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永夜降臨,我帶人族殺出個黎明
永夜降臨,我帶人族殺出個黎明 連載中

永夜降臨,我帶人族殺出個黎明

來源:google 作者:願我已放下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楓 奇幻玄幻 願我已放下

永夜降臨太陽消失我們從食物鏈頂端跌到最底層,是搏命一戰?還是原地等死?這一世我將帶人族殺出個黎明展開

《永夜降臨,我帶人族殺出個黎明》章節試讀:

軍方的人來的比學校領導還快一點,可能是一聽見槍聲就趕過來增援了。

帶隊的是一個少校軍銜的人,長得有些清秀,有點不像部隊上的人。可在他們進入公園的時候,葉楓清楚的聽見有人喊他參謀長。

看見地上的屍體,帶隊的參謀長和一眾連排長,倒吸一口涼氣。

這個東西長的太過瘮人了,一顆黑色的腦袋上有着兩個還在滴着綠色血液的殘肢,這是被葉楓炸斷的怪獸觸角。觸角下長着一張比腦袋差不多大的嘴,裏面有着一排鋒利的牙齒,直到死都沒有閉上的眼睛。依稀想像出怪獸活着時候的模樣,給人一種很熟悉的樣子,但是仔細想想又想不起來。

這時一個,稍帶疑問且不確定聲音在那些連排長的軍銜之中傳了出來。

「這玩意兒,你們看着是不是像螞蟻?」

眾人恍然大悟,紛紛點頭表示認可。這簡直和螞蟻一模一樣。

可隨即眾人又都疑惑了起來,一個個心裏都想着。

「有這麼大的螞蟻?」

這時一個連長好奇的的想去碰一碰怪獸屍體,葉楓看見連忙出聲阻止道。

「別碰,怪獸的血液有很強的腐蝕性,比硫酸還強。」

眾人循聲望去,看見了明顯是學生裝扮的葉楓。

這時謝飛連忙上前和參謀長小聲的解釋了起來,說就是葉楓發現這裡的異常,然後向參謀長訴說著剛剛發生的戰鬥。

聽到5.6mm子彈對怪獸造成不了傷害的時候,一行人的額頭全部冒出了冷汗,在聽到葉楓救了**一命,並且用手榴彈給怪獸造成傷害時,一行人又都用異樣的眼光望着葉楓。

似乎有點想不通這個大學生怎麼這麼厲害。

聽完整個過程的參謀長,看着旁邊的葉楓,主動走上前去敬了個軍禮,然後伸出手自我介紹道。

「你好葉楓同志,我是奉命維護雨花市治安的215團參謀長洪偉。感謝你挽救了我們戰士的生命。」

葉楓也伸出手和洪偉握了一下,嘴上客套道。

「客氣,客氣。這些都是一個華夏人應該做的。」

感謝了葉楓,洪偉轉身就開始下命令。

「一連長,帶隊二十四小時看守現場,任何人不得靠近,不聽勸阻者,格殺勿論。」

「是!」

一個相貌粗獷的中年軍人大聲答道。

「其他人收隊,今天看到的任何東西絕對不能說出去,違者按保密協議處罰。」

「葉楓同學,麻煩你和我去一趟指揮部,我還有一些問題想問你。」

「好的,我明白。不過我能先去宿舍取一些東西嗎?就是你們想知道的那些東西。」

「好的,沒問題。」

洪偉點頭答應,轉身叫來謝飛,讓他帶着他們班去護送葉楓去取東西,然後把葉楓送往指揮部。

葉楓心裏也知道,有些東西瞞不住,也不能瞞着,宿舍的三個兄弟早就想問葉楓了,但是由於葉楓目前說的都是對的,而且也相信葉楓不會害他們,就一直沒說出口,葉楓說的他們也全都照辦。我們知道目前聽葉楓的,他們才能活下去。

回到宿舍,看到進門的葉楓,張昱從座位上站起來,剛想問些什麼,可看到葉楓身後的士兵,又把到嘴邊的話給咽了下去。

在宿舍三個人擔憂的眼神中,葉楓拿了兩個筆記本,和一個U盤,來到了張昱的身邊,把其中一個筆記本遞給了他,並輕聲說道。

「大哥,我從高中叫你大哥,叫了六年了,我再叫你一次,不然下次你想聽就不知道是啥時候了!我知道你們想問什麼,也感謝你們到現在依舊相信着我,這個筆記本有全部的答案,你們看了就明白了。小弟我目前只能為你們做到那麼多了,我一定讓你們好好活下去。」

