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一世巔峰林炎
一世巔峰林炎 連載中

一世巔峰林炎

來源:外網 作者:林炎柳幕妍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林炎柳幕妍 都市言情

炎剛剛心不在焉的打開大門,一件黑色布料砸在腦門上,擋住他的視線。伸手一抓,才發現是一件黑色薄款踩腳緊身褲,站在自己眼前的,是一位二十歲左右女生,穿一身紫羅蘭校服,露出一米二的長腿,正叉着腰嬌聲喝斥。「林炎,你是不是腦子壞掉了?」「我跟你說過多少次?我的衣服都是高檔貨,要手洗的,你是不是給我機洗了,你看看,都勾絲了,破襠了,叫我怎麼穿?」「你賠得起嗎?廢物就是廢物,連個衣服都洗不好,留你在家裡有什麼用,還不如養只狗。」女生叫柳幕晴,是林炎的妻妹,現在還在江州大學讀大二,人是很美,還是校花,但林炎對展開

《一世巔峰林炎》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
[https:///]

第7章
「啊,怎麼回事?」
「是個小女孩,臉都青了,好像沒氣了!」
「看着好嚇人,不知道姚神醫還能不能救活?」
人群中,傳來一陣議論聲。
緊接着,一個抱着五六歲小女孩的中年男人,滿臉焦急無助,流淚不止的衝進林炎他們所在的房間,噗嗵一聲,就給跪下了。
姚青青動作很快,馬上就給小女孩檢查。
一查,臉色一變,沒有呼吸。
心跳,也沒有。
她立刻就開始做心肺復蘇,一邊問中年男人,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男人哭着道:「我不知道,我我只是,轉身付了個錢,我女兒就突然倒在地上,沒知覺了。」
姚興邦看了看,道:「檢查喉嚨。」
姚青青照做,但沒發現有東西卡住。
姚興邦給小女孩用力拍了幾下,也沒有東西吐出來,最後搖搖頭,嘆了口氣。
男人跪在地上,號淘大哭。
林炎表情很古怪,因為,他看到一個跟小女孩長得一模一樣的虛影,就站在他旁邊,怔怔的看着男人,嘴裏喊着爸爸。
「是她的靈魂嗎?」
「見鬼了,我居然能看見這種東西。」
有道是人死不能復生,但在天醫道法中,剛死之人,還是可以救一救的。
他拍了拍持續搶救的姚青青:「要不,我來試試。」
她頭也不回:「別搗亂。」
林炎一把將她拉開:「你這麼做是沒用的。」
姚青青被拉了個踉蹌,無比惱火。
林炎卻直接朝小女孩的靈魂一抓,強行將她按在了肉身上天醫道法中,包涵鬼醫技能,連鬼都能治,自然能看見。
他這一抓,也有名堂,叫移魂。
「姚老,你過來。」林炎說道。
「啊?」姚興邦下意識往前,以為要幫忙。
林炎卻道:「你不是學過鬼門十三針嗎?我現在就用鬼門十三針救她,能不能學會,看你自己了。」
說完,直接施展真氣雷針。
姚青青捂着胸口,被氣的。
真是吹牛不打草稿,居然敢對自己爺爺用這種口吻說話,真當自己是神醫了?
特別是看見他還是像上次一樣,用手指頭戳戳戳,看着像小孩子玩泥巴,更感覺荒唐。
「不用銀針嗎?」
姚興邦驚疑道,這也太離譜了。
他現在也覺得這小夥子有點不正常,是自己太心急了。
「用不着,銀針是小道,我用的是氣針。」林炎一邊說,一邊繼續戳。
「林炎,你別鬧了,你不是醫生,上次你媽醒來只是僥倖,這是在耽誤時間,讓我來,說不準還有救。」姚青青大聲說道。
