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幽冥九途
幽冥九途 連載中

幽冥九途

來源:google 作者:環兒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幽霸天 環兒

手拿日月,腳踩星辰,天下唯我獨尊!一代天界至尊慘遭圍攻,九死而不滅!至重生紈絝,開啟逆天體質,獲得無上神功,只為又一世快哉!《幽冥九途》書友討論群:467257699展開

《幽冥九途》章節試讀:

第一章 重生!

「兄弟!」幽九月猛地睜開眼睛,伸出手想要制止住好友雷尊的行動,但是,手上所傳來的觸感卻並非是那隻強健有力的大手,而是一團難以言明的柔軟。他不禁有些愕然,這是怎麼回事,看向四周華貴的裝飾,還有,自己怎麼會躺在床上,一時間不禁有些茫然。

「少,少爺、、、、」羞澀的聲音響起,幽九月向前看去,這才發現,原來自己抓住的並非是什麼好友雷尊的手臂,而是眼前這個女孩的雙峰,心中暗想怪不得這麼柔軟。但是旋即,他的手就縮了回去。此際,饒是以他堂堂九月至尊的臉皮也有些掛不住,一時間老臉有些發燙,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額、、、別害怕,我不是壞人。」沉寂了一會,幽九月率先開口說道。此刻,他還沒有弄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說話有些語無倫次。自己前一秒鐘還在天界遭人圍攻,被打得魂飛魄散,下一刻怎麼就躺在床上了,而且根據自己目前所處的環境來看,這裡明顯不是天界,應該是分屬於天界之下的一個小位面之中。

「少爺,你,你怎麼了。」面前的女孩有些錯愕,這還是自己認識的少爺嗎,要是往常遇上這種事情,少爺巴不得能夠多佔點便宜呢,怎麼今天昏迷醒來之後,變得這麼君子了。尤其是那句我不是壞人,這又是什麼意思?你不是壞人,難道我是!

「少爺,我這就去通知王爺,您先躺在床上不要亂動,環兒馬上就回來。」女孩說著,一路小跑,已經跑出了屋子。出去的時候,臉上還帶着些紅暈。

見到女孩離開,幽九月並沒有阻止,而是閉上眼睛,整理着自己的記憶。隨着一連串的記憶不斷拼湊在一起,他赫然得出了一個很神奇的結論,自己似乎是重生了。重生的這個人是世俗界一個帝國王府的小王爺,巧的是,他的名字也叫幽九月。重生之前的幽九月,可謂是一個十足的紈絝子弟,平時好吃懶做,無惡不作,和一個將軍的兒子並稱為京城兩大紈絝之首。就在昨天晚上,他和他的那位紈絝兄弟,外加上幾位朝廷大員家的公子哥一起在青樓喝酒,後來為了爭奪一個當紅的名妓大打出手,結果直接被打昏過去,送到家時,這位已經煙氣了,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才給了幽九月機會,得以重生在他的身上。

「唉,竟然還有這種死法,還真是天下之大,無奇不有啊。不過既然我重生在你身上了,就一定會幫你報仇。」幽九月嘆息一聲,表示很無奈。堂堂王府小王爺,竟然會被人打死,這件事情直接就刷新了幽九月的世界觀,原來,王府的小王爺也不過如此嗎。還是說現在的朝廷大員都這麼牛逼了,連皇帝的侄子都敢動手!

「嗯?不對,這是。毒!」幾乎是下一秒鐘,幽九月就察覺出了不對勁。按道理來說,如果自己的前身真的是被人打死的,那麼,自己重生醒來之後頂多只是感到全身酸痛罷了,但是,他除了感到全身酸痛之外,小腹還感覺到一股肝膽欲裂的巨大痛楚,這就有些耐人尋味了。很輕易的,他就弄清楚了自己所中的究竟是什麼毒,這種毒名叫無形散,呈粉末透明狀,普通人根本就不可能用肉眼看到這種毒,即便是一些有修為的修鍊者,也需要運轉元氣,才能夠勉強看到。

無形散,無色無味,遇水即融,這種毒藥,就算是一般的高手,不刻意的去提防注意,也是要中招的。只是,根據自己這副身體的記憶來看,無形散這種毒藥在帝國中已經有數十年沒有出現過了,屬於禁藥,只是為什麼自己會中這種毒,還需要他日後去好好調查。

「他娘的,真是晦氣,好不容易重生了,體內居然還留有殘毒,看樣子只能先將最後一點至尊之力用了啊,否則我這才剛重生,馬上就又要翹辮子了。」罵了一聲,旋即,就看見一團黑色的氣流悄然出現在小腹的位置,然後緩緩融入到裏面去,將體內殘留的這點無形散徹底的解決掉了。

「不過,居然有人捨得用禁藥對我下毒,這其中恐怕是有什麼故事啊。」感覺到身體舒服一些了,幽九月低頭思索着。雖說是重生了,但是他能夠感覺得到,體內還留有一抹執念,要是不能將這件事情查個水落石出,徹底的為前身報仇,自己永遠不可能完美的和這具身體融合。所以說,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將這件事情徹底地查清楚,其他的,都要靠邊站。

「月兒,你怎麼樣了,可感覺好些了。」這時,一道略顯粗獷的聲音響起。幽九月抬頭向前看去,只見一個紫袍男子龍行虎步得向這邊走來,臉上寫滿了關切的焦急。這個人,便是幽九月這副身體的父親,虎王府的王爺,幽霸天。

這便是,父親嗎。幽九月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人,心底莫名的感覺到一陣溫暖。前世,自己無父無母,孤身一人在浩大的天界拼搏闖蕩,沒想到重生之後,上天對自己居然這麼好,讓自己體驗到了有父親關懷的感覺。

「放心吧,父親,孩兒沒事。」幽九月說道,這具身體之前雖然是個紈絝,但同時也是一個孝子,無論在外怎樣,對於自己的家人,永遠都是最關心照顧的。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雖然幽九月一直在外面惹事,幽霸天卻一直沒有怎麼嚴厲的處罰他。

「沒事就好,昨天晚上你被護衛抬進來,可是嚇了我一跳。記住,就算是為了父親我,以後也不要再有第二次了。」幽霸天長出一口氣,總算是放心下來。

「嗯,我知道了。」

「雖然你沒事,但是那幾個老傢伙的兒子居然敢對你動手,這件事情也不能這麼輕易的了了。你放心,為父一定會幫你出了這口惡氣。」

「父親,不用了。這件事情終究只是我們之間的恩怨,怎麼值得父親親自出面,還是讓孩兒自己去解決吧。」幽九月連忙擺手說道,如果真的讓幽霸天全盤解決了,那自己這輩子可就別想和這具身體融合了。不能徹底的和這具身體融合,復仇的事情也就別想了。

「嗯?月兒,你沒事吧。」幽霸天疑惑的問道,要是平時這個時候,幽九月一定會滿臉興奮的說:去吧父親,孩兒精神上支持你之類的。但是今天怎麼突然變得這麼有骨氣了,一時間幽霸天還有些反應不過來。

