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以我之名,許你餘生
以我之名,許你餘生 連載中

以我之名,許你餘生

來源:google 作者:麓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悅茗子 現代言情 顧遲瑞

我不相信命中注定,我不相信星座學說,我不相信一見鍾情,可偏偏我遇見了你,讓我覺得這些都存在一眼萬年,你讓我的青春錦上添花,更是完美了我的餘生……顧遲瑞,不管你相不相信,咱倆就是命中注定……展開

《以我之名,許你餘生》章節試讀:

我叫夏悅茗子,今年16歲,是一名轉校生,今天是我去新學校報到的日子。我出生在一個普通的小康家庭,家庭幸福,有一個弟弟,比我小九歲,現在上一年級,因為爸爸的工作,我被轉到了江夏一中的高二(48)班。

因為新家距離新學校很近,兩個紅綠燈就到了,我騎着我爸給我買的小電驢高高興興去學校了。

很順利的找到了班級,正好是新班主任的課。班主任是一位化學老師,大約四五十歲的樣子,很瘦小,個子也不高,一眼看過去就是很精明的樣子。

後來聽說我們班主任老郭是一位校長都得敬讓三分的人。

雖然一個班級的人都不認識但是我也不社恐,我這個人性格活潑熱情,最喜歡交朋友。

做完自我介紹班主任就把我安排到了座位上,這個班的座位一排是三個人,因為我個子高,被安排到了倒數第二排,恰好那一排只有兩個女生,加上我正好三個人。

我走過去的時候,倒數第一排有兩個男生,笑嘻嘻的給我打招呼。中間還有一個空位,左邊這個男生個子高高的的瘦瘦,皮膚倒是挺白,臉上有一點痘痘,帶着一個黑框的眼鏡。右邊的男生個子不算太高,也是瘦瘦的,小麥膚色,長的倒是不錯,他野生的劍眉加上他漆黑的雙眸肯定能撩到不少女生。

我的這兩個同桌,一個叫張穎佳,一個叫林芷賢。

她們倆都是那種很好相處的女生,我和她們很玩的來,特別是林芷賢,她是一個胖胖的女生,皮膚很白眼睛很大,長的很漂亮,如果她可以瘦下來一定是班花,而且她唱歌非常好聽。她是一個話嘮,小嘴巴巴的,很外向的一個女生,很單純。張穎佳是我們三個中最大的,比我和林芷賢大幾個月。她是一個單眼皮的女生,整體感覺很酷,確實如此,後來我才知道她是學街舞的,她真的很瘦。性格豪爽,有什麼說什麼,從不拐彎抹角。但是唯一的缺點是有一點點黑,好吧,也不是太黑的那種。

後來她們倆成了我一輩子的好朋友。

「好了同學們,我們繼續講課,我們知道草酸是二元弱酸,所以……」。我坐到位置上,班主任老郭繼續講課。

一節課就這樣過去,這兩個女生只有我走到位置上的時候跟我說了句你好就再也沒說過話。正當我想着如何跟她們搭話時,林芷賢扭過頭問我「你要和我們去廁所嗎?」我說「好啊」,就跟着她們倆去了廁所。她們倆跟我說下節課要我小心,下節課是歷史課,歷史老師很嚇人,他們給她起了一個外號叫「師太」。不用說這個「師太」肯定是「滅絕師太」的師太。

等我們三個人上廁所回來,後面那兩個男生就來找我說話。

「同學,你叫什麼來着,你在哪裡轉來的啊。」說話的是那個高高瘦瘦戴着眼鏡的男生,叫王深羿。

「夏悅茗子,蘭湖一中轉來的。」我回答。

「我也在蘭湖一中上過學,高一下學期轉過來的。」那個瘦瘦矮矮的男生說。他叫薛子勛。後來我們聊天的時候才知道他爸爸和我爸爸以前是同校同一屆的學生,兩個人還是認識的。

「那麼巧啊,我高一在(1)班,你呢?」我問薛子勛。

「我在(8)班,(1)班裡可都是學霸呀,你學習肯定好。」薛子勛有點驚訝。

「沒沒沒,也就那樣吧哈哈哈,對了,這個位置上沒有人嗎?」我很好奇他們倆為什麼中間還隔着一個空位。

「有啊,他叫顧遲瑞,是個體育生,在操場上訓練呢,所以你現在看不到他,訓練完就回來了。」王深羿說。

「哦哦,是這樣啊。」我解開疑惑。

「哎哎哎,你們兩個能不能別看見美女就攥着不放啊,我們還沒和茗子聊天呢。」張穎佳朝他們吐槽道。

「行了吧張穎佳,怎麼哪裡都有你啊。」王深羿懟道。

「行了行了老王,你們倆別互懟了,一會師太來了逮住你們倆又要挨批。」薛子勛在旁邊說道。

他們私底下喊王深羿就喊「老王」。他們喊薛子勛就叫「小薛」。

果然,說曹操曹操到。歷史老師進來教室之後全都安靜了,每個人都去坐的板板正正。

「行了,都別吵了,天花板都要被你們掀起來了。」師太板臉說道。

我終於知道為什麼他們要喊歷史老師叫「師太」了。你單看她長相就能看出來她不好惹,但是師太長的並不醜。看着她也就是三十多歲,但是她的聲音很尖,主要是她看人的眼神很嚇人。

