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醫品傲妻
醫品傲妻 連載中

醫品傲妻

來源:google 作者:樂千雪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樂千雪 張嬤嬤 現代言情

她,是唐門世家的天才家主,絕色,狂妄,慵懶,毒辣他,是天隆王朝的瘸子戰王,傾城,面癱,腹黑,狡詐痴傻嫡女一朝翻身,本是無人肯要的紈絝嫡女,卻一夜之間成為搶手貨,連太子都親自上門求親!一個計謀,京中盛傳將軍府大小姐跟戰王爺生米煮成熟飯!某女:「我守宮砂還在!我什麼時候懷上了!你好意思散播那些謠言出去嗎?!」某人:「你是介意本王沒有將你生米煮成熟飯?不要緊,現在來也不遲」某女:「喂喂喂戰王爺,君子動口不動手啊……」展開

《醫品傲妻》章節試讀:

這一下子,玉南風和樂玲瓏都往她這邊看過來了。 玉南風一看見樂千雪,不由得退後一步,「樂千雪!你真是陰魂不散!本皇子一回京,你就像弔死鬼那樣跟着本皇子了!」 樂千雪一愣,眼神有點迷糊,這人說什麼啊…… 以前,樂千雪迷戀四皇子玉南風,一直追着玉南風的身影,鬧出了不少可笑之事。 不過三個月前四皇子離京辦事,樂千雪這才消停了一點。 可四皇子碰巧今天回京,這送樂玲瓏回府,沒想到真的那麼倒霉遇上了樂千雪! 樂千雪搜尋了一下以前的記憶,想起了那些事情,她都不由得有點頭疼。 現在應該還有很多人以為她喜歡玉南風,可是她在這生活了三個月,根本就不記得這個人,連樣子都給忘了。 「你是……」樂千雪想了又想,「你是三皇子還是四皇子來着?」 玉南風一怔,樂千雪這是故意的嗎?! 花桃見玉南風恐怕會發難,就急忙提醒了樂千雪一句:「小姐,這是四皇子。」 樂千雪才猛的想起來,她點點頭,還是依規矩的福了福身子。 「四皇子好,四皇子忙去吧,我先走了。」樂千雪一下子說完,根本就沒給玉南風開口的機會。 見樂千雪轉身就走,玉南風還有點迷糊,怎麼這一次見樂千雪好像是變個人似的? 樂玲瓏趕緊開口:「姐姐,你莫要生氣。」 「什麼?」樂千雪幾天不見樂玲瓏一次,她這是發什麼瘋? 樂玲瓏一下子就是淚眼朦朧,說道:「姐姐,四皇子送我回來,你一定很不開心,但是……但是……這一切都是我的000哦了/錯,姐姐你不要生氣好嗎?」與ii、 千雪一下子愣住,她根本就沒說過什麼,而且她這是生氣的神色嗎? 玉南風一見美人落淚,就已經心碎了,「玲瓏妹妹,你求她幹什麼?是本皇子執意要送你回來的,這不是你的錯,這本來就是她一直纏着本皇子不放。」 樂玲瓏還是說道:「可是姐姐明明是喜歡你的,我不應該……」 「什麼不應該?本皇子就是喜歡你,將來娶的也是你!她就算是妒忌,那也是她自己的事情了!」 說完,玉南風還瞪了樂千雪一眼。 這每一次遇見樂千雪,都不會有好事情發生。 樂千雪目光冷漠,瞥了一眼樂玲瓏,果然是好戲啊,這都可以上台演戲去了。 花桃差點就忍不住了,她家小姐根本就沒說過一句話,但是四皇子這就來罵人了,這太過欺負人了。 不過樂千雪就攔住了花桃,然後說道:「四皇子要娶我妹妹那就是再好不過了,畢竟我這個妹妹樣樣了得,四皇子娶了佳人,是天大的喜事呢,我先恭喜四皇子和妹妹了。」 「姐姐……」樂玲瓏愣住,怎麼樂千雪就沒有生氣發火了?以前樂千雪肯定會大吵大鬧的呀。 可今天的樂千雪…… 兩人都沒反應過來,過了會兒,樂千雪就已經走了。 玉南風摸了摸下巴,最後才想到了一個可能,一定是樂千雪欲擒故縱耍計謀!以前樂千雪可是在他父皇面前鬧過,讓他父皇給他們兩人賜婚! 「玲瓏妹妹,不用在乎你姐姐,過兩日就是太子皇兄的壽宴,我們到時候再見。」玉南風說道。 樂玲瓏點點頭,等玉南風離開之後,她這才回去自己的院子。 但是路上,徐氏就已經走了上來,她看了看四皇子剛剛離去的身影,就瞪了樂玲瓏一眼。 樂玲瓏縮了縮身子,「娘……」 「跟你說了幾次了?不要跟四皇子走得那麼近。」 「娘親,是四皇子執意要送我回來的,並不是我……」樂玲瓏裝作委屈。 「我知道四皇子鍾情於你,但是他以後頂多就是個皇爺。但是太子就不一樣了,以後他繼承皇位,他就是皇帝了!」徐氏說著,「你在這將軍府已經是個庶女了,難道你還要嫁給一個庶子?」 樂玲瓏搖搖頭,她一直想要往上爬,就是讓自己成為人中龍鳳! 這一切都怪樂千雪!要不是樂千雪那無用的草包霸佔了她的嫡女之位,她根本就不用付出那麼多的努力! 