說罷,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宿舍,他得去完成他的使命了。

坐上了軍用吉普,前往只有五分鐘路程的市政大廳,看着昏暗的路燈,和兩邊封閉的商戶,葉楓心裏百感交集。

曾經人山人海的市中心,如今只剩下了蕭條和死寂,凜冽的寒風裹挾着塑料袋,在馬路的上空肆意的飛舞,一幅末日的景象映入眾人的眼帘。

「這是末日嗎?」

「不」

葉楓知道末日比這更可怕。

五分鐘的路程轉瞬即逝,來到市政大廳的葉楓看到很多人在忙碌着,有穿軍裝的,有穿**制服的,還有很多穿着西裝的工作人員。

由於事態緊急,且通信不便。軍政現在混合辦公,只為了節省消息的傳遞時間。

葉楓被洪偉安排在了一個小房間裏面先稍作休息,等待着湘南省一把手的召見。

在等待的過程中,葉楓也沒閑着,便有意識的呼喚着系統。

看着眼前出現的大屏幕,葉楓毫不猶豫的選擇了確認激活的選項。

「開始激活夸父血脈,預計時間兩分鐘。」

聽着耳邊傳來的系統提示音,葉楓剛準備放鬆下來,可下一秒,一股撕裂靈魂般的劇痛從全身的各個角落奔涌而來,直衝腦海。

巨大的疼痛讓葉楓蜷縮在床上,整個人不停地抽搐着,黃豆般的汗珠從額頭滾落而下。

在抽搐中,葉楓眼前浮現了奇怪的一幕。他看見了。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披着奇怪的鎧甲,拿着一把大刀,在一片黑暗中被潮水般的巨獸所包圍,他眼睛裏流着血淚,雙膝跪地。仰天長嘯道。

「我!」

「一代夸父!」

「願以靈魂為契!」

「身軀為筆!」

「骨血為墨!」

「以被異族奴役十萬年為價!」

「只求天地憐我族人!」

「留出生機一線!!!」

說罷也放下手中的長刀,不再抵抗,渾身燃起熊熊烈火,任由怪獸吞沒。

隨後畫面一轉,出現了另外一個人,身材沒有第一個出現的夸父的身材高大,他正指揮一群人獵殺着一群怪獸直到怪獸全軍覆沒,這時天的盡頭,出現了一抹微微的光亮。

慢慢在東方的天邊出現了魚肚白,所有人都在縱情的歡呼着,只見那個男人,慢慢踩着巨獸的屍體走到了一隻最高的怪獸頭顱上,拿刀指天,大聲道。

「我!」

「二代夸父!」

「今日為我人族!」

「踏八方!」

「驅異族!」

「傳我人族薪火於萬世!」

「薪火不滅,傳承不止!」

「血脈不絕,金烏不熄!」

然後畫面又一轉。

第三夸父……。

第四個夸父……。

一直到第八個夸父,他們的事迹猶如電影一般,在葉楓的眼前一一閃過。

其中有的夸父成功帶領人族迎來了那最珍貴的一抹陽光,卻也有夸父在那無盡的黑暗為人族奮戰致死。

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每一代夸父對於自己的同胞,對於自己腳下這片土地的熱愛,是亘古不變的。

短短兩分鐘的視頻,讓葉楓淚流滿面,甚至忘記了身體被改造時的疼痛感。

這僅僅只是肉體上的疼痛,相比較於他看到的一切,這點疼痛變的那麼的蒼白無力。

人族太苦了,每一萬年一次的輪迴。每一萬年一次的屠殺,縱使人族勝利了,也付出了慘痛的損失,文化傳承基本斷絕,原本的文明社會,直接打回了茹毛飲血的部落時代。

而失敗了,人族只能在夾縫中苟且偷生,等待着輪迴的過去。

但是人族從未屈服過,這是我們的土地。我們的家園,想要奪走它,就必須從我們的屍體上跨過去。

以前葉楓一直以為自己能重生,是自己莫大的幸運,自己一定要彌補上一世的遺憾,保護好自己要保護的人。

就算擁有一個系統,得到了夸父的血脈。頂多也就覺得這一世自己是主角罷了。

如今才知道,夸父的血脈不僅僅是什麼主角光環,更是一種責任,是帶領人族走向希望的領袖。

就像第四代夸父所說的一樣。

「我知道,我們的種族需要光,需要太陽。如果沒有太陽,那我將化身薪火,照亮你們前行的路。」

什麼是夸父?

這就是夸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