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以武證道:我!人族大都督
以武證道:我!人族大都督 連載中

以武證道:我!人族大都督

來源:google 作者:豆兜豆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顧塵 豆兜豆

天道輪迴,四季輪轉,萬物爭鋒殘陽似血,屍山血海中,張顧塵拔刀四顧,蒼茫大地上,征伐盈天當張顧塵最終背懸末法,帶領萬千麾下以及八百無常不死鬼時,迎接他的是山呼海嘯般的吶喊!「參見大都督!!!」展開

《以武證道:我!人族大都督》章節試讀:

烈日當空下,大地在烈日的烘烤下,連空氣都扭曲了起來,讓人忍不住破口大罵「這狗日的!」

訓練場的綠蔭下,張顧塵正興奮不已的聽着錢周對武道境界的講解。

「這第二個境界便是氣生!」

「氣生?」

「對,氣生,你只有到了這個境界,才算是踏入武道的門檻中,氣生境和舉鼎境雖然只是相差一個境界,但卻擋住了千萬人的腳步。」錢周說到這,不禁嘆息了一聲。

「錢叔,這是為何?」

聽到張顧塵的提問,錢周冷哼一聲,「還能是為何,還不是那些家族門閥宗派做的好事。」說到這裡,錢周便有點咬牙切齒。

「你要知道,舉鼎境,只要有個正確合適的鍛煉方法,一般人勤奮鍛煉,都能達到這個境界,再加上點運氣,十幾年下來,達到舉鼎頂峰還是有機會的,但是到了氣生境,沒有武學秘籍,你根本就達不到這個境界。」