「沒事啊,我還能有什麼事。父親,我有些累了,想休息一會。」

「好,你先休息吧,為父就先不打擾你了。環兒一直在門外守候,有什麼事情只要叫一聲就好了。」幽霸天起身說道,旋即走出了門。

「少爺,環兒先退下了。」幽霸天走後,環兒也走了出去。只是此刻她的臉頰依舊有些泛紅,可能是還在想剛才的烏龍事件吧。

「唉,這具身體可還真不是一般的差啊,身體里的雜質這麼多,尤其是今天都十六歲了,竟然只有煉體三品的修為,換做同齡人,最起碼也應該有煉體五品的修為了吧。」

幽九月目前所處的帝國叫做紫晶帝國,是元靈大陸三大帝國之一,與清風帝國,黑金帝國呈三足鼎立之勢,平日里戰亂不斷,每年都要死至少上千萬人。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整個紫晶帝國上下崇尚武風,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有幾分修為。

在世俗界中,修為等級分為煉體,聚元,極空三大境界。其中,煉體分為七品,七品之上,便是聚元。聚元,身體之中會凝聚出元氣,實力強大的人可以用元氣殺傷敵人,算得上是一方高手了。在紫晶帝國,聚元強者就相當於人上人了,一般情況下不會有人輕易招惹,至於聚元九品之上的極空境界,整個帝國上下也就只有幾個人達到了而已,這些人在世俗人眼中就好像是神仙一樣,飛天遁地,無所不能。因為只要修為達到了極空境之後,就可以控制身體,在天空中飛行,極空境的名字也正是由此而來。至於極空境之上的境界,這個帝國中還沒有人知道,或者可以說是沒有資格知道。

無論如何,還是先將自身的實力提升上來再說吧,幽九月心中想到。旋即,盤膝坐下,默默運轉前世所修鍊的九幽天冥決。

一般來說,煉體境界就只有通過不斷的鍛煉體魄,提升肉身力量才能夠提升境界。但是幽九月前世身為天界大名鼎鼎的九月至尊,所修行的功法又怎麼會簡單。九幽天冥決,即便是處於煉體境界,也能夠在體內產生那種獨特的九幽之氣,淬鍊體魄,進而達到提升境界的目的。現在重活一世,再次修鍊九幽天冥決,修為提升的速度較之以往一定會更快,相信用不了多長時間,自己就可以重回巔峰,找到那幫可惡的傢伙報仇,為自己的兄弟雷尊報仇了。

「咦,這是怎麼回事?」幽九月輕咦一聲,他發現自己的九幽之氣似乎是被吸收掉了,只有極少的一部分留在了身體之中,淬鍊身體。

幽九月不禁大為好奇,這是怎麼回事。展開神識,內視身體,發現在自己的丹田位置,有一天黑色的河流,自己吸收的那些九幽之氣,正是被這條黑色的河流所吸收。而且,不僅如此,幽九月發現在自己的丹田上,有着九顆帶着裂痕的月亮。只不過這月亮看起來黯淡無光,不仔細去看的話,很難察覺。

「竟然是天殤九月體,真沒想到,世俗界的一個小王爺竟然會擁有這種逆天的體質!」幽九月驚呼出聲,沒想到傳說之中的體質竟然會出現在自己的身上,不禁大為驚訝。

天殤九月體,又被稱之為是天生的戰鬥體質。傳說,擁有這種體制的人,每當修為達到了一定的境界之後,就會承受一次上天的制裁,如果順利挺過去了,就可以開啟一月之力,戰鬥力提升一倍,但是如果挺不過去,也就只有身死道消了。

幽九月苦笑,這種逆天的體質出現在自己的身上,不知是福是禍。不過既然自己已經擁有了這種體制,那麼只要順利地挺過了九次天殤,那麼自己將來報仇也會變的順利一些。

只是,丹田周圍的這條河流確實有些耐人尋味了。

幽九月忽然發現,自己重生的這具身體似乎還很不簡單的了。

第二章 冥! 幽冥決!

其實,這具身體原先的主人一開始也是一個很知道上進的好孩子,每天刻苦修鍊,一直到很晚才結束。但是不知為何,多年的修鍊,無論付出多少努力,得到的回報卻依舊少的可憐,久而久之,也就自甘墮落,變成了現在這般模樣,正因如此,才會有後來的諸多事宜。

幽九月的神識覆蓋在那條奇異的黑色河流上,想要一探究竟,但是,當他的神識剛接觸到河流的時候,腦海猛然間一陣眩暈,旋即,一股龐大的信息湧入腦海之中,其中的痛楚,饒是以他的至尊意志,依舊忍不住發出一聲痛苦的**。

幽冥決!三個黑金色的大字浮現在幽九月的神海之中,如烈日般散發出璀璨的神光。

在幽冥決三個大字的正下方,是二十八個小字,正是幽冥決的心法口訣。

九幽地府鬼陰森,十八煉獄鎖身心。此世生死誰執掌,手握幽冥可通天。

在兩側,寫着:入我幽冥,九死一生可通天。不入幽冥,天下萬道任去留。中間,是一扇緊閉的大門,似乎在等待這有人去打開它。

「呵呵,有意思,好大的口氣。此世生死誰執掌,手握幽冥可通天!竟然敢妄言執掌生死,那即便真的是九死一生,我也要入你這幽冥一探究竟!」幽九月大笑,毫不猶豫地推開了那扇大門。大門之後,儘是一片漆黑,什麼也沒有,盡都是一片空洞的虛無。

「哈哈,不錯,不枉我等待這麼多年,小子,既然你選擇了推開這扇門,那麼你也就註定要執掌天下生死,你可準備好了!」一道滄桑的大笑聲從幽深的黑暗中響起,卻見一名黑袍中年男子從幽深的最深處走來。

「你是誰!」幽九月寒聲問道,此人竟然會出現在自己的腦海之中,身份一定不會簡單。

「我是誰?哈哈,我曾經的名字是:冥」

「曾經的名字?那你現在的名字是什麼。」

「沒有,我現在並沒有名字,這種東西對於我來說並沒有什麼意義。冥,那個名字,對於我來說也就只是一種對於過往的懷念罷了。」冥的臉上露出了緬懷的神色,似乎是在回憶着什麼。

「你為什麼會出現在我的腦海里,難道說這麼多年我一直進步龜速就是因為你的緣故。」幽九月雖然這樣問道,但是心中卻早已有了答案。

「不錯,若非是你這麼多年的滋養,我也不可能蘇醒過來。」冥倒是也不否認,如此說道。

「果然是你!那麼,你能告訴我為什麼你會出現在我的腦海里了嗎?」

「因為,你是被選中的人,也可以說是命運之子,所以我才會出現在你的腦海里,幫助你將來走上巔峰。那部幽冥決便是我送你的禮物,有了它,你就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走上巔峰。」冥解釋說道。

「被選中的人?命運之子!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將來你會明白的,現在你還是好好修鍊吧。」旋即,冥向前點出一指。下一刻,幽九月就發現自己的意識已經重新回到了外界。

「幽冥決嗎,呵呵,也罷,那就讓我來執掌天下生死吧!」幽九月看看自己的手,感覺一切都是那麼的不真實。旋即,默默運轉起幽冥決,試驗一下這不功法的效果怎麼樣。

剛一運轉幽冥決,只是在身體裏面運轉了一個周天而已,幽九月就感覺身體裏面有着大量的力量湧現出來,下一刻,他的修為竟然就已經突破到了煉體四品,如此反覆九十九個周天之後,實力竟然已經達到了聚元境界!

