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一胎三寶:夫人又又又帥炸了
一胎三寶:夫人又又又帥炸了 連載中

一胎三寶:夫人又又又帥炸了

來源:google 作者:蘇溪若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蘇溪若 陸霆川 霸道總裁

被設計陷害入獄,蘇溪若成為過街老鼠監獄毀容產子,繼妹頂替她的身份成為豪門未婚妻為了母親孩子一忍再忍,對方卻得寸進尺蘇溪若忍無可忍,握拳發誓,再忍她就是個孫子!於是所有人都以為曾經這位跌落地獄的蘇小姐會更加墮落的時候,隔天卻發現各界大佬紛紛圍着她卑躬屈膝而傳說中那位陸爺手舉鍋鏟將蘇溪若逼入廚房:「老婆,什麼時候跟我回家?」...展開

《一胎三寶:夫人又又又帥炸了》章節試讀:

  「這裡是我的廁所哦!」瀾瀾看着面前瘦巴巴的小妹妹,不解的問道,「你怎麼會來這裡?」

  「我,我是跟着媽咪一起來的。」小丫頭有些害怕的對手指,「我不是故意要用你的廁所噠,我只是想尿尿了。」

  「你有媽咪嗎?」瀾瀾羨慕的看着她,「哇,我也好想有媽咪哦,但是我媽咪不喜歡我。」

  小丫頭甩甩頭上的小辮子,一臉驚奇,「為什麼你媽咪不喜歡你吖?我媽咪可喜歡我了!還給我做小餛飩吃呢!」

  瀾瀾情緒頓時低落下來,正想開口,就聽到外面有人在叫自己。

  「小少爺?小少爺!您在哪裡呀?」

  「方管家,小少爺又不見了!您快讓人幫忙找找!」

  外面傳來女傭着急的聲音。

  瀾瀾一聽,立即就重新縮回了柜子里,還想把櫃門給關上。

  樂樂奇怪的看着他,「你是在躲外面的阿姨們嗎?」

  「嗯!」瀾瀾點點頭,「我不喜歡他們,每天都盯着我,太討厭了。」

  樂樂眨眨眼,「為什麼呀?」

  「沒有為什麼!」瀾瀾關上柜子門,衝著她叮囑。「不要告訴外面的人我在這裡哦!」

  樂樂還沒來得及說,門外就傳來安安奶聲奶氣的叫聲,「妹妹,你上完廁所了嗎?」

  小丫頭洗完手,連忙開門出去。

  外面的女傭們還在焦急的找那個小哥哥,她猶豫了一下,才走到管家爺爺旁邊扯扯他的褲腿。

  方管家低頭疑惑的看着小丫頭,「怎麼了小朋友?」

  「爺爺,我知道你們家的小少爺在哪裡喲!」小丫頭捂着嘴,小聲的說道。

  「你知道?」方管家看着這個可愛的小姑娘,慈祥的問道,「在哪裡呢?」

  「在浴室的柜子里。」樂樂小聲的說道,「小哥哥讓我不要告訴你們,但是電視上說,捉迷藏不能藏在柜子里噠,要是被人忘記了,很危險呢!」

  方管家輕嘆一聲,抬手揉揉小丫頭的腦袋。

  然後才起身走到浴室里,挨個打開柜子的門,果然看見蜷縮在裏面的小少爺。

  方管家憐愛的將小少爺從柜子里抱出來,嘆息道,「小少爺怎麼又藏到柜子里了,是害怕嗎?」

  瀾瀾氣鼓鼓的鼓着小臉,瞪了外面的小丫頭一眼,「你說話不算話!」

  樂樂一臉無辜,「我沒有哦!」

  「告狀精,我都告訴你不要告訴外面的人我藏在柜子里!」瀾瀾很生氣,覺得這個小丫頭也沒剛見面那麼可愛了,「你出去,不準在我家玩!」

  「可系,我沒有答應你不告訴別人吖!」樂樂委屈的紅了眼眶,覺得自己很無辜,「小哥哥太壞了,故意藏起來讓大人着急,不是個好孩子呢!」

