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源紀
源紀 連載中

源紀

來源:google 作者:余負城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凌殊 奇幻玄幻 張天正

當你看到這些文字的時候,那就表示我們已經成功了...未來的陌生人你好,我們無法得知你當前所處於的環境是否適合生存,但請你相信,我們已經盡了我們最大的努力...我們一直在想方設法的避免人類的滅亡,因此,我們試圖利用科技的力量來對抗那些入侵者,但..讓我們沒想到的是,那只是噩夢的開始...我們沒有足夠多的時間去闡述這個故事,但,我們相信,人類從誕生至今的道路絕非一片坦途,但想到正是因為活着才有機會感受到痛苦,因此,我們選擇了反抗不論你當下生存的環境如何惡劣,資源如何匱乏,但請你相信,人類的反抗精神永遠都是延續文明和希望之火的重要基石,陌生人,祝你好運展開

《源紀》章節試讀:

「以上就是這次的作戰計劃....」張天正負手面向眾人,將作戰計劃簡短的向知源小隊的隊員做了描述,當聽到張天正要獨自一人去面對領主級源化體之後,眾人倒吸了一口涼氣,但並未出聲。

見眾人並無異議,張天正繼續說道:「我離開期間,熊高義、咎正、江以彤、雷致、孔星河按照你們隊內職責配合凱弈小隊作戰,如果發生意外...」張天正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由雷致指揮後續工作。」

眾人聽到這話,詫異的望向了張天正身側的江以彤,只見她眼神一黯,並沒有出聲。

「作戰期間保持通訊,你們都是老手,這裡我就不啰嗦了,雖說我們是配合凱弈小隊進行作戰,但是我希望各位可以打出我們知源的風格,同是特種作戰部隊,我們也不會比他們差...」張天正故作輕鬆着對眾人說道,但眾人的面色卻無比沉重。

「最後,在消滅源化體並保證平民的安全的同時,我希望...大家可以活着回來..」張天正朝面前的隊員鄭重地行了一個軍禮,眾人紛紛回禮。

「傷亡還在增加,大家各就各位,解散!」話落,已經全副武裝的隊員們就此散去,熊高義上前將一個金屬長箱遞給張天正,還準備說些什麼,卻被張天正揮手打斷,熊高義一愣,苦笑着離開。

從熊高義手中接過裝備後,張天正原地輕嘆一口氣,這時黃九結走到了他的身邊問道:「何必呢?」

張天正明白他的意思,苦笑的說道:「以彤哪裡都好,可有的時候,感情用事會讓別人送了性命..」

黃九結立刻明白了張天正的意思,也報以苦笑,兩人短暫的沉默了一下,黃九結好像忽然想起了什麼,對着張天正說道:「走,帶你看個好東西..」

軍械庫門口,張天正看到門口的黑色載具的時候,神情變得有些激動,他手指着黑色載具,不可置信的看向黃九結。

「嗯嗯..就是它..」黃九結點頭的回應道。

張天正迅速將籠罩在載具上的黑布掀開,一輛全身黝黑的摩托車赫然出現在他的面前,流線型的車身搭配源墨晶打造的外殼材質,再加上獨特的晶體動能和武器系統,這是一輛完美的戰車,最重要的是,獨特的晶體動能引擎不僅僅提高了這輛摩托車的性能,更增添了它完全降噪的特點。

「你放心..以後我會好好對待它的..」張天正手撫摸着摩托車的車身,一臉深情的說道。

「你放屁!」黃九結聽到張天正的話直接開罵,緊接着他掐着腰一臉鄙視的說道:「張天正,好歹你也是特種部隊隊長,能不能要點臉!這輛夜隼是老子的命根子,你還敢搶!老子不借了,老子這就把它送回去..」說完,黃九結就要作勢把黑布拾起來..

