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醫神
醫神 連載中

醫神

來源:外網 作者:雪月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雪月

神農之子,炎帝之後,龍游都市,縱橫江湖展開

《醫神》章節試讀:

『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燕京醫學院貴賓接待室,里三層外三層擠得水泄不通。

柳青雲和各位專家學者坐在一側,江山孑然一身坐在另一側。這年輕人舉手投足之間散發著強烈的古韻古風,彷彿是從幾百年前穿越過來似的,讓這些見慣世面的老傢伙都自慚形穢,唯恐一坐到他的身邊就將自己淺薄的修為暴露無遺。

漫長的沉默之後,柳青雲終於從極度的震驚之中清醒過來,這不是幻覺,這小子就那麼笑吟吟的看着他,就那麼慢條斯理的品茶,看那氣定神閑的樣子絕不像是冒牌貨。

「這麼說,您是代沛公來出席這次杏林大會的?」柳青雲清了清嗓子,客氣的問道。這小子年紀輕輕卻有一種極為強烈的氣場,壓得他心裏突突亂跳,這種感覺連他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自己當年給中央首長看病的時候也沒有這樣過啊,如今怎麼老了老了反而被一個小娃娃給唬住了。

「家師有命,不敢不從……」江山一笑。

不得不說,這小子的笑十分養眼!明眫皓齒,陽光燦爛,如春風拂面,如一隻溫暖的小手直撓到人的心裏去。連柳青雲這樣的老頭子都被他笑得晃了一下神。

「據我所知,沛公門下只有兩位弟子,一位是沛公的愛女秦婉兒,一位是江南神醫世家之子沈震……閣下……莫非就是沈公子?」柳青雲的眼睛一亮,如果這小子真的是沛公的大弟子,江南醫王沈醉之子,那麼這來頭可真是響炸天了!

柳青雲此言一出,在座各位老專家無不變色。老實說,請隱居數十年的沛公出山實屬妄想,可是人家竟然願意派家世顯赫的沈公子過來捧場,可以說已經給足了天下醫者面子!

不等江山回答,人群中已然嘁嘁喳喳亂作一團。看人家那風度,那做派,那氣質,那格調,怎麼一個瀟洒了得!啥叫貴族,哪叫霸氣,你看看人家!在座各路專家學者無不面露喜色,雙挑大指,交口稱讚。

在眾人萬分期待的目光中,江山將手中茶杯徐徐放下,「柳校長,您認錯人了……」他掃視了一番精神亢奮的眾人,「我不姓沈,我姓江,江山……」

「江山?」眾人面面相覷,錯愕無語。沒聽說沛公門下有這麼一號人物啊!

「可是,你剛才說沛公是你師父?」柳青雲的臉色一沉,言語中的「您」也不知不覺變成了「你」。

「不錯,我自幼父母雙亡,寄居恩師門下,勉強說起來也可算作半個記名弟子……」江山微笑着說道。

什麼?記名弟子,還是半個!這簡直是天大的笑話,難道這小子是來砸場子的?!醫道中人,誰不知道所謂的記名弟子簡直和路人甲沒什麼區別!而這半個記名弟子又是什麼東西!沛公這一手是啥意思啊,不會是對不知天高地厚的柳青雲活生生的打臉吧!人群中一陣騷動,或驚詫莫名,或義憤填膺,或幸災樂禍,不一而足。

柳青雲面沉似水,心中有強烈的罵娘衝動,可是在眾人面前他還不得不保持領導的風度。

「哦?容老朽冒昧的問一句,你既然師從沛公,不知擅長何種神技?」柳青雲硬着頭皮咬緊牙關堅守着最後的底線。不管怎麼說,這小子是帶着沛公的名頭來的,給他留一點臉面也是給自己留一條後路。事到如今,他希望這小子好歹說一點兒能唬人的東西,最起碼能堵住看自己笑話那些人的嘴。

「這個……」江山看着越來越混亂的場面,微微一愣,「神技?會掃地算不算?」

整個貴賓接待室轟的一聲炸開了鍋,柳青雲木然看着眼前這個年輕人,哭笑不得。他可以預料這個天大的笑話勢必一夜之間席捲京城,而他柳青雲則會淪為整個醫界的笑柄。

喧鬧聲中,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驚醒了柳青雲,他瞟了一眼手機屏幕,不覺神色一凜。

「你說的那個神醫到了嗎?」電話那邊的女人毫不客氣。

「神醫本尊沒到,只來了一個……記名弟子……」柳青雲的額頭滲出細密的汗珠,神情越發肅然。

「什麼叫記名弟子……」電話那邊的女人微微一愣,「算了,我不管他是什麼人,我就問你,他能不能治我女兒的病!」

柳青雲臉上一窘,「這個,我……也不知道……」

「你這是什麼話!我可是衝著你說的那個什麼神醫才把女兒帶過來的,現在你告訴我不知道……柳青雲,你這個院長還想不想幹了!限你五分鐘,把人給我帶過來,治不好我女兒的病,我拿你是問!」女人的脾氣十分火爆。

