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冤家一結不易解
冤家一結不易解 連載中

冤家一結不易解

來源:google 作者:霓雪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墨梓駿 現代言情 蕭景顏

人前墨梓駿是A城最優秀的金牌律師,人後的他卻是詭如幽冥的特工王者只因十年前的一樁慘案,他陰差陽錯間擁有了神秘異能本以為他能在A市叱吒風雲,在律師界勢不可擋;可一切卻在遇見了蕭景顏那討厭的丫頭時,全都自動破功!蕭景顏偷他初吻,霸他床鋪!蕭景顏還在毀他生意,斷他財入,污他名聲之後,既然還想溜?休想!你既然註定了是我的解藥,那就一輩子別想逃!展開

《冤家一結不易解》章節試讀:

「前世冤家。」
在去事務所的路上,玉之顏對着身邊渾身散發著肅殺之氣的男人總結道。
「閉嘴,開你的車。」
墨梓駿靠在副駕駛座上,閉上眼,一點都不願搭理聒噪的好友。
「真的,我說,你不覺得你活了這麼多年,第一次這麼棋逢對手嗎?」
「……」
「老墨,我認真的,我真的覺得你倆是命中注定要在一起的哈哈哈哈……」
「……」
要不是他剛剛過了八月十五,頭痛的勁兒還沒徹底消停,他真的一丁點兒都不想讓這個禍害送他去上班。
「你說她會不會是你的『解藥』啊?」
玉之顏沉浸在自娛自樂里,脫口而出,結果話剛出口,他就反應過來,被自己嚇了一跳,連忙瞅了一眼邊上男人的臉色。
墨梓駿還是閉着眼,長睫在眼窩灑下一片陰影,看不出喜怒,但是終於開口:「我已經忍了你的噪音很久了,再多說一個字,我就把你從車上扔下去。」
同墨梓駿認識這麼多年,以他對對方的了解,此刻怕是已經在發怒的邊緣了。
於是在接下來的路上,玉之顏瞬間變得正襟危坐,彷彿被打斷了腿一樣的老實。
墨梓駿有個諱莫如深的禁區,別人一旦踏足,他就猶如被觸了逆鱗,不容許他人再逾越半步。
比如他的父母,和知曉內情的人口中的,他的解藥。
在墨梓駿心中,當年那個天使般的女孩兒,對他來說簡直是那段日子,甚至於這輩子最美好的回憶,絕對容不得別人侮辱和玷污。
這,是他此生絕不會後撤半步的原則和底線。
一路無話。
到了公司之後,一大堆他出任務時候積攢的工作就蜂擁而至,不過這短短几天,積壓的案子就夠他忙幾個月,事務所沒有了他,難道效率就一落千丈了嗎?
墨梓駿縱是再冷靜,也忍不住開放渾身低氣壓,壓低了聲音一字一句對下屬們道:「我不在,你們難道就一點辦事能力都沒有么?
我要的,不是一群只能靠着一根稻草活下去的廢物!
這些工作明明不需要我親自處理,結果居然還給我留到現在,你們都是怎麼回事,難道還以為自己是剛畢業的大學生嗎!」
下屬們面面向覦,表情里似乎都有些委屈,有苦說不出的樣子,你推推我,我推推你。
墨梓駿見狀有些不明就裡的挑挑眉,表情依然冷峻陰鬱:「怎麼?
你們還愣着做什麼?」
終於,有個平時在所里一直挺活躍的姑娘按捺不住跳了出來,癟着嘴大聲道:「boss,你誤會我們大家了!」
「什麼?」
墨梓駿眉頭蹙得更高。
「你休假這兩天,去陪新娘子度蜜月了,你是沒說什麼,但是大boss李董事長的秘書當天晚上突然通知我們,讓我們也休息休息,放鬆兩天,而且還說……說……」
「說什麼?」
「還說,這是李董親自安排的,你這邊是大喜日子,要讓大傢伙都跟着開心開心。」
那姑娘說著說著,就有些哽咽:「我們也是昨天剛開始工作,沒想到這兩天的案子這麼多,昨天加班到很晚也只是做完了一小部分,但是我們都儘力了呀,大家都在努力工作,誰知道boss你來到就這麼凶我們,我們都挺難過的,畢竟我們又不是偷懶。」
墨梓駿聽罷,抬起胳膊,用修長有力的指節抵住自己的眉心用力摁了摁,長吁一口氣,道:「好吧,是我誤會你們了,我沒有了解到事實情況就對你們發火,是我的不對。
大家回去工作吧,晚上我請客犒勞大家。」
又是李塵……
墨梓駿走進自己的辦公室,疲憊的倚在沙發上,又嘆了口氣。
不知道是不是他敏感,他總覺得李塵似乎,越來越頻繁插手他自己的事情了。
大到婚姻,小到律師所的事程,每一件都有他的影子。
因為看在這麼些年的養育之恩上,墨梓駿不好違抗,出言反對,但是起碼的尊重總要有的。
蕭家破產,被迫同他們家聯姻的事情他有所耳聞,這種事他不用動腦子也能發現有蹊蹺。
蕭氏向來是個老牌的中型企業,發展說不上輝煌,但也是一步一個腳印穩中求勝。
不可能會因為一個小小的財政漏洞就直接破產。
這中間肯定有人搗鬼。
而出事之後,李塵立刻追過去送上一塊糖,也令人玩味。
蕭李兩家平時井水不犯河水,沒什麼交情。
李塵這麼急的去獻殷勤只是為了聯姻,
為了將蕭家女兒嫁給他。
圖錢財?
蕭家已經沒有了,圖地位?
蕭家的地位遠不如李家。
那李塵這麼大費周章的做了這麼多,就是為了讓他跟蕭景顏結婚,這件事,未免有些奇怪。
墨梓駿自覺不是個多疑的人,但是此刻李塵做的這一切卻太令人懷疑了,他不得不謹慎。
李塵雖然當年領養了他,對他也談不上不好,但是和李塵相處的時候,他感覺總是很奇怪。
……說不上來的感覺,就好像他對於李塵來說只是同生意場上的應酬一樣,都是應付。
這和外面說的,李塵因對他父親多年深厚情誼而領養了他的說法,完全不符合。
該死,他發現,都是因為那個女人!
只要和她有關,他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氣,簡直心跳加快,血液逆流。
難不成真像玉之顏那傢伙說的,他們倆是前世冤家嗎?
墨梓駿暗自嗤笑,搖搖頭,揉了揉額角,清除頭腦中的雜念,開始處理堆積如山的工作。
大部分人來他這裡,都是奔着那個所謂的金牌律師的名號來的,所以有些案子即使根本不需要他經手也能完美解決,他也要應人之邀去露個面,這一點一直讓墨梓駿非常頭疼。
這些人啊,是把他當成了什麼,門神嗎?
好像他能保平安似的。
不過,他從來沒有在工作上動用過他的能力,用預知來圖方便。
因為他不需要,他對自己的工作能力有足夠的自信,他不用,也不屑。
另一方面,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種一分一毫腳踏實地的工作,算是他的精神寄託。
這種靠自己的頭腦和邏輯,專業素養能勝任的工作,對他而言,是讓他對自己的人生中,唯一抱有期待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