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永夜拋人何處去
永夜拋人何處去 連載中

永夜拋人何處去

來源:google 作者:春雷炮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楚擇炎 沈予初

他恨她,折磨她,將她當作另一個女人的替身後來她對他苦苦哀求:「楚擇炎,我不愛你了,放過我好不好」而他發現,她已經成為了他的刻骨銘心展開

《永夜拋人何處去》章節試讀:

在場所有人都能感受到沈予初渾身散發的寒冷氣息。
嬌顏訕訕道:「這個賤婢行事魯莽,妾身只是替你教訓教訓她……」
「啪……」
沈予初用了渾身的力氣。
嬌顏整個身子被打歪到一側,她甚至還有些沒有反應過來,捂着自己又辣又疼的側臉,耳朵里還有嗡鳴聲。
「我的奴婢,輪不到你一個賤妾替我教訓。」
沈予初冷靜得可怕。
「剛剛嬌顏夫人都對她做了什麼?」她轉頭問剛才聽嬌顏吩咐的兩名下人。
嬌顏橫眼狠狠瞪那兩名奴僕,兩人驚得下跪,左右為難。
其實他們不說,沈予初也知道,南香身上的傷,有鞭痕,還有刀傷。
「我捫心自問,入王府以來,未曾爭過什麼,搶過什麼,我以為只要我忍氣吞聲,就能風平浪靜,但是換來的卻是得寸進尺,是逼入絕境。從今以後,你動我一分,我便還你三分。」
沈予初拿起柴火堆上的一根荊條,揚手便抽在嬌顏身上。
嬌顏尖叫着躲避,沈予初兩步上前,擒住嬌顏,用荊條纏在嬌顏的手腕上,將她捆縛起來。
倒刺扎進嬌顏細嫩的皮肉,殷紅顆顆滲出來。
沈予初拿起一邊染了南香鮮血的尖刀,欲上前對嬌顏動手,卻被下人們攔住:「王妃三思!若是被王爺知道,受苦的是王妃啊!王妃何苦為了一個奴婢,跟王爺鬧得不愉快!」
「她嬌顏有王爺護着,我呢?」沈予初拿刀的手微微顫抖。
嬌顏一眼就看到了火急火燎趕來的楚擇炎。
她忽然衝到沈予初跟前,朝着那把尖刀撞去。
刀鋒刺進血肉,劃開一道又深又長的口子,嬌顏隨之倒在地上。
楚擇炎看到的是拿刀刺人沈予初,亂作一團的廚房,滿地血污,以及形容狼狽的嬌顏。
他快步上前護住嬌顏,看到嬌顏手臂上那布帛之下裂開到令人膽寒的傷口,臉陰沉得可怕。
「這是怎麼一回事!」
巧巧當即跪下哭訴,「南香搶了王爺給夫人備的葯膳,還頂撞夫人,夫人替王妃教訓南香,王妃卻為了一個奴婢,對夫人動手。王爺!求你為夫人做主哇!不能因着夫人是妾,就任人欺負……」
楚擇炎眯着眸子望向沈予初,眼裡迸射着怒意翻滾的寒芒。
沈予初抬起手,刀尖遙遙指向楚擇炎懷裡的嬌顏,眸中蓄起淚意,「南香自幼陪在我身邊,我視她如至親姐妹,她如今,被你的好夫人折磨得只剩一口氣了!」
楚擇炎憤怒道:「所以你為了一個賤婢,就動手傷人!」
沈予初悲極反笑。
楚擇炎冷下臉,命令:「來人!沈氏雖為王妃,卻不能以身作則,甚至動用私刑,攪得後院雞犬不寧,罰二十大板,以儆效尤。」
沈予初涼涼笑道:「楚擇炎,你不僅眼瞎了,你的心也瞎了。」
沈予初當真被架上刑凳,楚擇炎親自監刑。
動刑的下人都是孔武有力的護衛,知道王妃不受寵,每一板都用了十成力。
楚擇炎以為,沈予初再倔,幾大板下去,也會向他屈服低頭。
誰知沈予初再疼,也咬着牙不求饒。
恨極了,還用盡渾身力氣大罵楚擇炎。
楚擇炎氣得背過身,不看沈予初。
終於身後的聲音停了下來,沈予初也不罵了。
「怎的不繼續了。」他嚴厲詰問。
「王……王爺,王妃她……」下人的聲音抖如篩糠。
楚擇炎心猛地收緊,轉過頭,沈予初那染滿半身衣衫的鮮血刺痛他的眼眸。
他才發現,沈予初這麼瘦。
柔弱無骨的手軟軟垂在板凳兩側,毫無生機。
這一瞬間,楚擇炎突然懊悔,方才他竟對她下這麼狠的手。
「怎麼回事。」儘管楚擇炎強自鎮定,還是聽到了自己的聲音帶着一絲顫抖。
「小的該死!王妃……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