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醫女宮闈
醫女宮闈 連載中

醫女宮闈

來源:google 作者:李勇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李勇 白敬宇

一朝穿越,她從一代神醫變成了十三歲孩童,一場瘟疫,她從厄運災星變成了舉世英雄!亂世沉浮,她被捲入無望的宮廷紛爭,爾虞我詐,在愛情的漩渦中她能否站穩腳,矢志不渝!展開

《醫女宮闈》章節試讀:

  白幽也是看過前身記憶的,她可不相信那個叫白敬宇的爹有那麼好心,八成是怕三皇子想起了自己這個未婚妻,而自己又不在,怕皇子怪罪下來吧。

  畢竟據前身的記憶,三皇子還是很得聖寵的,如今又立了功,如果他忽然想到了自己這個未婚妻,而白敬宇又交不出來,那麼……

  想到這裡,白幽不由得勾了勾唇角,自己剛想幫前身報仇,白家後腳就送來了這個機會,如果她再不抓住的話,那可就是傻子了。

  隨着娘親和弟弟簡單的收拾了一下東西之後,幾人便上了白家的馬車,而村子裏的其他人看到這一幕,無不羨慕至極,要知道,馬車那可是達官貴人才可以坐的。

  林氏母子三人坐在馬車上,白瑞輕輕靠着林氏睡著了。

  白幽的東西並不多,其中一項原因便是她發現不僅別墅裏面的東西可以拿出來,而且外界的東西也可以放到別墅中。

  白幽靠着車窗,看着窗外的景色,但是很快,便發現了其中的不對之處。

  哪怕是白幽,也知道京城在西邊,而現在馬車很明顯並不是向西而行,而且看樣子,走的也並不是官道。

  「哼。」
白幽在心底冷哼一聲,轉瞬間,她便明白了這是怎麼一回事,看來自己這個爹,並不想讓他們娘仨這麼順利的就到達京城啊。

  此時白幽的目光放到了桌子上擺放的桂花糕之上,隨即心思一轉,想出一條計策來。

  她的別墅里,可不全是醫人的葯啊。

  「娘親,想那馬夫駕車也是累了,幽兒想分一些桂花糕給馬夫,可以嗎?」
白幽仰着頭,眨着大眼睛看着林氏。

  雖說林氏是夫人,但是在這時也是不敢做主的,不由得將目光放到了李嬤嬤身上。

  李嬤嬤自然明白林氏的顧慮,隨即開口說道,「小姐真是心善,這桂花糕,你便分與那車夫吧。」

  「謝謝嬤嬤。」
白幽衝著李嬤嬤笑了一下,隨即端起了桂花糕,朝外面走去。

  「伯伯,吃塊桂花糕吧。」
白幽眨着眼睛看着馬夫說道。

  雖說白幽開口的那一瞬間,馬夫還有些懷疑和警惕,但是看到白幽那稚嫩的臉龐,他便放了下心來。

  再怎麼說她也只是一個小姑娘,而且涉世未深,這桂花糕可是從白府裡帶來的,就算這小丫頭再怎麼厲害,她又能做什麼呢,難道還能給自己下毒嗎?

  想到這裡,馬夫不由得笑自己多慮了,這丫頭要是有那手段,能被扔到這荒郊野嶺的,一待就是三年嗎?

  而且待會自己可是要殺人滅口的,如今讓她放鬆一下警惕也是好的。

  想到這裡,馬夫捏起了一塊桂花糕,扔到了嘴裏,嚼了兩口便咽了下去,不得不說,白府里的東西都是極好的,桂花糕雖已咽下,卻唇齒留香。

  而在看到馬夫吃下桂花糕的那一瞬間,白幽的神色便變了。

  「說吧,你是誰派來的。」
白幽冷冷的說道,「當然,在那之前,你最好先把方向換回來,如今的路,可不是去京城的吧?」

  馬夫的神色變了變,剛想開口說話,卻被白幽打斷了,「伯伯,在說話前,你可要清楚一點,你是拿你的生命在講話。」

  馬夫的神色一變再變,視線終於落到了桂花糕之上。

  白幽自然將這一切看在眼裡,「你猜的沒錯,我確實是在桂花糕里下了毒,現在,你應該能感受到你身體的力量在流失吧?」

  馬夫靜下心來感受了一下,瞬間冷汗便流下來了,的確,他感受到自己的內力在流失,一臉驚駭的看着白幽,他怎麼都沒有想到,這個小丫頭還真的在桂花糕里下了毒。

  「解藥呢,只有我這裡有,你也練過武吧?
想來,也是不願意成為一個廢人的吧,而且,我有很多種方法,讓你生不如死。」
白幽忽然笑着說道,「我相信,你會做出正確的選擇的。」

  馬夫看着白幽,隨即拿着馬鞭,狠狠的抽了一下馬兒,將方向換了回來。

  「聰明。」
白幽笑着坐到了馬夫的旁邊,「來跟我說說,是誰派你來的?」

  馬夫知道自己放棄任務的那一瞬間,就已經算是背叛了白敬宇,於是便將事情的始末一五一十的和盤託了出來。

  白幽是府里的二小姐,在她的上面,還有一個姐姐,名叫白鳳,而這白鳳生的漂亮,也深得白敬宇的寵愛。

  三皇子此次賑災成功,宮裡已經有傳言,說要立三皇子為太子。

  白敬宇當然不可能將白幽嫁過去,在他看來,白鳳才是他唯一的嫡女,於是便有了這一出。

  「也就是說,白敬宇是想偷偷的滅了我們娘仨,然後對外說是意外?」
聽完馬夫的解釋,白幽歪着腦袋看着馬夫說道。

  「可以說是這樣。」
馬夫點點頭,並沒有反駁,他能感受到自己的身體越來越虛弱,照這樣下去,沒命那是遲早的事情。

  好在白幽也沒有過多的難為他,只見她從袖子里掏出了一枚黑色藥丸,看都不看的扔給了馬夫,「吃了吧,雖然不是解藥,但是可以緩解你的情況。」

  馬夫也沒猶豫,接過藥丸便吞咽了下去。

  果然,在他咽下藥丸之後,內力不再瓦解,精神也好了幾分。

  「暫時我只會給你緩解的葯,並不會給你解藥,如果你表現好的話……」說到這裡,白幽沒有繼續往下說,但是馬夫卻聽懂了她的意思。

  「我一定會好好表現的。」
馬夫保證的說道。

  此時白幽也很期待,與自己這一世的父親相遇。
她很想看看,能將自己的結髮妻子與親生骨肉毀屍滅跡的父親,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

  似乎是看出了白幽的想法,馬夫不由得打了一個寒戰,在府里的時候他可聽說這個白幽是一個懦弱的人,如今看上去,她雖然年齡小,但是心計卻深得讓人看不到。

  彷彿自己面前的並不是一個孩子,而是一個可以草菅人命的羅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