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以妻之名
以妻之名 連載中

以妻之名

來源:google 作者:楚明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淺雪 楚明 都市小說

娶了個女神,沒想到展開

《以妻之名》章節試讀:

林淺雪隨即擠出一個笑容,笑着對楚明的小嬸說: ”阿姨,我去看看外面是誰。 ”

楚明的小嬸說: ”好。 ”

林淺雪看了一眼母親蘇柔,隨即暗吸一口氣,站起來往外走去。

楚明看林淺雪和蘇柔母女兩的反應不尋常,心想可能是林淺雪的叔叔林漢來了,擔心林淺雪便也站起來,跟蘇柔說: ”蘇阿姨,我跟她出去看看。 ”

蘇柔有些緊張,畢竟楚明的小嬸並不知道她家的事情,要是被楚明的小嬸知道了,不知道會不會發生什麼變故,當下說: ”你是客人,還是我陪她去吧。 ”心想自己出去想辦法把林漢打發走算了。

楚明是知道林漢的事情的,所以沒聽蘇柔的話,笑着說: ”沒事,蘇阿姨。 ”隨即往外走了出去。

蘇柔想叫回楚明也沒有辦法,只能嘆了一聲氣。

這個時候可千萬不能發生什麼衝突,要不然這門婚事只怕要吹了。

其實楚明和蘇柔的想法也是一樣,並不想讓小嬸知道這個事情,雖然他小嬸並不是他父母,不會直接強制要求他,可也是他的親人,對他又好,所以楚明更希望能開開心心地把婚事辦了,不要發生什麼不愉快。

林淺雪到了院子里,就見楚明跟了出來,詫異道: ”你怎麼出來了? ”

楚明說: ”我跟你出來看看。 ”

林淺雪疑惑地看向楚明,楚明伸手握了握林淺雪的小手,給予安慰。

林淺雪本來心裏很害怕林漢,忽然間竟是有了勇氣,不再怕了。

牽着手開了院門,果然就看到外面停着林漢那輛銀色的寶馬五系,超過五米長的車身,大氣的輪廓,營造出了一種強烈的豪華感。

林漢帶着兩個走狗林棟和林孟站在門外,林漢看到林淺雪,就笑着說: ”小雪,你媽在嗎? ”

林淺雪沒好臉色,冷冷地說: ”我媽不在,你改天來吧。 ”

林漢呵呵笑道: ”是嗎,呵呵聞到香味了,準備開飯是吧,正好我還沒吃飯呢。 ”說完就要往裏面走。

林淺雪說: ”林漢,今天我家有事情,你改天再來吧? ”

”有事情?林漢? ”

林漢聽到林淺雪的話冷笑起來,隨即說道: ”我是你叔叔,你不喊叔叔,喊我名字,誰教你的? ”

林淺雪說: ”我叫不出來。 ”

林漢冷哼一聲,說: ”沒大沒小!信不信我替你死去的老爸教訓你? ”

楚明聽不下去了,淡淡地插了一句: ”你試試。 ”

林漢這才看向楚明,冷笑一聲,說: ”你就是楚明? ”

楚明說: ”我是楚明,怎麼? ”

林漢說: ”沒什麼,今天有事情,就是談你和小雪的婚事吧,那正好,我是他叔叔,也想聽聽。 ”說完直接走進大門,往裏面走去。

楚明還沒見過這麼囂張的人,人家都說不歡迎了,竟然還要往裏面闖,當下拳頭就握了起來。

林孟和林棟看到楚明的樣子,譏笑一聲,走到楚明面前,挺起胸膛,凶神惡煞地道: ”怎麼?想動手啊? ”

楚明便想打人,林淺雪拉住了楚明。

楚明回頭看了一眼林淺雪,見林淺雪近乎哀求的目光,心知林淺雪是怕鬧出事,想到小嬸也還在,便忍了下來。

林孟和林棟見楚明忍了下去,沒敢動手,還以為楚明慫了,不屑地譏笑一聲,說: ”真以為殺過人坐過牢,就可以嚇人了啊? ”說完囂張地往裏面走了進去。

楚明真想從後面趕上去乾死這兩個雜種啊。

林淺雪說: ”別衝動,你剛剛才出來,可別再進去了。 ”

楚明看了看林淺雪,只能強忍打人的衝動,說: ”行,咱們進去吧。 ”

回到餐廳,就見林漢笑呵呵地說: ”大嫂在吃飯啊,正好我也還沒吃呢,來得早不如來得巧啊。 ”也不管蘇柔高不高興,走到餐桌邊拉過一張一張椅子便大馬金刀地坐了下去。

林孟和林棟跟着在林漢旁邊坐下。

楚明的小嬸是客人,雖然感覺蘇柔並不歡迎林漢,可也不好說什麼。

楚明和林淺雪跟着走到餐桌邊,楚明乾脆坐到了林漢對面,與林漢爭鋒相對。

雖然答應忍耐,可楚明畢竟曾經是北倉天王,哪裡受過這樣的欺辱?

