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醫神國婿
醫神國婿 連載中

醫神國婿

來源:google 作者:古哥欠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以衣 林萌萌 都市小說

六年奮戰,戰神歸來!醫道聖手,財權無雙!曾經的恥辱和欺壓,他將會逐一雪恥!當年的虧欠和內疚,他也會依次償還除了這片錦繡山河,他也有需要守護和疼愛的人……岳母:你個臭要飯的,馬上和我女兒離婚女婿一個電話四大五星戰將來拜!岳母:我錯了!求求您別離開我女兒!展開

《醫神國婿》章節試讀:

六年前那個夜晚,軒轅英雄終身難忘。

他卻沒想到,那一夜和林以衣的纏綿,居然已經有了結果。

「大姨,不許罵我媽媽!我媽媽不是賤貨!我爸爸也不是乞丐!」女童突然抬起頭,瞪着婦女,奶聲奶氣的語氣中卻充滿了憤怒和堅定。

「喲呵!林萌萌,你這個小雜.種,還敢頂撞我?你媽本來就是賤.人,你爸也本來就是乞丐!」

原來,女童叫林萌萌,婦女是她的大姨。

軒轅英雄沒記錯的話,林以衣的堂姐,叫林嬌。

林嬌說話的同時,一隻手順手揪住林萌萌的耳朵,用力一扯:「小賤種,你再頂撞一個試試?看我不將你的耳朵撕爛!」

林嬌一邊說話,一邊用力撕扯,林萌萌痛得哇哇大叫。

「住手!!!」

軒轅英雄眼神驟冷,如萬年冰霜。

他的女兒,怎可遭人如此傷害,面色陰沉得可怕。

話音未落,他的手已經抓住林嬌的手腕。

軒轅英雄的力氣何其大?不要說一個女人,就是兩百斤大漢也未必扛得住。

「啊!!!」

林嬌痛得大叫,情不自禁的鬆開手。

軒轅英雄一把將她甩開,沒有繼續理他,急忙將林萌萌抱在懷中,看着林萌萌通紅的耳根,心痛得難以呼吸:「萌萌,你怎麼樣?」

「叔叔,我沒事。」林萌萌捂着耳朵,小眼神里滿滿的都是委屈,同時還對軒轅英雄保持着警惕,極其可愛。

「沒事就好……」

軒轅英雄長鬆口氣,轉過頭,看向林嬌:「林嬌,你身為她的大姨卻如此虐待她,你是畜生嗎!」

寒風凜冽,軒轅英雄心中怒火卻熊熊燃燒,今日這種事,只怕早已不是一天兩天,否則林嬌絕不敢這麼囂張。

他恨不得殺了林嬌。

「嘶……你是誰?竟敢管我林家閑事,小心吃不了兜着走!」林嬌捂着手腕,倒吸幾口涼氣之後,這才回過神,一張臉上盡顯陰沉、凶煞,這種凶煞在軒轅英雄眼裡不算什麼,像是個小丑,但林萌萌卻嚇得一哆嗦,恐懼的縮在軒轅英雄懷中,小小身軀不斷顫抖,看樣子平日里沒少被欺負。

軒轅英雄心中一緊。

愈發覺得自己虧欠了女兒。

軒轅英雄將萌萌抱緊,輕聲說道:「萌萌,別怕。有我在,以後再也沒有人能傷害到你。」

一邊說著,軒轅英雄一邊脫下外套為林萌萌穿上。

若是被他曾經的部下見到,恐怕要驚掉下巴了!

當世國將,親自披衣,這等殊榮,何人能享?

林萌萌烏黑的眼睛望着軒轅英雄,她眼裡充滿疑惑和驚詫,不明白這個叔叔為何對自己這樣保護。

「小子,你到底是誰?還有,這個小賤種是我林家的,我想要怎麼折磨就怎麼折磨,快將這個小賤種還給我!」

林嬌如潑婦般尖銳大叫:「今天這小賤種當乞丐討不到錢,看我不將她的臉撕爛!」

說著,中年婦女居然伸出手想要搶奪軒轅英雄懷中的林萌萌。

林萌萌嚇得驚叫一聲,撲入軒轅英雄懷中縮成一團。

軒轅英雄冷眼看着中年婦女。

突然!

他猛地揚起手,狠狠抽在了中年婦女臉上!

「啪!!!」

隨着一聲脆響,只見中年婦女居然被這一巴掌抽得宛如一捆稻草般重重摔在地上,直接昏死!

尤其她一側臉頰紫黑腫脹,口鼻鮮血狂涌,幾粒白森森的牙齒甚至從口中脫落而出,好不凄慘。

軒轅英雄根本不屑與林嬌這種畜生多說,出手,就要她終身難忘!

若非剛回來的第一天,軒轅英雄不想殺人,否則林嬌已血濺十步。

隨後,軒轅英雄不再看那猶如死豬般的中年婦女一眼,目光重新回到林萌萌身上。

此時此刻,再沒有什麼能比林萌萌對他更有吸引力了。

打量着她的五官、臉龐、軒轅英雄越看越是親切,那是一種來自血脈的親切感。

「林家膽敢如此對你……萌萌,你的媽媽呢?她為什麼不在?她是怎麼當媽的!」

當見到林萌萌手上生滿凍瘡,雙腿更是因為在雪中跪地乞討而凍僵。還有通紅的耳根時,軒轅英雄就難以平靜,胸中怒火沸騰。

林嬌如此虐待林萌萌,作為母親的林以衣為什麼不在?