還沒來得及高興,幽九月就聞到了一股惡臭。原來,每一個武者晉級聚元境界的時候,都會經歷一次洗筋伐髓,而幽九月現在經歷的,正是這個。只不過,雖說是好事,但是這個味實在是太大了一點。

施展身法,一下子從房間裏面沖了出去。門口外面,環兒見到少爺竟然跑了出去,下意識的想要問一句少爺去哪啊。但是剛一轉過身去,就聞到了一股惡臭味,竟然直接被熏得暈倒了過去。

遠處,出來撲通一聲落水的聲音。幽九月跳進家裡的水池裏面,清洗着身子。身上帶着一股惡臭,實在是太影響自己的形象了。雖然重生之前的幽九月不在意這些,但是現在的幽九月可是十分在意這些的。很快,方圓數十丈的水池迅速從一片清澈變得烏黑起來,可見他現在這副身體裏面的雜誌究竟有多少。

好不容易將身體清洗乾淨,拖着濕漉漉的身子回房間換了一身衣服,這才發現倒在地上,被熏暈過去了的環兒。有些不好意思的將她抱了起來,走到另一間房子,將他放在了床上。要是再將她放在那間屋子裡的話,說不定會被直接熏死過去也不一定。

「少爺,啊!」良久,環兒終於醒來,但是還有些迷糊。終於發現自己竟然是躺在床上,竟然下意識地發出一聲驚呼,用被牢牢地裹住自己,一副受了侵犯的樣子。

「環兒,你不用害怕,我就是看你剛才暈過去了,所以把你抱到床上歇息一下而已。」幽九月尷尬的說到,八百年不變的老臉竟然罕見的紅了一下。

聞言,環兒先是掀起被子,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確認沒有更換,而且依舊整潔,這才放心的鬆了口氣。剛才真是嚇死她了,還以為少爺突然獸性大發,把自己給那啥了呢、、、、

「環兒,你自己先躺在床上歇息一會,我還有事情要去做。」幽九月說著,已經走出了房間。

「少爺!」環兒連忙喊出一聲,但是此時幽九月已經走了出去。

「少爺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了,感覺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環兒小聲嘀咕着,從床上下來,將被子,床都整理了一下。雖然幽九月讓他躺着歇息一下,但是他可不敢真的就躺着,他畢竟還只是個下人而已,能夠不受主子欺凌,就已經是很不錯的一件事情了。

幽九月從房間之中走出來,想要到外面去轉轉。畢竟自己重生到這個世界,對於一切還都不太熟悉,再加上自己終究不屬於這個世界,內心難免會有些悵惘,出來散散心也是有必要的。

不知不覺中,幽九月已經走出了王府,穿過了一片小樹林,來到了一片池塘邊。此時他還處於神遊狀態之中,絲毫沒有注意到眼前正有一幅美景。

「啊!幽九月,你怎麼會在這裡,誰叫你過來的!」一聲尖叫聲響起,只見在池塘之中,有着一個如玉的美人正在洗澡。只不過,此時美人看向幽九月的目光之中充滿驚恐和鄙夷,身子沉到水底,只露出腦袋,儘管如此,一雙玉臂依舊牢牢地護住胸前的兩團柔軟。

「哦,我為什麼就不能進來,別忘了,我可是你未婚夫!」幽九月對於那種充滿了鄙夷的眼神表示很不爽,從腦海之中搜索着關於眼前這個女子的信息。原來,這名女子名叫幽月,是皇室的公主,自小便與幽九月有着婚約,只是因為這些年幽九月一直表現不怎麼樣,再加上他京城兩大紈絝之首的名號,更加讓他這個未婚妻瞧不起,所以每次見面,幽月都不會給幽九月什麼好臉色。

「什麼未婚夫,我可沒承認!還有,你還待在這裡幹嘛,還不趕緊滾出去!」幽月尖叫道,目光之中的那份蔑視絲毫不加以掩飾。

「哼,憑什麼你讓我走我就走,你以為這是你家啊。」幽九月冷哼一聲,屬於至尊的那份豪氣瞬間湧上心頭。

「這是我的專屬浴池,你明知道還要往這裡走,分明是不懷好意。你要是在不走的話,信不信我揍你!」幽月有些氣急敗壞,準備動手。

「你來啊,難道我還會怕了你不成!」

「你!」幽月實在是沒想到,一個人竟然可以無恥到這種地步。旋即縱身躍起,還沒有看清,她就已經穿好了衣服,一劍向這邊刺了過來。

「媽呀,你玩真的啊!」幽九月驚呼一聲,一眨眼就已經消失不見。

這只是一個小插曲,幽九月沒必要在這裡浪費時間。況且,幽月的修為在煉體五品,正常來說自己絕對不會是他的對手,他可不想在這裡暴露出自己的實力,所以才會溜之大吉。

「哼,算你跑得快!」

經歷了剛才的事件之後,幽九月總算是勉強接受了這個事實。自己,終究是重生在了這個世界之中。無論怎樣,只要活着就好,活着,一切才會有可能。現在自己掌握了這麼厲害的功法,何愁將來不能報仇!

心中如此想着,幽九月已經走回了王府。

雖然他現在已經是聚元高手,但是暫時還不能暴露出來,所幸前世掌握着一門不錯的隱匿修為的功法,簡單的就將修為隱藏了起來,暫時定在了煉體四品上。

第三章 幽言表妹!

回到家後,天色已經擦黑。幽九月回到自己的房間之中,再次修鍊起幽冥決來。

通過今天初步修鍊幽冥決得效果來看,幽九月深深的意識到了這部功法的強大,只是運轉九十九個周天,就將實力從煉體三品一路提升到了聚元境界,這其中生生跨越了四個小境界和一個大境界,不可謂不可怕。如果一路按照這個速度提升上去,那豈不是說用不了幾天自己就可以重回巔峰,找上前世的那些仇敵復仇去了。

不過,這終究只能是他自己的一廂情願罷了。這一次他之所以能夠這麼快速的提升,一方面是仰仗了功法沒錯,但是另一方面,更多的還是這具身體之前的主人不斷的修鍊,還有那些提升肉身力量的天才地寶起了作用,這才一度跨越了如此之多的品階,進而一度成為聚元境界的強者。

一夜無話

第二天清晨,幽九月睜開眼睛,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雖然修鍊了一夜,但是卻沒有絲毫疲憊的感覺,相反,還覺得神清氣爽,有一種說不出的舒暢。

「少爺在屋裡呢,只是這個時候恐怕還沒有起床,公主殿下要不要先在客廳休息一下。」門外,傳來了侍女環兒清脆的聲音。

「嗯,公主殿下,難道是昨天的那個瘋女人?」幽九月聞言,暗自皺眉思索。皇帝陛下的女兒實在是太多了,真要分清楚究竟是哪一個公主還真就不是一般的困難。

「也好,是我太心急了,表哥平時這個時候還在休息呢。小玉,我們先去客廳等候吧。」門外,傳來銀鈴般悅耳的聲音,聽她的稱呼,自己和這位公主關係貌似還不錯的呢。閉上眼睛,思索着關於這位公主殿下的記憶。原來,他就是當今皇帝陛下最寵愛的女兒,幽言公主。平時和自己走的很近,關係很好,這不,剛一聽說自己受傷的消息,就帶着侍女一大早的趕過來探望了嗎。

