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擁有讀心術的男主每天都在歪劇情
擁有讀心術的男主每天都在歪劇情 連載中

擁有讀心術的男主每天都在歪劇情

來源:google 作者:小十一萌萌噠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雲桓 古代言情 白果夏

【全員沙雕+無邏輯爆笑】【避雷:男主們上一秒謫仙下一秒人間,反轉情節很多】穿成惡毒女炮灰且循環於劇情中,白果夏表示,都是小意思,姐是見過大場面的人然而,當男主們都有了讀心術……六皇子:什麼?本王陰險腹黑又喜怒無常?好,你成功引起了本王的注意!白果夏:呵,引起了你的注意力咋了?本姑娘不會負責雲世子:病秧子柔弱可欺任人欺負?本世子,只讓你欺負白果夏:這題我不會啊太子:你想讓本太子做舔狗?好哇,好期待哦~白果夏:雖然但是,我真對你沒興趣,咱們終成結拜兄弟怎麼樣?馮大柱:老鄉見老鄉,坑你沒商量,下次,我是鍋姨,你等着!白果夏:你要是這麼說的話,我就……再暴打你一頓?閆朗:本天選之子要逆天改命當這個話本的男主角!擋我者死!白果夏,我來了~白果夏:中二少年歡樂多?楚雲塵:恩人就是想要天上的星星我也給你摘下來白果夏:我對小奶狗有負罪感嚶嚶嚶面對各路男主的不按套路出牌,白果夏當了回事無巨細老媽子,操碎了心,殺盡了腦細胞,最後,成功觸底反彈來搞事是吧?本姑娘帶怕的?眾男主:「……世界如此美好,不可如此暴躁」白果夏:呵!展開

《擁有讀心術的男主每天都在歪劇情》章節試讀:

說著,她衝過去,跟洛傾顏以最原始的方式打在一起——扯頭髮,爪子抓,撕衣服,拳打眼睛腳踢屁股砰砰砰。

最後白果夏略勝一籌,將洛傾顏一腳踩在腳下。

為什麼她能打贏一個將門嫡女呢?當然是因為以往的循環中,她的身形早已經十分靈活了!

胖子怎麼了?胖子挨打就不能還手?不存在的!

想到一開始她被洛傾顏直接打死,後來打個半死,再後來打個半半死……哎,不願提起的辛酸史啊。

被打跟打人之間,毫無疑問要選擇打人是不是?反正是起衝突了,情節對的上不是嗎?

白果夏揪住洛傾顏的頭髮,一巴掌接着一巴掌的打。

「賤人,你不就仗着你長得好看嗎,我這就毀了你這張臉!」

「啪!」

「我打你竟敢勾引六皇子,他是我的!」

「啪!」

「我打你不將我放在眼裡!你一個不知道哪裡來的小螞蟻,還敢跟我叫囂!看我打不死你!」

「啪!」

「我打你壞我好事!本姑娘籌謀了這麼久,你個殺千刀的敢壞我好事,我打不死你!」

「啪!」

「我打你……長那麼美!本姑娘最討厭你這種長得美還沒點眼力見,專門婊里婊氣夠引人的女人了!」

四巴掌落下,洛傾顏的臉紅腫了起來,人也幾乎暈了過去。

白果夏甩了甩有些疼的手,忍不住嘆氣。

【女主的臉是什麼做的?】

【皮怪厚的,但是,你為啥還不暈?那我就……給你點靈感吧。】

她站起身,居高臨下的嗤笑,「嘖,幾巴掌就暈倒了,可真是沒用,就這樣你還想夠引六皇子,簡直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本來還沒有暈過去的洛傾顏聽白果夏這話,她靈機一動,眼睛一閉,動也不動。

白果夏內心竊喜,但戲還得演,她又用力的踢了她兩腳,疑惑的道,「真暈倒了?哈,那我就可以開始我的好事了!」

【女主,你可別怪我,原著說了要起激烈的衝突,什麼叫激烈?打打打罵罵罵才能一條過!】

將一切看在眼裡的系統:「……」

宿主,你甩鍋的本領真是一絕呢,我有理由覺得你上輩子是個滾筒洗衣機。

絲毫不知道系統吐槽的白果夏走到床邊開始撕扯夏瑾鴻的衣服,並且還故意驚呼出聲。

「啊啊啊,六皇子,你終於是我的了!我可太開心了!」

聽着後面的動靜,白果夏演的更賣力了。

「嗚嗚嗚,六皇子,你放心,我會好好服侍你的。」

眼看着前面出現了人的影子,並且那個影子還抬起了手,白果夏暗搓搓的歡呼。

【哦豁,女主加油,打暈我,這場戲就可以殺青了。】

洛傾顏果然沒有辜負她的期望,目光瞬間變得凌厲,一個剪刀手狠狠劈向了白果夏的後脖頸。

感受着後面突然動起來的氣流,白果夏掐準時機雙眼一翻,倒在地上。

為了給男女主騰地方,她還特地倒在了地上而不是因着正常的邏輯倒在床上夏瑾鴻的身上。

【哦豁,我這場戲是殺青了,女主,後面的劇情靠你走了,看在我這麼貼心的份上你一定要奧利給喲~】

洛傾顏懵逼的看着一動不動的白果夏,她打到她了嗎?