難道,就因為林萌萌是他的孩子,所以她就不管了嗎?

軒轅英雄一直覺得自己虧欠林以衣,這一次回來他便是打算償還。

可如今看到林萌萌如此慘狀,軒轅英雄卻憤怒了,他開始懷疑林以衣是否值得他這六年來拚死搏命來想要許她一世幸福。

「不許說我媽媽!」

林萌萌聽到軒轅英雄說起林以衣不好,頓時變得氣鼓鼓:「所有人就我媽媽對我最好!」

軒轅英雄聽到這話,目光終於變得微微柔和。

「萌萌,我現在就帶你去找媽媽。」

說著,軒轅英雄抱着林萌萌就踏入了暖春園之中。

這一切究竟如何,軒轅英雄要看個明白!

暖春園。

外頭是冰天雪地,可這暖春園之中卻暖如春日,在特殊暖氣的保護下,葉翠枝綠,甚至有鮮花盛開。

林家老奶奶林秀蘭高居主座。

筵席之上,林家人舉杯歡笑,其樂融融。

每個林家人都激動萬分,因為就在今天,她們收到了一份關乎家族命運前途的請帖。

堂堂青龍上將戎馬歸來舉辦宴會,原本只有大昌市頂級人物才夠格得到宴會邀請。

然而林家這一個普通家族不知為何撞了大運,居然也接收到了邀請函,這無疑是天上掉下驚喜!

等參加完青龍上將的宴請,林家必然能夠身價百倍,一飛衝天!

故而人人歡喜,笑語不斷。

此時,卻有一個美麗的女子忽然站起來,凄然哀求:「奶奶,求求您讓萌萌進園來吧。她那麼小,在外頭會被凍壞的。」

只見這年輕的女子猶如皎潔之月,不施粉黛也能嬌美羞花。

尤其她傲人的身材即便被女式襯衫和西褲緊緊包裹,但那玲瓏的曲線卻也無比曼妙誘人。

林以衣。

林家曾經引以為傲的大昌市第一美人。

而如今,卻是最大的……笑話!

林以衣一開口,便有男子站起來嘲笑道:「林以衣,讓你來此沾青龍上將邀請函喜氣已經是格外開恩,那個小野種哪有資格踏足暖春園?」

「你自己已經是個笑話,難道還想要讓我們林家再多一個笑話嗎?我已經交待了大姐,讓她在外頭好好關照那個小賤種!」

男子名叫林右,算得上是林以衣的堂兄。

然而他哪有半點親戚之情,滿臉刻薄、尖酸。

不僅是他,就連周圍滿座親戚賓客,卻也都充滿嘲弄地望着林以衣。

一個被乞丐睡過的女人,如今已經是整座城市的笑話。

她再也不配當林家小姐,只不過是個連下人都不如的賤貨,人人皆可輕辱!

林以衣聽到這話,不由得質問:「林右!你們怎麼對萌萌了?」

林右咧嘴一笑:「那小賤種她爹是乞丐,自然是讓她女承父業繼續當乞丐了!」

「大姐已經剝去她的羽絨服,罰她在暖春園大門口跪地乞討!若是討不到錢,那麼她連吃我們剩下的剩飯殘羹的機會都沒有!」

林以衣聽到這話,滿色蒼白差點沒能站穩。

她咬緊牙齒,端起一杯酒猛地潑在了林右的臉上。

林右被潑了一臉,臉色瞬間變得難看:「你!」

「林右!我女兒如果出了什麼事,那我今天和你拚命!!!」

女本柔弱,為母則剛,林以衣怒瞪林右,眼神決然。

林右在林以衣激憤的目光之下,居然被嚇得一時間不敢說話。

林以衣轉身就要離開筵席,想要去看林萌萌的情況。

這個時候,老奶奶林秀蘭開口了:「站住。」

老奶奶執掌林家大權,她一開口,林家就有人起身攔住了林以衣。

林以衣驚詫望向老奶奶:「奶奶……」

只聽老奶奶林秀蘭淡漠說道:「那小賤種冷一冷又不會死,你大姐也會有分寸,反倒是你,讓你來就想問你一句,今天是不是該將和陳少的婚事訂下來了?」

隨着老奶奶開口,只見一個西裝革履的年輕男子站起身來,滿面笑容地來到林以衣面前,雙眼貪婪掃過她迷人的身軀:「以衣,你願意當我的女人嗎?」

陳斌。

陳家大少,也是今天林家聚會最尊貴的客人。

「陳少年輕有為,他不計較你以前的骯髒低賤過往而願意娶你,已經是你三生有幸。」

不等林以衣開口,端坐上方的老太太林秀蘭親自起身,來到兩人身前:「還愣着幹什麼?快給陳少敬一杯酒,感謝陳少不嫌棄你的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