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永不褪去的夜色
永不褪去的夜色 連載中

永不褪去的夜色

來源:google 作者:小胖不自閉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姜凡 小胖不自閉 都市小說

在青天白日之下,隱藏着無人可見的黑暗;在繁華的都市中,活躍着一些暗夜中的生物;為何中國神話鬼怪傳說總會活躍於大眾視野,西方又為何會出現如金字塔、空中花園一般的建築,一切從一個坐輪椅的天才少年和一個可愛的暴力少女開始說起展開

《永不褪去的夜色》章節試讀:

今天是銻城五中高三第三次模擬考試,也是離高考前最後一次考試了,所以高三的走廊上站着一大堆人在背書。

「你好,姜凡同學。」

「你好。」

姜凡被莫不語推到了一班的第一個位置,坐在姜凡身後的是一個身材高挑的美女,那人是一班的班長,也是校花榜上第一名——蘇雪兒。

她和姜凡的故事可以追溯到高一,那時她是被學校花大價錢買過來的尖子生,是準備衝擊清北的,然而高一的第一次月考她被一個來自普通班的姜凡甩開了,甩開了五六十分,然後她就被打擊到了。

然後她努力的去追趕,甚至在一些人的慫恿下給姜凡下了戰書,只是那封戰書還沒到姜凡手裡就被沐微微扔了。

再後來她只好親自跑到姜凡面前去宣戰,然後被姜凡一句:「無聊且幼稚」趕了回來,蘇雪兒那時只覺得姜凡太狂妄了,直到姜凡在那一次考試考了個全科滿分她才明白姜凡是真覺得她幼稚。

這一回之後她徹底能穩下心來學習,並且以姜凡為追趕目標,成績也不斷的提高,她是很感謝姜凡的,她覺得姜凡肯定是在故意激勵她,雖然姜凡只和她說了五個字。

然後她成為了姜凡的頭號小迷妹,甚至轉去了六班。

只是她在六班想接近姜凡時被沐微微攔下來了,在她看來這個又暴力又不愛學習的女孩根本不配留在姜凡身邊,只有她才有資格,於是她找上沐微微說以後她可以送姜凡回家。

沒人知道沐微微說了什麼,只知道那天六班碎了一套桌椅,據說是被拳頭打碎的,不過這個說法很快被否決了,你有見過人可以用拳頭把桌子打成粉末?

