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一言不合就去封神
一言不合就去封神 連載中

一言不合就去封神

來源:google 作者:居塵客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居塵客 秦九歌 都市小說

驚蟄,子時三刻,蒼穹之下,電閃雷鳴之際山河社稷圖裂開了一道縫隙,被封印了兩千年的妖怪、人魔重新降臨人間,隱匿於華夏各地與此同時,那些蟄伏已久的驚世人物,也在伺機而動,千方百計的尋找那枚封禁神州的傳國玉璽展開

《一言不合就去封神》章節試讀:

秦嶺山深處,一座幽暗、寂靜的地宮之內,懸浮起一幅捲軸。

那捲軸的一角似乎有一道裂痕。

捲軸緩緩展開,金光四射。

幾秒鐘後,捲軸的末端,悠悠的出現了三個大字:

「掃把星。」

字體下方,金光還在遊動,但始終沒有出現任何字跡。

而捲軸一丈外有一道青色龍影,此刻漂浮在空中,神情興奮的盯着捲軸。

當祂看到捲軸上的三個大字之時,一雙銅鈴般大小的眼睛,眨了眨。

像是不相信一般,用那尖銳且鋒利的龍爪揉了揉眼睛。

而那三個大字。

紋絲不動!

沒有任何變化。

青色龍影,一臉不解的發出一聲悲呼:「怎麼回事?第一個詔封的怎麼會是掃把星?!」

就在此時,破舊店鋪的門口,似笑非笑、有口難言的秦九歌悵然若失。

他的胸口處,一道青光透過衣服散射而出,頃刻間,緩緩飄出一枚印章。

印章之上,同樣出現了一條龍影,在印章的四周盤旋。

活靈活現!

「看吧,這下滿意了?」灰鳥悻悻然。

「哎呀…」秦九歌罕見的老臉一紅。

「好了,等回去了再加印!」秦九歌對着印章輕聲說道。

話音剛落,那枚印章頃刻間失去了青芒,又重新回到秦九歌的懷中。

秦九歌緩緩的回身向著店鋪內走去,空氣中殘留的氣息,若隱若現。

經過半個小時的通風,已經微不可聞。

可是,苦了那天生嗅覺敏銳的灰鳥。祂忽閃着臂膀,盪起一震旋風,趕走身前的空氣,掙扎了呼吸一下,又屏住了呼吸。

不多時!

秦嶺山西面的某座城市之中,一處富麗堂皇的別墅之內發出了一聲低沉而又戲謔的聲音。

「呂相,你沉不住氣了嗎?」

北方萬里乾枯的沙丘中,一道蒼老而又磅礴的聲音。

「終於動手了?」

中原地區,文化底蘊與秦川不相上下的一座城市,古樸又典雅的木製建築內,一尊雍容華貴,氣若閑雅的女子,吐氣如蘭。

「你太操之過急了!」

她身旁站着一名少女,嫣然一笑,那傾國傾城的模樣,讓人一看之下,神魂顛倒。

「姐姐,何必在意?!」

東方綿延起伏的山脈,有一處寂靜無聲的山谷之中,「吼吼」的呼嘯聲,響徹林間。

沿海那座聞名遐邇的大都市,某處莊園的樓閣之上,悠悠響起一聲霸道絕倫的怒斥。

「哼,不自量力!」

京都的一座**大樓,陳列簡潔,乾淨利落的辦公室內,孤身一人坐在木凳上的男子,神情激動的朝着西南方向。

目光露出前所未有的愉悅:「是你回來了?!」

華夏喧囂的各處都市,暗流涌動。

………

此時的秦川境內。

那一聲悶雷巨響,似乎依舊回蕩在人們的心中。

可是直到午飯時間,不管是媒體、報紙、網站、電視等等所有的媒介。

關於今天早上那聲震撼蒼穹的雷霆。

沒有任何隻言片語的說明!

彷彿人們根本沒有聽到。似乎所有人不約而同產生了錯覺!

秦九歌進入店鋪,剛坐下。

手機便響起震動。

伴隨着「嘟嘟」聲,又傳來了一陣歌曲。

長槍刺破雲霞

放下一生牽掛

望着寒月如牙 孤身縱馬

生死無話

風卷殘騎裂甲

血染萬里黃沙

成敗笑談之間

與青史留下!

一曲未罷,秦九歌隨意瞥了一眼來電,

只是一連串數字,是個陌生號!

接通後,湊在耳邊。

聲音冷漠且霸道,喂了一聲。

充滿了威嚴。

電話那邊陷入了安靜,不見任何聲音發出。

秦九歌眉頭微皺,一股極其冷冽的氣息從體內散發。

「說!」

秦九歌說了一個字。

灰鳥感受到秦九歌那冷若冰霜的氣息。

剛才還忽閃着臂膀,突然,安靜的停了下來。

就這樣,漂浮在了空中!

電話另一側傳來一陣微不可聞的呼吸聲。

儘管只是聽見了這輕輕的響動。

秦九歌的臉色慢慢的舒緩開來,止住腳步。

而他那在外人看來,極為平凡,實則卻異常俊美的臉龐。

浮現一抹微笑。

「沒事,說吧。」

手機對面彷彿是鬆了一口氣般,呼吸聲慢慢舒展。

「雲爺有麻煩,您回來了,我不敢擅自做主!」

電話內容言簡意賅的吐出幾個字。

「他在什麼地方?」秦九歌目光深冷的問道。

嗖!

一輛全新黑色奔馳忽地從巷道竄出。

幾秒鐘後,停在了店鋪門外。

秦九歌淡漠的掃一眼那輛在太陽底下泛着黑光的奔馳。

「這三年辛苦了!」

「應該的!」

秦九歌拉開車門,邁步進入轎車。

抬頭沖司機說道:「開車。」

灰鳥依舊寸步不離的尾隨在秦九歌所在車輛的身後。

「天水雲間。」

打着全身按摩**所的幌子。

不僅進行着買賣愛情的活動,而且還建立了暗樁。

所謂暗樁。

也就是以賭博娛樂為名,實則進行洗錢的勾當。

在天水雲間的地下**。

一天的流水動輒至少上千萬。

來來往往的富豪也屢見不鮮。

秦川城中,有名的那些公子哥富二代,全都聚集於此。

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在這裡的輸贏毫不在意。

他們只在乎享受這裡最為高檔和體貼的服務。

至於錢財?

那只是用來買賣服務,消費用的。

若是秦川城的那些掌握實權的大人物來了,卻不需要掏錢。

天水雲間的所有娛樂和服務,全都免費。

另一方面,對於專註於賭博和交易愛情的人來說。

這裡便是天堂和地獄。

運氣好的,在**可以一夜暴富,享受常人難以言表的服務。

運氣差的,輸得傾家蕩產。

一夜回到起點,甚至掉入深淵!

別說是享受服務了!甚至有可能要留下胳膊或者其他身體組織,才能出門。

而今天,天水雲間的整個負一樓,寂寂無人。

只有一個人,穿着老舊的中山裝,一頭蓬鬆開叉的頭髮,眼神渙散,此刻還有些鼻青臉腫的男人。

在**的大廳坐着,品着茶!

悠然自在!

這人叫雲浮生。

他是秦九歌的師傅。

也是這裡的常客。

**的所有人都對他極為熟悉。

據天水雲間的暗中調查,這雲浮生只有近三年的記載!

三年之前,沒有一點資料可以參考。

而三年來他一直住在賓館,偶爾會在一條名叫子午巷的一家門店出入。

《一言不合就去封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