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欲愛沉浮
欲愛沉浮 連載中

欲愛沉浮

來源:google 作者:梅琳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梅琳 鍾一帆 霸道總裁

一紙冰冷的契約,讓她此生陷入了一個愛恨情仇的漩渦當中無法自拔大張旗鼓地相愛,卻又痛徹心扉地互相折磨,愛恨難為,浮浮沉沉糾纏之路寸步難行,她,從愛而卑微到最終的強大歸來,華麗麗蛻變,一步步,親手重新謄寫人生的篇章冷男倒貼而上,綠茶連連翻車,奪回主權,贏回尊嚴展開

《欲愛沉浮》章節試讀:

「信不信我現在就解決了你?反正車禍已經死了那麼多人了,我也是該死的人,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也絕不少!」
梅雨霏的眼鏡中突然閃過了一絲恐懼來,但是很快,那抹恐懼便被一種莫名的自信所替代了。
粉紅色的指甲,當著林海那死徒般的面孔,輕輕按下了鋼筆上的暫停鍵。
繼續說道:「你的妻子林純在保潔公司上班,有一個六歲大的兒子林間學習成績總是不好,明天就是萬華幼兒園的家長會了,我說的沒錯吧?」
那一剎那,林海眼中的恨意突然間消失殆盡了,「你想幹什麼!」
「幹什麼?」梅雨霏指甲輕輕一動,重新打開了錄音鍵,「林海,我勸你去自首,為了你的家人,以及你兒子的健康成長,不要想着逃跑,那是絕對沒用的。」
林海心中的希望與光亮也一併在那一瞬間突然間熄滅了,隨之而來的是絕望,是對未來生活的死心。
梅雨霏關掉錄音筆,直接打開了後右側車門。
林海看了眼車門,突然間說道:「我會替你保守秘密的,不過我要五百萬,讓他們從此的生活有保障,幸福快樂就好。」
梅雨霏死死盯着後視鏡,猶豫了一會兒之後,方才開口說道:「我答應你給他們五百萬慰問金,至於幸不幸福那就是你老婆孩子的事情了。」
林海隨即開門下車,外面滂沱的大雨所帶來的寒氣湧進了車內,梅雨霏的臉上浮現出了一絲厭惡來。
隨即啟動車子駛入了郊區一家比較偏僻的洗車行,花了一筆大價錢將車子里里外外重新刷洗了一遍。
提了新車,梅雨霏便接到了一個電話,隨即便踩下了油門,直奔市中心的一家高檔西餐廳。
羅一鳴定了一大束的紅玫瑰,認真地將玫瑰花在不大的餐桌上改了地方又改。
低頭看了眼手腕兒上的手錶時間,臉上浮現出了一抹欣喜來,打開手機視頻,觀看起了自己與梅雨霏一歲大兒子的游泳視頻。
不出五分鐘的時間,視頻才剛剛看到了一半,梅雨霏便帶着一身的冷氣站在了羅一鳴的面前。
羅一鳴從幸福中回過神兒來,抬頭見梅雨霏陰沉着一張臉,臉色也被凍得微微發紫,便心疼至極。
「快過來坐,怎麼把自己搞成了這個樣子?」
梅雨霏甩開了羅一鳴的手,直接將手中的包往旁邊的座位上一放,開門見山地問道:「我不是說平時沒事兒不要找我嗎?你知不知你這樣做很容易讓我犯難!」
羅一鳴一愣,心中五味雜陳,看着坐在自己對面的梅雨霏,微微垂下了頭去。
「這麼多年了,你還如此固執地不來愛我,攀上了鍾家究竟會給你帶來什麼好處,竟讓你狠心拋棄兒子於不顧?」
聽罷,梅雨霏突然間一拍桌子站了起來,「羅一鳴,我希望你能夠明白,我們兩個根本就不是同一條路上的人,我想要的你根本就給不了我!」
兩個人很少見面,每次見面一旦聊起了話題來便少不了有關於鍾家的事情。
為此,經常兩個人不歡而散。
今天也不例外,羅一鳴十分無奈地看着大刺刺離開了餐廳的梅雨霏,心情盪到了谷底去。
「梅雨霏,既然我毫無保留給你的愛你不要,那麼,我也會讓你嘗嘗我這種愛而不得的滋味!」
萬隆莊園。
老太爺手中兩個玉核桃不停地摩擦旋轉在手掌心裏,這個時候管家推門而進,見了老太爺微微一笑。
老太爺見此,將手中的玉核桃往面前透明的玻璃器皿中一擱,問道:「法國那邊都準備地怎麼樣了?」
「老爺,一切順利,眼下就等萬隆的私人飛機來將鍾少爺和梅小姐送過去了。」
聽此,老太爺的臉色一僵,「哪裡來了個梅小姐?」
「老爺,是鍾少爺昨天剛帶回來的新女朋友,梅琳。」
老天爺徹底將臉色拉了下來,「胡鬧!一帆胡鬧就算了,你們也跟着胡鬧?」
老管家微微低頭,「那就安排梅小姐住在普通病房,接受着最普通的治療方案,反正出事兒前梅小姐是被咱們鍾少爺護在身下的,傷勢並沒有鍾少爺嚴重。」