這張桌子也被列入了五中三大恐怖事件之一。

這件事後,蘇雪兒轉回了一班,沒人知道她為什麼會轉回來,只知道她隔三差五就給姜凡寫信,不過都被沐微微截了下來,在就是蘇雪兒經常念着什麼:我一定會把你救出來。

視線來到姜凡這邊,姜凡拿出了圍棋開始下了起來,今天的他忽然覺得棋盤變得不一樣了,為什麼他也說不清楚。

「莫不語,你還不去考場?」姜凡問道。

「微微姐讓我盯着你,姜凡同學,你現在已經進入了被監控狀態,但凡你有任何出格的行為我都會一五一十的告訴微微姐!」

蘇雪兒撇了撇嘴,道:「暴力女就是暴力女,天天還要監控別人。」

莫不語看了她一眼,道:「說這種話前你得好好思考一下為什麼你還能好好活着。」

「你什麼意思?你敢咒我?」

「行了,不語,不要吵了,少惹事。」

莫不語轉過身去,不再理會蘇雪兒。

「你又是哪來的學渣?蘇學神也是你能說的?」

蘇雪兒身後的一個戴着黑框眼鏡的男生突然站了起來,指着莫不語開始罵了起來。

這個人叫吳小語,是蘇雪兒的頭號舔狗,此刻見到女神被羞辱了,他覺得到他表現的機會了。

「六班,莫不語,有事?」

「就是那個每次考試都靠家裡關係偷答案還不敢抄於是便裝做假裝控分的學渣啊,你這樣的手段可能能騙騙其他學渣,但怎麼可能騙得到我們一班的學霸?」

「蠢貨!」姜凡和蘇雪兒在心裏同時默念道,莫不語有多強她們還是看的出來的,先不說莫不語有沒有偷答案,就算是偷了答案能每次精準控分這個學校也只有姜凡和蘇雪兒做的到。

「凡子,我動手打個人,不要和微微姐說!」

莫不語剛想動手,姜凡便拉住了他,道:「別衝動,不用理會這種書獃子。」

莫不語深吸了一口氣,強行壓下自己心裏的火焰。

「怎麼,不敢承認了?果然有什麼樣的主人就有什麼樣的狗,你以後就只能和沐微微一樣,成為一個社會渣子!」

「你有本事再說一次!」

吳小語突然倒了下來,他看到到了兩道冰冷的眼神,而且他似乎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味道,他直接被嚇得當場尿褲子。

「你說我莫不語怎麼都可以,但你再敢說微微姐一次,我可以不高考,我不知道你敢不敢!」

吳小語被嚇得直接大小便失禁,一股臭味從他身上發出,直接讓周圍的人跑開,吳小語也連忙遮住了臉跑了出去。

「微微啊,看看你所保護的人吧,他們是怎樣對你的,真的值得嗎?」

姜凡沒心下棋了,便收了棋局,準備開始釣魚。

「凡子,我先溜了,中午微微姐會來接你,你在教室等她就行。」

「她不應該在家裡好好休息?」

「微微姐你還不了解嗎?怎麼放心得下你,行了,有空再說。」

莫不語走後,蘇雪兒開口說道:「姜凡,你是怎麼忍得住一個女孩這麼暴力的?」

「暴力嗎?只是你們覺得吧。」

「只有你不覺得吧!她可是校園三大恐怖事件之一。」

「說說看,那三大恐怖事件?」

姜凡在學校里除了和沐微微說說話,和莫不語鬧鬧磕,和蘇雪兒打個招呼,就基本處於啞巴狀態了,平時又有沐微微保護。這些東西自然傳不到他的耳朵里。

「第一個是男生宿舍的嚎叫,聽男生說男生宿舍時常會傳來奇怪的嚎叫,每次只要這樣第二天住宿的男生狀態就會特別差,學校也查了很多次,沒結果。

第二個便是碎成粉末的桌子,有人說這桌子是沐微微一拳打爛的,不過怎麼可能?這壓根不是人類的拳頭能做到的。」

姜凡笑了一聲,道:「太離譜了,繼續。」

姜凡忍不住笑了,他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當時蘇雪兒企圖搶佔照顧姜凡的位置,沐微微生了一天悶氣,然後在放學時一拳把桌子打成了粉末,當時好像有一個人正巧路過。

「第三個嗎,沐微微來學校了,因為誰也不知道這個暴力女下一個會揍誰。」

姜凡聽到這,臉色一變,冷笑了兩聲,心中已經有點怒了,一個在暗夜中為他們祛除恐怖的人被列為了三大恐怖之一,可笑,無比可笑,不值,完全不值!

