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醫神出獄/醫神出獄
醫神出獄/醫神出獄 連載中

醫神出獄/醫神出獄

來源:google 作者:老虎來咯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魏武

醫神魏武,蒙冤入獄;一朝洗脫,獄火重生;攜三大至寶行天下,任兩個閨女翻了天;走獨樹一幟的中醫崛起之路,創富可敵國的跨國商業巨艦;救人,育人,誰說中醫不能崛起?兄弟,愛人,咱們一起中醫強國!展開

《醫神出獄/醫神出獄》章節試讀:

那個老刑警參與了當年魏武那個案子的偵破,也知道魏武一直沒有認罪並堅持申訴。

於是老刑警立即向領導彙報自己的懷疑,並及時提取李小建的DNA送省廳檢測比對,很快就確定了那小子就是當年血案的真兇。

那小子先是嘴硬,等省廳的DNA比對結果一出來,沒審幾個回合就撂了。

偵查機關這回的動作異常迅速,一邊派人去把李國盛和李小建的媽給控制起來,一邊帶着李小建指認了現場。

隨後調了十幾台高壓水泵,抽幹了李國盛家門前的水塘,找到了那把綠色的塑料刀鞘。

面對李小建的口供和這些證據,他媽和李國盛也沒挺過幾個回合就老實交代了。

原來,案發當晚,李國盛和魏武分手後,剛到家門口。

就在自家的院牆外,遇到了李小建母子。

這女人回到村子後,李國盛沒少跟她鬼混。

她男人和幾個個閨女常年在外打工,李小建更是整天不着家,倒是給他們提供了方便。

女人拉著兒子就跪下了,死活不起來,告訴李國盛,李小建是他李國盛的種,現在兒子犯渾殺了人,你得管!要不然,老娘告你當年強迫我!

李國盛雖然和女人鬼混了無數次,卻從來也沒想到這小子是自己的種!

仔細盤算了一下那小子的出生日期後,李國盛接連抽了7、8支煙。

原來,那小子晚上喝了酒,回家途中遇到下夜班的女工,色心頓起,用刀將人逼進桃林玷污了。

沒想到這小子名氣太大,那女子叫出了他的名字,說要報警。

那小子便一不做二不休,將人殺了。

回去的路上,身上的汗被風一吹,酒醒了,跑回家找他媽要錢跑路,被他媽逼問出了真相,他媽二話不說就拉着他來找他親爸想辦法。

問清了來龍去脈,得知殺人地點和時間,又得知是用從魏武那裡偷走的匕首殺的人,李國盛就想到了嫁禍魏武。

他讓李小建到他慘遭背叛的老爸打工的城市躲躲,免得在人前露出了破綻。

反正這小子平常也是三天兩頭兒不着家,不會引起別人注意。

李國盛回去清理了兩人扔在路邊的煙頭,又在偵察機關找他時,故意把兩人分手的時間提前了。

本來還想將刀鞘偷偷扔回現場去,但就在不久之前,李小建老娘看到兒子腰帶上的刀鞘,着急火燎地解下,扔李國盛家門前的大水塘里了。

魏武實在沒想到是自己的堂叔害了他,不由得唏噓不已。

此時天色已晚,韋檢他們還有事急着趕去省城。

魏武便問郝獄長,他能不能去金老那住一夜。

郝獄長爽快地答應了,既然魏武是無辜的,再送人家回監舍顯然不妥,但省高院的文件沒到,他也無權放人。

正愁着晚上怎麼安置魏武呢,讓魏武去金老那裡住,當然再合適不過了,畢竟沒有出監獄不是嗎。

魏武前腳剛離開,韋檢他們也提出了告辭,郝獄長忙把他們送出門。

剛剛上樓,手機響了,拿起來一看,呦!姜副廳長。

趕緊的,郝獄長接通了電話:

「姜廳長,是您呢。」

「嗯,老郝啊,你調過去也有一段日子了,怎麼樣?還順利嗎?」

「托您的福,都挺好,謝謝領導關心。」

「那就好,我聽說你們監獄今天遭了雷擊?有什麼損失嗎?」

郝獄長一愣,這是誰特么的多嘴,這麼點小事就彙報到省廳了!

看來有人對他來當這個一把手有些不情願啊,真是哪哪都有小人吶!

