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醫婿如龍
醫婿如龍 連載中

醫婿如龍

來源:google 作者:銀河水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柳婉儀 楚風 現代言情

六年前,一場離奇大火讓楚風家破人亡,幸得一女孩拚死相救五年前,楚風歸來,找到女孩,既是報恩,也是考核如今,考核結束,楚風成為玄門之主,卻愕然發現,五年來,自己竟報錯了恩?真正救了他命的女孩,到底在哪裡?展開

《醫婿如龍》章節試讀:

海天閣,一號私人別墅。

「爸,我的腎臟配型好了,我找到一個叫柳婉儀的女人,她的腎臟正好跟我配型成功,我已經派人去抓她了,到時候挖了她的腎,移植到我身上,我就沒事了。」一個白臉青年興奮無比。

他是趙哲,九爺的兒子,只因得了尿毒症,急需換腎。

「很好!」

九爺負手一笑,兒子能換腎,才是讓他最高興的。

畢竟,這偌大的家業,還得他兒子來接手。

「恭喜大公子,恭喜九爺!」

在場心腹也都開口恭喜。

可在這時,一個鼻青臉腫的男子跌跌撞撞跑進來道:「九爺,哲少,腎的事……今天我們去柳婉儀家抓人,被一個小子壞了事,人沒抓到。」

「什麼,一個女人你他媽都抓不到,廢物!」

趙哲狠狠踹出一腳,掏出電話給柳正德打了過去,破口大罵:「柳正德你個煞筆,你他媽不是把你那醜八怪女兒的腎賣給我了嗎?怎麼?想反悔?信不信我讓我爸剁了你的手!」

「哲少,小……小的不敢!」

電話中,柳正德嚇得魂不附體。

趙哲憤怒不已,「啪」的掛斷電話,抬頭髮出病態的嘶吼聲:「我需要她的腎,去,多派幾個人,必須把柳婉儀抓來,死活不論,我只要腎!」

看著兒子癲狂的模樣,九爺也面色難看:「壞事的小子是什麼來路?」

那人顫聲道:「叫什麼楚風,道上沒見過這號人,不知道哪冒出來的混小子,身手很厲害……」

「就這?」

九爺不屑一笑,命令道:「多去幾個人,現在就去把他,連同柳婉儀都給我抓來!」

「對,本少我要挖了他們兩的腎……」趙哲寒聲道。

只是,話剛落,趙哲囂張表情猛地凝固,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在場眾人也都愣愣的看着大堂門口。

「骨碌碌!」

只見,一個血糊糊的圓球滾進了大堂,彷彿皮球般。

是外面守門兄弟的人頭!

隨後,一道淡漠的聲音傳來:

「不用抓,我已經來了!」

眾人舉目望去,就見一個青年負手,他目光陰沉如水,身上煞氣繚繞。

正是楚風。

「你是誰?敢跑到我家鬧事,還殺了我的人?」九爺沉着臉,

堂堂九爺,自然不會被腳下血糊糊的人頭嚇到,他仍舊一臉鎮靜,死死的盯着楚風。

「我是來取你們一家命的人!」

楚風面如寒冰,一步步走來,看在場的所有人,彷彿在看死人。

「九爺,哲少,他就是壞事的小子。」

「艹,來得好,你他媽不是護着柳婉儀嗎,我現在就讓我爸把柳婉儀脫光扔在大街上,讓所有人都看看他的醜陋!!!」

趙哲一聽是楚風阻礙他換腎,整個人面容都扭曲了。

九爺也是戲虐狂笑:「取我一家人的命,那你該帶十幾個棺材來。」

笑完,九爺猛地一拍桌,冷喝一聲:「來人,給我廢了他!」

「嘩啦!」

瞬間,在場人全都站起來,抽出砍刀棍棒,就要動手。

楚風彷彿沒見到般,自顧自道:「你會連灰都不剩,滅你,何須棺材?」

說著,楚風猛地一甩手,手中銀光一閃。

「噗嗤……噗嗤……」

在場所有人,連一聲慘叫都沒有發出,眉間皆是滲出一抹殷紅,開始只是一點,但漸漸擴大,最後變成一條血線。

竟被一根根銀針,橫穿眉心,刺破頭顱。

大堂內,頓時鮮血四濺。

「就是你要換腎我老婆的腎?我看,你不需要換腎了,我這就送你上路。」楚風穿越一道道的血線,一把抓住趙哲的脖子。

「你……你做什麼?」趙哲身軀一顫。

迎接他的是凌空撂起,被楚風狠狠甩在地上。

「噗!」

楚風一腳下去,趙哲一口鮮血狂噴,雙眼中的色彩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黯淡……最後腦袋一歪,竟是當場斷氣。

這一切發生太快了,等九爺反應過來的時候,整個大堂只剩下他一個人還孤零零的站在原地,看到的正是兒子慘死的一幕。

「你該死!」九爺雙目泛紅,渾身顫抖,他猛地從懷中掏出一把槍,黑洞洞的槍口,直對楚風。

「嘭!」

下一秒,是一聲槍響,還有一道「啊」慘叫聲。

就見九爺手腕炸裂開來,猩紅的骨刺,暴漏在空氣中。

「我的手!」

九爺簡直無法相信,就在他開槍的一瞬間,楚風只是一甩手,他的槍竟憑空炸膛,生生炸斷了他的手腕。

其實,這不過是楚風隨意丟了的一根銀針,鑲在了槍口,引得手槍炸膛,小小手段罷了。

「小子,你到底是誰?」

九爺強忍着疼痛,死死盯着楚風。

楚風彷彿什麼都沒做一般,看着的天花板,淡淡道:「六年前,楚家一場離奇大火,慘遭滅門,你應該知道我是誰,今天,我是來收債的!」

九爺猛地一震,難以置信道:「你是楚家的餘孽……不可能……明明斬草除根了……」

當年,他們沒有放個任何一個人,怎麼留了一個尾巴?

等九爺回過神,臉色變幻,噗通一聲,跪在地上,失聲求饒:「冤有頭債有主,你已經殺我兒子,就放了我吧,我只是一條狗!」

「放了你?」

看着像狗一樣求饒的九爺,楚風譏諷道:

「當年,你可曾有過憐憫之心?可曾想過放我們一家生路?可曾給我們求饒的機會?無冤無仇都能滅族,我不過是,有仇必報,十倍奉還罷了!」

說著,楚風緩緩抬起了手。

九爺目露驚恐,再也顧不得其他,爬起身來,轉身便瘋狂逃跑!

「放心的去吧,以後會有更多的人,去陪你的!」

楚風無悲無喜,手輕輕一甩,一枚銀針,已經悄無聲息的刺破九爺的後腦,自額前穿出,在半空氣中留下一道長長的血線……

整個大堂陷入死寂,

琉璃燈下,鮮血滿地,楚風負手而立,宛如魔神般降世,彷彿之前好像踩死了幾隻螞蟻一般。

等楚風走出一號別墅的時候,滔天的火焰已經將這裡吞沒。

看着熊熊燃燒的火焰,地上用血寫的一個「楚」字,楚風一臉淡漠,輕聲呢喃:

「爸,媽,姐姐,看到了嗎,這只是開始!」

說完,他身形消失在夜幕中。

第一筆利息,九爺滅族。

江城震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