張天正急忙攔住黃九結,一臉諂笑的說道:「別介..老黃,五千發源彈..咱們好商量..」

「五千發?」黃九結一臉鄙夷的看着張天正,朝地面啐了一口說道:「夏龍凜那逼王上次見到我放在飛艇上的夜隼直接一口價一萬五千發,老子吊都沒吊他..五千發?咳,tui..」說完又往地下啐了一口。

「額..」張天正咂了咂嘴,不由的感嘆道:「還是逼王有錢吶..」

「行了,別扯了,夜隼這次就暫借給你,你和它都得安安全全的回來..」黃九結拍着張天正的肩膀說道。

張天正無奈的笑了笑,也不強求,打開金屬長箱將裏面的武器組裝了起來。這時一柄暗紅色的斷刃引起了黃九結的注意。

「這把源刃..張斯年的?」黃九結問道。

張天正沒有說話,只是將那柄斷刃背到身後,繼續整理自己的裝備。

「這都過去多少年了..何必呢?」黃九結不由的感嘆道。

張天正整理好一切裝備,跨上夜隼反而笑着對黃九結說道:「我這條命是他救回來的,所以有些事情,總得我來做..」

聽到張天正這麼說,黃九結輕聲嘆氣,索性不再說話。

隨着張天正按下夜隼的啟動開關,夜隼的車身上忽然閃動着一道道炫彩流光,隨着流光的急速消逝,車頭處的指示燈驟然亮起,但卻聽不見引擎的轉動聲音。

夜隼上的張天正感受到了胯下車身傳來的震動,朝黃九結點了點頭,隨即輕扭把手,飛馳而去。

黃九結望着張天正離去的身影,他也不敢耽誤,也急忙向作戰區域出發。

在張天正出發沒多久之後,知源小隊的其餘成員都已經按照不同的戰場職責趕向作戰目標點,熊高義、孔星河和江以彤負責協助凱弈小隊的城鎮火力防線,咎正和雷鳴則在另外一側制高點負責戰場電子設備和狙擊任務。

與此同時,位於弘光市西側的一棟殘破的住宅矮樓內,一個男孩死死的抵靠在已經破敗不堪的卧室的角落,他髒亂的臉上布滿了淚痕和零星的血漬,此時的他雙手握着一片玻璃碎片,雙臂不聽使喚的抖動着,雖然此刻的他非常想大哭一場,但是樓下傳來的陣陣低吼聲讓他恐懼到不知所措。

就在幾個小時前,原本正在睡夢中的他被一陣陣尖叫所驚醒,他剛欲起身查看窗外,他的母親便急匆匆的推開了卧室的房門,就在他母親伸開雙手撲向他的那一刻,一隻巨爪忽然從窗外砸了進來,將母親狠狠的掀翻在卧室的地板上,突如其來的變故讓男孩驚嚇地跌落到了床下,玻璃和牆壁的碎片碎渣散落在男孩的周圍,他的母親躺在地上痛苦的**,男孩此刻已經完全呆住了,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這時躺在地上的母親強忍着身上劇烈的疼痛,伸出手對着角落裡的男孩低喊道:「躲...躲.起來.」還沒等她說完,那隻巨爪卻再次將她從窗口撕扯了出去,男孩見此驚恐的捂住了嘴巴,強忍着讓自己不發出任何聲音...最後引入眼帘的,便是母親驚恐並絕望的神情,她在空中不斷的揮舞着雙手,嘶聲力竭地哭喊着,但那隻巨爪緊緊一握,母親的聲音便戛然而止,接着他就聽見了一陣令人驚悚的咀嚼的聲音...此時的男孩早已淚流滿面,顫抖地蜷縮在了牆角...

刺耳的咀嚼聲並沒有維持太久,緊接着,那隻巨爪抓住了已經殘敗不堪的斷牆,一顆與其體型並不相符的腦袋正準備探進來..男孩死死的盯着斷牆,一股難以言述的血腥氣味四散開來.男孩一動不敢動,屏住了呼吸..

