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永生咒
永生咒 連載中

永生咒

來源:google 作者:山君山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山君山 陳安之

從聖帝謫為凡人,難墮我心;登天路難,踏永生路更難;我陳安之有一碑,名為殺仙碑,送與漫天仙魔神佛;阻我者,皆成碑下屍骸!展開

《永生咒》章節試讀:

天空陰沉沉的壓下來,擠出迷迷濛蒙的雨簾,薄霧輕紗纏繞着墨色的山水。

周宗發三人率先從天坑裡跑出來,個個一臉驚恐,一個小蟲村的學員慌不擇路,被腳下的石頭絆倒,摔了個狗啃屎。

另一個小蟲村的學員邊跑邊喊:「快起來跑啊,被大小姐抓到定沒好果子吃!」

那摔倒的同伴連滾帶爬,滿嘴黃泥也顧不得擦掉,只顧逃跑。

滿嘴泥的學員見周宗發也在狂奔,高聲道:「你跑什麼?大小姐又不認識你。」

周宗發眼珠一轉,道:「你們跑,我便跑。准沒錯!」

滿嘴泥的學員聽了如此牽強的話,翻了個白眼兒,瞬間無語。

周宗發心道:「你們哪裡知道我在這凶婆娘手裡吃過什麼苦?我怎麼可能告訴你們。」

他想到嗜靈蟻在靈脈里鑽來鑽去,想抓破皮**死不能的感覺,他就不自覺地全身顫抖,也是那一次遭遇,蟲語林就成了他心中的陰影。

而陳安之此時剛好也跑了出來,他看見前面的三人如脫兔般往林子里竄,心道:「都是一群狐假虎威傢伙。」

蟲語林也緊隨其後,一襲紅衣,風袖飄飄,在山中綠植之間分外分明,像是一朵嬌艷欲滴的紅玫瑰。

她高聲喝道:「你還是個男人嗎?一招未出就先想着逃跑!」

陳安之無心欣賞她的美麗,翻了個白眼兒,心想:「你丫比我高出兩個大境界,你以為我是鐵憨憨嗎?」

但他又覺得不還一句嘴,略顯沒面子,見她一身紅衣,便嘴角掛上玩味的笑意,道:「我不跑,難道等着被你拽回去拜天地入洞房?」

蟲語林一聽這話,頓時蛾眉倒蹙,惱羞成怒,眼睛裏流露出冷峻目光像錐子一樣銳利,她大罵道:「人長得丑就算,嘴還這麼賤,活該你被人甩!」

陳安之心裏頓時萬草滋生,想來自己的名聲在逸雲學堂是好不了,連一向獨來獨往,孤傲到沒朋友的逸雲學堂第一美女也知道他的事。

也不知為何,陳安之自第二次重生以後,第一世欠揍的屌絲性格覺醒了。

他不甘示弱道:「咱們彼此彼此,像你這種傲嬌到沒朋友的傢伙,誰見你不是退避百舍?就算你倒貼我,我也不要。」

「你、你……」蟲語林氣的全身顫抖,瞋目切齒,眼中閃出了不可遏制的濃郁殺意,「今天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也不能阻我殺你!」