「那些家族宗派控制了武學秘籍的流通?」張顧塵有點若有所思。

錢周有點意外的看了眼張顧塵,沒想到這小子腦瓜子轉的挺快的,可惜就是傷到了腦子,變得有點傻,看樣子以前應該是挺聰明的一人,可惜了,錢周在心裏搖了搖頭。

「對,武學秘籍全被那些人緊緊的抓在手裡,導致下面的人無法晉陞,想要晉陞,必須得加入門派或者依附家族。」

「那就沒有別的辦法?」張顧塵皺了皺眉,雖然自己有系統的幫助,估計在武學上面不用愁,但是後面呢?總得為自己突然得到的武學找個出處吧,不然別人遲到都要懷疑上來。

「有。」很意外的,錢周很是乾脆的回答,「還有三條路可走。」

「三條?」張顧塵有點無語,還以為最多也就一兩條路呢。

「哼,你以為三條路很多?」錢周很是不滿張顧塵的表情,「說是三條路,可是這三條路,條條都是荊棘密布,需要大運氣,大毅力之人才能走得通。」

「比如?」張顧塵有點不好意思的摸摸頭。

「比如加入帝朝,只要你肯拼殺,最後只要能不死,帝朝自然會賞賜你武學,甚至你殺的越多,帝朝的賞賜就越大,而這也是大多數沒有晉陞門路人的選擇。」

「還有呢?」

「還有兩條路需要的是你有大運氣,如果你覺得你是天道之子,這後面兩條路最適合你。」說完,錢周就這麼看着張顧塵,那眼神就差明着說,「你丫自己幾斤幾兩自己沒個逼數?」

「錢叔,不帶你這樣的,我也沒說啥啊,就是想了解了解而已。」被錢周看的渾身不自在的張顧塵,扭了扭身子,躲避錢周的眼神攻擊。

「哼,知道就好,剩下的兩條路,一條是走路都能撿到武學秘籍,一條是拉個屎都能悟出一套武學秘籍。」錢周一說完,直接拍了拍屁股走人,獨留下張顧塵還坐在原地發愣。

「唉?說好的談武學境界呢?這才講到哪?這就走了?你怎麼也得告訴我剩下的武學境界都有啥啊。」等張顧塵回過神的時候,早就看不到錢周的影子了。

看着還在找錢周的張顧塵,李滿直接就是一個二踢腳,將張顧塵踢了個踉蹌,李滿滿臉兇惡的拿着戰刀走了過來,「看啥呢,繼續練!」

「李叔,我才休息多長時間啊?」

「你娘的,還敢頂嘴。」

李滿又是順腳一踢,但卻被張顧塵側身躲開,「李叔,你不行啊。」

「你大爺的,敢說老子不行,老子策馬奔騰的時候,你他娘的還是個蝌蚪呢。」李滿大怒,拿着戰刀追着張顧塵滿操場跑。

頭頂的烈日還在不斷的肆無忌憚的釋放着自己的熱量,但終究是躲不過時間的流逝,烈日逐漸的西斜,熱量也開始慢慢的降了下來,好似不甘心一般,留下漫天的殘紅。

操場上,哪怕烈日西斜,張顧塵依舊是揮汗如雨,整整被李滿操訓了一天,早就渾身精疲力盡了,但張顧塵依舊在咬牙堅持着。

原本雜亂無章的刀法,此刻也變得有模有樣了起來,並且還能跟李滿相互拼幾刀,只是每次拼刀的後果都是被李滿的巨力打的後退。

「小子,要不要歇一歇?」李滿看着搖搖晃晃,都快站不住的張顧塵忍不住說道。

「呼,呼。」每一口呼吸,都如同在呼吸一道烈焰一般,喉嚨裏面火辣辣的疼,胸腔劇烈的起伏,恨不能吸進更多的空氣,以維持身體的消耗。

抬手抹了一把臉,將汗水擦掉,張顧塵咧嘴一笑,「李叔,咱們繼續。」

「好小子,哈哈,好,那我可就來了!」李滿說完,又是一刀直劈而下。

看着直劈過來的戰刀,張顧塵微微眯眼,腦海中,武道十解中關於刀法的畫面不斷浮現,本就略有小成的刀法,加上一天的對練,讓張顧塵早就體驗深刻,真正做到融入自己。

右手虛握刀柄,在李滿的戰刀快要劈到頭頂的時候,張顧塵戰刀上揚,兩刀相交,巨力傳來,讓張顧塵的戰刀在手中劇烈顫抖。

而本是虛握的右手,在戰刀顫抖後,猛的緊緊一握,戰刀轉向,橫擊李滿戰刀的側面。

「來得好!」李滿大喝一聲,戰刀攻勢不變,反而以更加兇猛的力道,直劈而下。

張顧塵面對更加兇猛的攻勢,臉色微變,一咬牙,使出全身的力氣,斬擊李滿戰刀的一側,同時自己也往左邊挪步躲避。

唰!

寒芒閃爍,戰刀貼着張顧塵的臉劈下,本就炎熱的天氣,張顧塵卻能清晰的感受到戰刀上的刺骨冰涼和濃郁的血腥味。

腦子被涼意刺激,讓張顧塵反而更加的平靜,右腳伸出,弓步上前,剛好擋住李滿踢出來的一腳,而李滿也被張顧塵的右腳膝蓋頂到後退一步。

看到後退一步的李滿,張顧塵眼睛微亮,順着弓步低頭彎腰,雙手握住刀柄,直接對着李滿的腰部橫切而來。

嗚嗚!

鋒利的戰刀劃破空氣,發出陣陣嗚咽聲。

看着張顧塵橫切過來的戰刀,李滿眼角直跳,「媽的,臭小子,真夠狠的!」

為了保護自己的兩腰子,李滿只能再次的後退,暫避刀鋒,打算躲過刀鋒後再好好的教訓教訓這臭小子。

但張顧塵得勢不饒人,轉身壓柄,手中戰刀瞬間回撩,寒芒閃閃的戰刀順着李滿的雙腿之間直撩而上。

「你大爺的!不就說了一句你說小蝌蚪么,有必要招招往那招呼!?」

渾身直冒冷汗的李滿,為了自己不成為太監,再一次的後退躲避,心裏惡狠狠的發誓,等自己回擊的時候,定要好好收拾收拾這小子!

心裏想着怎麼收拾張顧塵的李滿,突然感到眼前一黑,李滿就看到張顧塵的臉都快貼到自己的臉上了,條件反射的,李滿立馬後仰。

看着李滿的後仰,張顧塵忍不住微微一笑。

而李滿看到張顧塵的笑容,心裏直接就是咯噔一下,還沒反應過來,腹部直接就是一陣劇痛,渾身的力氣頓時如同被抽空了一般,整個人都都軟了下來。

「李叔,怎麼樣?沒事吧。」看到李滿倒地,張顧塵也停止了自己的攻勢,連忙上前伸手將李滿扶了起來。

「嘶,你娘的,老子的寶貝差點就廢了。」李滿表情有點痛苦的摸着自己的小腹,看那位置,距離那命根子也差不遠了。

張顧塵有點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當時只想着怎麼打倒李滿,完全沒注意到這方面。

「曹,老子晚上得找個娘們試試,要是被你小子給打壞了,老子跟你拚命!」李滿一邊摸着自己的小腹,一邊的咬牙切齒。

「李叔,這是軍營,哪來的女人,母豬倒是有幾頭。」張顧塵在一旁低聲的囔囔着。

好似聽到了張顧塵的嘟囔,李滿立馬跳腳,「你娘的,你剛剛說啥,以為打贏了老子了不起了?你奶奶的,等老子休息好,看老子怎麼收拾你。」

「好了李叔,是我的錯,我道歉行不行。」看着氣的跳腳的李滿,張顧塵連忙道歉。

這時候,錢周提着晚飯也走了過來,只是臉色陰鬱,顯然心情十分的不好。

「哼哼,別說母豬了,等明天了,你老李連母豬都沒的上了。」重重的將晚飯放在地上,錢周在一旁冷聲說道。

看到錢周的表情,張顧塵和李滿相互看了一眼,「老錢,咋了?上午還是好好的呢。」

「哼,接到上峰命令,明天我們伍出去巡邊!」

「什麼?他娘的,哪個生兒子沒**的命令?這不是讓我們去送死么?」聽到錢周的話,李滿當場跳起來罵娘。

「還能有誰,除了那徐波,還能有誰。」錢周臉上的陰鬱更加的濃重了。

「徐波?那小子也不過是個伍長,憑什麼給我們下命令?」

「哼,伍長,人家昨天就升為什長了。」

「我…他娘的,就他那種人也能升為什長,貪生怕死之輩,呸!」一口濃痰吐在地上,顯示李滿對這個徐波的不滿與不屑。

「身為軍人,上峰的命令只有執行的份,不然就是違命,違命的後果不用我說了吧。」錢周無奈的嘆口氣。

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膽敢違抗軍命,斬!

「可是我們伍人員也不滿啊,加上小塵也就才三個人而已,這事他徐波不知道么?」

「我說了,但人家說目前所有的人員都不滿,要等到下次兵源補上來再進行分配。」

「他娘的,等到兵源補上來,我們都他娘的早就死了!」李滿滿臉通紅,怒不可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