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醫武玄通
醫武玄通 連載中

醫武玄通

來源:google 作者:林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楓 現代言情 秦之瑤

家族被滅,王者歸來醫武通玄,天下俯首!曾經的那些血債,我要用自己這雙手,一筆一筆的討回來!那些蔑視我的人,得一一臣服!我要讓這銀河都為之顫抖!展開

《醫武玄通》章節試讀:

「八年了,我林楓,終於回來了!」
「當年,秦家趁機落井下石,侵佔我林家財產,此仇,該清算了!」
一位身姿挺拔的青年走出火車站,望着眼前繁華都市,明亮的眼中閃過一絲寒意。
八年前,父親被人設計發生車禍去世,林氏集團一朝風雲突變,頃刻破產。
母親帶他逃亡途中身染重病。
絕境之時,是雲遊的師父路過,將他帶走。
跟師父苦修八年,他學得一身本領,醫武通玄。
方才返回俗世,誓要替林家復仇。
「我發誓,當年害我林家家破人亡的每一個人,我都要讓你們千百倍償還!」
……
豪華的秦家別墅,一片歡聲笑語。
秦氏集團今日成功上市,市值突破百億。
偌大雲州,只要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全都送來了賀禮。
「雲州商會恭祝秦氏集團成功上市,特送純金金牛一座,價值六百六十六十六萬!」
「東海商貿公司恭賀秦氏集團上市成功,送海之藍海景別墅一套,價值一千萬!」
「楚天集團恭祝秦氏集團上市成功,送市中心**商務辦公樓整層,價值三千八百萬!」
「……」
看着滿屋賀禮,一襲大紅唐裝的秦家家主秦展鴻笑得合不攏嘴。
此次秦氏集團成功上市,秦家資產壯大了十倍不止,離成為雲州頂級豪門又近一步。
就在他紅光滿面的時候,一道冷冽的聲音響起:
「林家林楓,恭賀秦氏集團上市,送大鐘一座!」
此言一出,在場眾人全都愣在原地。
在秦家大喜的日子送鍾。
這已經不僅是打臉那麼簡單,更是明目張胆砸場子。
在雲州,敢這麼挑釁秦家的人,唯有一條路!
死!
短暫的沉寂過後。
終於有人反應過來。
秦展鴻的孫子秦昊環顧四周,冷聲喝道:
「媽的,哪個王八犢子給我們秦家送鍾,給老子站出來。

人群也都議論紛紛:
「卧槽,到底是哪個小子不要命了,竟敢如此膽大妄為?」
「我特么怎麼知道,我又不認識什麼林楓!」
「……」
眾人議論的時候,一個年輕人拎着一口大鐵鐘,走進了別墅。
每走一步,大鐘便發出一聲翁響,震的眾人心頭亂顫。
正是林楓!
在場賓客哪裡見過這種陣勢,全都不自覺地讓出一條通路。
看着宛如神明般越走越近的林楓。
秦展鴻面色一沉。
八年前,秦家還是雲州末流家族。
可秦展鴻雄心壯志,主動與雲州頂級豪門林家聯姻。
將孫女秦夢琪嫁給唯一的林家繼承人林楓。
有了林家幫助,秦家發展迅速,實力突飛猛進。
可惜,不久後,林家家主林天方突發車禍遇難,林氏財團在頃刻間風雨飄搖,隨即轟然覆滅。
偌大林家,只有林家唯一繼承人林楓消失的無影無蹤。
時間一久,秦展鴻自然把這件事忘得乾乾淨淨。
林家覆滅,跟林家締結婚約的秦家自然理所當然的接手了林家生意。
只是沒想到,消失多年的林楓居然會在今日出現,還公然要砸秦家的場子!
簡直不可饒恕!
想到這裡,秦展鴻猛地將手裡的拐杖往地上重重一戳,冷聲喝道:
「林楓,你個混賬東西,你想幹什麼?!」
「敢在今天我秦家的盛宴上搞破壞,找死嗎!」
秦昊急忙安慰道:
「爺爺,您別生氣,大喜的日子,氣壞了身體就不好了!」
說完怒視林楓,沉聲道:
「林楓,原來是你!這麼多年,你沒死在外面,那是你幸運!」
「可今天是我秦家大喜的日子,你扛個銅鐘進來砸場子,是覺得自己命長了么?」
面對秦昊威脅,林楓也不生氣。
眾目睽睽之下,他將肩上四百多斤的銅鐘往地上一扔。
銅鐘落地,發出碰的一聲巨響,連帶大理石地面都被砸出幾道細密裂縫。
一片驚駭眼神下,林楓淡然笑道:
「我命長不長不知道,總歸是比秦展鴻要長個幾年的。