「是,是,姜廳長,我正準備向您彙報呢,今天下午監獄衛生所遭到了雷擊,引燃了走廊堆放的中藥材,造成衛生所一樓局部火災,所幸救援及時,未造成人員傷亡,財產損失也有限。」

「老郝啊,我看你一點也不像個老好人,我要是不問,你肯定不會彙報的。

行了,剛好楚平在不遠的嶺南中院,一會帶人去你那看看。」

「姜廳長,不用了吧,我派人寫個報告報過來不就行了,何必折騰楚局長一趟。」

「他已經在路上了,估計一會就到了,你務必配合他的工作。」

說完,姜副廳長直接掛了電話。

郝獄長有點懵,就這麼個事,有那麼嚴重嗎?

郝獄長嘴上嘀咕着,腳下也不敢怠慢,急忙下了樓,到大門口迎接。

楚平怎麼說也是監獄管理局的副局長,這個禮數必須有。

約莫過了五六分鐘,楚平就到了。

奇怪的是,楚平坐的不是警車,而是一輛路虎,而且,他是坐在副駕駛的。

駕駛員把車停下,竟然沒有給楚平開門,而是打開后座的車門,下車的是一個三十七八歲的矮壯男人。

這時,楚平自己下了車,與男子一道向大門口走來,還稍稍落後了半個身位,看來那位身份不簡單。

郝獄長連忙上前握住楚平:

「哎呀,楚局,大駕光臨,有失遠迎啊,歡迎歡迎。」

說完就要鬆開手去迎接另一位,楚平卻攥緊了他的手,拉着他就往裡走:

「聽說你們這裡遭了雷,領導讓我來看看,有沒有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

「沒有人員傷亡,財產損失嗎,肯定有,是不是局裡給點救災款?」

這時,後面的矮壯男子說:

「楚局,去現場看看吧。」

到了衛生所,現場正在清理,大廳差不多已經清理乾淨了,一群獄警帶着犯人正在拖地。

男子快步走過去,大聲喝道:

「先別打掃了,一別待着去。」

那語氣太沖,帶隊的老錢不幹了:

「你誰呀?幹什麼的?」

郝獄長趕緊喝住他,揮揮手,老錢這才帶人站到一邊。

郝獄長靠近楚平,剛要發問,楚平道:

「別問了,我就是個帶路的,我也不知道是哪尊大神,拽得要死,一路上都懶得跟我搭話。

不過領導發話了,讓我聽他的。」

壯漢圍着衛生所轉了兩圈,這才問一邊的老錢:

「那個,獄警,打雷的時候,衛生所里都有什麼人?」

老錢脖子一梗,就要嗆他,被郝獄長狠狠地瞪了一眼才忍住了,沒好氣地說:

「當時衛生所里的人多了去了,獄警、醫生、護士、犯人都有。」

壯漢沒有在意老錢的不耐,過來跟郝獄長說:

「監獄長,麻煩你讓人把當時所有在場的人都叫過來。」

老郝同志這回真的愣住了:

「這?也不是什麼大的事故,還是天災,有那個必要嗎?」

「這個你別問了,總之,我必須見到當時在場的所有人!」

郝獄長看看楚平,後者無奈地攤攤手。

老郝同志也沒辦法,衝著老錢一揮手道:

「聽領導的,把人都叫過來。」

不得不說,監獄的辦事效率還是很高的,不出五分鐘,衛生所的門口就列成了三個方隊,分別是衛生所的醫護人員、獄警和犯人。

矮壯男人圍着三個方隊挨個看了一遍,鄭重地和每個人握了手,連犯人也沒落下,又過來跟郝獄長也握了手,然後問道:

「都在這了?」

「對呀,都在呢。」

「不對!你們再查查,一定有落下的!」

郝獄長這才想起還有魏武和金老,正要說話,老錢搭話了:

「還有十幾個人呢,不過不是我們監獄的,是下面市裡來辦案子的,剛走不久,要不您追過去?」

壯漢看向郝獄長,郝獄長點點頭:

「是,沒錯,他們剛走你們就來了。」

壯漢一聽,沖楚平一揮手:

「走!」

楚平可不想再跟過去,趕忙就坡下驢:

「得,領導,這我就幫不了啦,那些人不歸我管,我就不陪您了。」

壯漢微微一愣,轉頭就走了。

郝獄長被弄得摸不着頭腦:

「這人誰呀?這是要查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