「姜凡同學,你怎麼笑了?」

「沒事,我在笑一個傻子,不過我想和那個傳這種事情的人說一句話,在傳這種話前他該想想自己為什麼能好好活着。」

考試開始了,姜凡飛快寫完試卷後,拿出了草稿紙寫起了什麼。

姜凡不能再看着沐微微這麼犯傻了,他要把她從那個所謂的「暗夜」中撈出來,得制定一個詳細的計劃才行。

「姜凡同學,交卷了!」

姜凡抬頭一看,蘇雪兒手上已經拿好了第一排的試卷,姜凡便將自己的交給了她。

「寫什麼呢?這麼認真?」

蘇雪兒看了一眼姜凡的草稿紙,上面寫着拯救計劃四個字。

「莫非?姜凡是想從沐微微的魔爪下脫離出來?準備給我寫計劃?天啊!不行,我一定要幫姜凡。」

姜凡不知道蘇雪兒已經腦補出了一場什麼精彩的大戲,他瘋狂的完善自己的計劃。

「同學,開考了!」

「哦!」

然後監考老師看到了不可思議的畫面,只見姜凡左手又拿出一支筆,開始寫起了試卷。

一般人想做到基本不可能,因為視野方面就限制死你了,而且大腦完全跟不上,但姜凡從來就沒有過視野不夠這個概念,畢竟已經三年沒用過眼睛,完全是通過精神力獲取畫面。至於大腦,他的精神力完全頂的住。

監考老師本來想阻止一下姜凡的,但一想到這是姜凡也不想多管了。

「姜凡同學好厲害,連考試時都可以一心二用,可惜被沐微微限制住了,姜凡同學這樣的天才只有我才配的上!」

蘇雪兒此時又腦補出了姜凡平日里被沐微微欺壓的畫面了,姜凡真是太可憐了!

監考老師剛想做什麼,看到這是一號位置,而且坐着輪椅,算了,這人他管不到。

「不行,這也行不通,開始推演385號計劃?」

「姜凡,寫什麼寫得這麼認真?」

「蘇雪兒同學,試卷在左上角,自己拿!」

「你要不要抬頭看看我是誰?」

姜凡抬頭看了一下,只見沐微微已經舉起了自己的小粉拳。

沐微微今天罕見的換上了一條粉紅色的裙子,頭髮紮成了兩個丸子頭,臉上還掛着一抹笑容,怎麼看怎麼可愛,雖然無論是身材還是容貌都不如蘇雪兒,但也別有一種美感。

只是她那舉起的小粉拳讓姜凡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等等,我在考試,你怎麼進來了?」