「是言言啊,快,進屋裡來。環兒,去倒兩杯好茶。」幽九月推開門,見到幽言,他不禁獃滯了一下。內心無比的震撼,世間竟然會有如此美人。那些所謂的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傾國傾城之類的形容詞用在幽妍的身上顯得是那樣的蒼白無力,完全不足以形容出她的萬一。

清澈明亮的瞳孔,彎彎的柳眉,長長的睫毛微微地顫動着,白皙無瑕的皮膚透出淡淡紅粉,薄薄的雙唇如玫瑰花瓣嬌嫩欲滴。一頭漆黑的秀髮自然的垂落下來,搭配着淡藍色的衣裙,宛如九天之上的仙子。

「表哥,你沒事吧。我聽說你前天晚上被禮部尚書,戶部尚書,還有右相家的那幾個紈絝打了。」

「等等,什麼叫我被他們給打了,明明就是我大發神威,將他們幾個狠狠地揍了一頓。我只不過是因為當時打得太興奮了,一不小心沒有注意腳下,摔了一跤而已。」幽九月連忙將他打斷,學着這具身體之前的主人的說話行為方式,恨恨的裝了一個十三。

「行了表哥,你就別在我這吹牛了,就你那三腳貓的功夫我還不知道嗎,連我都打不過,還說什麼把人家給揍了,鄙視你。」幽妍白了幽九月一眼,顯然,對於幽九月的這套不要臉說詞早就已經習以為常。

「額、、、、言言,好歹我也是你表哥啊,能不能給我留點面子。」幽九月尷尬的摸了摸頭,有些下不來台。這還是帝國的公主嗎,說話怎麼這麼肆無忌憚,哪有一點女孩子應該有的樣子。其實,他不知道的是,正是因為幽妍這份赤子之心,當朝皇帝陛下才會對她那麼寵愛。要知道,在這種環境背景之下,尤其是皇家,依舊能夠保持那份真實是一件相當不容易的事情,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幽言和幽九月的關係才會這麼好。

對於幽言來說,他完全不在乎幽九月在外的那份紈絝名聲。甚至於她覺得,真紈絝,真壞蛋也比那些個整天帶着面具,阿諛奉承的人要強出不知多少倍。

「表哥,你打算怎麼辦,這件事情可不能就這麼算了。要不要我們夥同孫猴子一起,哪天搞一票大的,將他們幾個好好的收拾一頓,出一出這口惡氣。」幽妍很是興奮的建議到,至於她所說的孫猴子,便是與幽九月並成為京城兩大紈絝的另一位。因為他的身材十分的瘦小,所以才有了孫猴子這個外號。

「言言,你什麼時候這麼無法無天了,那可是朝廷命館的後代,是說打就能打的嗎。就算是真要打,也要名正言順的打,到時候打的他們連他親媽都不認識,那才叫爽了。」幽九月一本正經地說道,正符合他以往的紈絝本性。

「對,就要名正言順的打,只是,這件事情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可是有一定的難度啊。」

「關於這個,你就不用操心了,總之到時候開揍的時候我一定會喊上你就是了,對了,還有猴子,那小子也跑不了。」

「好,那表哥,我就等你的消息了。」幽妍一臉的興奮,彷彿已經看到了不久之後暴打那幾個紈絝的情景。

「少爺,公主殿下,請用茶。」這時,環兒端着兩杯清茶走了進來。

「嗯,你先下去吧。」幽九月點頭說道,旋即,咯吱一聲,環兒將門關好,走了出去。

環兒走出去之後,兄妹兩人又交談了一會兒,總之都是一些個沒有營養的話題,怎麼報復啊,怎麼整人啊之類的。大概一個時辰之後,幽言起身告辭。

「表哥,我先回去了,有什麼事情的話記得叫我。」

「嗯,我知道了。」幽九月起身說道,注視着幽言遠去的背影,似乎是在思索着什麼。

通過一番接觸,幽九月能夠明顯的感覺到,幽妍是真心為了自己好,沒有任何的利益存在其中,這份感情,在當今這個世界實在是不容易。此外,他也發現,幽言的資質貌似不是一般的好。以他的閱歷來看,就算是放在天界,那也絕對是天才級數的。沒想到在世俗界的一個小小的國家之中,竟然會有天賦如此好的人物,當然,最關鍵的還是對方和自己的關係。可以的話,幽九月不介意指點她一番。在這個世界上,實力,永遠都是最重要的。

一般來說,越是漂亮的女人,資質相對於來說就會越好。如果是按照這個道理來說的話,幽言會有這份資質倒也說得過去了。

「有時間找個機會,將那部功法給妍妍吧,對於她來說,應該會很合適。」幽九月喃喃自語說道。

拋開雜念,幽九月覺得自己應該儘快的將實力提升上去。雖然目前已經達到了聚元境界,但是依舊不夠。自己只要沒死,那麼想要害死自己的人就一定會再度出手,勢必會將自己殺死才會罷休。那麼,這樣一來,聚元境界就顯得有些不夠看了。但是,目前自己剛剛突破境界,需要一段時間穩固,否則要是急於提升修為的話,會造成根基不穩,有損以後的大道之路。所以,既然不能通過突破境界提升實力,就只能想其他的辦法了。

天殤九月體,這是自己目前所能想到的唯一一個儘快提升實力的辦法。只要能夠開一一月之力,那麼自己的戰鬥力就會瞬間增長一倍。只不過,相對的,這樣一來,第一次天殤也會提前到來。

對於天殤九月體,幽九月所了解的並不是很多。只是根據傳說,知道有這麼個體質而已,再多的,就真的不知道了。

關於天殤九月體的九次天殤,那基本上都屬於這個體質的機密消息,外界就算是有流傳,多半也是假的,根本就不能相信。忽然,他想起來在自己的丹田裏面還有一個神秘的存在,或許他會知道也說不定啊。

「冥,在嗎?」幽九月閉上眼睛,內心之中不斷的呼喚着。

「嗯,幹啥?」一道略顯滄桑的聲音響起,正是冥。

「你知道天殤九月體嗎,我想開啟一月之力。」

「什麼,天殤九月體!你小子竟然是天殤九月體,我的媽呀,怪不得你是被選中的人嗎。」冥驚呼一聲,似乎是被嚇到了。

「你都知道些什麼。」幽九月問道,顯然,從冥的反應來看,對方明顯是知道關於天殤九月體的消息,而且還不少。

「天殤九月體,那是流傳於太古年間的一種體質。自太古以來,擁有這種體質的人屈指可數,但是每一個,莫不是驚天動地的大人物,有着毀天滅地的恐怖實力。天殤九月體,又被稱之為天生的戰鬥體質,因為伴隨着每一次天殤,擁有這種體質的人都會開啟一月之力,實力增加一倍。等到九次天殤結束,便可以開啟九月之力,實力暴增九倍,天殤九月體,是十分可怕的一種體質。或者可以這麼說,每一個擁有這種體質的人,都是為戰鬥而生的人。」冥思索着,緩緩說道。

「額,能不能說重點。我現在想要開啟一月之力,但是不知道該怎麼開啟,也不知道伴隨着一月之力而來的天殤將會是什麼,我真正想要知道的是這個啊,拜託。」幽九月一臉的無語,難不成自己喊他出來,是給自己講故事的不成。

「咳咳,急什麼,這不正要說了嗎。」冥咳嗽一聲,繼續說道。

「事實上,每一個人的天殤都是不同的,這種東西因人而異,實力、天賦、潛力越強大,天殤自然也就越強大。但是一般來說,前三次天殤都不會是什麼問題,只有第三次之後的幾次天殤,那才是真正的麻煩。至於你想要開啟一月之力呢,你需要將這些材料收集齊全,然後練成丹藥,服下去,將藥力催生道丹田位置,就可以了。」

第四章 先收點利息!