貴賓接待室里漸漸安靜了下來,沒人見過院長大人被人家訓成這樣一副孫子樣兒!雖然聽不清電話那邊說什麼,可是柳青雲滿頭大汗謹小慎微的樣子已經在眾人的心目中勾勒出一個霸氣十足的大人物形象。

「我明白您的心情,可是這個病中外這麼多專家都沒辦法……哎……您知道所謂記名弟子的意思……就是……他……他只會掃地……」事到如今,柳青雲簡直想死的心都有了。

「柳青雲,你個老不死的玩我是吧!是你把那個狗屁神醫吹得無所不能,我才信你的……現在你說他會掃地是吧,那就讓他到這裡掃給我看!」啪的一聲,女人直接把電話給摔了。

柳青雲被嚇得一哆嗦,腦子裡嗡的一聲炸響,好一陣的眩暈。女人這種生物真是不可理喻,怎麼就說不清道理呢……

柳青雲嘆了一口氣,臉色慘白的站起身來,衝著江山拱了拱手。

「江山是吧,江神醫,恭喜你啊,有一位貴人要請你掃地……噢,不,是請你吃飯……」

「好啊,好啊,我倒是真覺得餓了……」江山悠悠然站了起來。

這小子是真不知死活啊,還是臉皮真厚啊,眾人看着江山輕描淡寫的樣子,簡直覺得不可思議。

「你說這小子是真傻啊,還是裝傻啊……」

「我怎麼覺得這小子有點兒天然呆呢……」

………………………………………………………………………………………………

燕京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離醫學院的辦公大樓果然只有五分鐘的路程,而柳青雲也同時兼任着第一附屬醫院的院長。

在只有中央首長才有資格入住的特護病房裡,一個美婦人正對着兩個小護士大發脾氣。她給了柳青雲五分鐘時間,可是現在十五分鐘都過去了,這個老傢伙還沒影呢!可惜電話摔壞了,不能打電話過去罵他,於是這股子無名火就完全發泄到兩個不明所以的小護士身上。

「江神醫,您能不能別踱方步了,咱走快點兒成不……」站在電梯口的柳青雲心急如焚的催促道。走廊里隱隱傳來那個母老虎的吼聲,他唯恐那個女人發起飆來真的敢把醫院給砸了。

「哎……」江山臉上一紅。在山上的時候,他身穿粗布棉袍時也是行走如風。可是如今穿上師父找人給他量身定做的長衫,手裡提着木質百寶小提箱,他倒有些不會走路了。柳青雲一路小跑的衝出老遠了,他還在原地踏步呢!雖然嘴上答應着,可是讓他撩起長襟跟着跑,他卻又不肯。穿長衫就要穿出長衫的樣子,總要像師父那般瀟洒飄逸才好,要是隨隨便便又跑又跳一驚一乍的那豈不成了唱驢皮影的了!再說,一個吃飯而已,又不是沒吃過,那麼急赤白臉的,不給師父丟人嗎!

柳青雲簡直欲哭無淚,我怎麼請了這麼一個活祖宗,我這是造了什麼孽啊!雖然心裏冒火,可是若要他自己先進屋安撫那個母老虎,他卻沒有那個膽量。死到臨頭,好歹也要拉上一個墊背的!柳青雲咬了咬牙,硬着頭皮,耐着性子,陪江山踱到一號特護病房的門口,正趕上兩個小護士眼淚汪汪的被罵了出來。

「柳院長……」兩個小護士眼圈通紅,滿肚子委屈。

「嗯,我知道了,你們辛苦了……」柳青雲擺了擺手,讓兩個小護士先下去休息。

「你終於來了啊,你……」病房的門呼的一聲被推開,一聲威力無窮的獅子吼卻戛然而止。那個美少婦對着一臉錯愕的江山,目瞪口呆。

好半晌,女人似乎才回過神來,上上下下狠狠打量了一番這個身着長衫俊朗迷人的年輕人。

「這個就是你說的神醫?」女人的眼中充滿了難以置信的神色,「幹嘛穿成這個樣子,演戲啊!」

「不是……那個……」柳青雲愁眉苦臉的想要解釋卻被女人揮手打斷。

「我不管他究竟是什麼人,總而言之一句話,你是想讓他在我這裡掃地還是讓他給我女兒看病!」女人的臉上露出急切之色。

江山驀然一愣,「怎麼,不是說有位貴人請我吃飯嗎……怎麼又是掃地又是看病的……」

柳青雲急忙背過臉去,不敢看女人咄咄逼人的目光。這個白痴,事到如今還相信有人請吃飯,還真有你的!

不用說,這小子一定是被柳青雲這個老傢伙給哄過來的。可是那又怎樣,既然來了,就別想輕易跑掉!女人一雙如水的杏花眼緊緊盯着江山,「想吃飯啊,好啊……如果你有本事把我女兒的病治好,我請你吃遍京城……不,我請你吃遍天下……不,你下輩子吃飯的事我都包了!」她眨了眨眼睛,嫵媚地一笑,「可是,如果你治不好,我就讓你吃不了兜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