她點點頭:「娘,我懂的。」 「太子殿下只有一個側妃,正妃之位還空着,太子殿下再過兩天就是二十歲了,他要物色正妃人選,在那天,你一定要一鳴驚人!要讓太子殿下注意到你。」 樂玲瓏無奈說道:「可是……爹早就安排了樂千雪在壽宴上表演,想要為她鋪路,覓得夫婿。」 樂永城也是特別的偏心,早就為樂千雪安排好了。 徐氏氣得哼了一聲,「老爺就是偏心,一直為樂千雪打算,你放心吧,娘有辦法。」 徐氏眼裡閃過一絲惡毒,那天,絕對不能讓樂千雪前去壽宴! 過了幾天,便是太子玉孤寒的大壽。 那壽宴是在太子行宮裡舉辦,內務府將一切事宜都安排好,皇上剛剛雖然南巡未歸,不過太子二十歲壽辰,還是比較盛大,朝中有不少大臣都帶着家眷起來,很是熱鬧。 就算平日很少露臉的戰連璟也是前來了,和玉孤寒並排坐着,時不時說上兩句話。 別的大臣見了,這果然就是像外面的傳言一樣,戰連璟是想要扶持玉孤寒登基,鞏固太子之位了。 也在此時,樂永城帶着徐氏和庶女樂玲瓏前來,一下子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一來是樂永城是大將軍,在朝中很有分量。 二來是因為樂玲瓏不僅是才華第一,而且相貌出眾,是京城眾多公子的夢中情人。 「參見戰王!參見太子殿下!」 他們三人齊齊行禮。 當朝太子和三皇子都是前皇后的所出,玉孤寒一出生就被立為太子,這麼多年來,太子之位都沒有受過撼動。 只不過二皇子日漸逼近,玉孤寒已經感受到了緊迫感,所以最近他就在拉攏戰連璟,想要讓戰連璟成為自己的靠山。 只是玉孤寒相貌和才華都不出眾,特別是坐在戰連璟的身邊,儘管戰連璟是坐在輪椅上,但也是比不上戰連璟。 玉孤寒瞧了瞧,便說:「怎麼不見樂將軍的大女兒?」 戰連璟聽玉孤寒提起她,也是看着樂永城。 樂永城嘆了一聲,只好說:「千雪碰巧今日身子不大舒服,在家休養,並沒有前來。」 玉孤寒挑眉:「怎麼回事了?本宮許久沒見她,還想見見她來着。」 原本樂千雪是要去皇宮上課的,但是樂千雪那脾性無人能夠教化,所以就也作罷了。 「千雪那丫頭今早當真是又嘔又吐的,所以才沒辦法前來向太子殿下請安,太子殿下不用擔心,大夫說了只要休養幾天便好。」樂永城無奈說道。 他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大夫診斷,樂千雪的確是吃錯了東西,要休養幾天。 徐氏和樂玲瓏對視了一眼,都是微微一笑,沒人知道這是徐氏偷偷在樂千雪的早膳裏面下了葯,這才阻止了樂千雪前來的。 而玉南風知道樂千雪沒法前來,好不高興,「太子皇兄,她不能來也沒事,這更好呢,免得她來這兒糾纏着我。」 玉孤寒眸中閃過一抹光彩,輕輕一笑,也沒有搭話了。 而本該在將軍府休息的樂千雪則是身處於賭坊,徐氏那點伎倆,本來就不能對付她,她不過是將計就計,不去那壽宴罷了。 賭坊很是吵鬧,樂千雪也贏了不少銀子。 不過賭坊很是悶人,她便到了後院透口氣。 誰知道她這一出去,就瞧見兩個鬼鬼祟祟的人進了一間房間。 樂千雪看着那第一個人很是面熟,想不起在哪兒見過。 她放慢腳步走過去,貼近門窗聽聽裏面的人究竟在說什麼。 「太子行宮已經布置好了一切。」一個男子說道,「那個狗王爺是隨身帶着虎符的,殺了他,將虎符拿到手!」 「可太子行宮裡的羽林衛恐怕很多。」 「那兒我們有內應,而且一出事,羽林衛是保護太子和皇子的,可不會保護那狗王爺,他也只是帶着皓月一人,所以我們按計划行事,一定能取他首級!」 聽到這兒,樂千雪倒是認了出來,這聲音不就是戰連璟手下的一個副將的嗎? 那時候她跟隨樂永城去過西城軍營,那副將也是在那兒,所以她便認得。 她聽見腳步聲,就急忙閃身到了暗處躲着。 等房裡的人全都離去,她這才探出身子。 「刺殺戰連璟?」樂千雪喃喃說道,「他還真是多麻煩啊?那麼多人刺殺他,他能活到現在,可真是不容易。」 樂千雪本是不想管,但是想到樂永城也在壽宴中,她就怕樂永城會受傷。 她這一世好不容易有個親人,她可不想變成孤兒啊。 她咬咬牙,自然是去往太子行宮那邊去了。 太子行宮。 這時候正好就是樂玲瓏彈琴,那她自小就有了才女名號,那玉指撥動琴弦,琴聲清脆悠揚,自是出盡風頭。 京中倒是有不少公子傾慕於樂玲瓏,樂玲瓏獻技,自然是多人盯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