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以前我沒得選,現在我想斬神
以前我沒得選,現在我想斬神 連載中

以前我沒得選,現在我想斬神

來源:google 作者:夢中斬龍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夢中斬龍 許安生

世界重生與毀滅,循環不止,直到所有祭品犧牲如果這人間是神編織的一場夢,一個失眠的人想要喚醒所有的人.....多年之後,許安生回首過往,千里孤墳,誰與話凄涼「如果讓你再選一次,你會怎麼做?你又如何確定,你是否早已做過那樣的選擇」展開

《以前我沒得選,現在我想斬神》章節試讀:

許安生昨夜沒有睡好,一整晚都在半睡半醒間,對於他昨天的做法很是後悔。

甚至天還未明就起了床,呆坐在床頭聽着窗外蟲鳴鳥叫,隔壁房間大叔時不時傳來幾句夢話,有時驚恐大叫,有時低聲啜泣。

很難想像是什麼事情讓大叔這種中年男人會在夢裡哭泣,似乎每個人都內心深處不願觸及的痛苦記憶,也許這就是大叔醉生夢死的緣由吧,許安生心裏這樣想到。

雖然許安生現在眼睛乾澀,頭昏腦脹但是也沒了再睡一覺的打算,起身爬進床底掀開一塊石磚,從地上摸出一個破爛的檀木箱子。

一本書、一截帶血的袖口、一塊乳白色的石頭、一些銅錢和碎銀這些就是他全部的家當了。

書是撿來的念術正經,帶血袖口和石頭不知從何而來,好像記事起就一直放在身上,乳白色的石頭看起來形狀不方不正,上面還有不少缺口,看起來毫無規則,透過光可以看到裏面有白色濃霧一樣的東西在緩慢流動。

銅錢和碎銀粗略計算了一下大概有一百多兩,都是這些年積攢下來的,甚至連輕舞需要的零頭都達不到。

不禁感嘆道:「錢到用時方恨少,也不對,應該是錢永遠都恨少啊。」

許安生取下戴在脖子上的玉,要是在以往這種奇怪的東西他應該會把它也放在這個箱子里。

可是一想到輕舞的笑靨和她在欄杆上不顧生死的肆意舞動,沒由來的想起從書塾老師那裡聽到的一句話:「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

…..

所以許安生決定再探破廟,看着路上掉落的石料已經不在,只在山路上留下一些或深或淺的凹陷。

進入破廟還是沒能見着邋遢大叔,只是神像腳下的雕像多了幾個,其中一個正在雕刻的石像是一個女子抱着她的孩子低頭訴說著什麼,還未雕刻完成所以看不出女子的表情,但是許安生一眼就感受到了莫名地悲傷。

許安生在廟裡呼喊了幾聲沒有得到回應,此次又是無功而返,不知為何最近總是諸事不順,着實詭異。

許安生只得安慰自己道:「雖說玉算起來應該是破廟裡邋遢大叔的,但是看大叔丟給自己毫不在意的模樣應該也不會怪罪自己吧。」

話音雖然不大,但隔牆有耳,躲在暗中跟了許安生幾天的黑衣人總算有了些收穫,喜悅之中又一陣後怕,如果傳說中的那人真的在此他這藏匿功夫能躲得過嗎?

看來的找個機會把這份差事給甩掉,大人物們的事,我這種藏在暗處的小人物總是第一個死。

……

少年不知道的是那句話後面還有兩句:「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

在這個世界如何才能獲得自由,是變得富有、還是變得足夠強大?天地為牢籠,世間一切事物皆是藩籬,如何能夠超脫。

許安生回到屋裡,簡單收拾了一下,天剛蒙蒙亮,時間還早便走到屋外院子里打起拳來,想起高峰先前所說他步入一品武夫的境界,可他確是毫無頭緒。

這個世界有念師,有武者。

人的一切行為由心念驅使,每個人一生中有着無數的念頭產生龐大的念力,人軀體死後念力回歸於世間,化為天地元氣。

念師能夠感應天地元氣,與之和諧共存,所謂通過念力控制天地元氣倒不如說是與其共舞,更有甚者可以通過念力與天地間的元素產生共鳴獲得近乎神跡般的力量。

除了人類之外而世間萬物也有無意識的「念」和念師吸收念力精鍊後排出的雜亂無用的念,人們稱之為天地靈氣。

武者吸收靈氣鍛體修身,最終天地靈氣也通過武夫為載體轉換成了念力。

天地靈氣與天地元氣,歸根結底本身一源。

可是這個世界許多念師看不起武夫,認為武夫只是「清潔工」,而念師則是天選之人。

許安生想要成為念師倒不是跟他人一樣看不起武者,而是求學無門。如今莫名其妙的成了一品武者,想必是從大叔哪裡學來的拳法功勞。

迎着緩緩升起的朝陽許安生一板一眼的打起了拳,感受着周身天地靈氣緩緩侵入丹田,因為不會正統的修鍊法門所以這個過程很慢,待到丹田傳來一陣充盈之感便以心念引動丹田的靈氣至上進入識海。

可是靈氣到達胸口處時他胸悶難忍,頓時氣息不順一口鮮血噴湧出來,身形不穩摔倒在地。

許安生以為是他的修鍊方法出了問題便也沒有過多在意,用手撐起身子手指傳來一陣刺痛,原來是昨天的傷口一用力被撕開了。

無奈的拍了拍臉,看着手上也開始淌出鮮血,許安生自言自語道:「難怪都看不上武者,一拳一拳的打來打去既傷身體,又不瀟洒風流。」

當然吐槽完他還是繼續認真打着拳。拳法動作輕柔,剛柔相濟,伸縮開合、收放來去、吞吐含化,皆由意念牽引。

迎着朝陽,遠方天地一線光暗分明,隨着太陽緩緩升起天地之間界限變得模糊,好像光芒把天地連接在了一起。

一陰一陽謂之道,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

許安生心有所感,一明一暗、一陰一陽,如拳法的一剛一柔,此拳靜為陰,動為陽,一式放完,則動靜轉換,陰陽調和。

打完一套拳後許安生神清氣爽,感覺拳法似乎都有所精進,但是運氣還是有阻塞感。

修行路漫漫,何曾有坦途。

…..

院子外面的草叢傳來悉悉索索的動靜,一隻公雞昂首闊步走出來,一步跳上藩籬,迎着紅日「喔喔」的叫了起來。

太陽升起,公雞打鳴,凡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世間萬事萬物好像都有它指定的路要走,如果武夫是「清潔工」,那麼念師就像是「下蛋的母雞一般」,吸收念力提煉,排出濁氣,最終死後還是歸還與天地。

許安生抬頭望着天,如果真的有神,那麼它是不是像圈養家畜一樣的在養着人類和世間的一切,待到收穫時它會用怎樣的方式來摘取世間這豐盛的果實呢。

許安生這大逆不道的念頭要是被神廟的人發現估計得把他吊起來燒死,好在沒人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