老天爺一愣,隨即便眯起了眼睛來,問道:「你是說,出事兒時候一帆第一個保護的人是梅琳?」
老管家低低一笑,緊接着插嘴說道:「老爺,看著鐘少爺長大這麼多年了,我也是第一次見鍾少爺會不顧生命危險去保護一個女孩子,看來是真的喜歡梅小姐了。」
一番話,讓老太爺陷入了沉思當中,擺了擺手,卻示意老管家出去。
凌晨兩點半多鍾,法國一灰色古堡前那一望無際的薰衣草花園前的停機坪上,一架直升飛機在眾多法國女傭的簇擁下,漸漸落了下來。
第二天,鍾一帆從一張鬆軟的大床上醒來的時候,竟然發現自己渾身上下打滿了石膏,動也動不得。
空擋的房間十分靜謐,這個時候,一位藍眼睛金頭髮的女傭走上前,用一口流利的中文詢問道:「少爺,您醒了?」
鍾一帆轉動眼球,問道:「她呢?」
女傭一愣,隨即笑道:「少爺,您找誰?」
「梅琳,她現在怎麼樣了?」
法國女傭搖了搖頭,表示不明白鍾一帆的話,「少爺,您是一個人來的,早飯準備好了,一會兒會有人來伺候您用餐,請稍等。」
說罷,法國女傭便離開了房間。
此時,鍾一帆滿腦子裡想的都是梅琳的影子,心情突然間變得十分焦躁不安。
他不知道梅琳現在在哪裡,或許生命有沒有被威脅到?
在法國的這幾天,鍾一帆在法國醫療團隊的方案治療之下,很快便恢復了健康。
不出一個周的時間,鍾一帆已經能夠徹夜喝酒了。
在這期間,鍾一帆動用給了自己在國內所有的關係網,層層篩選,最終還是沒有找到梅琳所在的醫院。
法國女傭知道鍾一帆一直在找一個叫梅琳的女孩子,也事事留意。
鍾一帆坐在古堡一樓大廳的古式沙發上,面前的紅酒早已經空了杯。
「少爺,下一個月的護工名單裏面,出現了一個叫梅琳的女孩子,您看看要不要去見一見?」
鍾一帆一愣,隨即便譏諷地搖了搖頭,說道:「她身欠巨債,連自己都顧不過來,又哪裡有錢來法國當護工呢?」
「好吧。」
法國女傭將桌上雜亂的酒杯收走,離開之前替他關上了門。
月初,古堡地下女傭宿舍里來了一個中國女孩兒,這一個消息瞬間便在古堡底層傳開了。
梅琳的身體狀況恢復地還算是不錯,至於住院期間的所有醫療費用據說也是萬隆莊園的幫助。
那場車禍所帶來的傷害也早已經隨着時間而被沖刷掉了,梅琳失去了工作,在一個自稱是萬隆莊園管家的老人推薦下,開始了前往法國做護工的工作。
感恩戴德,千里迢迢地來到法國,雖然人生地不熟,但是梅琳卻感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暢快。
鍾一帆按照約定,成功地將五十萬打在了她的銀行賬戶裏面。
這段時間的法院債務,也讓梅琳感到意外地輕鬆了不少。
總算能夠過上一段沒有法院債務的正常生活了,在去法國的那段康復期間,梅琳跑了幾趟法院去找了陳科長,也算是透透徹徹了解了一下當年梅氏集團的事情。
陳科長似乎對當年的事情有些排斥,對梅琳說的話也有些隱瞞。
梅琳知道,當年梅氏集團的事情一定有着背地裡不被大眾所熟知的隱情,而這個隱情,可不是梅琳能夠憑藉著自己現在微弱的力量輕易察覺到的。
網絡上,梅琳也查到了很多有關於梅氏集團的事情,但是大多只是媒體對梅氏集團這幾年來不斷下跌的股票情況做的報道。
真正能夠讓梅琳了解當年事情的渠道,可謂是少之又少。
但是,功夫不負有心人,梅琳還是找到了一篇有關於當年梅氏集團總裁梅林峰的個人採訪報道。
梅林峰親手創辦了梅氏集團,只在短短四五年的時間裏,梅氏集團不斷壯大,巔峰時期曾還令北海市上市公司的龍頭老大萬隆集團危機重重。
但是很快,梅氏集團在逼迫到了萬隆集團地位的那一年,股票大跌,各位股東就像是商量好了一樣紛紛徹股。
一時之間,不管是地位還是財力被懸空了的梅氏集團,一夜暴跌,幾近破產。
採訪的記者如今已經找不到人了,有人說是去世了,也有人說是辭掉了工作赴美了。
眾說紛雲之下,梅琳還是記住了一個名字,那便是萬隆集團。
她不是商業場上的人,自然不懂得各個大公司的生存壞境是怎樣的殘酷,但是當年梅氏集團的突然暴跌,她總覺得跟萬隆集團脫不了干係。
「琳!集合了!」
一位法國女傭用十分不流利的中文朝着梅琳喊着,梅琳連忙收回了思緒,穿上了古堡特製的工作服急匆匆跑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