跪着的男人驚呆了:「他他不是醫生嗎?」
姚青青道:「他不是。」
男人頓時就怒了:「特么的,不是醫生,你還這麼折騰我女兒,神經病,你給我滾開!」
他一腳踢在林炎腰上。
「別動我,不然你女兒就真死了,還剩最後一針。」林炎一動不動,大聲呵斥,然後一指戳在小女孩的心窩處。
「啊——,我弄死你。」男人暴怒,一巴掌甩過去。
卻被林炎一把抓住,淡淡道:「看看你女兒,她醒了。」
「啊?」
幾個人都死死盯着小女孩。
睫毛,一動。
然後,睜開眼睛。
居然,真的醒了。
姚青青瞪圓眼睛,一臉不可思議。
但是,小女孩醒了後,並不好受,捂住自己的喉嚨,呼吸困難。
「喉嚨里有東西,沒能拍出來。」姚興邦急忙說道。
「我來!」
林炎開口,手掌按在小女孩胸口。
手指連彈,如彈琵琶。
姚青青非常眼熟,因為這正是之前林炎給他母親推拿的手法。
「啪!」
最後猛的一按,小女孩嘴巴里,噴出一物。
一顆金桔。
男人想起來,叫道:「是糖葫蘆,我之前給馨馨買的,還以為早就吃完了,沒想到」
林炎道:「剛才卡的太深,所以沒拍出來,現在好了。」
果然,小女孩已經能自主呼吸,臉色也緩和下來,朝男人喊了一聲:「爸爸!」
男人一把抱住女兒,失而復得,心情大起大落,嗚咽哭泣。
林炎看向姚興邦:「老爺子,看清楚了嗎?」
姚興邦臉色激動,兩眼放光:「真的真的是,鬼門十三針!天哪,有生之年,能看見完整的鬼門十三針,死而無憾了!只是老朽老眼昏花,剛才小兄弟下手太快,我」
林炎笑了笑,看到辦公桌上有筆跟紙。
走過去,抓起筆就唰唰唰寫了起來。
兩分鐘不到,寫完。
林炎抓起紙張遞給姚興邦:「送你了。」
姚興邦接過一看,吃驚的下巴連連顫抖:「這這是,鬼門十三針的,完整要訣?你,你就這麼送給我?」
這種鬼神莫測的針法,哪個醫門不是珍藏起來,萬金不賣?
隨隨便便就送出去,你是敗家子嗎?
林炎一點都不在意,因為鬼門十三針,在天醫道法龐大的系統中,只屬於微不足道的一種;本來就是白來的,也就沒有敝帚自珍的概念:「老爺子,你是江州神醫,懸壺濟世,救人無數,把這門針法傳授給你,會有更多的病患得到救治,我為何不肯?你也可以傳給小姚醫生。」
「噗通!」
姚興邦一把年紀了,竟然直接給林炎跪下了,「興邦,多謝傳授大恩;老朽不才,也替廣大患者,感謝小兄弟,大德大義。」
「起來,起來,老爺子不必如此。」
林炎趕緊把他拉起來。
小女孩的父親,千恩萬謝。
特別是剛才還踢了林炎一腳,更是後悔莫及,羞愧的無地自容。
「小神醫,剛才真是對不住,你救我女兒,讓她起死回生,等於救了我全家,我居然還打了你,我真是該死!我叫周成文,是文成地產」
還沒說完,就被林炎打斷:「你不用自責,我能理解你當時的心情,你女兒剛剛恢復,你好好照顧她!老爺子,姚醫生,沒事我就先回醫院照顧我媽去了。」
說完,轉身開門,揚長而去。
姚興邦想追都追不上。
周成文反應過來:「哎呀,我還沒問小神醫叫什麼名字,這救命大恩,我不能不報啊!姚神醫,你們總知道他是誰吧?」
姚興邦看向姚青青。
姚青青道:「他是林氏集團創始人,林宇的兒子,林炎。」
周成文一怔:「啊,是他?!」
姚興邦也趕緊對孫女道:「青青,你快追上去,我們不能白白拿了他的東西,一點表示都沒有。」

《一世巔峰林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