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一胎三寶:baby個個是大佬
一胎三寶:baby個個是大佬 連載中

一胎三寶:baby個個是大佬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南宮毅 古代言情 燕如霜

【團寵】【萌寶】【馬甲大佬VS殘疾大佬】她被繼母親爹親手送上慕時年的床,扔下66塊錢之後逃之夭夭一別六年,她帶着三個寶寶高調歸來,誓要復仇卻不想她的慷鏘復仇路,突然殺出個男人,對她齜牙咧嘴,窮追猛打幸虧三個萌娃天賦異稟大寶貝:傭兵天才「欺負我媽咪者,死翹翹!」二寶貝:黑客天才,五歲拿下世界黑客排行榜no.1的寶座「我會讓你們沒有秘密!」三寶貝:神醫天才「你有罪,我有葯,嘻嘻,吃嗎?!」……慕時年表示:「你們都是我的崽,快把你媽拐回來!」展開

《一胎三寶:baby個個是大佬》章節試讀:

第2章屋內的爐火燒得更加旺了,可是宋光卻覺得周身都是寒意,冷汗不住從背上往下流,頃刻濕透了身上的衣裳。
身為靖王府侍衛統領,靖王最得意的手下,今日卻犯了一個不可饒恕的錯誤,帶領十幾名侍衛在王府巡視,卻讓刺客輕而易舉地潛入王府刺殺王爺,並且還跟靖王在屋頂上交了手,他們都未能察覺。
這要是傳出去,他以後也沒臉在帝都混了。
南宮毅斜倚在軟榻上,低垂着眼眸把玩着手裡的一把小箭,面上神色十分平靜,根本看不出他的情緒。
可是宋光卻知道,主子越是這樣面無表情,就證明他心中怒氣越大,指不定下一刻,他就會讓自己去刑房領板子。
見過這東西嗎?」
南宮毅終於開口了,語聲與他的表情一樣清淡。
宋光搖了搖頭:屬下未曾見過,不過卻聽說過南郡的蕭家最擅長使用這種輕巧的弩弓小箭,刺客可能是他們派來的。」
蕭家?」
南宮毅嗤笑一聲道:他們還沒那個本事做出這麼精緻的東西,再說他們也沒有用毒的習慣。」
您是說這箭上有毒?」
宋光心一驚,忙凝目去看南宮毅手裡的小箭,這才注意到那箭頭微微閃着銀藍色的光芒,果然是淬了毒。
他的心裏一陣後怕,還好自家主子功夫好躲過暗箭,不然他就是死一萬次也無法原諒自己。
他趕緊說道:殿下,屬下已經派人封了城門,只要您一聲令下就可以全城搜捕,除非那刺客長了翅膀,否則一定難逃羅網。」
南宮毅的目光終於從小箭上移開,輕飄飄地瞟了宋光一眼: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愚蠢?
她既然有本事在王府來去自如,就有本事逃出城去,你就算挖地三尺也找不到她。」
宋光心中一緊,暗叫慚愧,主子說得沒錯,憑刺客的身手,這會子只怕早已逃出城去了。
不過,你們可以去搜一搜,把動靜鬧大點。」
南宮毅又垂下眼眸,繼續把玩小箭。
宋光一愣,隨即明白了,忙點頭道:是,屬下這就去做。」
說完,他轉身往門外走去,一顆懸在喉嚨眼的心慢慢往下放。
還好主子顧着琢磨刺客的身份,忘了懲罰自己,今後只要加強守衛,別再犯錯,就能免去皮肉之苦了。
誰知他剛走到門口,就聽見身後傳來南宮毅懶洋洋的聲音:別忘了去刑房領十大板子。」
宋光腳步一頓,臉色頃刻垮了下來。
該死的刺客,害得他受罰,有朝一日一定要抓來剁成肉醬,為自己那可憐的屁股報仇。
宋光一走出門,南宮毅臉上的神色就變得凝重,他凝視着手裡的小箭沉思了片刻,慢慢勾起一絲笑容,自言自語道:我等着你再來。」
……天色大亮,距離京城數十里的虎頭崖下的一處山谷中,燕如霜跪在一座精緻的小樓前一動不動。
下了一夜的雪已經停了,她的頭頂和肩背處瑩白一片,除去面罩的俏臉被寒風吹得通紅,小巧的櫻唇也紅得異常。
昨夜行刺靖王失敗,她一路飛奔回來,消耗了許多體能,加上又在風雪中跪了一個晚上,身子有些吃不消了,若不是她咬牙堅持,只怕已經倒下了。
任務未能完成,燕如霜深知師父必定會責難,為了少受一點皮肉之苦,她一回來就主動跪在屋前,希望師父醒來看見能稍稍緩解心中的怒氣。
師妹,師父醒了,要你進去。」
小樓的門打開,一名身穿白衣的年輕男子快步走出來,一臉疼惜地看向燕如霜。
他是燕如霜的二師兄展柏,這一晚燕如霜在外面的雪地上跪着,他則在屋子裡憂心忡忡地坐了一個晚上。
心愛的小師妹在風雪中受苦,他雖然心疼得要命,卻不敢有任何舉動,因為一旦被師父知道,燕如霜就會受到更加嚴厲的懲罰。
燕如霜抬起頭,飛快向展柏投去一個詢問的眼神。
展柏劍眉緊鎖,向燕如霜搖了搖頭,就轉身往屋裡走去。
燕如霜心下一沉,暗道不妙。
這是他們師兄妹之間的暗語,搖頭則表示師父很生氣,看來這回是凶多吉少了,師父必定饒不了她。
揉了揉酸麻的膝蓋,燕如霜艱難地站起來,搖搖晃晃走進小樓。
屋外冰天雪地,小樓內卻溫暖如春,各色奇花異草競相開放,點綴着亭台樓閣,宛如仙境一般。
院子里的一處涼亭內端坐着一位身穿白袍的男子,他背對着大門,看不見他的面容,只能看見一頭白髮如銀絲般披散在腦後,給人一種飄逸若仙的感覺。
燕如霜的一顆心跳得飛快,一步一步走到白髮男子身後,雙膝跪下,低聲喚了句師父。
白髮男子沒有回頭,而是抬手端起桌上的一杯香茗喝了一口,才緩緩說道:為師早就料到你殺不了他,只是沒想到你能毫髮無損地回來,看來,你可以出師了。」
燕如霜原本低垂的眼眸猛然抬起,一臉驚愕地看着白髮男子。
原來師父讓她去行刺南宮毅不過是為了考驗一下她的功夫!
假如昨夜她未能逃脫,此刻已經死在靖王府了!
心底升起一股寒意,師父明知此行兇險,卻還要她前往,他的心難道真的是鐵石做的?
似乎感受到了燕如霜悲憤的眼神,白髮男子的語氣突然變得冰冷:怎麼,你在怨我?」
徒兒不敢。」
燕如霜慌忙又低下頭去,面色恢復恭敬。
白髮男子一陣沉默,良久,他再次開口:三日後是南宮毅亡母的忌日,屆時會去安華寺祭祀,你好好準備一下。」
燕如霜又是一驚:師父,您還要我去殺他?」
不,我要你去救他。」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一胎三寶:baby個個是大佬》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