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有位金主總撩我
有位金主總撩我 連載中

有位金主總撩我

來源:google 作者:顧翹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墨翎寒 現代言情 田小鹿

【一窮二白身世成謎的大學生VS要多少錢有多少錢的悶騷男】專門做男人的生意的田小鹿,偷偷和一位金主戀愛了從此……腳蹬單車上學的小女人,有豪車接送了欺負小女人的,都無故消失了想對小女人攤牌表白的,牌還沒出就被封殺了!金主眸子半眯,這麼明顯,小女人不會還不懂我的意思吧?後來……網傳,各大校草捧花爭相向小女人告白,半路被神秘男人摘的葉子都不剩!金主:呵呵……跟我搶女人你們也配?展開

《有位金主總撩我》章節試讀:

田小鹿莫名煩躁起來:「你以為什麼事都能用錢解決嗎,有錢就了不起么,我說了不去就不去,給多少都不去!!!」

狠狠的切斷電話,抬頭朝窗外望去。

星星跟月亮都不知躲到哪裡去了,外面一片漆黑,陰沉沉的。

田小鹿的數學成績一直很好,她的夢想是當一名精算師。

目前國內大學還沒這個學科,想成為精算師只能自己一步步的考。

報考志願的時候她選了跟這個學科相關的專業財務管理,想着將來考精算的時候能容易些。

沒上大學的之前,她給自己都制定好了,哪一年考哪一科,什麼時達到什麼水平,都規劃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可兩年下來,她離當初的計劃越來越遠了。

計劃是朝着夢想一步步邁進,鹹魚翻身,做人上人!

現實呢,賣衣服,擺地攤,出入酒吧推銷酒,學校食堂打雜……為了生活沒錯,可自己真的沒私心嗎,看見別的女生買了漂亮衣服自己真的一點也不心動嗎?

騙得別人騙不了自己,她掙錢的目的已經不解決溫飽那麼純粹了。

她像是踏進了掙錢的漩渦里,周而復始,無窮無盡!

「不要撿了芝麻丟了西瓜啊田小鹿。」

梁昊曾好幾次說過這樣一句話。

現在想想,他不就是在提醒自己莫要主次顛倒,不要光顧着掙錢丟棄了學業?

「真是笨死了!」空曠的走廊里,田小鹿狠拍了一下自己的頭。

別人一眼看穿的事,她就一直沉浸其中執迷不悟。

田小鹿在窗前又站了一會兒,感覺腦子清醒了許多。

回到大教室,剛要坐下來重新投入到代碼的墨戰鬥,她的手機又響了起來。

大教室里都是前來上自習的人,很安靜,她的手機一響,大家都朝她這邊看過來,其中不乏厭煩的眼神。

她小聲說了一句對不起,趕緊走出大教室。

「我說了不去就不去,你給多少錢都不去……」

「田美女,是我,墨謹言,還記得我吧,我跟你說個事哈,我奶奶不小心摔了一跤,現在正在醫院,哭着喊着要見你,見不到你她就不配合治療,我們也是沒辦法,你看能不能……」

田小鹿眉頭一皺:「奶奶在哪家醫院?」

墨謹言說了一個醫院地址。

田小鹿回到大教室,匆匆收拾了課本,跑到校外打了一輛車,朝着那家醫院趕去。

到了醫院,墨謹言在大門口等她。

「你來的還挺快!」

「少廢話,奶奶在哪裡?」

「跟我來!」

墨謹言不敢耽擱,帶着田小鹿快步上了電梯。

「……我不管,我就要見我的重孫子,你們誰說都沒用……」

下了電梯的田小鹿聽到喊聲,腳步一頓。

她看了一眼墨謹言:「把你的外套脫下來!」

墨謹言:「幹什麼?」

「快點!」

墨謹言雖然不知道她要幹什麼,可還是把外套脫下來遞給了她。

田小鹿把墨謹言的外套包裹住自己的書包,然後塞進衣服里,做出一個「大肚婆」的形狀,然後整理一番,一個「孕婦」就誕生了。

墨謹言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

「走吧!」田小鹿挺着「肚子」道。

「……我要見的我的乖孫孫,我要見我的乖孫孫……」

「來了來了……」

田小鹿三步並作兩步走進病房,摸摸自己不怎麼圓潤的肚皮:「奶奶你的乖孫孫來看你了!」

老太太兩眼放光,撥開圍着她的墨翎寒,把田小鹿拉到自己面前:「我的乖孫孫來了,我好高興,快來讓祖祖摸一摸!」

田小鹿挺着「肚子」讓她摸,同時還不忘教育她:「奶奶,既然進了醫院怎麼能不配合醫生治療呢,你這樣可不行,我肚子里的孩子現在已經有了感覺,他會跟着奶奶你學的,你不聽話,他也會學着不聽話……」

「我沒有不聽話,我只是想見的乖孫孫!」

「現在你見到了,是不是也該讓醫生給你檢查了?」

「可是我怕疼!」

「這裡的大夫醫術都很高明,不會疼的。而且,奶奶你不勇敢的話,我肚子里的孩子也會跟着不勇敢,你想你的乖孫孫將來變成一個膽小鬼嗎?」

老太太搖搖頭:「不想。」

「那你現在就給你的乖孫孫做個榜樣,讓他知道祖祖很棒,打針吃藥都不怕!」

老太太朝墨翎寒看了一眼,扭捏的扁扁嘴,不情願的說:「讓醫生進來吧!」

醫生進來後,除了田小鹿,其他閑雜人員都被趕了出去。

走廊里,墨謹言呵呵笑了起來:「沒想到這女人還挺有辦法,哥,要不你就把她收了吧,省的再找了,正好奶奶也喜歡她!」

墨翎寒瞪了他一眼:「別亂說。年紀那麼小,也不知道成年了沒有!」

「都上大學了怎麼會沒成年,她不過長的小而已!」

墨翎寒皺了下眉頭:「你說她是大學生?」

「是啊,就A大,還蠻不錯的學校!」

墨翎寒朝病房看了一眼,沒再說什麼。

過了一會兒,田小鹿從病房裡走出來:「醫生說奶奶只是扭到了腳,其他無大礙,你們放心吧!」

墨謹言看了墨翎寒一眼,笑着說:「這次真多虧了田美女了,不然我們真不知道怎麼辦!」

「小事一樁!奶奶剛說困了想睡覺,既然這樣,我就走先走了!」

她把「孩子」從衣服掏出來,外套還給墨謹言,書包背在自己肩上。

「等一下!」

墨翎寒朝她走過去:「你不是說不來嗎?」

「我……」

什麼人啊這是,她幫了他,還陰陽怪氣的。

「我良心發現了行吧?」

田小鹿瞪他一眼,轉身要走,墨翎寒吧一個信封塞進她書包里:「今天的勞務費!」

田小鹿怔了一下,冷笑道「謝謝墨先生,不過,我不是做什麼收錢的!」

把信封拿出來,扔給墨翎寒,大步朝樓下走去。

墨謹言過來扒住墨翎寒的肩膀:「「有原則有底線,這女人不錯!大哥,反正你閑着也是閑着,不如談個戀愛玩玩!」

墨翎寒回頭瞪她一眼:「無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