  樂樂雖然小,但在孤兒院里卻已經開始照顧比她更小的孩子了。

  她記得有個跟她差不多大的小弟弟玩捉迷藏的時候就藏在了柜子里,可是大家沒能把他找到,最後……

  樂樂心口悶悶的,從那以後她就再也沒見過那個小弟弟了。

  院長媽媽告訴大家,小弟弟沒了。

  樂樂雖然不太明白沒了是什麼意思,可她記得當時大人們都很傷心呢。

  「走就走!」安安牽起妹妹的手,對着那個在管家懷裡的小男孩呲牙,「要不是媽咪在這裡給人看病,我們才不會來這裡呢!不準凶我妹妹!不然我打你哦!」

  瀾瀾眼睛一亮,掙扎的從管家懷裡跳下來,屁顛屁顛的跑到安安面前,「你要跟我打架嗎?!好耶!來跟我打架好不好!」

  「小少爺,您在說什麼呢!這兩個小朋友是客人,您不可以跟他們打架的。」方管家連忙將小傢伙重新抱起來,無可奈的說道。

  「可是管家爺爺,我還沒有嘗試過打架是什麼滋味呢。」瀾瀾不高興的鼓着臉,「我想跟人打架!」

  「瀾瀾!」

  這時,陸千柔從樓上走了過來。

  看到三個小孩兒湊在一塊兒,眉頭一皺,直接過去衝著瀾瀾說道,「你怎麼跟這種身份低賤的人湊在一起說話?走,姑姑帶你去玩拼圖,這種小乞丐心眼多,你可別被他們騙了。」

  「誰是小乞丐呀!樂樂和哥哥才不是小乞丐呢!」

  小丫頭聽到陸千柔這麼說自己,立即不高興了。

  以前在孤兒院的時候,就有人叫自己和哥哥小乞丐,還衝着他們扔石頭。

  現在她是有媽咪的寶寶了!才不是什麼小乞丐!

  「呵。」陸千柔知道這倆小孩兒是蘇溪若的兒女,對這種小屁孩自然沒什麼好臉色。

  她抱着瀾瀾,居高臨下的看着倆小孩兒,冷冷的嘲諷,「貧民窟來的孩子不是小乞丐是什麼?你們兩個小東西給我聽着,我們家瀾瀾可不是你們這種出身卑微的孩子能夠輕易搭訕的對象,想要討好瀾瀾是不可能的,少廢心思在瀾瀾的身上!」

  「大小姐……」

  方管家擰着眉,覺得陸千柔用這種尖酸刻薄的嘴臉對付兩個小孩兒實在有些過分了。

  「方管家,千柔又沒說錯什麼。」方雪玲不知道從哪兒冒了出來,冷笑着說道,「您可別小瞧了這些年紀不大的孩子,一個個心眼比大人還多呢!這種窮人家的孩子從小就知道怎麼討富貴人家的孩子喜歡,從而獲得他們想要的東西。」

  「瀾瀾是大哥的孩子,外面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他呢,方管家,哪怕是小孩兒您也該留個心眼,怎麼能讓這種窮人家的孩子跑到瀾瀾面前亂說話?要是帶壞了瀾瀾該怎麼辦?」

  陸千柔居高臨下的看着兩個小孩兒,目光忽然落在安安的臉上。

  她眼神一凝,隨後目光又落在侄兒身上,「奇怪,這孩子怎麼跟瀾瀾……」

  說著,她伸出塗滿紅色指甲油的手就要去掐安安的臉。

  樂樂一把將她的手打開,把哥哥護在身後,兇巴巴的衝著她說道,「不準碰我哥哥!」

  陸千柔收回手,不疼,但卻讓她感覺十分丟臉。

  「死丫頭!你竟然敢打我?」

  說著,陸千柔便揚起手,狠狠地打了樂樂一巴掌。

  小丫頭白嫩的臉頰頓時腫起來,疼的她哇的一聲大哭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