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醫品龍婿
醫品龍婿 連載中

醫品龍婿

來源:google 作者:驟雨不歇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天 唐小婉 都市小說

他是蘇家的上門女婿,沒錢沒權,淪為醫館打雜,丈母娘百般刁難然而,今天各方大佬齊齊來拜,搶着要給這個上門廢物當小弟……展開

《醫品龍婿》章節試讀:

「這不關我的事。」

唐小婉哪裡經歷過這種架勢,嚇得臉都白了。

「野蠻人,果然來醫館看病的都是鄉野村夫!」蘇春曼哪裡受得了自己女兒受委屈,勃然大怒。

「滾開,這個庸醫害死人了。」

「我爸早上只是簡單的肚子疼,吃了你開的葯,不但沒好轉,還疼昏過去了,我爸要有個三長兩短,我殺了你!」

壯漢眼都紅了,一把將蘇春曼掀開。

「他早上來的時候,的確是腸胃不適,我開的葯,也是舒緩腸胃,不會有錯。」

唐小婉說著指向葉天,「一定是他,是他抓錯了葯,你們要找就找他。」

媽的,這個蠢女人!

葉天見唐小婉甩鍋,眉頭頓時皺了起來,這個時候她不想辦法解決問題,反而咬別人,屬狗的嗎?

「天殺的,是不是你抓錯了葯,連累小婉。」蘇春曼迅速反應過來。

「你要還是個男人就主動承認錯誤,別讓小婉跟你這個窩囊廢受了委屈。」蘇春曼不依不饒。

啪!

壯漢失去理智,一巴掌甩在唐小婉臉上,「我不管是誰,你開的葯,你就要負責,快點救人啊。」

「我……我不知道,舅舅呢,快喊舅舅啊。」唐小婉被一巴掌扇醒了,趕緊求助,哪還有剛才的頤指氣使。

只是,蘇輕語出診,蘇大聖剛剛接了個電話也跑了出去,哪還有人。

「你剛剛開的葯,可是陳皮,半夏……」葉天這個時候忽然開口,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走到老頭身邊。

「沒錯,你承認是你抓錯葯了?」

唐小婉一愣,葉天竟然知道她開的方子,難道他在偷師?

我承認你爹!

葉天真想敲開這女人的頭,看她到底有沒有腦子。

「這不是簡單的腸胃不適,是食物中毒,老人昨日或是今晨,是不是食用過野果之類的東西。」

「是,昨天我爸吃過野果子,因為他老人家喜酸,所以多吃了兩個!」那壯漢一愣,旋即點了點頭。

「去取些綠豆湯來。」

葉天看了唐小婉一眼。

「你是什麼東西,敢使喚我,你們不要聽他的,他就是個上門女婿,醫館打雜的,根本不會看病。」

唐小婉瞬間炸毛,只有她使喚這個窩囊廢的份,哪有反過來的道理?

「他是葉天,出了名的軟飯王,你們難道不知道?」

唐小婉這麼一說,壯漢還有幾個家屬頓時疑惑的看了葉天一眼。

「快點,再墨跡就來不及了。」

「快去拿!」壯漢一聽,也顧不得別的,葉天能說出野果,應該比這庸醫靠譜一些。

唐小婉只能照做,但臉上寫滿了抵觸,被一個上門女婿呼來喚去,簡直侮辱了她。

很快,老頭就喝下了一碗綠豆湯。

「如果綠豆湯能治病,我唐小婉的名字倒着寫。」唐小婉冷笑一聲,現在就算這個老頭有個三長兩短,也只能怪在這個窩囊廢頭上。

綠豆湯治病,她聽都沒聽過。

葉天知道唐小婉等着看他笑話,「不如我們打個賭!」

「賭什麼?」

「如果老人家病癒,你就跑到門口大喊十句我是蠢女人,然後乖乖給我道歉!」

「行,如果這綠豆湯沒有效果,你就跪下叫我十聲姑奶奶!」

唐小婉咬牙切齒,她等着葉天跪下叫她姑奶奶。

不過很快,唐小婉就變了臉色,隨着老頭喝下綠豆湯,情況迅速好轉。

幾分鐘後,剛剛站都站不住的老頭,不光坐起來,連呼吸都順暢了很多。

「野果不可多食,特別是來歷不明的野果,本來野果毒性不大,但老人家虛火過剩,吃下帶毒的野果,毒素堆積,才有現在癥狀。」

「神醫啊,謝謝你救了我爸。」那壯漢終於鬆了口氣,千恩萬謝。

「狗屁神醫,他就是瞎貓碰上死耗子!」唐小婉不敢相信,葉天竟然真會看病,難道他是在醫館打雜偷偷學的?

就算葉天偷學了一點醫術,也是不入流的窩囊廢。

「你是不是忘了什麼?」

葉天盯着唐小婉,看了一眼門口。

「姓葉的,你不要太過分!」唐小婉一臉難堪,她壓根就沒有想到自己會輸。

蘇春曼也出來幫聲,「葉天,要不是小婉前面開了葯,你一碗綠豆湯怎麼可能這麼快治好人家,這其中有九成是我們小婉的功勞。」

「你一個吃軟飯的,還會看病,簡直是天大的笑話,你不要得了便宜忘了自己幾斤幾兩?」

「這位兄弟,老人家雖然好了,但一碼歸一碼,庸醫害人的事情,你們該追究還要追究,她差點害死人,你們還不報警?」

葉天也不理會蘇春曼,回頭看着那壯漢,語重心長的說道。

「對,報警,我要讓這庸醫付出代價!」

「你……」唐小婉氣的直發抖,心裏更是害怕,萬一這一家人報警,她說不定都不能順利畢業。

咬了咬牙,唐小婉氣呼呼的跑到門口,衝著門口就是一陣大喊。

「我是蠢女人,我是蠢女人……」

唐小婉臉燙的厲害,心裏簡直恨透了葉天,直到喊完最後一句,唐小婉已經忍不住哭了出來,她還從來沒受過這樣的羞辱。

恰好這個時候蘇輕語回來,一臉茫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唐小婉緊咬着牙關,哭着跑出醫館,蘇春曼也是咬牙切齒的瞪了葉天一眼,緊跟着追了出去,醫館頓時清凈了許多。

「這是怎麼回事?」蘇輕語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也能夠感覺到,氣氛有些不對。

「你問他,都是他乾的好事!」沈梅指着葉天的鼻子,這窩囊廢不就在醫館學了點醫術,真當自己是神醫了?

幸虧這個窩囊廢運氣好,不然出了什麼事,整個醫館都要跟着遭殃,現在又把小婉氣走,這個狗東西是要氣死她不成?

了解到事情前因後果,蘇輕語先是一驚,但隨後那張漂亮臉蛋就冷了一下。

「胡鬧,你不就是在爸那裡學了一點皮毛醫術,還學着給人看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