「青冥花,無根草,聚靈果,我的天,這些雖然並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是想要在世俗界找到這些可不是一般的困難啊。冥,有沒有什麼可以替代的東西。」幽九月驚呼一聲,雖然這些東西在他眼裡並不算什麼,但是別忘了,他現在可不是在天界,也不是以前的那個受億萬人尊崇的九月至尊。以他目前的身份,哪怕是傾盡所有家產,能夠得到其中的一件就已經很不錯了。

「沒有,想要開啟一月之力,就只能用這些材料,除非、」

「除非什麼!」

「除非你不打算開啟一月之力了。」

「滾!」幽九月大喊一聲,直接屏蔽了冥。

「唉,這可怎麼辦,這麼多靈藥,讓我上哪找去啊。」幽九月一籌莫展,徹底麻了爪子。

「小月月,哥哥來看你了!」正在幽九月為靈藥發愁的時候,外面忽然想起了一聲很賤很賤的聲音,不用想,幽九月就已經知道了聲音的主人是誰。

來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同位於京城兩大紈絝之一的孫猴子。這貨之前和幽九月一起在青樓喝酒,干仗的時候當然也不會少了這位,再加上他又是大將軍的獨子,還是有一定的修為基礎的,所以他受的傷也就沒那麼嚴重,只是第二天就活蹦亂跳了。這不,傷勢剛一好,立馬就來找幽九月了。估計他這次來,多半是想要夥同幽九月報仇的,這位可是出了名的遊手好閒加睚眥必報啊。

「猴子,這一大清早的過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小月月,聽說過兩天的拍賣會有洗髓丹,怎麼樣,要不要過去看看,那可是能夠改變人資質的好東西啊。」猴子一臉的興奮,唾沫星子橫飛,就連被打的事情也忘了。

「拍賣會?什麼拍賣會啊。」

「你連這個都不知道,出去可別說我認識你啊,拉低我智商。」猴子聞言一臉的驚訝,一副見到了外星人的樣子。這幾天京城因為拍賣會的事鬧得沸沸揚揚,這位居然會不知道,他簡直懷疑站在他面前的究竟是不是幽九月了。

「行了,別扯淡了,快說說到底怎麼回事。」

「咳咳,細情是醬紫滴,半個月後,聚寶閣將會召開一次盛大的拍賣會,聽說這次拍賣會將會有很多平時見不到得的好東西,各種珍稀靈藥,奇異金屬,功法元術應有盡有。」

「是嗎,那倒的確是可以過去看看。」幽九月聞言,沉聲說道。說不定可以在這一次的拍賣會之中得到開啟一月之力的靈藥呢,這都是說不定的事情,他可不會輕易放棄。

「小月月,那件事情你打算怎麼辦。」說完聚寶閣的事情之後,猴子的語氣變得有些低沉。

「那件事情!那件事情?」

「別和我在這裝糊塗,還能是哪件事情。媽的,那幾個日的居然該打老子,咳咳,打老子也就算了,居然還敢打老子的兄弟,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叔可以忍嬸嬸也忍不了啊。怎麼樣,小月月,要不要和兄弟一起搞一票大的,好好整一整那幾個傢伙。」果然不出他所料,猴子這貨不會輕易的揭過那件事情,剛一說完拍賣會的事情,立馬就迴轉到之前的事情上了。

再怎麼說他也是大將軍的兒子,平時無論怎麼紈絝,怎麼不學無術,居然被幾個文官的兒子給打了,這讓他的自尊心極度的過不去。所以,傷勢好了之後的第一時間就是過來找幽九月,一起商量報復的事情。

「好,那我們就先去禮部尚書家裡,好好折騰一番。」幽九月當即決定大幹一場,再怎麼說禮部尚書也是正兒八經的一品大員,家裡沒有點什麼值錢的東西,有些說不過去吧。

「行,走,這次咱哥倆一定要好好的大幹一場!」猴子一拍大腿,站起身子,向外走了出去。

、、、、、、、、、、

戶部尚書家裡

此時,戶部尚書的兒子,禮部尚書的兒子,還有當朝右相的兒子正聚在一起,小聲的嘀咕着什麼。幾個人窩在一起,看起來十分的神秘。

「這都第二天了,怎麼虎王府里一點動靜都沒有,難不成是幽九月壓根就沒中毒。」

「噓,你小點聲,想死啊!」

「這件事情的卻是奇怪,就算是幽九月沒死,虎王府裏面也不應該一點動靜沒有啊。以幽霸天寵愛兒子的程度來說,是絕對可以鬧出來個天翻地覆的。只是現在未免有些太安靜了一些,不知怎的,我這兩天一直有一股很不好的預感。」

「你也有這種感覺啊,可是,那天晚上我們明明看到他喝下了那晚毒酒,就憑那個廢物,怎麼可能承受得住無形散的威力。」

「這件事情可不好說,總之,我們還是早做打算的好,以不變應萬變。」

「我覺得不行,要不我們找個機會,派幾個貼身護衛,解決掉他。對了,過兩天不是有個拍賣會嗎,就在拍賣會入場的時候,人多眼雜,趁亂解決掉他,神不知鬼不覺,就算是最後幽霸天追究起來,也不可能查得到什麼。」

「此計甚妙,莫兄不愧是右相大人的公子,我等拍馬不及。」

「哈哈,過獎過獎。現在大家都是一根繩子上的螞蚱,平日里他幽九月仗着幽霸天撐腰,沒少對付我們,這次就讓他嘗嘗我們的厲害。」右相的兒子莫無淚哈哈大笑一聲,眼底閃過一絲狠辣。

「哎呦,原來這就是大名鼎鼎的戶部尚書家裡啊,真氣派,我看和你們王府也差不多了,你說是吧,小月月。」這時,外面忽然傳來了一道很賤的聲音,正是猴子二人到了。

「誰說不是呢,看來這些年莫大人沒少撈金啊。」一道爽朗的聲音響起,正是幽九月。

幽九月今天穿了一身黑色的衣服,搭配着那一頭黑亮垂直的發,斜飛的英挺劍眉,細長蘊藏着銳利的黑眸,削薄輕抿的唇,稜角分明的輪廓,修長高大卻不粗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鷹,冷傲孤清卻又盛氣逼人,孑然獨立間散發的是傲視天地的強勢。