青光一閃,蟲語林手上出現一把三棱青鋼劍,劍尖閃着鋒銳青光,凌厲無比。

蟲語林忽然周身靈氣瀰漫,轟的一聲靈氣如暴風一樣在周遭旋轉,紅衣獵獵作響,只見她突然往前一竄,眨眼間就來到陳安之身後。

青棱劍的劍尖直接刺向陳安之腦後,輕喝道:「受死吧!」

陳安之心頭一顫,只覺腦後冷意蔓延,略一側頭,餘光里便是鋒銳凌厲的劍尖,頓時身體如墜冰窖,寒意徹骨。

他心道:「糟了,話說得太狠,把她逼急了!」

陳安之猛地運轉靈力,向前竄出劍勢的攻擊範圍,恰好來到那滿嘴黃泥的學員身後。

那學員見陳安之出現在身後,大驚失色,便想運轉靈力與其拉開距離,免得被其連累。

哪知就在這一愣神的時間裏,陳安之就已經一把抓住學員的後衣領,向後一扯,那學員身子凌空,被陳安之擲向蟲語林。

「送你一個出氣的,可好!」陳安之高聲道。

蟲語林見他將人擲了過來,瞬間一個翩若驚鴻地高抬腿一字馬。

那學員趕緊喊道:「大小姐饒……」

只見一腳而下,那學員被砰地一聲踩進了稀泥里。

此時,蟲語林正值盛怒,叫什麼大小姐,叫娘都沒用!

所以,這學員學乖了,乾脆趴在稀泥里裝死,甚至還扒拉一堆稀泥來把臉蓋住。

蟲語林越過那學員,因為靈力差距極大,頃刻間便又追到了陳安之的身後。

陳安之只要再向前竄出半丈的距離,就可以抓住周宗發,用來做擋箭牌,他猛地運轉靈力,速度快如脫兔。

但蟲語林早知他會再用此法,青棱劍緊隨其後,寒芒迫人。

電光火石之間,陳安之靈力爆發,朝左側閃避出去兩丈有餘。

這時,周宗發在一棵三人環抱的大樹前突然轉身,眨眼間扔出一張黃色符紙,陳安之一瞬間清楚地看見黃色符紙上,有一個被複雜紋路纏繞的「爆」字!

「爆炸符!」陳安之不覺一驚。

「爆!」

周宗發雙手結印,咒音脫口而出的瞬間才發現面前的是蟲語林,大驚之下猛地閃身到大樹後面。

轟!

蟲語林沒料到這種狀況,她首當其衝,剎那間火光炸裂,黑煙滾滾,瞬間被淹沒在爆炸範圍之內。

陳安之目瞪口呆,朝驚恐的周宗發道:「你慘啦,這下鬧出人命了!」。

「這、這可、怎麼辦?!」周宗發的腿嚇軟了,靠着大樹癱軟下來,「我他媽是想炸你來着,你居然比兔子閃得還快。」

蟲語林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勢必引發剪柳村和小蟲村的戰爭,那時候,誰也保不了他們兩個。

陳安之忽然看見煙幕之中有光影流轉,笑道:「你問怎麼辦?當然是跑啊!不然等着給她收屍嗎?」

周宗發心灰意冷地道:「跑不掉了,還沒出殺人山脈,就得被逮到小蟲村喂蠱!」

陳安之沒有管他,自己是真的先跑了,朝着殺人山脈深處跑去。

周宗發一聲冷笑,道:「有什麼用,殺人山深處,妖獸橫行,進去一樣是個死!咦?」

煙幕慢慢散開,一角光幕出現,周宗發這才看清楚,蟲語林被靈力形成地護盾罩住了,她本人毫髮無損,只是靈力罩上出現了些許裂紋。

蟲語林手上是一隻玉盾蠱,那是她父親蟲藹給她防身之用,平時以玉精石里的靈氣為食,這也是她第一次使用。

蟲語林美目幽冷,冰寒的目光盯着周宗發,鋒銳的青棱劍指向周宗發的咽喉。

周宗發見蟲語林毫髮無傷,頓時長吁了一口氣,整個人輕鬆了不少,他像是變了一個人,眼睛裏沒有了往日的卑怯。

「你沒事就好,要不然我真成了挑起兩個村子戰爭的罪人了,那才是百死莫恕!」

「爆炸符還有多少?」蟲語林冷然道。

周宗發無所謂地笑道:「沒有啦,只有一張還是撿的!」

蟲語林眼睛裏閃出殺意,那是真的殺意,劍尖刺破了周宗發咽喉上的皮膚,一絲血液緩緩流出。

她質問道:「撿的,我怎麼沒撿到過,你再撿一張給我看看!」

周宗發一怔,指着陳安之逃跑的方向,道:「鬼谷你知道吧,我就在那兒的一個石縫裡撿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