眼睛一眯,腦海里回憶着剛才白果夏打她的場景,她用力踢了一腳白果夏,將白果夏給她的話還了回去。

「這就暈倒了?真是沒用!」

白果夏:「……」

【果然,出來混的,遲早要還。】

【幸好剛才多打了幾下,算是收點利息吧。】

然而,洛傾顏可不止踢一下,接下來她充分表現了自己的腳力。

我踢我踢我踢我連環踢。

白果夏:「……」

【靠啊,女主你瘋球了?你趕緊去撲倒你的六皇子啊,逮着我踢算是怎麼回事?】

「我有理由懷疑她在報復你剛才打她的耳光。」系統語重心長,「所以啊,宿主,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白果夏不承認自己打洛傾顏巴掌是夾帶私貨,她無所謂道:「人在江湖飄,哪能不挨刀,沒事,風水輪流轉,以後打女主的時候多着呢。」

系統:「……」

見白果夏一動不動,洛傾顏才放下了心。

如果可以,她真想現在就殺了她,可惜,她還有用。

她衣衫襤褸又一身傷的為六皇子『解毒』,醒來後的六皇子才會更心疼她,他一定不會放過這個賤人。

真要殺人,用別人的手才最高明。

打夠了,她終於將視線落在緊閉雙眼的夏瑾鴻身上。

「六皇子,我知道你是喜歡我的,這些年沒有你的暗中幫助我不可能挺過來,既然老天給了我這樣一個機會,那我……答應你,做你的女人。」

說完這話,洛傾顏的手緩緩的落在夏瑾鴻的衣服上。

【要開始了要開始限制級畫面了!哦豁,板凳準備好,可不能錯過了。】

地上的白果夏卡着點睜開了她的卡姿蘭大眼睛,興奮的想尖叫。

【她動手脫了男主的外衣,啊啊啊,到裡衣了,啊啊啊啊,露出肉肉了!】

興奮的白果夏不自覺當起了現場解說員,說的那叫一個激情澎湃。

突然 她眼睛瞪圓了!

【霧草,夏瑾鴻的身材好好啊!穿起衣服不覺得,脫了衣服就是滿身的荷爾蒙氣息啊!】

【就是人不太好,不然我還怪饞他這種身材的耶~】

【女主,繼續往下啊,繼續,你繼續,我要康康男主是不是非常能行!】

醒過來有一會兒的夏瑾鴻已經裝不下去了。

他在洛傾顏剛開始脫他衣服的時候就醒了,但他沒睜開眼睛,他想看看還會發生什麼。

在他暈倒前,他還聽到白果夏叫了『系統』,所以他懷疑這個房間還有其他人,他想看看這個不是白果夏的人頂着白果夏的臉還想做什麼。

但是現在……他要是再不醒過來,難道任由洛傾顏對他做什麼並且還是當著白果夏的面?

他沒臉沒追求的嗎?

【啊啊啊啊!她的手終於伸向了……】

伸向哪裡?難道是那裡!神思遊走的夏瑾鴻驚立馬睜開了眼,一把抓住了洛傾顏伸過他重要部位的手。

白果夏的尖叫聲戛然而止。

【霧草,狗皇子居然沒暈倒!出bug了?】

夏瑾鴻緩慢從床上坐了起來,面露寒霜,眼神危險。

被他的眼風掃過,洛傾顏如墜冰窖。

她臉上的笑容一瞬間變得僵硬。

別說洛傾顏傻了,正打算興緻勃勃看真人秀的白果夏更傻了。

【尼瑪老子屎都拉一半了,你現在讓我憋回去?】

【這特么跟原著不符合啊,男主沒暈倒,怎麼跟女主生米煮成熟飯?】

【難道要他們依靠剛剛萌芽的感情來個有情飲水飽?】

夏瑾鴻不動聲色,這個白果夏肯定是被不幹凈的東西附身了,還是小心為上,不能表露出他已經看透一切,不然,他怕是真的會被吃掉。

那邊,洛傾顏短暫的慌亂之後,迅速調整好表情。

她痴痴的看着夏瑾鴻,臉上後怕、如釋重負跟絲滑般的愛戀層層遞進,「六皇子,你……你沒事簡直太好了,我還以為你被白果夏她……幸好幸好……」

絲毫不提她脫他衣服這件事。

白果夏讚歎女主能屈能伸演技了得的同時,也有點小激動。

【這屆女主真不戳,自己會走劇情了,我就不用操心了,點個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