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願如樑上燕
願如樑上燕 連載中

願如樑上燕

來源:google 作者:小金漁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寧素婉 沈鐸

願如樑上燕,歲歲常相見展開

《願如樑上燕》章節試讀:

  鎮撫司今日沐修,同蘇嫵練功過後,沈鐸同她一起去了正堂。
  
  今月中旬便是蘇嫵的及笄禮,女子及笄乃是大事,沈鐸本想找來管家詢問蘇嫵笄禮一事,卻見寧素婉正同管家以筆墨交流。
  
  女子素手白皙,字如其人,很是柔順婉約。
  
  只是一旁管家之子沈靈均望着寧素婉的目光,讓沈鐸頗為不滿。
  
  「在談什麼?」
  
  他上前橫在兩人中間,一把扯過寧素婉手中紙條,快速掃過一眼:「你的嫁妝?」
  
  沈鐸輕嗤:「寧家破落許久,你成親之時帶了什麼嫁妝自己不知?那十六抬嫁妝有多少虛數,值得你這般惦記?是我虧待你了么?」
  
  隨手團了手中紙箋,想到她昨日反覆提及和離一事,沈鐸面露陰鷙:「你鐵了心要鬧,最後可莫鬧得無法收場。」
  
  寧素婉臉色慘白。
  
  也不知上輩子她中了什麼邪,一心愛了敬了這人許久,如今想來她的相公從未給過她一絲溫柔。
  
  倒是蘇嫵,比她更像沈夫人。
  
  「表哥莫氣,寧家雖是破落,但嫂嫂的嫁妝還是有些好東西的。」
  
  寧素婉抬頭,蘇嫵甜甜一笑:「前些日子表哥把庫房的鑰匙給了嫵兒,讓嫵兒自己去挑笄禮禮物,嫵兒便選了這對玉鐲。」
  
  「表哥你看,嫂嫂的嫁妝也不是沒有好東西。」
  
  通透碧翠且水頭極好的翡翠玉鐲戴在蘇嫵手腕上,同她腕子上的玉髓相互碰撞,傳來清脆悅耳的叮噹聲。
  
  寧素婉見狀,氣得頭皮發麻。
  
  這對玉鐲是她爹娘的定情信物,也是她爹娘唯一的遺物,如今卻戴在蘇嫵的手上。
  
  她作為沈府主母,想要開個庫房還需尋了管家再三解釋,而蘇嫵卻可以肆意翻動她的嫁妝……
  
  寧素婉眼眶微紅,走到蘇嫵面前伸出手討要玉鐲。
  
  「嫂嫂這是何意?莫不是不捨得?」
  
  蘇嫵瞪着一雙圓潤大眼看着沈鐸:「表哥,這玉鐲便給嫵兒吧?嫵兒喜歡。」
  
  沈鐸眼露為難,只是看那玉鐲並非多麼貴重之物,扭頭對寧素婉道:「送給嫵兒,我回頭再選對貴重的還你。」
  
  「多謝表哥。」
  
  蘇嫵高興地揮舞着手腕,還不等她再次向寧素婉炫耀,就被人猛抓住腕子。蘇嫵年紀尚輕,骨架也不若成年人那般成熟,還透着纖細。
  
  寧素婉上前狠命拽了下來,玉鐲在蘇嫵手上刮出兩道淡紅痕迹。玉鐲脫手,蘇嫵反手想要去搶,見手上染了傷,心念一轉驚呼出聲。
  
  沈鐸上前準備拉開二人,剛拉扯寧素婉,她手中的玉鐲便掉落在地上,摔個粉碎。
  
  「你到底在瘋什麼?」
  
  看着蘇嫵手上的紅痕,沈鐸滿心不耐。
  
  寧素婉向來乖巧聽話,她本是溫潤的性子,如今為了一個掌家之權,鬧成這種樣子,實在讓人心煩。
  
  看着蹲在地上一點點整理玉鐲碎片的女人,沈鐸對着管家道:「去給夫人拿五百兩銀票,另外,日後府上事宜都交給夫人。」
  
  蘇嫵怔愣抬頭,沈鐸卻仍盯着寧素婉若楊柳般裊裊的背影開口:「你要掌中饋便給你,何苦鬧成這個樣子?」
  
  寧素婉盯着手中的玉鐲碎片出神,完全不知沈鐸說了什麼。
  
  她忽然就倦了,沈鐸願不願意和離又如何?
  
  若是沒有那張和離書,她難道就一直在沈府耗下去不成?
  

《願如樑上燕》章節目錄: