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伊人白露蒹葭為霜
伊人白露蒹葭為霜 連載中

伊人白露蒹葭為霜

來源:google 作者:胡呀鬧一鬧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秋白露 顧相雨

雙強雙潔1v1,沙雕甜寵刁蠻任性大小姐X離職技能滿點小保鏢,實則是黑化後的腹黑無敵大BOSS,現實版:你我本無緣,全靠爹刷錢一個爹,自己被騙,卻還要心急火燎的給女兒張羅終身大事一個爹,自己不行,只有寄希望未來兒媳婦能替自己收服兒子顧相雨:「我不喜歡嬌氣的!」秋白露:「那啥,你看,我們實在不行,要不你兩人湊活一起過一過?」新婚之夜,白露好奇地問「你......不是不喜歡嬌氣的嗎?」「嗯,你的嬌氣是個例外」眾人自閉......扇耳光能致殘,過肩摔能掄圓,插刀都能避險,嬌氣?你先問問那個四十八刀,刀刀避開要害,判定輕傷的變態殺人犯,他同不同意!展開

《伊人白露蒹葭為霜》章節試讀:

次日,不出意料,秋白露沒有在早餐桌上看到喬安娜的身影,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那個人已經徹底被她從生活中清理出去了。

日子又恢復了慣常的平靜,剛剛從學業中掙扎出來的秋白露,打算給自己放個假,做出一副就好像在她不放假的日子,就有努力奮鬥的樣子。

不過卻未能讓她如願。

——

「茜茜,你說我上輩子到底是造了什麼孽啊,這輩子要被那個禿頭老男人這麼折騰,而且你居然還敢幫他說話,你知不知道他對我到底做了什麼!」

原本還泡在湯池裡的溫舒聽到隔壁來人的動靜,突然支棱起耳朵,一邊假意去撈那條離的更遠的浴巾,一邊往屏風隔斷那處湊了過去。

這裡是位於湯池園裡最深處的私湯,能進入到這裡的都是講究人,所以池子建得格外意境,充滿古風的屏障環繞在湯池亭台樓閣四周,水霧和古意交融,難能可貴地,生出高人一等的貴妃意趣。

不過唯一的缺點就是,隔音不咋地。

不過現在這點缺點,落在溫舒所處的境況里,卻成了難能可貴的消遣。要知道,自從她在設計大賽中惜敗,輸給了秋白露以後,她已經有一個星期沒臉出門了,沒想到今天好不容易出來放鬆一下,居然還有這麼勁爆的八卦可以下下水果。

好好奇對方會是誰,不過能來這裡消費的,想來也不會是什麼籍籍無名之輩,至少她口中的老頭兒不是!

溫舒重新將自己沉下湯池,雖然因為水霧交纏,對面的聲音帶着有點失真的不真切,顯得有些霧蒙蒙的,但是卻架不住那姑娘滿心悲愴,吐槽的**太過強烈,溫舒都不用費力,就能把每個字都聽得真切。

「你別光顧着吃啊,你快幫幫我,我真的受不了了,一刻都呆不下去了,茜,救我出去。」

「嗯嗯,忍忍,忍忍就過去了啊。」

「我還要怎麼忍啊,你是不知道,那老頭子完全不做人,昨天都是硬生生把我綁過去的!」

什麼!居然還用上暴力了!吃瓜吃到憤慨的溫舒,頓時覺得水裡溫度太高,讓她有些上頭。

不是!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居然還有人搞強搶民女那一套,這些人心裏到底還有沒有王法!