「幽,幽九月,你,你怎麼來了!」戶部尚書的兒子韓無夢結結巴巴地說道,額頭上已經布滿了一層細密的汗珠。不知為何,幽九月今天給他一種很特別的感覺,就好像是面對天地之間高高在上的至尊,不由自主的就要臣服下去。

「效果很好。」幽九月心中暗暗說道,其實,這是他發動了前世的至尊氣勢,再加上韓無夢他做賊心虛,才會變成這樣。否則,只是一個照面,怎麼可能會把他嚇成這樣。

「韓無夢,你小子眼瞎了啊,沒看見大爺我還在這站着了嗎,瞧不起老子啊!」猴子一瞪眼,對於被某人無視掉感覺很不爽。

「猴子,你也來了。」知道這時,韓無夢才剛見到站在幽九月身邊的猴子。

「幽九月,孫猴子,你們兩個來這裡幹什麼!」莫無淚出聲問道,這個時候,他要是再不出面說兩句話扳回一點氣勢的話,估計韓無夢直接就能嚇尿在那了。沒看見他現在兩條腿都在顫抖了嗎,估計要是自己在不出口,這裡就要變成茅廁了。

「莫無淚!你們都能在這裡,我為什麼不能!」幽九月看向莫無淚,一雙眼睛直視着他,鷹鷲一般的目光彷彿直達心靈深處,讓莫無淚的心底莫名的一顫,差點就要投降認錯。

「呵呵,九月兄弟說的這是什麼話,沒有人不要你來啊。」禮部尚書的兒子急忙加入應付幽九月。

「趙賢,你的意思是說我自己不讓我自己來嘍。」幽九月淡淡問道,語氣之中卻夾雜着一股鐵血氣勢,那是一種只有從屍體堆裏面爬出來,長年累月才能養成的一種氣勢。

「沒有,沒有,我可沒有這個意思,九月兄弟千萬不要誤會了。」趙賢急忙擺手,不知為何,今天他竟然有些不敢直視幽九月的眼睛。雖然平時他也是這樣的不講理,橫的跟個什麼似的,但是他有一種奇怪的感覺,今天的幽九月,不同了。

「是嗎,這樣就好。很意外嗎,見到我還活着,你們說是吧。」幽九月突然話鋒一轉,直指中心。

「是、不是、、、沒有,怎麼會呢。」三人聞言,剛要承認,又趕緊否認,聽起來就好像是一個連起來的是不是,並沒有肯定的答覆,只是幽九月卻是能夠清晰的分辨出來,看樣子自己這具身體的死亡真的和這三位有關係啊,就是不知道和他們後邊的人有沒有關係了。

「還想狡辯,我告訴你們三個,那天晚上我可也在場,我親眼見到你們三個在小月月的酒裏面下毒,要不是小月月福大命大,現在早就已經進棺材了。」猴子還不知道怎麼回事,本能的以為是幽九月隨便找的一個借口。對於落井下石之類的事情,他可是最在行了,一時間開起了嘴炮模式,愣是說的他們三個半個字也說不出來,一個個的臉色煞白無比,擺明了就是做了壞事結果被人當面揭穿的樣子。

啪嗒,豆大的汗水掉落在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音。在幽九月和猴子兩人的全面攻勢之下,這三位的心理防線正在逐漸的崩潰掉。

第五章 訛詐!

此時已經臨近中午,眨眼間幽九月和猴子就已經在戶部尚書的家裏面折騰了快兩個時辰。不過這個時候,戶部尚書已經下早朝回來,剛一進家門,就聽見屋子裏面吵吵嚷嚷的。剛要發飆,就聽見裏面傳來了中毒的聲音,這一下可怕他嚇得不輕,腳底一個趔趄,差點沒摔倒在地上。關於兒子做的那些事情,他這個當爹的又怎麼可能會不知道,事實上,之所以會有前兩天的事情,在很大程度上都是他刻意引導出來的,因為是上面的命令,所以他也只好遵從。可是現在聽來,幽九月不僅沒死,還精神的很,心底莫名的一顫,差點沒被嚇死。這件事情要是暴露出來,幽霸天那老傢伙肯定少不了一陣折騰,到時候就算自己是朝廷一品大員,也不會倖免。

「這不是小王爺嗎,哦,少將軍也在這裡啊,怎麼,有什麼事嗎,今天倒是有時間到我這來了。」韓天勛故作鎮定,淡淡一笑說道,似乎完全沒有看到幽九月此時正在以一種極端不規矩的姿勢斜看着他。

此時的幽九月,身子正斜靠在椅子上,一隻腿向前方伸出,一隻腿搭在椅子上,腦袋向一邊偏過去,一副十足的紈絝模樣。

「韓大人,回來了啊。」幽九月瞥了他一眼,淡淡說道。

「額、呵呵、回來了,回來了。那個,怎麼沒人給兩位上茶啊,來人,上茶,上好茶!」韓天勛有些不知道說什麼好,急忙轉移話題。

「韓大人,你兒子給我下毒的事情,你知道嗎。」幽九月也不理會他,直奔主題,開門見山。

「下毒,什麼下毒,我怎麼不知道。小王爺,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你這無憑無據的,怎麼就肯定是我家無夢給你下毒了呢。」韓天勛故作驚訝,沉聲說道。

「就是,我什麼時候給你下的毒,拿出證據來!」見到父親回來,韓無夢也來了底氣,擺出一副無畏強權的模樣。

「證據,這還需要證據嗎,我那天回去之後,整整睡了一天才醒,我要是沒中毒,怎麼會睡那麼長時間,再說了,那天晚上猴子也在,他就是我的證人。」

「對,沒錯,我當時親眼見到你的好兒子,還有這兩貨給我九月兄弟下毒,要不是我兄弟福大命大,現在早就已經被毒死了!」猴子一點也不嫌事大,前兩天出了那麼大的丑,這一次無論如何也是一定要找回來的。一時間,嗓門出奇的大,生怕別人聽不見似的。

「小王爺,你可不能這麼說,我們家無夢一直都是安分守己的好孩子,什麼時候會做出這種事情。」韓天勛聞言一個踉蹌,臉色瞬間變得蒼白起來,差點沒摔倒。看到他這樣子,這件事情和他是也有關係了。

「哈哈,哈哈哈,我聽到了什麼,安分守己?你確定你說的是你們家無夢,不是別人!」猴子大笑,好像是聽到了多麼好笑的笑話一樣。

「韓大人,別的我們可以先放到一邊,但是那天晚上你家公子可是將我和猴子狠狠的揍了一頓,這件事情總不能抵賴吧。」幽九月淡淡說道,現在已經可以確認,這件事情和韓大人跑不了關係,更有可能韓大人更是直接參与者,現在既然已經確認了這件事情,那麼以後就有的是機會對付他,至於現在嗎,還是先收點利息吧。

「小王爺,你想怎麼樣。」韓大人長出一口氣,情緒逐漸平穩下來。只要幽九月不再說他中毒的那件事情,他就沒什麼好怕的。

「很簡單,我和猴子每人黃金一萬兩,算是醫藥費,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否則,沒玩。」

