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醫品戰王歸來
醫品戰王歸來 連載中

醫品戰王歸來

來源:google 作者:戰神李全蛋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屠天王 鍾曼玉

陸歸遠本是人人敬仰的屠天王,在戰場上,他可謂是攻無不克戰無不勝可就是這樣一個猶展開

《醫品戰王歸來》章節試讀:

  陸歸遠的森寒目光落在陸未央身上,忽的一聲怒斥:「跪下!」
這一聲,爆發了陸歸遠全身氣勢。
猶如虎嘯山林,響徹天地。
陸未央身子一怔, 這瞬間,他彷彿看到了屍山血海不住翻騰,魔煞肆虐滾滾壓來, 泰山壓頂之勢,讓他站不住,噗通一聲跪在地上。
死在陸歸遠手裡的亡靈千千萬,沾染的鮮血匯成江河,他爆發出的煞氣氣場,可不是凡人能扛得住的。
安靜,死一般的安靜。
眾人難以置信的表情,看着下跪的新屠天王。
見鬼,真見鬼了, 新屠天王竟然給陸歸遠下跪了!
東風蕭瑟,人心震顫!
良久,陸歸遠才終於打破這份寧靜:「聲晚,這份聘禮還喜歡嗎?」
「堂堂新屠天王的一跪,可比大夏勳章貴重多了吧。」
鐘聲晚也被陸歸遠剛剛爆發的氣勢嚇到了,緊握着他的手不鬆開。
「你在找死!」
回過神來的陸未央暴怒而起,抽出佩劍指向陸歸遠。
陸歸遠卻是不慌不忙,甚至面帶譏笑反問。
「你敢殺我嗎?
你能殺我嗎?」
陸未央卻是猶豫了。
他盯着陸歸遠看了片刻,最後還是收回了佩劍。
「哼,讓你痛快死去,太便宜你了。」
「我要一點點折磨你,讓你受盡屈辱而死。」
「給我滾!」
眾人愕然, 萬沒想到新屠天王受此侮辱,竟還肯放過仇敵。
真不知說他忍辱負重好,還是心寬體胖好。
鐘聲晚連忙背起陸歸遠離開。
臨走之前,陸歸遠意味深長的看了眼圍觀人群,嘆口氣:「抱歉,現在我自身難保,也無法庇佑你們了。」
「你們自求多福吧。」
人群立即破口叫罵起來。
「閉嘴,我們才不需要你這個叛國賊的庇佑!」
「有了新屠天王,我們只會安居樂業,哪兒會有危險。」
「收起你的假惺惺,趕緊從我們視線中消失。」
「看見你就噁心。」
陸歸遠笑的慘淡,眼角有晶瑩閃爍。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鍾曼玉有些不悅道:「親愛的,你怎麼放他們走了?
敢侮辱你,剛剛就該殺了他們。」
陸未央道:「他還不能殺,我要留着他背鍋。」
背鍋?
鍾曼玉聽的稀里糊塗:「什麼背鍋?」
陸未央意味深長道:「待會兒你就知道了。」
他轉身望向圍觀人群,道:「屠天王,代表的是大夏顏面。」
「剛剛那一幕若傳出去,有損大夏國威。」
「所以我希望在場諸位能幫忙保密,沒問題吧。」
在場眾人雖覺得新屠天王虛偽,但表面仍恭維巴結。
「沒問題,我們會保密的。」
「哼,都怪那叛國賊不識好歹!」
「我用生命起誓,絕不會對外泄露隻言片語。」
陸未央滿意點頭:「很好。
諸位可以回了。」
圍觀眾人散開回家。
陸未央對騎士隊伍道:「送他們一程吧。」
明白!
上百騎士立即抽出短刀,沖入人群中。
一時間,雪白天地被一抹紅色照亮。
倖存人群嚇壞了,驚叫逃竄。
「屠天王,你......你什麼意思?」
「為什麼......為什麼要殺我們?」
陸未央淡然道:「相比活人的承諾,我更相信死人的嘴。」
你......無恥!
人群很快被騎士團包圍,逃無可逃。
他們只能大聲呼救。
「陸歸遠,救命,快救救我們啊。」
「你......你才是我們的屠天王,求求你,救命啊。」