越想越覺得心裏憤憤的溫舒,乾脆撩起頭髮裹上浴巾,坐到了湯池的邊沿上。

這下對面的聲音更清楚了些,而且彷彿依稀還聽着她的同伴在笑。

血氣陡然逆行上涌的溫舒,照着屏風旁的木框,惡狠狠地砸了兩拳。

「為什麼不報警,在這兒找個沒心沒肺的人哭訴有什麼用!你到底有沒有點常識,遇到這種事情,必須要找**叔叔,膽小和怯弱只會讓他越來越得寸進尺!」

「這事**也管?」

突然聽到隔壁動靜的秋白露愣了一下,她們過來的時候沒聽到隔壁有動靜,還以為沒人,這會兒,義正言辭的聲音再次從隔壁傳來。

「怎麼不管!欸,我說你到底有沒有點法律常識,只要還在這片國土上,所有作姦犯科的事情**都管,所有人的行為,都必須約束在法律的紅線以內!包括你們說的變態老頭,都一樣!」

什麼作姦犯科?什麼法律紅線?還變態老頭?這話怎麼越聽越離譜?

秋白露乾脆將隔斷往上一掀,就看到那邊的溫舒滿臉怒氣的潮紅,說到義憤填膺處,還忍不住使勁跺着水面。

「溫舒!」

「秋,秋白露?」

兩邊同時叫出了聲,不過,情緒正值巔峰的溫舒臉上的驚訝更甚。

她像只離了水的魚擺擺,嘴唇張合一番,才問出自己心中的困惑。

「我這才幾天沒出門,你就家道中落了?好像也沒聽到消息啊?不過你脾氣那麼壞,哪個老頭兒還能強迫得了你?」

秋白露深深地吸了口氣,淡淡地吐出三個字。

「秋公瑾。」

「啊,咳,咳……」

溫舒趕緊用假咳來掩藏自己的尷尬,不過秋白露那冷颼颼的眼神,早就把「你四八四傻」幾個大字摔她胸口上了。

不過好在她胸口有料,能擋得住攻擊,於是乾脆破罐子破摔,把殘存無幾的理智放到一邊,一心撲在滿足自己的好奇心上。

「不過秋叔叔能強迫你什麼啊?」

……

「相親!」

蘇茜原以為秋白露不會再搭理溫舒的時候,卻聽到她嘴裏乾巴巴地又蹦出兩個字。然後對着蘇茜翻了個十分無語的白眼。

默契力滿分的蘇茜,立馬自動將這計白眼裡的深意,簡單翻譯出來。

—我也很無語不想解釋啊,但這姐們兒腦洞堪比銀河黑洞,本來就已經想岔了,再不解釋一下,恐怕明天她就要上社會新聞了。

現在解釋完了,那姐們兒應該識趣點退下了吧!

可另兩人都沒想到,聽完解釋的溫舒並沒識趣而退,而是完全不顧形象地狂笑起來。

「啊哈哈哈哈哈,相親!說出去別人都不信,你秋大小姐也有需要相親的一天,多稀罕啊,哈哈哈哈哈哈。」

「是啊,」

秋白露淡然地,表演了一個滲人的皮笑肉不笑。

「哎,沒辦法,畢竟有設計大賽冠軍的名頭壓着,太多人上門求挑選了,不過才女嘛,總是得恃才傲物一些,為了不落他們的面子,家裡老頭兒才搞出這麼個過場。

其實也能理解,老頭兒這是怕我跟某些人一樣,識人不清,還被剩下,這是幫我把關呢。」

「哈哈哈哈,嗝……」

噗~

一把軟刀子,正中溫舒那顆撲通跳動着的小紅心,將她生生憋出一個笑嗝。

「你,你,你,你這個毒婦,說誰被剩下呢,別以為你年紀小點,我就不敢揍你啊!」

「來啊,我這肚子閑氣正好沒處撒呢,別怪老娘沒提醒你啊,我可是正兒八百練過格鬥的,千萬把你那假鼻子給捂好了啊。」

「你說誰假鼻子呢,我這是天然原生態,如假包換的!真貨!」

咔嚓,呵呵咯咯咯……

一邊用小銀叉子,挑揀出一塊蘋果咬着,一邊樂呵呵看着,兩隻幼兒園都沒有畢業的小母雞互啄,蘇茜調整了個更舒展的姿勢,說實話,這可比看那些虛假名媛捧臭腳好玩兒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