「一萬兩,還是黃金!幽九月,你怎麼不去搶!」韓無夢驚呼出聲,一張嘴張得可以吞的下一個西瓜。

「怎麼樣,行,還是不行。行的話,這件事情就此作罷,要是不行的話,我倒是並不介意徹查下去,到時候萬一查到了什麼不該知道的事情,那可就不好玩了,你說是不是啊,韓大人。」

「好,黃金一萬兩就一萬兩,只不過這個數目實在是太大,短時間內我也拿不出來,需要小王爺給我一段時間準備。而且,當時大小王爺的好像不止我們家無夢吧,右相和禮部尚書家裡是不是也應該分擔一些呢。」

「這是當然,我自然不會讓你一個人把虧全吃了。」

「希望小王爺說到做到,黃金一萬兩,自此,這件事情到此作罷。」

「不行,憑什麼你說多少就是多少,一萬兩黃金啊,你以為你是誰啊!」趙賢大喊道,他們家可不想戶部尚書家裡這麼富裕,他爹是管禮數的,要是真一下子拿出這麼多錢來,他以後的日子可就不好過了。

「你給我把嘴閉上!」韓天勛怒吼一聲,嚇的趙賢急忙把嘴閉上,半天不幹多少一個字。

「希望小王爺能夠說到做到,慢走不送。」韓天勛說道,顯然這是在送客了。

「好,猴子,我們走!」幽九月起身,離開了戶部尚書家裡,心裏卻是在想着,就此罷休?說話算話?算你奶奶個爪啊,敢陰老子,不玩死你我就不叫幽九月!

「小月月,你真是太厲害了,就這麼幾句話,就訛詐到了一萬兩黃金,我對你的敬佩之情真的是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我正式宣布,從此之後,你就是我的偶像了。」

「得得得,你快算了吧,只要你以後別再這麼叫我就好了,肉麻。」幽九月打了一個哆嗦,一副敬而遠之的模樣。

「嘿嘿,小月月,別這樣嗎,顯得多生分啊。」猴子還是死皮賴臉的往前湊,將不要臉的功夫發揮到了極致。

「行了,要是沒事的話就趕緊滾蛋吧,回家等着收錢去。」幽九月將猴子推到一邊,一臉的嫌棄。

「小月月,你說他們為什麼會這麼痛快地答應把錢給我們啊,萬一他們出爾反爾,不給錢了該怎麼辦啊。咱們兩個一人一萬兩,加起來可就是兩萬兩黃金,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

「猴子,如果我告訴你,我真的中毒了呢。」幽九月淡淡說了一句,旋即加快了步伐,向虎王府走了過去。

「不是吧,我看你明明挺精神的啊,切,真不夠意思,都出來了還跟我在這演戲。唉,算了算了,回家等着收錢去,這下半個月之後的拍賣會可以好好的奢侈一回了。」猴子嘀咕一聲,自己回了家。只是,他不知道的事,幽九月對他說的,是真的。

回到家後,幽九月將自己關在了屋子裡,修鍊幽冥決。實力,實力永遠都是最重要的。自己今天這麼一鬧騰,對方說不定不會輕易善罷甘休,一定會加緊速度,儘快將自己幹掉,那麼,他就必須要在這段時間之內,將修為儘快提升上去才行。他可不想好不容易重生了,卻又不明不白的死掉了。

戶部尚書家中,在幽九月他們走了之後,大概過了一個時辰左右,戶部尚書韓大人偷偷地從家裡出去,不知道去了哪裡。

深夜,幽九月依舊在修鍊着。忽然,他察覺到了一絲輕微的聲響,嘴角露出一個詭異的微笑,終於來了嗎。

躺在床上,被子蓋過頭頂,屋子裡傳出均勻的呼吸聲。

「哼,就這麼一個紈絝子弟,居然還需要動用我出手,簡直就是殺雞用牛刀。」黑夜之中,幽九月的屋子裏面不知何時多出了一個黑衣人。

「對不起了,拿人錢財,與人消災,要怪就怪你自己命不好吧。」黑衣人淡淡說道,旋即,手中掏出一炳冷鋒,向幽九月刺了過去。

「膽子不小嘛,居然敢來王府刺殺,是不是活膩歪了。」幽九月一隻手握住此刻的手臂,淡淡說道。

「怎,怎麼可能!」黑衣人心中泛起了驚濤駭浪,不是說對方只是一個紈絝子弟,沒有多少修為嗎。以自己煉體七品的修為完全就可以碾壓對方才是,可是,眼前的這一幕又是怎麼回事。對方只是一隻手,就制住了自己,動彈不得。能有這份實力,對方至少也應該是聚元級別的強者,否則怎麼可能這麼輕易的壓制自己。這一刻,他感覺自己被坑了,而且還被坑的很慘,非常慘!

「來人啊,有刺客,救命啊!」下一刻,出乎黑衣人意料的,幽九月竟然開始大聲求救起來。

拜託,大哥,你有這麼強大的修為,還用的着喊救命!開什麼國際玩笑!該喊救命的應該是我好不好,好不好!

很快,王府的高手就有了動作,一道道身影急速向這邊趕來。察覺到那些人正在接近,幽九月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鬆開了抓住刺客的手。只是這個時候,就算是他想跑,也跑不了了。

「小王爺放心,有我們在!」一道道聲音響起,正是王府之中的護衛。一瞬間,不下十多道明亮的刀光亮起,很快,此刻就已經被控制住了。

第六章 天家無親?

「哎呀我的媽呀,你們可算是來了,要是你們再晚來一會,估計我現在早就已經身首異處了。」幽九月不斷地拍着胸脯,一副心有餘悸的樣子。身旁,那名前來刺殺幽九月的黑衣男子見狀,不禁暗暗鄙夷,就你還身首異處,要是他們再晚來一會的話,說不定真正身首異處的就是我了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重要的事情要說三遍!

「哼,居然敢來王府行刺,膽子不小嘛,給我帶下去!」幽霸天冷哼一聲,吩咐下屬將刺客帶了下去。

「是!」十幾名護衛紛紛大喝一聲,鋼刀架在那名刺客的脖子上,將人給帶了下去。

「月兒,你沒事吧,有沒有傷到哪裡。」見到下屬們離開之後,幽霸天原本嚴肅的臉龐瞬間被焦急所替代,不斷地看着幽九月,有沒有傷到哪裡。剛才聽到有刺客的聲音之後,他差點沒被嚇死。幽九月是他唯一的希望,也是他唯一的精神寄託。平時無論他再怎麼紈絝,終究還在,自己還可以看着他。但是萬一哪天幽九月不在了,自己的精神寄託也就沒有了,天,也就塌了,真正到了那個時候,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子。

「父親,孩兒沒事。」幽九月心中一暖,這種被關懷的感覺,自己前世從來沒有體驗過。前世,自己一直以為這種情感是累贅,會影響大道之路,現在看來,那完全就是自己在自欺欺人而已,典型的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

「那就好,從此之後,你這裡的護衛數量增加三倍,我倒是要看看,還有人敢來王府行刺,活膩歪了。」

「父親,不需要吧、、、、、」護衛增加三倍!以幽霸天對自己的寵愛,增加三倍的護衛也就意味着自己從早到晚一直都會處於被監視的狀態之中,那也就是說,自己將會一點**都沒有了。雖然以自己目前的修為境界可以屏蔽掉那些人的窺探,但是多一事終究不如少一事啊。對於紈絝的這個身份,他其實還是很喜歡的,這是一層天然的保護罩,無論發生任何事情,人們都會下意識地將自己排除出去。