「嗚嗚嗚,我們知錯了,是我們錯怪你了,我們不該趕走你的......」 他們的悔恨,並未換來陸歸遠的回應。
他已走遠了。
不過,剛剛他們說過的話,仍在腦海縈繞, 「我們才不需要你這個叛徒的庇佑!」
  「有了新屠天王,我們只會安居樂業......」   「看見你就噁心......」五分鐘後,現場再回歸安靜。
鍾家人早嚇傻了, 新屠天王比他們想的要兇狠毒辣。
這頭惡魔,會不會對鍾家人下手?
陸未央沖鍾家人笑笑,鍾家人嚇的差點魂飛魄散。
鍾家老奶奶故作鎮定,道:「屠天王,咱們是一家人,你儘管放心,今天的事......」 陸未央道:「老夫人別緊張,鍾家人我還是信得過的。」
「哎,只是可惜了這些老百姓,不過是圍觀了陸歸遠,就被陸歸遠的殘存餘孽給殺了。」
「哼,我是絕不會放過殺人真兇的。」
鍾家人眼前一亮,立即明白了陸未央的用意。
他是要栽贓陷害給陸歸遠啊。
感情,他是要陸歸遠背這個「鍋」。
「對,對,人都是陸歸遠的殘存欲孽殺的。」
「哼,必須把陸歸遠斬草除根!」
陸未央滿意笑笑:「你們支持我就好。」
「另,昭告天下,一個月後,我和陸歸遠要同時舉行訂婚禮。」
「我要在訂婚禮上,當陸歸遠的面斬了他的餘孽!」
「他當初有多風光,訂婚禮上我就要他多狼狽!」
鍾家老奶奶立即會意,道:「新屠天王,儘管放心好了,我鍾家肯定會認認真真準備您和曼玉的訂婚禮的。」
「至於陸歸遠和鐘聲晚的訂婚禮......他們只配受辱。」
陸未央大笑:「就喜歡跟明白人打交道!」
「馬上清理現場,收兵!」
陸未央很快帶隊離去。
鍾家有人輕聲道:「老奶奶,我總覺得新屠天王娶曼玉,純粹是為了羞辱陸歸遠......」 閉嘴!
老奶奶呵斥道:「只要我鍾家攀上新屠天王這層關係,指定能飛上枝頭變鳳凰。」
「到時曼玉貴為屠天王夫人,還不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這是一箭雙鵰的好事!」
鍾曼玉也點頭道:「奶奶,我不在乎新屠天王對我是不是真心的。
只要對咱鍾家有利,我寧願犧牲自己的幸福。」
老奶奶寵溺的摸了摸曼玉的頭:「哎,還是曼玉理解奶奶的用心良苦,奶奶果然沒白疼你。」
「行了,都回去吧,專心準備一個月後的訂婚禮。」
...... 漫天飄雪。
一道瘦弱人影,騎着單車,艱難載着一男人前行。
兩個家族棄子,相依為命。
「陸歸遠,以後我就叫你陸哥好不好?」
「咱們往後就是夫妻了,你願意與我白頭偕老嗎?」
「陸歸遠,鐘聲晚,這讓我想起一首詩來,我念給你聽。」
「蒼蒼竹林寺,杳杳鐘聲晚。
荷笠帶斜陽,青山路歸遠。」
「你怎麼不說話啊,你可千萬不能睡着啊,會凍壞的。」
陸歸遠很虛弱,不過嘴角依舊帶着幸福笑意。
「聲晚,給我一個月時間,我讓你登頂億萬人之上,好么?」
一個月,就差不多時機成熟了。
「不要。」
鐘聲晚說著,深深的低下了頭:「只要你不嫌棄我,我就心滿意足了,才不要做億萬人之上。」
現在陸歸遠性命堪憂,鐘聲晚才不相信他能再創輝煌。
陸歸遠皺眉。
他看的出來,鐘聲晚因臉上疤痕原因,一直很自卑,從不敢在外人面前抬頭。
還生怕自己嫌棄她。
殊不知,這塊疤痕對陸歸遠來說,就是小菜一碟。
他除了「屠天王」的身份,還有另一個身份:藥王殿殿主!
陸歸遠道:「聲晚,放心,我肯定能治好你臉上的疤的......」 鐘聲晚不想談論這個話題,打斷了他:「好了,我們到了。」
「這是我父親開的回春醫館,他能治好你的傷的。」
「咱們進去吧。」
好。
結果兩人還沒進去,一道人影便揮舞着一把掃帚沖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