林漢假裝沒看到楚明的眼神,笑着說: ”小雪還不給你叔叔和你兩位哥哥添飯? ”

林淺雪惹不起林漢,只得去舔了三碗飯過來,遞給三人。

林漢接過一碗飯,拿起筷子,便喧賓奪主地道: ”吃吧,再不吃菜就涼了。 ”說著夾了一塊牛肉放進嘴裏嚼了嚼,又是贊道: ”這手藝不錯啊,小雪,你做的吧,廚藝有進步哦。 ”

林淺雪勉強地笑了笑,沒說話。

蘇柔也不好說什麼,只是回頭招呼楚明的小嬸吃菜。

楚明的小嬸就算再遲鈍,也看出來了,這個林漢明顯是來找茬的啊。

由於是外人,就顯得比較尷尬了,覺得現在避開也不是,留下也不是,只是悶頭吃飯。

林漢吃了一會兒,將筷子往桌子上一放,說: ”我聽人說大嫂你打算把小雪嫁給這小子? ”

蘇柔說: ”是啊,我和他小嬸都已經談好了,五一結婚。 ”

林漢冷笑一聲,說: ”我不同意。 ”

楚明忍不住說道: ”你有什麼資格不同意? ”

林漢說: ”我大哥去了,我是她叔叔,自然得幫她把把關。 ”

蘇柔說: ”林漢,小雪的事情不用你管。 ”

林漢說: ”大嫂,我不管誰管,難道要眼睜睜看着我親侄女嫁給一個殺人犯嗎? ”

”砰! ”

聽到 ”殺人犯 ”三個字,楚明的忍耐已經突破了極限,一把將筷子拍在桌子上,霍地站了起來,盯着林漢。

林漢也不是軟腳蝦,當場也是站起,說: ”怎麼,小子,你想幹什麼啊? ”

楚明說: ”你再說一遍試試。 ”

”怎麼說你是殺人犯,你還不舒服了,老子就說了,殺人犯,你怎麼樣打我啊? ”

林漢叫囂起來。

作為林氏宗族三房管事,有權有勢,何曾被人這麼當眾頂撞過,更何況只是一個小輩,林漢的怒火也燒了起來。

林孟和林棟跟着站起,惡狠狠地盯着楚明,聲援林漢。

楚明的小嬸只是老實巴交的普通人,哪裡見過這種場面,已是被嚇得面色發白,連忙站起來打圓場,說: ”林管事,你別生氣,楚明年紀小,還不懂事。 ”

林漢冷笑一聲,說: ”他年紀小?坐了八年的牢快三十了吧,年紀還小? ”

蘇柔說: ”林漢,你別在我家裡鬧。 ”說完回頭對楚明說: ”楚明,你先回去吧,小雪,你送楚明回去。 ”

林淺雪說: ”好,媽。 ”隨即跟楚明的小嬸說了一聲,拉着楚明往外走去。

到了院門口,林淺雪跟楚明的小嬸說: ”阿姨,對不起啊,今天鬧了不愉快。 ”

楚明的小嬸說: ”沒事,你好好安撫你叔叔,我們走了。 ”

”嗯,慢走,路上小心點。 ”

林淺雪說完關上了院門。

楚明心中一口惡氣難忍,可是他小嬸在旁邊,也只能先跟他小嬸回去。

走了沒多遠,楚明的小嬸就說: ”楚明啊,我看林家好像也不簡單,要不咱們這婚還是不結了吧,免得又惹出什麼事情。 ”

楚明知道小嬸是為自己好。

可是真的要放棄嗎?

楚明不甘心,也絕不會像林漢這種人低頭。

他說不同意,自己就不和林淺雪結婚?他是誰啊?天王老子?

就算是天王老子,也得先問問老子的拳頭。

楚明越想越氣,將小嬸送回家,到了自己家門口,打開門,忽然一個轉身,就往林淺雪家跑去。

八年的牢,並沒有完全消磨掉楚明的銳氣。

今夜,和八年前多麼相似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