充滿勇氣的人都回家離開這裡了,這下我徹底沒有能幫我的朋友了。
直到現在我才發現有朋友的好處,朋友多了路好走,這可是老祖宗用一輩又一輩的智慧總結出來的呀!
我無比感嘆,還沒有感嘆完,門口響起敲門聲,叩叩的門響起的聲音感覺像是敲在我的心裏,心不受控制的一跳一跳的。
「小麥,我們走吧。」劉玉玲慢悠悠的聲音突然響起。
在廁所里聽到鬼讓你跟她走能是什麼心情?我現在算是深切的體會到了,那就是生不如死,死又捨不得的心情。
無奈,我只能打開門,跟在劉玉玲身後一起向電梯走去,直到將電梯按到負三層我才突然想起什麼。
負三層有可能還有另外一個鬼,我這樣跟着下去,算不算羊入虎口?
「玉兒,我今天去一樓回家吧,就不去負三層了。」我膽怯,只好求這個還不知道自己是鬼的鬼。
誰知道開始要與我說話的劉玉玲此時並沒有回答我,而是低着頭不知道在幹什麼。
電梯里的溫度驟然下降,我凍得哆哆嗦嗦的,牙齒互相打架,手下意識的抱住手臂。
這種陰寒的感覺又來了,而且隨着時間的推移,我覺得這種陰寒的感覺越來越明顯。
最恐怖的是劉玉玲因為這種陰寒的氣息越來越興奮。
低着頭沒有過一會就轉頭看我,一雙眼睛都變紅了,手慢慢的舉起來,朝着我的方向飛來。
我瞪大眼睛,想要呼救又想到這裡是電梯,誰也不會進來救我的,我又一次感覺到絕望了,無比絕望。
我想到這幾天的遭遇,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也不知道,就只知道自己突然之間好像能見着鬼了。
劉玉玲的手指甲瞬間變黑變長,眼看着就要刺進我的心口,我絕望的閉上眼睛,等着那最後一刻的到來,想着這也許就是自己的命,不用掙扎了,最後連呼救都沒有一聲,也沒有喊保安,反正來了也不見得能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