「講課之前,我先來檢查上節課內容的背誦情況,找幾個人起來背一下。」

「那個女生,你是新轉來的嗎?」師太掃視了一圈,目光鎖定到我的身上。

「是的老師,我叫夏悅茗子,是新轉來的。」我站起來回答。

「那行,就你來背吧」師太發令。

我內心哭笑不得,果然師太就是師太,與眾不同,我一個新來的都不放過,幸好我問了張穎佳他們學的內容,我在轉學之前那一課在學校已經學完了,也會背了,僥倖逃過一劫。

「你來說一下中國民族資本主義產生的原因吧。」

「1、外國資本主義的入侵使自然經濟逐漸解體。

2、洋務派對……」

「報告!」我正背着答案,一個男生站在門口打了報告直接進來。

這個應該就是王深羿說的那個體育生顧遲瑞吧。

「顧遲瑞,你幹嘛去了,上課多長時間了你才來。」師太吼道。

「老師,我去訓練了,剛回來。」顧遲瑞一邊回答老師的問題一邊向座位走去,抬頭看見站着回答問題的我,一驚,便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訓練是理由嗎,你不學習了嗎,上課回來晚了還囂張。」師太繼續吼道。

顧遲瑞不理她,自顧自的從課桌裏面拿出來歷史課本,隨便翻開一頁就趴着睡覺了。

我看着師太的臉上都氣成了豬肝色,心中不禁感嘆:這個顧遲瑞也太敢了,師太都敢惹。

師太拿他沒辦法,也不管他了,讓我繼續背,我把後面的答案繼續背完,師太滿意的讓我坐下了。

師太又提問了幾個同學就開始講新課。

一節課就這樣心驚膽戰的過去,上師太的課一句閑話都是不能說的,因為她的火眼金睛你一舉一動她都能看見。但是不得不說師太講的真的很好,聽林芷賢說師太教的三個班級里每次考試都有一個班是第一名,而且這三個班都在年級前十。

下課之後,我深呼吸一口氣,終於可以放鬆了。

「唉,終於下課了,這一節課上的可真累啊。」張穎佳伸了一個懶腰。

「是啊,我第一次見到師太的威風,好嚇人啊。」我不禁感嘆。

「哎呦,得了吧,你還害怕呢,你和師太簡直是對答如流啊,你們倆可以當好姐妹了」林芷賢吐槽道。

「行啊,我和師太做姐妹,我就讓師太天天提問你們倆,哈哈哈。」

「夏悅茗子,你個壞蛋。」林芷賢氣的鼓嘴。

「你才壞蛋。」就這樣我和林芷賢打鬧了起來,我把魔爪向林芷賢伸去,林芷賢的手推開我的胳膊,我的胳膊肘一不小心碰到了正在睡覺的顧遲瑞的頭。只見王深羿和薛子勛的臉色都變了。果然,顧遲瑞讓我碰醒了,他猛一抬頭瞪了我一眼,我趕緊跟他說對不起,我可是見識過他的厲害,師太都不怕的,我可惹不起。

「你是新轉來的?」顧遲瑞問。

「對,今天剛轉來。」

「你叫什麼?」

「叫我茗子就行。」我回答。因為我的名字是四個字,所以為了省事他們都叫我茗子。

「那你叫什麼名字?」

「茗子呀」他聽不懂我說話?我心想。

「什麼名字?」顧遲瑞有點不耐煩的問。

「我說了我……」叫茗子

「她叫夏悅茗子,你喊她茗子就行」我還沒說完,張穎佳實在看不下去了,解釋道。

「哦」顧遲瑞說完低頭又趴着睡覺了。

我才反應過原來是個烏龍,這也不怪他,我的名字確實諧音有點嚴重。說來我的這個名字起的也是隨意,我爸爸姓夏,我媽媽姓岳,不知道叫什麼名字,結果就給我起了一個夏悅茗子,其實我覺得還是蠻好聽的哈哈,我還得謝謝我爸爸媽媽給我隨便一起就起了一個那麼好聽的名字。

不過我看着王深羿和薛子勛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我問他們怎麼了?

王深羿說「顧遲瑞有很大的起床氣,誰都不敢叫醒他,你把他碰醒了他居然沒有發脾氣,簡直是百年一遇啊。」

「有那麼誇張嗎?」我一臉苦笑。

「唉,果然都是英雄難過美人關啊」王深羿接著說。

我無奈的翻了個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