正當怪物想繼續深探進時,男孩聽到遠處傳來了一陣陣野獸般的怒吼,斷牆外的那隻怪物也發出了一聲低吼,隨之消失在夜色中。

男孩唯恐那隻怪物沒有走遠..只能繼續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巴,淚流無聲..與此同時,街道外傳來了人們的尖叫聲和房屋被破壞產生的轟鳴聲,夾雜着怪物的嘶吼,男孩趕忙從地上撿起一片玻璃碎片,無力的依靠在角落中....

不知過了多久,「啪嘰」男孩被一聲清脆的響聲所驚醒,原來是他抵擋不住襲來的困意昏睡了過去,他手中的玻璃碎片也隨之掉落在地板上..

「完蛋了..」男孩忽然想起樓下恐怖的存在,不由的吞咽了一口唾沫..

果然,此時的樓下一直持續的低吼聲忽然沒了聲息,接着,男孩就透過卧室看到客廳內的地板被快速撕撞出一道斷口,一隻怪物順着斷口飛快地攀爬了上來,但隨着房子內的結構不斷被破壞,整個卧室出現了劇烈的震動,靠近卧室的斷牆已經無法再承受這巨大的壓力,散落成無數的水泥塊四散開來...

透過斷牆的裂口,男孩看到了下方的一片狼藉的街道,雖然卧室距離街道的高度並不算危險,但是街道上的水泥石塊散落無序,冒然跳下去受傷的可能性非常地大。

男孩有些遲疑,但客廳里的怪物並沒有受到震動的影響,反而緩慢的向他靠近。

「不管了!」男孩咬了咬牙,他寧願摔死也不希望就這樣葬身於怪物的口中,於是果斷的選擇從斷牆處跳了下去。

雖然他沒有掉落在碎石上,可在落地的一瞬間,他的膝蓋還是無法承受住下落的衝擊力,失去平衡的他下意識的用雙手試圖支撐住身體,被未曾想滿地的碎石和玻璃殘渣將他的雙手磨刷的血肉模糊,再加上膝蓋傳來的刺痛,男孩一瞬間癱倒在地上再也無法起身。

就在這時,男孩聽到身後傳來一陣巨響,飄落的灰塵和碎渣飛揚在他的四周,他很清楚那隻怪物已經就在身後,但是他依舊咬着牙忍着劇痛在地上匍匐攀爬,直到這一刻,他依舊沒有放棄生的渴望..

可是現實是殘酷的,他只爬動了一小段就已經精疲力盡,絕望的淚水從他的眼中滑落,他喃喃自語道:「媽媽,我來陪你了...」他將頭埋在雙臂中,等待死亡的降臨。

就在怪物的爪子即將抓向男孩的那一瞬間,一把長刀正好將其擋下,發出了砰的一聲悶響。

男孩茫然的回頭望去,只見一個身穿黑色作戰服的男人單手持刀將怪物的爪子輕鬆擋下,而這個男人的身後卻背着一柄暗紅色的斷刃,此人正是知源隊長張天正。

而男孩此刻也第一次近距離看清了怪物的樣貌,巨大的身軀上布滿了密密麻麻的紅色血癍,壯碩的四肢上都長着鋒利的尖甲,但怪異的是,這個怪物卻有着一顆和人類一樣的頭顱,只是臉上的表情卻極為的猙獰。

怪物被張天正擋住了攻擊之後異常的憤怒,衝著張天正發出一聲令人震耳欲聾的嘶吼,緊接着便揮動另外一隻巨爪拍向了他。

張天正並沒有理會即將拍在自己頭頂的巨爪,他只是乾脆地一腳踹向了怪物,不同的是,他的速度要比怪物快的多。

在男孩驚恐的目光中,那隻碩大的怪物直挺挺的飛了出去,擊中了街邊的矮樓,巨大的衝擊力讓整棟建築坍塌崩裂,怪物也被掩埋在了其中。

這時張天正低着頭看向一臉獃滯的男孩,輕聲說道:「抱歉,來晚了...」

《源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