「月兒,你最近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着我。」幽霸天忽然開口問道。

「沒有啊,我怎麼會瞞着父親呢。再說了,我又有什麼事情值得瞞着父親。」幽九月心底一驚,本能的感覺要壞事。

「剛剛那名刺客的修為在煉體七品,他要是想殺你的話,一瞬間就可以了,怎麼會給你喊救命的時間。再者,只是你求救的時間和護衛趕來的時間,就已經足夠他殺死你幾十次了。但是現在擺在事實上的是,你並沒有事,那名刺客卻被帶走了,你不覺得這件事情很有意思嗎?」幽霸天微微一笑,看着幽九月。冷靜下來的幽霸天很快就察覺到了這件事情的蹊蹺,姜果然還是老的辣啊。

「額、、、內個、、、」幽九月汗顏,沒想到自己竟然會犯這種低級錯誤。但是回想起來,就算是在給自己重來一次的機會,還有比這樣更好的辦法嗎。

自己這樣做,將被刺殺的消息暴露於眾,無形中就已經給了暗中向要殺自己的人一個警告,並且,這樣一來,對方定會投鼠忌器,也就在一定程度上給自己爭取了相當的時間來提升實力。反之,如果自己直接將此可解決掉的話,之後只會遇到無窮無盡的刺殺,無論是對自己還是對敵人,都不好。所以,他這樣做反而是目前最合適,最正確的做法。

「算了,既然你不想說,我也就沒必要追問下去。孩子長大了,也該有自己的秘密了,只要你能好好地,為父就放心了。」

「父親,你放心,總有一天我會告訴你的。」

「好,時間不早了,早點休息吧。」幽霸天說完,緩緩走出了幽九月的屋子,雖然在走出去的時候幽霸天盡量將身子站的筆直,但是有九月還是敏銳的察覺到了這道身影之後的佝僂。

幽九月眼神微米,前世作為天界至尊,基本的眼力還是有的。只是看幽霸天目前所表現出來的情況,無外非就是兩種情況,一是勞累過度,心力憔悴導致的佝僂,至於二嗎,就是曾經受到過嚴重的傷勢,到現在還沒有恢復,所以才會身形佝僂。看樣子過兩天要找個機會好好為父親看一下才好啊,今生有一個這麼疼愛自己的父親,他可不想輕易錯過。

想到父親,自然而然的也就會想到母親。自己重生以來,接觸到的親人也就只有自己的父親,再者就是幽妍表妹,關於自己的母親,他發現就算是這具身體原先的主人竟然也毫不知情。

母親,每次只要想到這個名詞心底就是一陣劇烈的疼痛。母愛,是任何情感都無法替代的,無論父親對自己多好,那都是父愛,和母愛所能夠給人的感覺完全不一樣。本以為今生能夠得到一次母愛,但是現在看來,自己想得有些多了。

人性,本就是貪婪的。前世,自己無父無母,沒有任何需求。今生,有一個疼愛自己的父親,卻還希望得到更多。不得不說,人的**就是一個無底洞,永遠都沒有填滿的時候。

「有機會還是問一下父親吧。」幽九月喃喃自語,不知為何,對於母親,他心底異常的渴望。無論母親是早年間去世,還是有什麼別的原因不能留在家裡,他都希望知道。至少不會像現在這樣,像一個傻瓜一樣。

一夜無話,眨眼間就已經到了第二天。

對於那個刺客最終會如何,他倒是並不會擔心。有父親在,他相信一定會得到他想知道的信息的。現在他所需要的做的,就只是待在家裡等着收錢就好了。一萬兩黃金,一定能夠買到很多東西。只要到時候錢一到手,他立馬就消費出去,將之換成能夠提升實力的東西。

「幽九月,你給我出來!」忽然,外面響起了一聲嬌喝,聽這聲音就知道,聲音的主人一定被氣得夠嗆。

「壞了,我怎麼把這茬給忘了。」幽九月暗道一聲不好,幾乎連滾帶爬的就跑了出來。

「哎呀,呵呵,嘿嘿,今天這是刮的什麼風啊,怎麼我可愛的幽言表妹有時間過來。還站在外面幹什麼,趕緊去屋裡,外面冷,呵呵,呵呵。」幽九月一臉獻媚,盡量將事情的不可預知性降低到最小。

「哼,走。」幽妍嬌哼一聲,見到幽九月沒事,心底暗自鬆了一口氣。

「環兒,趕緊去端兩杯茶來。」進屋之後,幽九月連忙吩咐環兒去倒茶。

「是,少爺。」環兒應了一聲,邁着小碎步,向外面走了出去。

「表哥,我記得之前某人好像是說過,要找戶部尚書那幾家裡的混蛋報仇,還要帶上我一起去吧。怎麼就只是某人和猴子兩個人過去搗亂,沒有叫上我呢。表哥,這件事,你是不是應該給我說清楚啊。」幽妍陰陽怪氣地說道,顯然,對於有就越沒能叫上她一起去這件事情十分的不滿。

「額,言言,你先別生氣,聽我說啊。」幽九月汗如雨下,心底不斷的打着鼓,暗自思索着這件事情應該怎麼混過去。

「行,我倒是想聽聽,你有什麼理由。」

「那個,你想啊,你一個堂堂帝國公主,怎麼能像地痞流氓一樣,去朝廷大員家裡搗亂呢,多影響形象啊,是不是。至於我和猴子嗎,反正在外面的名聲已經壞的不能再壞了,也就不需要在意這些了,反倒是你,要是喊上你和我們一起去的話,不是連帶着你的名聲也不好了嗎。要知道,你在我的印象之中可一直都是一個端莊賢惠的淑女,可不能破壞你在我心中的偉大形象啊!」幽九月盡量的組織着自己的措辭,希望能夠矇混過關。

「哼,這次就先放過你,再有下次,我可不會管什麼形象不形象的。」幽言嬌哼一聲,臉上笑嘻嘻的,顯然,幽九月的這一套對於她十分的受用。

「對了,我聽說王府昨天進來刺客了,怎麼樣,沒事吧。」幽妍忽然問道,似乎只是沒什麼聊的了,隨意問的一個普通問題。

「嗯,沒事,刺客很快就被控制住了,現在估計已經在審訊呢吧。」

「哦,這個刺客可不能輕易放過,敢來王府行刺,就一定要付出代價才行。」

「嗯,這些我當然知道,父親會解決的。」

「表哥,我先走了,父皇今天找我還有些事呢。」旋即,幽言站起身,準備離開了。

看着幽言起身準備離開的身影,幽九月心中一片溫暖。小丫頭這次來的真正的目的怎麼可能瞞得過他,他這明顯就是以自己沒有找她一起去胡鬧為借口,過來看看自己到底有沒有事。只是她剛一進來,見到自己暗自鬆了口氣的時候,幽九月就已經發現了。

都說天家無親,但是至少自己的這個表妹,對自己是真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