說到這裡,林楓看向臉色鐵青的秦展鴻,接着道:
「秦展鴻,我看你面相,已染不治之疾,最多只有一個月可活,這才送你個銅鐘!」
此言一出,場間又是陣陣嘩然。
這個叫林楓的小子,實在狂妄的過分,居然敢在秦家的地盤咒秦老爺子命不久矣?
這是在作死啊!
果然不料,秦展鴻臉上再無之前的喜慶,取而代之的是無比冷冽的寒意。
「林楓,我看在以前跟林家締結過婚約的面子上,可以饒你一命!」
「現在,立刻給我滾出去,否則,別怪我不念舊情,讓人打斷你的狗腿,再把你丟出去!」
面對秦展鴻的威脅。
林楓曬然一笑,淡淡道:
「說到跟我林家的舊情,秦展鴻,我倒是想跟你多嘴一句。

「拿我林家的東西享受了這麼多年,咱們之間的賬,也該清算清算了吧?」
此言一出,秦展鴻臉色頓時又沉了許多。
在座賓客很多不知道秦家的發家史,可秦家自己人卻是清清楚楚。
秦家這些年能發展的這麼順利,全靠侵佔林家傾覆後留下的資源。
若是讓外界知道這個消息,只怕秦家日後在商界的名聲就要臭了。
想到這裡,秦展鴻上前兩步,直面林楓,恨聲道:
「我知道你還惦記當初那份婚約!」
「但現在的你應該也知道,你根本就配不上我們家夢琪!」
「你今日來這裡砸場子,無非就是想讓外界關注到你,好以此從我們家訛筆錢。

「我給你五百萬,拿錢滾蛋,從此之後,你跟我們林家再沒有任何關係!」
說完,他從兜里掏出一張五百萬的支票丟在林楓腳下。
秦展鴻人老成精,這幾句話一出,瞬間把林楓變成一個家道中落,眼紅秦家發跡,為了錢來搗亂的小丑!
局面直接調轉。
秦昊更是直接嘲諷:
「爺爺,這林楓根本就是條喪家之犬,要我說,您給他錢,完全就是浪費!」
就在這時。
林楓忽然笑了,冷笑。
他撇了眼地上的支票,搖了搖頭:
「五百萬,秦家主倒是大方。

秦展鴻面色陰沉:
「怎麼,嫌少?」
「林楓,我提醒你一句,人心不足蛇吞象,一個年輕人,別太貪心了!」
秦夢琪的母親余玲霞此刻也滿臉鄙夷的插嘴道:
「林楓,現在的你,根本就是條喪家之犬,有什麼資格攀我秦家的高枝,趁早拿錢滾蛋!」
一直未說話的秦夢琪更是一臉嫌棄道:
「姓林的,你看看自己穿的,跟叫花子有什麼區別!有什麼資格讓我下嫁給你?」
「管家,趕緊讓人把他轟出去,再把他站過的地方拖乾淨,他那樣的廢物,我看着噁心。

從小秦夢琪就是美人胚子,如今更出落的成長為雲州有名的大美女。
在她心裏,配得上自己的只有雲州四大頂級豪門,而不是一個家族破產,無權無勢的窮小子。
望着眾人譏諷眼神。
林楓臉上泛起一絲冷笑。
眾目睽睽之下,林楓彎腰撿起那張五百萬的支票:
「你們以為,我今天來,就是為了錢?」
聲音落下,林楓掌心一搓。
那張五百萬的支票頃刻化作粉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