「你試卷幾分鐘前就已經被收了!現在已經到中午放學了。」

「啊,已經這麼晚了嗎?」

「不對勁,你寫什麼東西寫得這麼認真,你連對周圍的警惕都喪失了,這不是你的風格,讓我看看!」

姜凡想藏起來,但忽然被另一隻手給搶走了。

「這是姜凡同學寫給我的情書,不給你看。」

蘇雪兒冷冷看着沐微微,將手裡的草稿紙抓的死死的。

沐微微冷笑道:「你覺得我會信嗎?姜凡,告訴我寫的是什麼!」

「情書!」

沐微微臉色僵了一下,然後說道:「真的?」

「真的。」姜凡點了點頭,現在絕對不能讓沐微微看到這東西,不然沐微微絕對知道他有問題,那沐微微這輩子都要困在暗夜裡了。

「你自己回去吧!」

沐微微鐵着臉走了,而蘇雪兒則露出了勝利者的笑容。

「還給我吧!」

「嗯,姜凡同學,我知道你在制定脫離沐微微掌控的計劃書,所以不能讓她看到,我配合的不錯吧!有什麼幫助儘管找我,我會盡全力幫你的!要不要我送你回家?」

姜凡拿過草稿紙,冷冷說道:「能讓我放下警惕坐着輪椅的,只有微微,你走吧,不要用你那奇葩的大腦腦補一些奇怪的東西了!」

「姜凡同學,你……」

蘇雪兒還想說什麼,姜凡先走了,姜凡的輪椅早就有了自動駕駛功能,他用的少,畢竟他習慣被沐微微推着走了。

漣水河旁……

一個少女正在河邊發獃,她手裡還提着一罐辣椒醬,本來是想帶回家的,不過她現在想丟到河裡去,可她又心疼錢,這浪費一點姜凡又要少吃點好東西了。

「死姜凡,她不就身材比我好一點,長得比我好看一點,現在家裡比我有錢一點,學習成績比我好一點,人比我溫柔一點,為什麼就給她寫情書,不給我寫!」

「你兩都發展到這個地步了,就是不挑明,擱這玩過家家呢?」

莫不語也來到了河邊,看着雙眼紅腫的沐微微,忍不住想打姜凡一頓。

「莫不語啊,你怎麼來了?」

「我不能來?姜凡現在可在全市搜索你,我來幫他探探路。」

「他找我幹嘛?不陪着蘇雪兒?」

「微微姐,你抓鬼時的智商呢?你不會真以為姜凡喜歡蘇雪兒呢?」

「可是,他都寫了情書!」

「姜凡原來還會寫情書啊,微微姐這你也信,他要是會寫情書,還至於你平時生氣時都不會哄嗎?」

「對哦,姜凡這個死直男,要是稍微會哄女孩一點我也不會這麼心累了,那你說他在寫什麼那麼秘密?」

「誰知道呢?你不貼身跟了他三年也被隱瞞了很多嗎?比如他會和一個在抓鬼的我晚上去上網,又比如他此時正在趕往火車站。」

「嗯?他似乎知道我們的據點在哪裡?這傢伙,晚上我再給他補兩針。」

「微微姐,你覺得姜凡會在一個事情上吃虧太多次嗎?我覺得那東西估計沒用了。」

「那怎麼辦,我可不想讓他現在摻合進來這些事,他現在這個狀態太差了。」

「那要看微微姐你自己了,我已經給姜凡發消息讓他過來了。」

「莫不語,我想問你很久了,你為什麼要經常去找那些站街女自甘墮落?」

「墮落嗎?這不正是他們想看到的,微微姐,我想暗夜應該會保護自己的成員吧。」

「你加入我們是想利用我們暗夜的力量?」

「微微姐怎麼想就是什麼。」

莫不語沒有再多說什麼了,轉身離去,沐微微喊道:「暗夜會不會幫你我不知道,我和姜凡會一直站在你身後!」

莫不語笑了笑,沐微微的回答沒讓他失望,不過他得快點走了,他已經聽到了輪椅的聲音了。

「怎麼一個人在這發獃呢?還背對着我,還生我氣嗎?」

「你走開,陪你的蘇雪兒去,不要管我!」

沐微微雖然已經知道了姜凡壓根沒有寫情書,但該生的氣還是要生的。

「轉過身來,快點!」

「不要!」

「那真可惜,我可特地去市裡的飯店找了松鼠桂魚,據說老闆就是蘇省人,那我又不愛吃,只能倒了。」

「啊,別倒,我要吃!」

沐微微轉過身來就要去拿姜凡手裡的飯盒,不過被姜凡攔住了。

「先不吃,把這個抹在眼睛上!」

姜凡拿出一個瓶子,裏面有些綠色的液體,看起來怪噁心的。

「這是什麼?」

「這是我自己調出來的消腫藥,針對眼睛的,你看你眼睛都腫成什麼樣了?真是的,不要動不動就哭啊!」

「才沒有,我才不會為了你哭!」

沐微微抹了一點葯在眼睛周圍,只見她腫紅的眼睛快速恢復了正常。

「對了,你出來找我了,下午的考試似乎開始了。」

「一門副科,我只要30分夠了(新高考制度,賦分制,最低分也有30分),讓他們70分第一也還是我的!」

「你很囂張哦!別翻車了!」

沐微微打開了飯盒,用筷子夾了一塊魚肉直接送進了姜凡的嘴。

「上次你都沒吃到,這次不要錯過了,我們家的經濟情況可不允許我們多吃。」

「味道還行。」

「肯定啊,本小姐的口味,等哪天本小姐帶你去蘇省吃正宗的,比這還要好吃。」

「蘇省嗎?聽起來不錯。」

「對了,姜凡,我今晚請了假,我們出去玩吧。」

「難怪你打扮的這麼漂亮,原來如此。」

「你還會說好話,難得啊!」

兩人此時並不知道,此刻不遠處有人的水瓶掉到了地上,變成了碎片,似乎那人的心也碎了。

ps:主線馬上開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